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 天 斧》

第十八章 少、搏、少林僧

作者:云中岳

觉远和尚立时沉马立桩,左手紧贴在胸前所悬挂的,那串鸭蛋大小,乌黑晶亮的念珠上,同时,有一种特异的青气隐罩于他原本赤红的面孔,全身骨骼也起了一阵细碎而密急的暴响。

口里“啧啧”了两声,宗兴笑道:“好唬人的声势。大和尚,看不出你的混元童子功火候还蛮精纯的,以你现在的造诣,约摸到了第七层了吧?”

觉远和尚怔了怔,随即憋着气咆哮:“煞星!你试一试便可知道洒家到底练到了第几层。”

宗兴笑道:“比你混元童子功高明的般若陀罗密心法在我面前尚不够看,大和尚,你还是省省吧!”

暴吼一声,觉远和尚大吼:“猖狂!”

就在这大和尚方待动手的一刹那,一直保持沉默的黄袍僧人突然斜阻两步,微微摇头道:“觉远,且慢!”

觉远和尚马上焦切地道:“师叔,这小辈太过跋扈,若不教训教训他,他还真以为我们少林寺好欺!”

黄袍和尚缓缓地说:“老衲已说且慢!”

觉远和尚悻悻地道:“师叔,但……”

一挥手,黄袍僧人转向宗兴,冷然道:“施主如此态度,莫非真欺少林无人么?”

宗兴淡笑道:“老和尚,俗话道,相打无好手,相骂无好口,以我们之间的敌对立场,还存在谁欺谁么?”

“楚施主,我们之间的过节你也打算让煞星一并承担么?”老和尚问玉箫炼魂剑。

“痛空大师,难得我这女婿有此孝心,我当然不便违他心意,只要是公平的以武定论,我这位女婿全权代表炼魂谷。”玉箫炼魂剑点头说。

“老和尚,你和那位白胡子大法师是一个一个上,还是联手呢?”宗兴淡淡地道。

一声肃穆庄严的道号传来,痛空大师沉声道:“煞星,你用不着卖狂,老衲恭候了。”

“痛空大师,这头一阵让给贫道如何?”银髯老道说。

“清虚道友,少林派与煞星有过节待算。你用不着争了。”痛空大师道。

“老和尚,你们商量好了没有?”宗兴安详地问。

“用不着商量,煞星,老衲已恭候多时!”痛空大师断然说道。

“那我就受教啦!”宗兴笑道。

说话声中,宗兴开始缓缓朝前走出,痛空大师亦退后十步站定,围立四周的和尚道士们立即将圈子扩大,让出一块决斗场来。

平静地,宗兴道:“老和尚。我这人与人动手,向来招出手便是有我无敌,因此我认为我们之间的这场争斗,不再是一般的点到为止,切磋技艺,而是一场你死我活的生死之搏。老和尚,你认为怎么样?”

痛空大师深沉地道:“正合老衲之意。”

“大和尚,我们动兵刃还是斗拳掌?”宗兴淡问。

“老衲悉听尊便。”痛空大师道。

旁边,觉远和尚立刻低促地道:“师叔,如动兵刃过招千万小心,煞星那柄斩天斧在江湖中是有名,的阎王贴子,他与人动手过招,对手少有活口,师叔要千万小心。”

痛空大师淡淡地道:“觉远,你既然知道煞星的厉害,那你为什么刚才还要冲上送死?”

这时,宗兴禁住哧哧笑道:“觉远大和尚,你对我的行为作风真叫清楚,不过,经你这加油添醋地一吹嘘,只怕就要给你师叔在心理上增加负担了。”

痛空大师冷沉地一笑道:“煞星,你试过之后便知老衲心中有没有负担。”

“老和尚,这样吧,今日我就以掌代剑,用这双手来领教你的少林绝艺。”宗兴傲然道。

一仰头,痛空大师道:“煞星,请!”

宗兴一点头,双手不住揉了揉,十指在伸缩中,传出金石般的骨骼异响。他将背上斩天斧紧了紧,然后神态变得异常端庄及严肃。稳若泰山般站在那里,低沉地道:“老和尚,请!”

于是,周围顿时一片沉寂,沉寂中,含有无比的紧张与寒腥气氛,宛如每个人的心弦全扯满了,每个人的血液全凝固了。

他们晓得,眼前这场决斗,将是一场罕见的强者之斗,因为高手过招,往往比庸手相差别,更为残酷。

高手相斗,败方就算受伤,也不会死,但高手过招,失败者几乎只有一种结果——死亡。

高手相争的胜负,往往等于生与死的决定。

一位是领导武林的第一大派的第二号人物,一位是新崛起江湖,以心狠手辣著称的年轻霸才,他们的决斗,不论谁胜谁败,皆以令江湖喧腾!

