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 天 斧》

第十三章 情、动、靓女心

作者:云中岳

云怡红见卓如霜不言不动躺在地上,大惊失色道:“兴弟,你真把她杀了?”

“没有,我只不过让她暂时昏迷。”宗兴淡淡地道:“这个女人,不给她点苦头尝尝,她会不知好歹。”

“那现在你打算……”

“我有办法令这丫头服服贴贴。”

“兴哥哥,你不是真打算用你刚才所说的手段来对付他吧?”冷寒雪疑声问。

“傻丫头,你兴哥哥有那么坏吗?”宗兴笑道:“我只不过吓吓这鬼妮子而已。”

云怡红和冷寒雪这才安心,她们拎着包袱进了那片树林,换掉了身上原有的那袭血迹斑斑的衣裳方出林而来。

“兴弟,你是打算英雄救美,恩威并施来对付卓丫头?”云怡红望着地上的躺着的卓如霜道。

“当然,不过另外还得用点偷心的手段才行。”宗兴笑吟吟地说。

“那样的话,十个卓如霜也逃不出的你的手掌心”云怡红笑道。

“小雪,红姐,咱们到那片小林中去,免得站在这死人堆里难受。今天真奇怪。这么久了,这条官道上尚不见半个行人。”宗兴往官道两端望了望,奇怪地说。

“一定是三尊府的人早就卦锁了这段路。”冷寒雪边走边说。

“管他的!没人最好。让这帮天杀的贼胚子在此暴尸,想杀我?门都没有,走吧!”

说着,他横背起卓如霜昏迷的娇躯,向小树林走去。云怡红与冷寒雪则在说设想卓如霜醒来后会是什么样的情形,边谈边走。

小树林说小不小,说大不大,树木稀疏且杂,松树、槐树、白杨、梧桐……有七八种。

林中有一块草地,宗兴便抱着卓如霜走到草地上,准备替她疗伤,冷寒雪与云怡红则立于四五丈外低声交谈。

将卓如霜平放在地上,宗兴仔细地端祥着她的脸。那双紧闭的大眼睛外睫毛又长又密又黑,小巧的鼻子挺秀可爱,心形的樱chún相当迷人,脸上白的肌肤吹弹得破,实实在在,地地道道一个美人儿。宗兴心里暗忖:“这娘们长得真美,比莹妹、小雪、红姐不但毫不逊色,而且还要强上一两分,如果将她的冷面换成妩媚的娇靥,老天爷,她还真不知会要迷倒多少男人,嗯,这娘们不能让她跑掉,嘿嘿。听红姐说她还是未嫁的处子,这份艳福,不能丢了。”深深吸了口气,静下心,宗兴一把撕开卓如霜的黛绿色密扣劲装,于是,露出了里面一件粉红色的丝质内衣来。双手一下子将衣撕破,乖乖,里面是一个露出半部酥胸淑rǔ的红色小抹布,一股淡淡的处子幽香传入宗兴鼻孔,他不由得心神一荡,赶紧凝神静气。他将手伸向抹胸,紧紧贴在卓如霜的心脏部位,那凝脂玉rǔ,真是又滑又嫩又软。一提丹田真气,体内那股至真至纯的内力在体内循环一周,然后自掌心十分柔和地徐徐贯入卓如霜的体内。宗兴这股雄厚的真气,很快地摧动了卓如霜的血液流动,将她细若游丝般的呼吸带了起来,极为自然地在她奇经八脉中运转流通。于是,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卓如霜的脸色又变为嫣红,气息也渐恢复正常。宗兴出手极有分寸,那股从卓如霜背心透入的力道,只是轻轻地撞了一下她的心脏,造成暂时血液循环的滞碍,让她昏迷不醒。不然他力道只要稍加几分,她的心便会变成一团烂肉。

一回手,宗兴依然盘膝未动,他用手托着下颚,移魂转魄大法的攻势发挥到极点。静静地含笑注视着卓如霜,等她醒转过来。

慢慢地,慢慢地,卓如霜浓黑的睫毛在微微地龛动,鼻翅也轻轻地张合。终于,她徐徐吐出一口气,极度沉重地将眼皮睁开。

入眼那张动人心神的笑脸,她赶紧又将眼闭上,好一阵儿,她象是忽然记忆起什么,又蓦地睁开双眼,挣扎着想要起来,但是,却是瘫痪了颓然躺下。

笑了笑,宗兴用一种极具磁性的嗓音问:“怎样了?”

