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 天 斧》

第十七章 臂、助、炼魂谷

作者:云中岳

四骏飞车在未牌时分驶入镇江府城。

盛昌船行的那片废墟令楚秋莹几乎是惊骇慾绝。

所有的江湖人都知道煞星宗兴目前在雅园栖身,阴阳双煞打听到这个消息,马上驱车赶往雅园。

四骏飞车驰到雅园门口,对面正好是恨地无环这位大力神也大踏步走向雅园。

雅园中只有宗兴与三女及宇内双邪在内安身,因此没有门子,园外来了客人,如果客人们不出声招呼,园内的主人是不知道的。

恨地无环望了四骏飞车一眼,终年在江湖中闯荡的他一眼便认出了担任车夫的阴阳双煞。

“咦!”这位大力神轻咦一声,然后扯开大嗓门道:“兄弟,大哥来了,而且还有炼魂谷的贵客来了。”

他这天生的大嗓门,远在里外也能听见他的大喊大叫。

恨地无环声落,园门口立刻出现了冷寒雪的身影,她是听说有炼魂谷的贵客之后闻声赶出来的。

冷寒雪刚出门,原来在后花园陪伴卓如霜的宗兴也飞快地赶了出来。

此刻,玉箫炼魂剑夫妇与楚秋莹已下了马车。

“莹妹妹,真的是你!”宗兴十分惊喜而意外。出声叫道,他快步迎向楚秋莹。

“兴哥哥!”楚秋莹她也不顾这么多人在旁,一个rǔ燕投怀扑到了宗兴的怀中。

“莹妹妹,近来可好?你怎么来了!”宗兴柔声问。

“兴哥哥,是我爹和娘带我出来的。”楚秋莹说道。

听楚秋莹这么一说,宗兴赶紧轻轻推开楚秋莹,走至玉箫炼魂剑夫妇身前,恭声行礼:“晚辈拜见伯父、伯母。”

仔细打量了宗兴一番,玉罗刹心中暗道:“这小子还真不错。”

玉箫炼魂剑脸上神情十分严肃:“小子免礼,等下我有话要问你,现在还不快带我们进去,难道你打算就让我们呆在此。”

那边正在与冷寒喧的楚秋莹,一听玉箫炼魂剑的口气,她娇声道:“爹,您答应过女儿不为难兴哥哥的,您说话可得算数。”

从玉箫炼魂客的口气,再经楚秋莹这么一说,宗兴马上明白了玉箫炼魂剑对自己不友好的原因,他心中暗念了一声阿弥佗佛,乖乖隆地冬,大蒜炒大葱。

口中连忙道:“晚辈失礼,还请伯父、伯母见谅,伯父伯母请进!”

“兄弟,楚谷主好象对你很不友善,怎么回事?”恨地无环问道。

“大哥!没什么,你也请进,刚才如有失礼不周之处,请大哥不要见怪。”宗兴迎进玉箫炼魂剑夫妇之后,对恨地无环苦笑着道。

“什么话,走吧,咱们兄弟有什么好客气的,你认我这大哥,那是我的荣幸。”说着他挽着宗兴往园门走去。

后面,冷寒雪招呼着阴阳双煞,帮他们将马车驶进园内,然后关上园门。

宇内双邪到城中打听消息去了,客厅中,云怡红与卓如霜在端茶待客。

招呼着三女见过玉箫炼魂剑夫妇之后。厅中七人分别落座。

“小子,我不管你在江湖中名号多大,你与莹儿交往,我就是你的长辈,现在这儿也没有什么外人,楚某问你一句,你把莹儿骗回炼魂谷,是不是打算对她始乱终弃?”玉箫炼魂剑寒着脸沉声问。

“伯父,绝没有这回事,晚辈为人也许很坏,但绝不是那种无情无义的小人。晚辈与莹妹妹是真心相爱,只是因一时冲动,我与莹妹妹做出了不该发生的事。为表示晚辈对莹妹的尊重,晚辈才让莹妹妹返回家中,等我三个月后前去迎娶,晚辈如果有半句昧着良心之言,天厌之,雷轰之!”宗兴毅然躬身说道。

“三个月,小子,你打算让莹儿大着肚子当新娘?”玉罗刹说。

“娘!”楚秋莹矫呼一声,一张矫靥红似火烧。

“伯母,你刚才说……”宗兴惊问。

“我是讲你小子还真行,莹儿肚子里已经有了你的骨肉!”玉罗刹嗔道。

宗兴闻言惊喜交加,也不见他弯腿举步,反正就这么一晃,他来至楚秋莹身前,握着她的玉手,欣然道:“莹妹妹,是不是真的?”

