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 天 斧》

第十一章 黑、白、大公敌

作者:云中岳

这是惊虹剑客向江湖中宣布宗兴的警告之后的第三天。天下各地闻风赶来的江湖人物,一下子比前几天凭空增多了两倍。城内、城外,大大小小的客栈都住满了江湖客,所有的人都想目睹煞星宗兴的傲世风采。

知府衙门不敢管事,可遭殃的都是镇江城中的平民百姓。那些家中有大闺女的人家更是多灾多祸。凶杀、姦杀、采花、仇杀、械斗,在城内外到处可见,到处是一片混乱。

不知是什么原因,原先公开住在福安轩的煞星宗兴,这两天突然失了踪,没有人知道他去哪里去了,似乎他是怕众怒难犯,见机逃之夭夭了。

这种混乱的局面,那些专门从事收钱杀人的职业杀手可就在猖狂的大肆活动,谋取暴利。

杀手们杀人的对象正邪黑白都有,几天以来,不明不白被杀的江湖人物竟多达百余人。杀人现场一切可表明身分来历的蛛丝马迹,都被收拾得干干净净,无迹可循。从死者的致命伤口,也无法判断杀手的来历,因为死者有的是一剑穿喉,有的是浑身暗器孔,有的是拦腰一刀,有的是尸首两分,有的是中毒暴毙。

尽管如此,但所有的江湖人物心里都有数,这批杀手,不是五幅血令的刺客,便是五龙楼的杀手。

在所有的人正在搜查杀手的底细的时候,江湖中突然传出比煞星出世的消息还要震惊的新闻:五蝠血令和五龙楼两大恐怖组织,将在镇江西郊的龙栖坪举行两个集团联盟的会晤。具体时间,尚未定下。

这个消息传出之后,几乎是所有的人都大为震惊。如果这两个恐怖组织一旦联盟,那么江湖中势必成为杀手横行的天下。

所有的人都在替自己担心,一时之间,追找煞星的活动似乎都中止了。

白道、侠义道的人物,他门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一个煞星已令他们应付不过来,如今两个杀手集团又要联盟,一旦五蝠血令和五龙楼联盟成功,首先遭殃,而且受害最大的便是他们这些人物。为了防止这种不利局面的产出,一场阴谋反阴谋的空前大阴谋,正在逐渐进行。

江湖风暴即将兴起老天爷它也会趁热闹,这几天来,一连下了三天大雨。

城北近大江二十余里处,有一片片沼泽区,这地方,曾是当年水贼百变蛟龙俞亮势力范围。但是不论多大胆的水贼,没有一个敢涉足其间。因为在这一片望不到边测的水草浮泥掩盖之地,到处有浮沙,有泥坑,有深不可测的淤泥潭,有各种各样的毒物,食人的动物、植物……总之,这是一处步步充满凶险,寸寸代表死亡的恐怖所在。只有傻瓜白痴,才往这种既无利可图,又时有不测之祸地方跑。附近的居民,把这一带称为死亡沼。

在死亡沼的中心地带,有一块不为外人所知的小台地。大约百余丈方圆.四周全是难测凶险的死亡泥潭包围着。水草浮泥之下不知掩藏了多少凶险。在这里,寸土都可随时把你送入鬼门关。

小台地上,长了不少的芦苇。芦苇丛中,建了一栋士筑茅屋。它一所小院两座厢房,外加一个厅房,是一所比较完善的住所。

此地是百劫神魔申屠夫的隐身魔巢。

百劫神魔申屠夫,三十年前横行天下的杀人魔王。在他荼毒天下的大半生中,什么坏事都被他干尽,用无恶不作来形容他,绝对是名副其实。二十年前,他因为与人打赌,单身独杖,无缘无故将当年的白道名宿沧浪客容沧泛一家大小三十九口斩尽杀绝,为此终于引起江湖公愤。正所谓众怒难犯,在正邪双方联手,集二十八位一流高手的围追堵杀之下,他终于从江湖上失了踪。

二十年来,百劫神魔带着一名死党山海夜叉许不测隐身在死亡沼中遁世避祸,埋头苦练。

大雨倾盆,茅屋中主客款谈正欢。

院子里风雨交加,堂屋中门窗紧闭。虽然房内点了一盏长明灯,使得厅堂中有了点光明,但却更衬托出了一种幽暗,诡异,阴森的气氛。

这所可容主客双方落坐的堂屋不太大,除了一张矮雕,更是令人莫知其所以然的大大小小的神龛、怪画、符录、法器……正是这些不能称之为饰物的摆设,让这所一灯如豆的厅堂阴森莫测,鬼气冲天。

