《醉杖门生》

第09章 章华山庄

作者:云中岳

长江船行的客船,上走夷陵州,下迄南京,他只有向上追寻章华台,如果往下追,时不我予,来不及了。

他重新到了码头,花了二十两银子,雇一艘快船至岳州。客船的前一站是岳州府,先到岳州府再说。

船人手不齐,夜间不能开,说定明早破晓时分发航,保证他三天可以赶到。

他回到客店,心乱如麻。

客人们都睡了,癞龙睡得像条猪,鼾声雷动,似乎连屋子也在摇。

今晚他不用打算入睡了,心中有事,本来就难以成眠,再加上癞龙那打雷似的鼾声,他哪能合眼?

为了救落魄穷儒,他可以毫不假思索地上刀山下油锅,决不迟疑,但目下毫无头绪,怎办?他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是好。

“呼噜噜……呼噜噜……”癞龙的鼾声委实惊人,更令他烦躁不安。

终于,他受不了,猛地手起掌落,“叭”一声给了癞龙一耳光。

癞龙从梦中惊起,急叫:“哎呀!什么事?什么事?谁打我?”

他哼了一声,不耐地说:“是我,我揍了你一耳光。”

“你……你怎么打人?”

“不打你打谁?你他娘的像条猪,鼾声可传十里外,你让不让别人睡?”他气虎虎地说。

癞龙苦笑,垂头丧气地说:“老兄,天生的嘛,又不是我要打鼾,你就包涵些儿吧,我怕你好不好。”

“不行,不许打鼾。”

“老天!这……”

“不然你换房间。”

“好,好,我……我另找地方睡。”癞龙泄气地说,怕定了他。

“且慢!”

“你……”

“我问你,你到过岳州府?”

癞龙拍拍胸膛,自负地说:“在下跑遍了大半壁江山,你问我到过岳州没有,笑话了。”

“你知道岳州有座岳阳楼?”

“哈哈!连小孩也知道,那是府城的西门城楼,面对着烟波浩瀚的洞庭湖。”

“喝!你出口成章,不像是个不识字的人呢。”

“人人都这样说。”

“你知道章华台在何处?是在城内么?”

癞龙不假思索地说:“这表示你没到过岳州府。”

“什么?”

“岳州府城没有章华台。”

“那是说,你知道何处有了。”

“当然。”

“少吹牛,说说看。”

“在华容县城内,那是城内大户人家游玩的地方。”

右粯一怔,如果章华台是城内的名胜,自然是人人可到的公共场所,为各方所瞩目,落魄穷儒为何会失陷在内?

他追问道:“你到过华容?”

“在那儿混了个把月。”

“章华台有楼有阁么?”

“哈哈!见鬼,只是一座砌石为基,高仅丈余,上面建了一座亭子的地方而已,哪有什么楼阁?”

“那就怪了,章华台该是江湖朋友活动的地方。”

癞龙哈哈大笑,说:“原来你说的是那座章华台,那当然是江湖朋友活动的地方。”

“哦!章华台有两座?”

“那一座其实是一座山,名叫台但不是台。”

“说说看。”

“在华容县东三十里左右,地名叫黄湖山,下临华容河,上面拔起一峰,叫章华台,后面有座小山叫做小尔山。这一带是猎户常到的地方,那儿的雉鸡又肥又大,野兔每只重七八斤。”

“章华台有江湖人?”

“前年那儿建了一座章华山庄,有江湖人往来,但庄主是谁,外界知者不多。我也不知道底细。”

“给你买酒喝。”右粯说完塞给对方十两银子。

癞龙盯着手中的十两银子发怔,不住喃喃自语:“这小子怎么了?大发慈悲用银子打发我?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右粯已下床,带了小包裹走了。

救人如救火,已经知道章华台的所在,他怎能等船走?恨不得胁生双翅飞抵华容。半夜三更他犯禁越城而出,披星戴月展开脚程飞赶。

从岳州府城西码头,乘渡船到达对岸,走驿道至华容全程一百六十里,经过不少山,甚不好走,而且沿途行旅稀少。平时往返府县之间的人,大多是乘船。如果有风,一天便可驶到。

三更末四更初,右粯赶到城西码头,既没有渡船,也无法雇舟。他已感到疲倦不堪昼夜兼程赶得精疲力竭,一天加一夜又半,他赶了四百余里,用心急似箭四字来形容他,丝毫不算过份。反正已无法再赶,乐得乘机好好休息等待天亮。