“嗯!”楚秋莹羞红着脸点头轻答。

“这么说,我快要做爸爸了?哈哈,真是太好了。”宗兴几乎是欣喜若狂。他急忙走至玉箫炼魂剑夫妇座前,双膝着地,恭声道:“伯父、伯母,晚辈上无父母,下无兄弟姐妹,如果伯父伯母信得过晚辈,请两位老人家答应将莹妹妹嫁给晚辈,并且充当我们的主婚人,晚辈保证一定会计莹妹妹终生幸福。”

“小子,信不过也得信,莹儿人都是你的了,我们不信行吗?”玉箫炼魂剑紧绷的脸上总算有了一丝笑容:“我瞧你小子还挺不错,看得出你也不是个口是心非的人,我答应将莹儿嫁给你,也答应即日替你们完婚行礼,但有一个条件,小子你必须答应!”

“伯父尽管吩咐,只要晚辈力能所及,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宗兴毅然答道。

“没那么严重,小子,我是说,将来你与莹儿生的第一个孩子,必须归我楚家,让他来续承炼魂谷的香火。”玉箫炼魂剑正色道。

“晚辈一定照办。”

“小子,一个不够,我们要一男一女。”玉罗刹笑道:“反正你小子本事大,有四个老婆替你传宗接代,因此这一点,你必须做到。”

玉罗刹此言一出口,冷寒雪、云怡红、卓如霜全都粉脸通红,低下颌首,不敢抬头。

“伯母怎么说,晚辈就怎么办。”宗兴欣然回答。

“小子,我们不是世俗中人,对男人拥有三妻四妾并不太计较,但你如果敢欺侮莹儿。我决不轻饶你!”玉箫炼魂剑正色说道。

“伯父请放心,晚辈保证让莹妹妹今生今世会在快乐中渡过。”宗兴断然说。

“你打算什么时候与莹儿成亲?”

“晚辈听从伯父的安排。”

“江湖传说你目前是仇敌满天下,可否真有此事?”

“是的,伯父,晚辈现在的仇家包括了正邪双方、三尊府、森罗院、五龙楼是必杀晚辈而甘心,白道人物也与晚辈势同水火。不过这些并不要紧!晚辈早有对付他们的策略。”宗兴郑重地说:“这帮人把晚辈逼上了江湖路,已经严重地侵犯了晚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在无从选择的情况下,晚辈只有勇敢地面对现实,只有击败他们,晚辈才能有一个安乐的生存环境。”

“小子,勇气可嘉,但你是否真有面对现实的能力?如果没有把握,我希望你不要逞强,如需要帮助,尽管开口,泰山老丈人帮助女婿是天经地义的事,我可不希望莹儿年纪轻轻就当寡妇。”

“岳父。”他不着痕迹地改变了称呼:“小婿需要帮助之时,一定会开口请岳父助一臂之力。目前小婿的仇家都在相互勾心斗角,明争暗斗,只要他们不联手来对付小婿,小婿有把握将他们逐一铲除。他们都希望能成为江湖主宰,小婿既然踏上江湖路,也将必然要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业。江湖是天下人的江湖,既然人人都希望自己能成为江湖霸主,小婿自然也不甘人后。小婿目前拥有一批很强的帮手,打击敌人的计划己经顺利展开。用不了多久,小婿定能瓦解森罗院,整垮三尊府,扳倒五龙楼,荡平不归岛。”

“兴儿,你很狂!”玉罗刹道。

“岳母,不是小婿狂,而是小婿的确有此能力,小婿深信有信心就一定能成功这句至理名言,假以时日,小婿会让天下人知道,他们把我逼上江湖路,对他们将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

“兄弟,好气隗,大哥相信你一定会成功。而且我一定助你完成这个宏愿。”恨地无环由衷赞道。

“兴儿看招!”玉箫炼魂剑突然一声沉叱。一只呈玉白色的右掌向前一引一翻虚空按出。

“爹……”楚秋莹见状惊呼一声,因为她深知她父亲此刻施展的是什么武功。

一无风声,二无劲流,很象虚攻的一掌。

但宗兴并不这么认为,他从玉箫炼魂剑的右手颜色,判定这是一种道门奇功,知道玉箫炼魂剑是在测试自己的功力。

“小婿无礼了!”他叫道,掌吐出,一吸一抄,然后扭身疾挥。

蓦地罡风怒号,澈骨奇寒的暗劲突然四散流窜。

玉箫炼魂剑急退三步,宗兴也退出三步。

“岳父,好精纯的碎玉神震。”宗兴气定神闲赞道。

玉箫炼魂剑骇异地望着宗兴。然后哈哈一笑:“兴儿,你果然有狂妄的本钱,刚才你是不是留了一手?”

