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 天 斧》

第十四章 尔、虞、我也诈

作者:云中岳

一大早,翻天豹象送瘟神般送走了一行四人。回到店中,他感到一身轻。因为他自问虽不敢在“煞星”这种宇内名人面前耍狠,但在“高资”这块地面,他照样算个土皇帝。

离开高资县城,再过去四十来里,便可望见“镇江”的城墙了,路程不算远,宗兴打算步行,因为大热天骑马赶路,他无所谓,他那三个女人可就不好受了。

他把步行的决定与三女一商量,冷寒雪、云怡红、卓如霜自是举双手赞成。

从“高资”到“镇江”的这段路,大官道又宽又直,两旁的行道树非榆可槐,浓荫蔽天极为壮观。骄阳下道中车马行有络绎于途,车马过去,掀起漫天黄尘。

三位美丽的大姑娘,簇拥着一位年轻公子哥儿,一起有说有笑,泰然赶路,姑娘们豪爽大方且美丽,一路上,不知有多少双羡慕的眼光投注在宗兴身上。

到了双槐口,已经是申牌过了大半、这里距镇江只有廿里路不到了,天色不早了,太阳逐渐炎热起来,官道上西行的旅客渐稀,东往的旅客也逐渐减少。

远远的,他们看到了双槐口那株古槐下,一边坐着两位旅客在竭脚。

走近了之后,看清了二男二女两对夫妇,都是中年人,两个女的虽是年过中年,但徐娘半老,风韵尤存的韵味,并没有被她们的青衣布裙青帕包头掩饰住。

四个人的身侧,都有长形的包裹,明眼人一看,便知道里面盛的是长兵刃,身带兵刃,那他们肯定都是江湖人了。

宗兴他们看清了这四位,这两对夫妇也看清了宗兴一行四人,左边那位灰衫中年男人目迎他们到来,眼神极为凌厉,他身边那位女人,一双媚目中充满了同性相排斥的敌意。

不以为然,他们四人依旧泰然而行。

“兴哥哥,我们也到树下歇歇好不好?”卓如霜娇声道。

“如霜,你没见两颗树下都有人吗?难道我们可以赶他们走?那多没礼貌。”宗兴笑道:“前面不远有一家小食店,我们到那里停脚休息去,不然让太阳将你们三人晒成了黑美人,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站住,你们!”左边那位中年人突然沉叱,声如沉雷,从道旁一掠而至道中,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在距中年人五尺开外站住身形,宗兴一皱眉道:“干什么?是不是打算光天化日之下拦路打劫?”

中年人神情不友善,拦路的语气也很凶横,所以宗兴心中有点不悦,说话的口气也就并不怎么好听了。

“小子,你刚才说赶我们走是什么意思?”中年人用手中长形布条一指宗兴,态度相当霸道,又高又瘦的身材足有八尺,挺立道中好象地上凭空多了一截竹竿。

“喂!你如果想找麻烦,用不着我借口。”冷寒雪娇声叫道:“你尽管明示来薏好了,本姑奶奶从来就不怕有人找麻烦。”

“我认识你,血罗刹冷寒雪。”中年人一双鹰目冷电四射:“你这小女人还不配在我面前卖狂。今日那小子不将话说清楚,我一定要他后悔。”

冷寒雪刚慾发作,她旁边的宗兴抬手示意她别出声。就听宗兴沉声道:“我不知你这夜郎自大的井底之蛙是谁,也许的确很了不起,但凭你这副爷爷不亲,奶奶不痛的尊容,你还不配在我煞星宗兴面前人模人样充人王!如果你想找麻烦,划出道来我保证奉陪,如果你是在无理取闹寻开心,我劝你最好马上让开。因为煞星宗兴绝对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宗兴他不怕麻烦,自报名号。

煞星宗兴四个字一出口,灰衫中年人先是一怔,旋即眼神一变,他的女伴以及对面的那对男女也似都吃了一惊,全都本能地伸手去抓身旁的兵刃囊。

“你真是煞星?”灰衫中年人沉声问。

“开玩笑,当然是真的。”宗兴神略显不耐:“天下武林人士都视煞星为公敌,三尊府,森罗院,五龙楼以及那群白道人士无不想生啖其肉为快,我没事可做,也用不着冒这随时皆有杀身之祸的凶险来冒充煞星唬人真是没脑筋。现在,你是不是还打算要我后侮?”