卓如霜此刻美目中的眼神是极为复杂的,综合了迷惑、惊奇、羞愤、悲切、痛苦以及另外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她有些急促地喘息着,好一阵,才用一种仇恨生硬的低哑语声道:“是,是你……你救醒我?”

笑容真的十分动人,他道:“要不,是你自己醒来的?”

芳心莫名其妙地一跳,但又旋即被羞怯愤所代替,她咬咬牙,愤怒地道:“谁要你救我?不要以为如此就可以使我对你心存感激,我只要一息尚存,我永远不……不会放过你。”

毫不在乎地微笑着,宗兴道:“我没有要你感激,因为是我自己想救,因为我不想象你这样迷人的美人就那样躺在官道上,躺在尸堆中,那样对我来谈,是一种错过,对你来说,太不公平,因此我只好救你这迷人的美人儿。”

卓如霜不仅粉脸通红,她无力地叫道:“你下……下流。”

宗兴毫不在乎地一笑,朝卓如霜胸前用手一指,笑道:“上流的就在这里哦!”

卓如霜赶紧把目光投向胸脯,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竟已被撕开,露出一大片洁白的酥胸,她一时惊骇羞愤慾绝,热泪夺眶而出。侧过脸去,悲痛至极地轻轻低泣,泪水顺着面颊滴滴坠落。

耸耸肩,淡淡地道:“用不着伤心,我姓宗的自问问心无愧,嫂溺尚且援之以手。你虽非我嫂,为了救你的命,也只好如此,希望你能看开点。”

他心中没有鬼才怪。

卓如霜伤心地抽噎着,除了流泪之外没有任何反应。

卓如霜的反应,早在宗兴的意料中,否则,他大可教云怡红或冷寒雪来施救。

就听他用那深具滋性的嗓音道:“卓姑娘,我们大家坦诚地谈谈好不好?我自问与姑娘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姑娘你应该用不着对我如此刻骨铭心。你知不知道你自己为什么这么恨我?我相信你自已也会莫明其妙,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其实,这些全是你那孤芳自赏的高傲个性与那种强烈的自尊心在作怪。因为,你一定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十分出色的女人。既然是十分出色的女人,就不应该会失败。但是,你别忘了,我也是个十分出色的男人。我相信你一定见过我,也听说过我的传闻。在你那看低一切男人的偏激观念下,你却不敢自已承认自己终于碰上了一个十分出色,而且与众不同的男人。对不对?三尊府谋害我,一次又一次失败,我闯入江湖。而且干得越来越出色,所以这种观念。在你心中也越来越强烈。但因为你的个性与自尊心的作祟,你不愿承认这个事实。同时又想证明你比我强。所以才有如此结局,对不对?告诉我,卓姑娘。”

慢慢地转过脸,那散乱如瀑布的乌发全然披拂于双肩。卓如霜的表情是楚楚动人的。她怔怔地注视着宗兴,眼神复杂,说不出她在想什么,也不能猜测她听完宗兴这诚恳的一番解释有何感受,但可以肯定的是,她心中一定是极度的错综迷离,就好象在千百种感受一下子涌上心头,猛然间一时体会不出是哪一感触。

站起身,他十分自然地走到卓如霜身边,再十分温柔地扶她坐起,坐在他的怀中,他也坐在草地上。

出人意料的,卓如霜没有反抗,没有挣扎,仅将身躯很轻微地颤抖了下,大慨就是她生平头一遭让男人抱在怀里。

他凝望着她的明眸,微笑着继续道:“卓姑娘,从你的眼晴中,我敢肯定。你一定十分欣赏我,对不对?”

没有出声,她的娇躯忍不住又抖了一下,双颊也爬上了红云。她不想望那双令她心乱的眼睛,但却又合不得移开视线,她任由他轻拥着,情不自禁地将身子往他怀里紧紧一霏。

每个女人,都希望能得到男人的爱护,特别是在她最需要帮助和安慰的时候。更希望能有个男人来开导和帮助。无疑此刻正是卓如霜最脆弱的时候,她真的希望有人能帮她整理一下零乱的思绪,解开她心中那个难解的心绪。

轻轻地伸手托住她圆润的下巴,将她的脸稍稍抬起,凝望着她,继续道:“卓姑娘,你的眼晴告诉我,其实你真的喜欢我对不对?眼睛是心灵之窗,它能告诉别人你心中的任何,如霜,不要否认,你必须承认和面对这个事实。象这样出色的女人,爱上我这样出色的男人,是十分正常而自然的。爱一个人或者被人爱,都是一种幸福。你为什么自己要压抑自己的感情?”