客人在未进厅屋之前,便受到了主人的警告,决不可触动屋内的任何物件。

百劫神魔申屠夫,此刻正坐在主座,老凶度年纪早过花甲,须发皆斑,大马脸脸色苍中带青,三角眼时时射出可怕的慑人冷电,穿在身上的那袭黑袍,宽松肥大,不知里面隐藏着有多少杀人的法宝。

来客共有三人,三位花甲老人。

“厉岛主,三十年一别,别来无恙?”百劫神魔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申兄,当年不归岛上小聚,申兄与厉某彼此都有相见恨晚之感。本慾到江湖上找申兄共图大计,没想到一拖三十年,此次厉某能在此找到申兄,委实可算是天意。”坐于百劫神魔下方的一位锦袍老者欣然说道。

“当年申某承蒙厉兄看得起,视为知己,奈何申某福薄,没有与厉兄共创大业的机会,只好在此隐世避祸,没想到今生还有与厉兄相会之日,申某真是感慨万分。”

“申兄,俗话道:“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厉某若诚心邀申兄重出江湖,共图霸业,但不知申兄是否仍有当年雄心?”

“唉!厉兄,雄心谈不上,但一颗不服老的不死心仍存,二十多年未出江湖,不知当今武林又是何等局面?”

“申兄,目前的江湖,就好比春秋时期的诸侯争雄,组帮立派的人多如牛毛。几个大势力,象五大门派,四大世家仍是老模样。另外三个黑道合,在江湖中却成了鼎足之势。三尊府,森罗院,五龙楼这三个组合,是申兄遁世之后新兴的三个大势力。实力比五大门派,四大世家只强不弱。至于五蝠血令这个组织,想当年申兄也有所耳闻,这一伙男女不图发展,只求维持现状,三十年来,仍是老样子。仍然是正邪双方的公敌,而云雾山的炼魂谷,漠北的天毒宫,加上厉某的不归岛,这所谓江湖三大禁地,同样是几十年如一日,不理江湖纷争,不问武林是非,真正的做到独善其身:‘俗语道:‘一山难容二虎’可是江湖中却有这么多野心的勃物勃的组合,群雄之间的并挨局面是想象中必然现象。正邪双方多年的恩恩怨怨,申兄谅有所闻,正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正邪之间积累的三十多年的恩怨,即将有所了断。以目前江湖的形势,正邪大对决展开在即。这场大对决一旦展开,厉某估计,五大门派,四大世家,三大势力,以及无数独来独往的武林名宿将卷入这个是非圈中。厉某三十年前便有在江湖中一展鸿图的宏愿,苦于时机未成熟,一拖三十年,而眼前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正是发动大计的最佳良机,鹤蚌相争,渔翁得利。厉某相信,正邪大对决的结果,必定是两败俱伤的局面,届时厉某邀申兄出面,共同收拾残局,相信当年秦始皇一统七雄的典故,将在厉某身上重演。”锦袍老人——不归岛岛主十绝神君说到此处,容光焕发,豪气凌云,大有气吞山河的声势,丝毫不见一点龙钟老态。

“厉兄,你有此豪气、申某愿甘附骥后,俗话道:‘为知己者死。’我百劫神魔申屠夫,拼了这把老骨头,也要助厉兄成此霸业。一酬当年厉兄的知遇之恩。”百劫神鹰诚恳地说。

“好一个士为知己者死,申兄,厉啸天多谢申兄如此厚爱,厉某有成之日,绝不会忘记申兄的盛情相助。”

“厉兄太客气了。”百劫神魔郑重地道。

“厉兄,闯天下,就必须有强大的实力作坚强的后盾。厉兄的不归岛。已积极准备了三十多年,申某相信,厉兄足有逐鹿中原,一统天下的雄厚力量,而那条创建霸业的大计,厉兄可是也有充足的把握?”

“有勇有谋,方大将之才。申兄能考虑到这点,厉某深感欣慰。整个计划,皆要着江湖局势来定,大致的方面,厉某早已深思熟虑,至于细节上,则是我们再具体去完善,时势造英雄,英雄也能造时势,厉某请申兄出山,就是请申兄来创造对我们有利的局势。”

“让申某来唱这次正邪大对决的主角?”

