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 天 斧》

第 十 章 正、邪、大联手

作者:云中岳

很早,宗兴便来到了盛昌船行的遗址前。他在等人,因为今天,是他与冷寒雪约定的相见之日。

辰牌时分,他终于看见从北街跚跚而来的冷寒雪。不过不止她一个人,她的后面尚跟着他不算陌生的申姥姥与冷寒雪的三师妹。

眼前的废墟,在冷寒雪心中造成的震撼不言可知的,半月以来。她一直在五蝠血令的总坛之中,因此对江湖消息知者不多,并不知目前宗兴在江湖中的具体情况。

“兴哥哥,这是……”冷寒雪惊奇地问。

“小雪,没什么,只不过被人放了一把火,现在我们走,到我临时安身的地方去,有什么疑问到时我再回答你。”宗兴淡然笑道。

“兴哥哥,我给你介绍,这是申姥姥,那位是三师妹庄韵秋。”冷寒雪替宗兴介绍,四个人边走边说。

“我们见过面,并不陌生,申姥姥,庄姑娘,你们好。”宗兴含笑招呼道。

对这位一掌逼走五雷叟的江湖新秀,毒心铁拐申姥姥可一点也不敢托大,老太婆连忙接道:“是的,宗公子,我们的确见过。”

“宗公子,谢谢你那晚救了师姐。也救了我们。小姑娘庄韵秋美目中有一种奇特的眼神,她大胆地望着宗兴娇声道。

“庄姑娘,份内之事不必言谢,你们可算是小雪娘家中人,小雪是我的人,我不帮你们帮谁?”

“真的?”庄韵秋欣然反问。

宗兴弄不懂小姑娘为什么会有这种欣然神色,他笑道:“当然是真的,不然小雪她不骂死我才怪。

“三师妹,你别听他胡说,那件事呆会儿再谈街上人多,快走吧。”冷寒雪边走边道。

“小雪,什么事情?”宗兴疑声问道。

“呆会儿再跟你讲。咦!怎么这座福安轩变成无人的荒店了?”冷寒雪将话引入正题。

她一本正经地道:“兴哥哥,这次来找你,是想请你帮忙。”

“什么事?”宗兴正色问道。

“申姥姥,此事是你说还是我来讲?”冷寒雪把目光转向申姥姥。

“冷丫头,你讲吧。”申姥姥道。

“兴哥哥,这次我回去见令主,令主已经原谅我了。目前我们五蝠令处境不妙,正邪人物都在查得很紧,而且五龙楼放出风声,要我们在镇江府西郊的龙栖坪与他们进行一次会晤,我们知道五龙楼这次一定没安好心,因此令主要我请你相助。”

“没有问题,我一定尽力而为。”宗兴一口答应:“这几天我尚在担心你们令主肯不肯放过我,现在我们化冤家成亲家,你们令主的要求,我一定照办。”

“我就知道你会答应。”冷寒雪喜上眉梢。她兴奋地说。

“不答应你,你肯饶我吗?”宗兴风趣地道。

“我有这么凶吗?”

“江湖中大名鼎鼎的血罗刹如果不是凶人,那么江湖中就没有恶人了。”宗兴打趣道。

“你敢笑我,呆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你。”有申姥姥和庄韵秋在场,冷寒雪不好与宗兴打情骂俏,她瞪着美目对宗兴嗔道。

“这不。我话没说完就来了。唉,我日后的日子难过罗!”宗兴叹然笑道,对申姥姥和庄韵秋耸了耸肩,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老太婆和小姑娘都被他的表情逗笑了,一时间,屋内充满了一种祥和的气氛。

福安轩是煞星宗兴的落脚点,这是全镇江的江湖人士都知道的事,大家都知道煞星带着两个在江湖中声名浪迹的女人公开同居于福安轩中。令人不解的是,慾海妖姬云怡红本来是煞星的死对头三尊府的护法客卿,怎么一下子变成了煞星的同居人?而那位凶名绰著的血罗刹,一向玩弄男人于股掌之间,怎么也成了对煞星服服贴贴和温柔闺女?