灰衫中年人脸上神色不住变化,弄不清他心中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在下冯五岳,保证真名真姓。”灰衫中年人拍着胸脯十分肯定地说:“本岛曾有五位手下办事不力,得罪了你这位江湖后起之秀,阁下杀了他们其中的一个,那是他们自取其chún目前本岛可以说是天下最具雄厚实力的大集团,很有争霸天下的雄心,非常欢迎有志同道合的高手名宿加盟,阁下如果不计前嫌,本岛可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冯某诚心诚意邀请阁下加盟,不知阁下意下如何?”

“冯老兄,我不知道你是老几,也不知道你冯五岳是哪座庙的神佛。”宗兴显然对这个前鞠后恭的中年人十分反感:“如果你说的是东海不归岛,我十分怀疑你是否够份量替你们十绝神君厉大岛主作主,依我看,只有十绝神君亲自和我一谈才算你们不归岛真有诚意,最低限度,也要岛上那些护法长老身份的人出面,你……”

“冯某不才,正是不归岛的护法客卿……”

“老兄,我说你没头脑你还真的挺白痴。”宗兴不耐烦地抢着说:“并不是随便一个拍着胸脯说他是不归岛的护法长老,就可以让人死心塌地相信,你必须拿出证据来,证明你是,那才有效,好了,我说老兄呀,我现在没兴趣听你胡扯,请你让路,我还有事要赶回府城。”

“小辈你……”冯五岳气得直哆嗦。

“你让不让路,不然我可要动手打人了!”宗兴沉声道。

“小辈可恶!”冯五岳怒叫:“没有人敢如此无礼地在我面前说话,小辈你该死一千次!”

“你如果认为你自己真的很了不起,你给我动手试试看!”宗兴阴沉地说道:“没有人敢无缘无故地挡我的路,因为我最讨厌人家挡我的路,你今日碰上我心情好,不然死了一千次的是你家伙,让路!”

他这番话说得极为托大,简直是在存心激怒对方,一步一步将对方逼上绝路,最后达到他动手揍人的目的。

冯五岳果然上当,他真的气得快要发疯了,抖手扔掉长革抽出里面的连鞘长剑,右手一搭剑靶,“铮!”宝剑出鞘。

可是,他刚将长剑拨出剑鞘,还没来得及出剑攻敌,宗兴却在这一刹那一闪而至冯五岳身前,左手神乎其神地劈开冯五岳持剑的右手,剑便向右一撇,空门大开,正面胸腹成了不设防的空城。

变化太快,连人影尚未看清,“噗”一声响,冯五岳胸口便挨了一记顶心肘。

贴身攻击,掌部威力大得惊人,不论是顶心掌或霸王掌,前者向前向上顶,后者斜撞攻腰肋,都是霸道的狠招,击实了保证胸骨折断肋骨内陷,内腑一团槽。

内功对内功,功深者胜,冯五岳的确是个大有来头之人,江湖是提起廿五年前的九幽鬼王冯四海,没有人不是谈虎色变,老凶魔练气将近一甲子,驻颜有术,看上去象是四十开外的壮年人,其实他早过花甲之年,他的阴煞大潜能火候极纯,不但禁受得起任何普通刀剑的砍劈戮刺,而且可反震一切临体的外力。

可是宗兴的九阴六阳翰刊大真力,乃一门融正邪两种至高无上的神奇心法于一炉而成的神奇气功,而且他的火候已修至第九重的至高境界,冯五岳的阴煞大潜能根本挡不住宗兴的这七成功力的一击。

“呃……”冯五岳做梦也没有料到,宗兴竟然敢在他面前赤手空拳贴身攻击,这一大意可就惨了,挨了一记顶心掌,痛叫着惊慌失措后退,尽管所受的伤害不太严重,但信心早已崩溃,慌乱间,他完全失去了反击的机会。

宗兴象附骨之蛆,五掌六拳四肘外加一记撞腹膝顶,简直把冯五岳当成了一个练功的活靶子,揍得他七晕六索,不知人间为何物。

路右的那对男女以及冯五岳的女伴全都被这突然的变故怔住了,他们目磴口呆地重着宗兴,都忘了一记大背摔,将冯五岳摔了个四脚期天,宗兴拍了拍手,理了理衣襟,不屑地道,“不长眼的东西,我煞星宗兴的麻烦是随便可我的吗?不自量力,下次希望你不要被我看见,否则就不仅是挨顿揍而己。说完他冷眼望着正准备拔剑冲上的中年女人说道:“你如果敢在我面前动剑,我保证绝不会因为你是女人而手软心慈不揍你!”