“申兄果然高明,也深知厉某心意。不错,厉某就是想请申兄来唱好挑起正邪大对决这出好戏,而且越快越好。”

“惹事生非,是申某最擅长的。厉兄放心,申某一定不负盛望。何况申某与正邪双方,也有一笔旧账要算。”

“厉某一定助申兄快意恩仇!”

“厉兄,这次你一定可以见到,申某二十年来参悟的一些法宝、绝学,将如何在正邪双方人物身上大发利市!”

“申兄,厉某似乎现在就看到了,哈哈哈哈……”十绝神君大笑道。

“厉兄,申某也似乎看到厉兄登上武林霸主的宝座了,哈哈哈哈……”

“是吗?哈哈哈……”

“哈哈……”

大雨一连下了五天,第六天,终于又放睛了炙人的阳光赶走了密布的游云。雨后放晴的夏日。仿佛有阳春三月的感觉。

泥路的官道上,让阳光晒了两天,全结成了疙疙瘩瘩的不平道路。那坚硬的程度,足够来往行人受的。路不平,要人踩。这只怕也要踩上三五天,才能逐渐恢复原样。

大南门外不远,大官道两旁浓荫遮天,较之西郊官道绿树成荫的景象,有过之而无不及。

距南大门三四里地,有一处玉津园。是城中大富大贵的官人们共同花钱筹建的一个好去处。是权贵们带着妻妾游玩的好地方。

目下知府大人派了一名长吏,带了七八个手下管理,由官家出银又重新修茸了一番。知府大人的内眷不时前来游玩。平时禁止闲杂人员在园内流连。

由于大官道穿园而过,将玉津园一分为二,理所当然也就有了东西两座园门。园内那段三里长的官道,修理平坦笔直、路两旁清一色的大槐树成荫。

除了车马在中间驰驶之外,行脚的旅客皆在道旁树荫中赶路。下雨,凉快了两天,但这两天又恢复了盛夏的酷热。这种天气,通常已牌以后到未牌正未之间,热烘烘的大官道旅客不多,远在里外也可以看出熟悉的人是老几。

白发银眉,是宇内双邪中白发银眉乐不正的活招牌,字内双邪向来是焦不离赞,赞不离焦,与白发银眉走在一起的当然是八荒邪神了。认识双邪的人,远在两里之外便可看出这两个老邪怪的身份。

两个老邪怪正通过玉汗无的东园门往北,后面两里外的七匹健马,二十八铁蹄突然加快了节奏,显然马上骑士已看出了字内双邪的身份,所以加快往前赶。

蹄声引起了两个老邪怪的注意,白发银眉扭头观看,七匹健马已接近至百步内。

“哼!”白发银眉冷哼一声,皱着银眉脸一沉,驻足不走了,有意让七匹健马超越。

“仇家来了!”八荒邪神漫不经心地继续泰然而行,没有回头.

“你就不会回头看?看了不就知道来了什么人?还要我来告诉你,太是岂有此理。”只要有斗口的机会,两个老邪怪是从不放过。

“你告诉了我,我当然就不用回头了。你知不知道,回头时不注意,是很容易扭伤脖子的。”八荒邪神怪叫道,但已驻足回头观看:“乐老怪你什么时候变成懒得连话也怕多说一句?怕浪费你的臭口水呀?”

“我白发银眉是随便开口的吗?我的口水当然珍贵,这大热天,多说两句话也会喉干舌燥,我犯得着为了告诉你那些家伙是谁,而与自己的喉咙过不去?”白发银眉说道。

这就是两个老邪怪的德性,总会替自己的每一句话来说出一大堆歪道理。

“你说了这么一大堆,难道不口干吗?早告诉我是什么人,不就结了?”

“那你为什么自己不回头看,害得我现在口干舌燥,真是交友不慎。”

七位骑上已接近至三十步外。八荒邪神早就看清了七位骑士的相貌,他怪叫道:“哇!乐老怪,你有没有搞错?来了这么多仁义大爷,你不提早告诉我,你明明知道我与他们素有过节,你是存心想坑我?”

“叶老怪,你说全是仁义大爷?到底是你没看清,还是我真的人老眼花?你搞清楚了!”

这一对专门整人,奚落人的怪人,可以说是天生的最佳搭挡。一唱一和,挖苦别人,那神态,与正在两个吵架斗口的人完全一样。

“当然是你这白头发的老眼昏花了。你把招子睁大点,那位领先的大爷,他可是大人物中的大人物,一身掌剑,所学号称天下第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黑、白、大公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斩 天 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