他在码头一处偏僻角落,蜷缩着以包裹作枕,不久便沉沉睡去。

朦胧中,他听到依稀的语音,警觉地醒来,屏息倾听。

不远处蹲着两个人,正在低声谈话。

天将破晓,但仍难看清相貌。只听一个身材稍矮的人说:“允文兄,不管怎样,咱们都该前往一行,助天星兄一臂之力。”

允文兄冷笑一声道:“重山兄,那些老不死都是孤僻恶毒的人。天星兄引鬼上门,不听朋友的忠告,目下果然出了事,这才急起要朋友帮忙,咱们能对付得了那些功臻化境的老不死么?告诉你咱们即使前往,也解不了天星兄的困境,说不定反而饶上一命,何苦来哉?”

“允文兄之意,要置之不理?”

“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

“恐怕道义有亏……”

“在下并不欠天星兄的。”

“这……兄弟却欠了天星兄一笔人情债。”

“人情债是一回事,怎能与生死交关混为一谈?在下已决定了,你是否前往,可自行斟酌好了。”

“兄弟确是不忍隔岸观火。”

“那么,你快走吧,我替你张罗一艘快船。”

“很好,那就麻烦你了。”

允文兄走向码头,一面说:“船不必到华容,到华容口便沿华容河上航,可直抵黄湖山下。”

“允文兄,你交代舟子岂不方便些?”重山兄说。

“那是当然。”允文兄点头说,探手怀中取出一面三角小黄旗,递过说:“这是兄弟的信记,你带在身边备不时之需。”

“这是说……”

“船发君山以西,石门山以东,你可能碰上洞庭蛟的弟兄。有兄弟的信记,当可平安无事。”

“谢谢。咦!你怎么啦?”

原来允文兄突然旋身反掠而出,远出三丈外,像一头发现猎物的豹,站在一堆货物前讶然叫:“我分明发觉身后有人,怎么又一无所见?”

重山兄警觉地从另一侧绕出,两人遍搜一周,鬼影俱无,苦笑道:“允文兄,也许是你眼花了。”

允文兄吁出一口长气,摇头道:“也许是真老了,不中用啦!”

重山兄呵呵笑,撇撇嘴说:“是不是你心中有所顾忌,因而疑心生暗鬼?你既然不去,怕什么?”

“我怕你。”允文兄毫无表情地说。

“怕我?”

“怕你被人跟踪,阻止你前往助拳。”

“不会吧?我……”

允文兄突然一声沉叱,扑向五丈外一根缆桩。

黑影暴起,接着是一声长笑,棍风虎虎,一根打狗棍拦腰扫到。

允文兄随势斜冲而出,身法之迅疾,骇人听闻,不仅一棍落空,而且能切入贴身,一掌反击黑影的左胁,内家摧山掌力发如山洪。

黑影也快,前窜八尺躲过致命一掌,转身大笑道:“哈哈!好精纯歹毒的摧山掌,夺魂掌允文果然名不虚传,可惜慢了一刹那。”

重山兄急掠而至,变色道:“是你!”

“是我,你认识我?”

微曦中,可看清是个身材矮小的干瘦中年人,顶门已秃,披着一圈短发乱糟糟,胁下吊了一个讨米袋似的破旧革囊。手中的打狗棍虽是竹制,但一看便知有异,是方竹,难怪扫出时风声与众不同。

重山兄哼了一声说:“你是在蒲圻耍猴戏的人。”

“对,你记性不差。”

“你跟了在下多久了?”

“你离开蒲圻,在下便跟来了。”

“跟来有何用意?”

“跟你去看看热闹。”

“有何热闹可看?”

“哈哈!能有幸跟在你天魁星万重山后面,哪怕没有热闹可看?”

天魁星万重山冷冷一笑,挪了挪腰带上的魁星笔说:“你说吧,要是冲在下而来,我天魁星不是小器的人,自当还你公道。”

“你老兄请别误会……”

夺魂掌迫近冷笑道:“八大风尘奇人中,有一位神出鬼没的八手仙猿沈仲秋,大概就是你阁下了。”

“哈哈!你猜对了。”八手仙猿怪笑着说。

“你与重山兄有过节?”