“整治女人我最在行,把她交给我。”冷寒雪叫道。

中年女人还真被他慑住了。站在道旁不知所措。

“小辈……哎哟……你……”被揍得浑身瘫软的冯五岳躺在地上痛叫不已。

“这次放你一马,你如果想报仇,尽管来找我好了,但你要记住,我只会给你一次机会。”宗兴阴沉地说完,然后招呼三女一声理也不理道旁那三个男女,继续朝前赶路,神态泰然自若,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

早从五蝠血令的内部消息中,宗兴知道了一些有关不归岛这个江湖三大禁地之一的权力集团的情报,因此清楚不归岛中的什么身份的人才有权力和地位。

他不知道这位冯五岳是何人物,但却肯定他用的是化名,江湖成名人物,特别重视名号,这位冯五岳一直就是目光闪烁不定,后来他仅报姓名不报名号,这姓名当然不可靠,天下间叫冯五岳的人,同名同姓者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就象他宗兴,世上也必定有不少人与他同名同姓一样,但煞星宗兴,就此一家,别无分号,毕竟绰号姓名相同的委实太少,除非有人存心冒名。

冯五岳说他是不归岛的护法客卿,宗兴心中其实是十成相信了九成。但许多消息证明,不归岛目前正在图谋一统江湖的大计,而且干得有声有色。所以说,他真正的头号劲敌。应该是不归岛。他如此折辱冯五岳,目的就是向不归岛示威,给他们千万心理压力,把更多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从而逐一引出不归岛的好手,将他们加以铲除。

中年女人咬牙切齿地目送宗兴,一行四人,逐渐远离,然后走至九幽鬼王的身边将他扶起,对面的两位男女也走至近前,眼中仍有惊疑的神色,仿佛仍然不相信,大名鼎鼎的九幽鬼王会被赤手空拳打得如此惨。

“不杀那个小辈,我冯四海就不算人。”九幽鬼王眦牙裂嘴地说道:“他不可能如此折辱我而不受报复,我一定要游说岛主集中力量来铲除这个小畜牲。而且我一定要亲手将他碎尸万段,以雪今日之耻!”

“咱们行吗?老头子,那小畜牲好象毫不费力地就把你整治得如此惨,他如果用上那柄斩天斧,老天,我可不敢想象会是什么结果。”中年女人摇头苦笑,“小畜牲要是没有一点把握,他敢狂妄得来与天下江湖人士为敌?三尊府,森罗院,五龙楼无一不是强手如云,至今还没有听说他们在煞星面前占了什么便宜。惊天七剑,降魔尊者名列洪荒九绝,还不是被小畜牲拿来当狗宰。中州双剑的底子我们不是不知道,但结果还是不成了残废,如不是小畜牲手下留情,中州双剑现在只怕连尸体都生蛆了。老头子,我不希望以后再去找小畜牲的麻烦。”

“大嫂所言极是,冯老哥,煞星这小畜牲真是太可怕了,吴某在一旁观看,可就是没看清他是怎样赤手空拳打倒冯老哥的。江湖中我可从未听说过有一招就击倒九幽鬼王的高手。”另一位青衫中年人苦笑着说。

“唉!你们别尽长他志气,灭自家威风,冯某今日纯粹是栽在大薏轻敌之上,下次哼!”九幽鬼王不甘心地说。

“我希望你有下次,老头子,你给我听清楚。”九幽鬼王的老婆板着睑沉声道:“你就是听不得老实话,咱们有的是人手,比你高明的人也大有人在,你最好别出风头去找煞星那个小畜牲挺尸找死!你给我放明白些,因为我还不想现在就做寡妇,哼!中年丧偶,老年丧子,都是人间惨事。”

九幽鬼王显然有点惧内,他被他老婆一席话讲得老脸变色,但却不敢发作,也不敢出言反驳,只是一个劲地在活动腰身。

这时,从宗兴他们消失的方向,官道上出现十来个黑点,很快,十来个黑点变成了十位健步如飞的男女,逐渐接近双槐口。十名男女中,阴魂不散与六亲不认赫然在其中,但他们却是走在最后,玉观音却伴着一位老头走在前面,老头居然是百劫神魔申屠夫。

天下十天凶人中的两位凶人,在江湖中已是一等一的好手,声威与名望不差于洪荒九绝中人。但他们却居然走在最后,由此可见前面的八位男女,身份地位必定皆比阴魂不散与六亲不认高,这十个人的实力空前强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尔、虞、我也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斩 天 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