煞星与这两个女人住在一起,在白道人物的心目中,他更加成了一个不只是十恶不赦的凶徒,而且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婬徒。

赶往镇江替中州双剑找回公道的白道名宿武当门人,听涛山庄的好汉越来越多,埋葬煞星的呼声空前高昂。

森罗院的好手也同样在赶往镇江的途中,他们放出风声,一定要铲除煞星宗兴,维护森罗院的权威,森罗院的堂口,不是任何人可以挑战的。

香华园被一把大火烧毁了之后,三尊府的人物没有再公开露面,似乎他们打算不再找煞星的麻烦,与煞星已经化干戈为玉帛。所有的三尊府高手全部撤离了镇江府城,但有心人的心目中都有数,三尊府与煞星之间的过节,除了一个血字,没有任何人,任何东西可以化解,他们目前只是化明为暗,等待援助的高手,伺机给煞星宗兴致命的打击。

五龙楼的接引使被煞星公然杀害,他们的无尚权威受到极为严重的打击。为了维护五龙楼在江湖人心目中的赫赫声望,他们对外宣充,将不惜一切手段除掉煞星宗兴,要让所有江湖朋友知道,与五龙楼作对的后果只有一个死字。

阴魂不散,六亲不认,玉观音,鬼手,阴爪,这五个煞星宗兴的生死大仇,自他们被煞星从江湖除名,就没有再在江湖中显踪。了解这五位凶人的江湖人,心中都是雪亮的。这五个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一定也隐在暗中,在等待机会报仇,因为以他们在江湖中的凶名,以他们那种睚眦必报的个性,吃了亏绝不会咽下这口气。

一时间,似乎所有的人都在找煞星宗兴的麻烦,而宗兴的名号,在某些江湖朋友心目中,又几乎成了他们崇拜的偶象。煞星的绰号,虽含有太多的煞气,霸气,令许多人不敢领教,但却是行情一天天看涨,几乎到了如日中天的地步。

镇江府本来就是个大城市,人口没有一百万,也有七八十万,水陆、交通四通八达,商旅更加过江之鲫,加上这些闻风而来找煞星宗兴的人物和那些看热闹的江湖好汉,本就混乱的形势越发混乱,简直成了一团糟。

衙门的捕快巡检,似乎都知道这个局面他们这些三流货色一定扛不下去。所以他们乐得送顺水人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管你是天下通缉的绿林巨寇,还是行文捉拿的采花大盗,他们一概不管,因为他们无法管,所以一个个全呆在衙门睡大头觉,乐得享清福。

知府大人,县官大人眼见如此混乱局面,他们在束手无策之际,除了写急奏请求朝庭定夺,也只有呆在家中同妻妾们寻欢作乐。

申牌时分,宗兴背着斩天斧,在云怡红和冷寒雪相伴下到城内各处走动了一遍,三个人前脚刚踏入福安轩的门楼,后面便五位男女,占据了空荡荡的食厅。

他的落脚点在福安轩,这是所有的人知道的事实,有人来这里找他并不足为奇。

宗兴挥手示意云怡红和冷寒雪到客房去,他独自与这五位男女打交道:“诸位,有何贯干?有话尽管开门见山直说好了,我这人最讨厌别人说话转弯抹角,罗罗嗦嗦。”

五个人,四男一女,男的都是面貌阴森,年纪约莫都在半百左右。每个人都带有随身兵器,女的是个穿衣裙的妇人,四五十岁的人了,居然穿了花花绿绿的衣裙,可知此妇性情大异寻常女人。

“宗老弟,我们是不归岛的人,我们的消息十分灵通,你老弟在江湖的壮举,我们都一清二楚。”一位腰际别了一把大刽刀的黑衫人看着他说,态度相当客气:“宗老弟,我们是专诚在此相候,请随咱们前往一个地方,我们岛主要见你。”

云雾山炼魂谷,东海不归岛,漠北万毒宫称为江湖三大禁地。三个不太涉及江湖的大集团,亦正亦邪,向来从不插手江湖中事,东海不归岛,在三大禁地中最神秘,没有人知道不归岛的确切位置,东海那么大,岛屿不下于千万座,谁也不知道哪座才是不归岛。

近几年中,不归岛有不少人在中原武林活动,发展势力,扩大势力的工作做得极为成功。与三大势力逐鹿中原的趋势异常明显。这些事情,宗兴全是在冷寒雪与云怡红这两个老江湖口得知。云怡红在江湖中混了十多年,她可以算是一本通晓百家的江湖活字典,从她的口中宗兴知道无数武林秘薪和千奇百怪的江湖客人。宗兴能得她相助,对他日后在江湖中的霸业,的确起了不可忽视作用。