卓如霜终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她失声痛哭,边哭边用两团粉拳无力地捶打着宗兴的胸膛。口中不住地道:“你这个魔鬼,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让我爱上你?为什么我总是斗不过你?为什么我明知你是个花花公子却还是要爱上你?为什么?你不是人,你是魔鬼,呜……呜……”

心中大叫:“大事成矣,没想到这个寒冰美人也会爱上我。”宗兴任由卓如霜发泄了一阵,他紧拥着她。在她耳边柔声道:“如霜,哭过之后。将心中秘密全说了出来,现在是不是舒服多了?”

满面泪痛,美目中也是眼泪汪汪,娇弱之态,楚楚动人,我见尤怜。此刻的卓如霜,终于撕下了自己伪装了二十多年的冷面孔,变成了一个真正的有血有肉有感情的女人。先前那种怨毒仇恨狠辣的神情早已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她紧紧地靠在他的怀中,象头温柔可怜的小猫。

停止了呜咽,但仍在抽噎,卓如霜仍是不出声,只是不停地抽噎着。

大为心痛地将她紧紧拥住,他在她耳边不住柔声细语:“如霜,如霜,我的亲亲如霜,我的小宝贝,快别哭了,现在什么事都过去了,我们重新从头开始,如霜,如霜,我真的好爱你好爱你!”

“兴哥哥,我也真的很爱你。”她终于说出了心中久蕴的一句话,咽泣着靠在他的胸脯上轻声说。

吻她的秀发,她的额头,她的眼睛,小巧的鼻子,舐着娇靥上情泪,终于,他含住了那张微微颤抖着的、火烫火烫的诱人的小嘴。

姑娘的初吻是毫无经验,而短暂的,移开双chún,宗兴轻声笑问:“如霜,如果不是我底子厚,真让三尊府的人给坑了,你怎么办?”

“我不知道。”卓如霜呐呐低语。

“我猜你一定会伤心慾绝,因为我看得出你爱我爱得很深很深。”

“兴哥哥,你如果过不了这关,我想我也不会再在这个世上偷生,我亲手害死了我心爱的第一个男人,我难道会原谅自己么?”

“好在我够高明,不然的话,我们俩可就只好等来生再接情缘。”

“兴哥哥,你心中会不会恨我?”

“小可人,我爱你来不及怎会恨你?我的如霜这么可爱,谁又会忍心去恨你?”

“兴哥哥,谢谢你,谢谢你不恨我,也谢谢你爱我,你知不知道,不知什么原因,我真的好爱你好爱你。”

“如霜,我也同样地深爱着你。”

“现在好了,冤家变成了亲家,仇人变成了情人,卓小妹,我说过有一天你或许也会爱上兴弟,我果然没说错。”不知何时,云怡红手中提着一个包袱与冷寒雪一起来到了宗兴与卓如霜身边,她由衰地说道。

卓如霜一张粉脸似火烧,不但连耳根红了,而且连整个粉颈也羞得成了粉红色,她想从宗兴怀中挣扎起身,但宗兴没放手,相反更加拥紧了。

“快放手啊,嗯嗯,弄得人家多难为情。”卓如霜在他杯中矫嗔不依。

“如霜,这没关系,小雪和红姐都是一家人,说不定将来朋友还要同睡一张呢!”他得意地笑道。

卓如霜的脸更加红了,她没出声,也不敢出声,一个床子,说得这位情窦初开的女人芳心枰然跳个不停。

“没正经的,兴弟,我们虽算是老夫老妻了,人家如霜可还是黄花大闺女。”云怡红落落大方地笑道。

“就是,兴哥哥,你永远就是这么不正经,脑子里专门打馊主意。”冷寒雪也附和道。

“这有什么,我这叫心直口快,保有赤子之心。”他风趣地说。

“你少臭美了。”云怡红娇笑道:“霜妹,这个包袱是我从你的坐骑上拿来的,里面有你的衣服。”

“谢谢红姐姐。”卓如霜羞红着脸娇声说道:“快松手吧,人家要换衣裳去了。”

“你们都换了装,就我一个人还是血糊糊的,三位老婆,现在看为夫给你们表演。”他风趣地笑道。

说着,但见身子一转,再抖,那件血淋淋的外衣便成了无数碎片被震离破碎。好高明的内功奇学。

“啐!谁爱看才怪!”冷寒雪啐道,说完她将手中的另一个包袱扔给宗兴,道:“还不快穿上,你以为这样好看吗?”

“不好看你为什么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情、动、靓女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斩 天 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