八手仙猿哈哈狂笑,笑完说:“正相反,在下已经表明是看热闹的。假使在下与天魁星有过节,他绝对出不了蒲圻城。”

“你少臭美。”

“你夺魂掌不相信?”

“哼!你……”

“你比天魁星高明多少?”

“你少废话。”

“你不服气?那就让小金与你玩玩。”

一声口哨,暗影中窜出一头高有三尺的长臂猿,黄色的毛尖端隐泛金芒,一声怪叫,贴地扑来。

夺魂掌身材高大,碰上矮小的长臂猿从下盘进攻,如不用兵刃,便得用腿相搏。腿如无双手相辅,不但吃力,而且易暴空门。

“该死的畜生!”夺魂掌怒骂,一脚踢出。

长臂猿灵活万分,身形一转,便避过一脚,从侧方切入爪影一闪,抓向夺魂掌的后臀,真缺德。

夺魂掌扭身又是一腿,疾逾电闪。

长臂猿闪动如风,风是踢不着的,只片刻之间,把夺魂掌逼得团团转,有点手忙脚乱。

八手仙猿哈哈大笑,指着天魁星说:“你也不要闲着,要不要在下陪你玩玩?”

天魁星抽出魁星笔,沉声道:“好,万某领教你威镇武林的八手绝技。”

八手仙猿哈哈怪笑,杖向前一探道:“那还不简单?保证满意。”

杖长笔短,一寸长一寸强,笔如想发挥威力,必须架开杖切入方有希望。天魁星不假思索地挥笔急架,“啪”一声崩开点来的一杖。

本来该乘隙探入,这是天经地义的事,稍一迟疑便会失去好机。

天魁星搏斗经验丰富,果然不失时机,笔杖相接便斜身切入,正待运笔进击,却晚了一步。

八手仙猿的左手,却突然杖下探入,“啪”一声响,击中天魁星的右胁,向侧一跳八尺,笑道:“这一手叫左右逢源,不管你从任何一方切入,皆难逃一击之厄。哈哈!满意了么?”

天魁垦脸色发青,按着胁下被击处发愣,大概有点受不了,痛得龇牙咧嘴有苦说不出。当然他也明白对方手下留情,不然这一掌肋骨可能折断,心中一寒,沉声问:“阁下,你想怎样?”

八手仙猿双手支杖,说:“在下并无恶意。”

“但也不怀好意。”

“我保证是善意而来,除非你误解了在下的好意。”

天魁星向身侧瞥了一眼,看到夺魂掌被长臂猿逼得团团转,怒吼如雷。表面上看,是夺魂掌追袭长臂猿,其实却是长臂猿缠死了夺魂掌。夺魂掌已挫低身形,手脚并用掌打脚挑,乱成一团狼狈已极。

长臂猿八方游窜,纵跃如飞,四爪齐施不时加上嘴咬,夺魂掌的一双裤脚,已被撕破多处,只激得火冒三丈,却又无可奈何。

天魁星愈想愈心寒,愤然道:“阁下,把你的来意说出来吧,不管你的用意是好是坏,在下认了。”

“哈哈!何必说得那么严重?”

“你说吧。”

“在下只想搭你的便船。”八手仙猿轻松地说。

“搭便船?”

“你们不是要到章华山庄么?”

“不错,你……”

“你们要前往助拳,助过天星耿天星一臂之力,赶走那些反客为主鸠占鹊巢的老凶魔,不错吧?”

“这……你……你怎知道?”

“过天星走了亥时运,引鬼上门自找麻烦,不得已只好致书各地好友求援,眼巴巴地指望朋友早些前往替他解围。你在蒲圻接到他的手书,这封书信在下已经先行过目了。”

“你……”

“我八仙猿不必亲自探囊取物,小金的探囊绝活绝不比人差。”

“那……你是……”

“我要去看看热闹,因此希望搭阁下的便船。”

天魁星如释重负地叹口大气,说:“其实,阁下只要说一声,何必……”

“哈哈!在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章华山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醉杖门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