“没兴趣”。宗兴断然拒绝:“你们是谁,我不知道,你说你们是不归岛上人,我怎么相信你们?而你们的岛主是何方神圣,我更是连边都摸不着,不归岛在什么地方,没有人知道,岛中有些什么人,也没有人知道,所以任何人都可以说他是不归岛的人。因为没有人能证实。我不明白你们的底细,设若你们是我那么多仇家中的任何一方,在某个地方设下陷阱诱我前往,你说我该跟你们去吗?即算你们真的是不归岛上的角色,你们的那个岛主想见我,如果他有诚意,叫他来见我。”

他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将不去的原因分析得十分清楚,遇事谨慎细心,比以前老练多了。

“你是什么东西?配叫我们岛主来见你?”一位手上倒持一把锯齿蜈蚣剑的家伙勃然大叫道。神态与语气都极为骄横,强悍。

“你这狗杂种如果再在我面前乱吠乱叫,当心我一巴掌打得你满地找牙!”宗兴大为光火地冲着手持蜈蚣剑的家伙叫道。

伸手制止同伴的冲动,腰别大刽刀的黑衫人继续客气地道:“宗老弟,请听我说,我们是诚心诚意来找你……

“不用讲了。”他脸色一沉:“对你们这些组帮立派,专门玩弄阴谋鬼计,行事不择手段的人物,我向来是深恶痛绝。你们那个什么见鬼的岛主,要他最好少打我的主意,不然的话,我煞星要他好看,诸位,我给你们片刻工夫离开这里,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们!”

“宗老弟请不要……”黑衫人还想继续游说。

“你们滚不滚?”准备动手赶人,沉声吼道。

声音惊动了里面的云怡红和冷寒雪,两个红粉煞星立刻闻声赶了出来。

“兴弟弟,什么事?”云怡红目带煞地望着这五位男女,口中问:“乾坤五恶你们想干什么?”

云怡红见多识广,知道这五位男女的来历。

乾坤五恶,是与宇内七凶齐名的五个黑道煞星,大恶九杀瘟神元彪,一柄刽刀杀过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二恶生死一钩季奎,三恶阴阳判赵百龙,在这两恶一钩双笔之下,亡魂的高手名宿也是不计其数,四恶大力鬼王郑天,一柄开山大剑横行霸道三十年,未见败绩,五恶百毒阎婆尹三娘,更是一个阴狠,狡诈的玩毒专家。

宗兴一听云怡红说出了五位男女的来历,态度更见恶劣,他沉声道:“这几个家伙自称是不归岛的人物,想威迫我去见他们的什么狗屁岛主,真是岂有此理。”

“小兄弟,话不要说得太难听.”那位穿花裙的百毒阎婆有点冒火了:“我们岛主想见见你,派我们乾坤五恶来请你,已是给你天大面子,知道吗?”

“就算我煞星宗兴不识抬举好了。”宗兴不为所动:“百毒阎婆,你们再不走,更难堪的话就要出了。”

“你敢?你别以为你废了玉羽老道那几个浪得虚名的家伙,就敢在我们乾坤五恶面前卖狂。”百毒阎婆厉声道。

“老妖婆,你这自不量力的井底之蛙,你们以为你们乾坤五恶又是什么天大的人物?”冷寒雪阴沉沉地道。

“小贱人,你敢瞧不起我们?”持开山大剑的大力鬼王吼叫道。

伸手阻止了冷寒雪的冲动,宗兴沉声道:“你们几个家伙给我听清楚了,也许你们乾坤五恶真的很了不起,但我煞星绝不是你们这几个人法所能威胁,对付得了的。假使你们想动手来硬的,我不废了你们几个杂碎,我煞星从此不再在江湖中混了。”

手往后一探,自背后拔出斩天斧,表示他要用这柄前古凶器来对付他们,吃了一堑,长一智,自上次差点送命在七个蒙面人手中,他的斩天斧从此可再不离身,也决不大意轻敌。生命只有一次,所以为人为己,他都必须珍惜。

“小辈你……”大力鬼王暴叫。

“你们!”宗兴毫不理会,用斩天斧一指大力鬼王,沉声道:“还不快给我滚!”

“我来教训这狂妄的东西!”手持蜈蚣钩剑的二恶生死一钩季奎怒叫,冲前三步。

微风从大开的店门吹入,宗兴站在食厅的内侧,居下风,他眼神一动,心中一紧,哼了一声。

“百毒阎婆尹三娘。”他用斩天斧一指百毒阎婆,阴沉沉地道:“你这老虔婆如果胆敢动用毒葯迷香之类的下五门玩意,不将你一剑劈成二半,我这煞星的绰号算是白叫了。”

上次一枚百毒无常锥,差一点要了他的命,所以他对毒物特别敏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正、邪、大联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斩 天 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