“爹!刚才吓死我了,女儿以为……”楚秋莹拍着胸脯说。

“莹妹妹,爹他老人家怎会伤害我。”宗兴笑道:“岳父,您刚才也没用全力。”

“莹儿,爹就是存心想伤你兴哥哥,也没这份功力。”玉箫炼魂剑笑道:“兴儿,真不知你这身绝学是如何练成的,能不能告诉岳父是哪位高人调教出你这个得意门人?”

“岳父,家师不是江湖人,小婿只知他是一位修真道人,道号灵虚,在西昆仑山修真。”

“世上尽多隐世奇人,兴儿,你这位称为灵虚真人的师父,岳父还真末听说过。你刚才挡回我碎玉神震的掌功是什么玄功?”

“那是小婿自己参悟的一门功夫,小婿自称为九阴六阳乾坤大真力。”

“九阴六阳乾坤大真力,九阴六阳……”玉箫炼魂剑喃喃自语,忽然道:“兴儿,是不是九阴修罗罡煞与六阳乾元功两种奇学合研而成的?”

“正是,岳父好见识。”

“九阴修罗罡煞乃邪门至高奇功,六阳乾元真功是罡门无上绝学,这两种玄功失传江湖近百年,想不到兴儿你能集这正邪两种奇学于一身,而且创出另一种更高深的奇功。我看当代江湖霸主的尊称非你莫居。”

“岳父夸奖了。”

“景云,你一生从不认输,怎么这次败在兴儿手中了?”玉罗刹笑道。

“唉!夫人,如果是九阴修罗罡煞与六阳乾元真功的任一种,我相信碎玉神震决不比其中一种弱,但这两种奇功合二为一所产生的巨大力道,可就不是碎玉神震所能匹敌的了。刚才只要兴儿再加两成功力,我所发出的内力非被全部逼回体内不可。”

“楚谷主,将内力迫回,那岂不会将人胀裂暴毙?”恨地无环惊问。

“不错,如非兴儿手下留情,我虽不致气胀而亡,但最低限度也会功力全失,成为废人一个。”玉箫炼魂剑苦笑道。

“岳父言重了。”宗兴道。

“兴儿,你用不着替我保留颜面,岳父生平没什么长处,但最大的优点便是输得起也蠃得起。论功力,兴儿,岳父敢断定你不会输给天下任何一个人,只要小心谨慎,你的愿望一定能实现。关于你和莹儿的婚事,我想等你功成之日再隆重举行。你认为怎样?”

“兴儿一切听从岳父的安排。”

“根据目前的局势,这场霸权之争,不会拖太久,以你的能力,加上我的帮助,相信快则三月,多则半载,江湖局势应该能定下来。到那日再替你们完婚,我认为最有意义。”

“岳父说的,正是兴儿的本意,真正的男人,必须先立业,再成家,兴儿原有的家业被毁于一旦,再创霸业,是我今生最大的心愿。我认为立业后再成家,才能给家人幸福和快乐。”

“很好,夫人,我们这么说定,你认为成不成了!”玉箫炼魂剑问玉罗刹。

“这样成是成,只是将来为难莹儿了。”玉罗刹望着爱女道。

“娘,这有什么好为难的,女儿到时先将孩子生下再行大礼还不是一样,反正爹娘已经把我嫁给兴哥哥了。”楚秋莹羞红着脸,落落大方地说。

“莹儿,日后有人笑你当未婚妈妈,你可不准哭鼻子。”玉罗刹笑道。

“看谁敢!煞星的老婆可不是让人说笑的,兴哥哥你说对不对?”楚秋莹她已完全以宗兴的妻子自居了。

“当然,当然,谁敢笑,我就用斩天斧砍下他的脑袋。”宗兴笑道。

“兴儿,这里房子够不够住?”玉箫炼魂剑问。

“岳父,足够再住下三十个人。”

“那岳父就不用去找客栈了。兴儿,我与你岳母住在这里,不会妨碍你们这些小儿女吧?”

“哪会,岳父,兴儿是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兄弟,还有大哥我,你也要算一个,目前的镇江府,大大小小的客栈全住满了人,你总不能让大哥去露宿街头吧?”恨地无环笑道。

“当然了,小弟还要与大哥重新论友,滴血为盟呢。”

“兄弟,谢了,俗话道,打铁趁热,我看咱兄弟两马上拜把子结义如何?”

“大哥,正合我意。”

“痛快!”恨地无环欣然叫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臂、助、炼魂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斩 天 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