四位姑娘尽管深知个郎一身武功深不可测,但她们仍然都屏息如寂,心头忐忑,又是忧虑,又是紧张地盯注着场中两个即将作生死之争的决斗者身上。

玉箫炼魂剑也有点惶恐不安,生怕宗兴有所闪失,恨地无环更是早就冷汗涔涔,连嘴巴都张大了……

比较镇定的是宇内双邪,他们对这位小兄弟的一身绝活,可以说是略知大概,他们不知思忖过多少次,他们这位小兄弟的武学造诣,是否可列为天下第一高手了?他们深深明白宗兴所具备的武学造诣是何等精深博大,更清楚他在各种特异技艺上的磨练及修为程度。他们对这位小兄弟是心服口服,也对他颇具信心。尽管如此,双邪仍也禁不住有点微微担忧,再怎么说,宗兴此刻的对手,并非寻常江湖高手,他可是武林第一大派的顶尖人物痛空大师。

另一面,少林诸僧的感觉绝不比玉箫炼魂剑他们这一方来得轻松。他们一个个皆全神凝注,呼吸粗重,目光中带着无比的焦虑神色。每个人的心头按压上了一块铅,沉重得难以支撑。固然,他们都晓得他们这位身居少林寺第二高手的师尊武功渊博卓越。素来未曾败于人手,可是,他们同样清楚,对方那位煞星,他是何等的一个不可思议的厉害的角色。有关他的种种传说,没有一件不是血淋淋的恐怖惨事。

昆仑派的道士们的心情可以说是稍微轻松,因为他们皆怀有那么一种坐山观虎斗的幸灾乐祸心情。尽管他们也是当事人,但这种心情,仍充满清虚老道的心中,因为老道士希望能趁机了解一下煞星的武学,以应付接下来的另一场生死斗。

现在——

宗兴有如标枪般站在那里,沉静地道:“老和尚,看情形,少林派的伽蓝禅功你业已炉火纯青,而你这副架势,嗯,可否便是少林不传之秘——大罗神掌的起式?”

凡是武林中人,最最珍贵之物,便是自己的独得之秘,纵然亲如父母兄弟,也未必泄漏。

痛空大师心中的惊异是可想而知的。

老和尚想不到自己门派里视为镇派之宝的五大绝技中的不传绝学大罗神掌,对方这个初出江湖的闻道者竟然一眼便瞧了出来。这尚不说,他个人勤习苦修三十载方成的伽蓝禅功,乃是一种不发不外露的禅门降魔奇功,极少有征兆显露出来,但却依然逃不过对方那双利眼。不讲别的,只看人家对天下武学涉猎之广,了解之深,业已是不愧盛名了。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对方一眼瞧破自己最拿手的两种绝学。而自己对他却是一无所知,老和尚心头顿时沉重起来,心中暗道:“今日只怕凶多吉少,在劫难逃。”

一眼看破痛空大师的惊异怔忡,宗兴微微笑道:“用不着担心,老和尚,我虽然识得你的武功和掌法,却不一定能接得下这两种佛门神功,胜败之分,生死之决。尚是那未知之数,你如果心有压力,一定会影响你的禅功掌法的发撑,那时,可就得不偿失了。”

痛空大师强笑一声,生涩地道:“施主指教了!”

宗兴忽然间变得浑身笼罩着一种冷森的煞气和诡异的气氛,他阴沉沉地说:“老和尚,招出便有我无敌,我要出招了!”

痛空大师仍然是沉马步双手合什当胸,肘平伸,沉稳地道:“请!”

身形向后退,宗兴在徐徐后退中,蓦地暴叱:“来了!”

人影一分即至,宗兴一掌拍出,可怕的掌力如排山倒海压向老和尚,连绵狂涌,风雷大作,罡风乍起。

一声沉叱,老和尚不闪不让,出掌硬封。

“砰砰!砰砰!”

刹那间的接触,两人硬拼了五掌。

双方一触即分,各自飞退八尺。

内家对内家,功深者胜。

老和尚感到护体禅功略有波动。内俯也略有震荡,心中大骇,没想到煞星年纪轻轻,内功修为竟如此高深,他是怎么练成的?

“施主好高深的内功!”老和尚沉声道。

“老和尚,你也不差!”宗兴阴沉地说:“内功不分上下,我们在招式上分高低,注意了,我出招了!”

黑色的身影有如一团翻滚的黑球。自虚无中陡然飞至,隔着五六尺远,九十九道如山的掌影组成一波如刃的掌浪,已凌空劈向老和尚。

开声吐气,老和尚移动如行云流水,又是快捷,又是畅美。他飘然旋开,双掌斗开,两股无形的罡气交叉而出,在刹那间汇合在一起。形成一道浩荡无匹的潜劲,狂飚般卷向宗兴。

“厉害!”

大喝一声,宗兴暴弹而起,左十三掌,右十三掌,成圆弧抛掷反击,那飞掠的弧线尚未消失,他整个人空急翻,一百四十二掌便在这刹那间好似一掌狂然劈出。

“阿弥陀佛!”

老和尚佛号高宣,痛空大师面色凝重,形态肃穆,在敌人凌厉施展的弧形掌髟中挺立如山岳,他的两掌带起浑厚沉猛的至刚阳力道。看似缓慢,实则其快无比地走着与字形在全身四周回绕。

但见空气排涌激荡,呼啸撞击,万钧力道旋转交织。那种窕如成了实质的劲气极似布成了一面密密的网,一道坚固的墙,雄浑极了。也奇妙极了。

瞬息之间,飞舞的弧形掌刃流曳掠削,弹闪翻腾,与浩大的劲力相互碰撞缠绞。就似是万千飞星围绕着二座熊熊燃烧的火山,交织的飞星要透射迸去,燃烧的火山却以它的势焰火舌力加抗拒,风声尖锐,力场澎湃激扬,此际,除了掌影腿势所带起的幻象外,根本就看不见那拼斗中的两个人。

宗兴用一套从未使用过的天殛八掌配合以掌代剑的雷霆生死斩招式。不绝不息地以急速猛烈得匪夷所思的快速,攻击着他的敌人。

而痛空老和尚,则循环展露着他少林派最最精奇的大罗神掌中最最威力无匹的招式反拒他的对手,就这样,他们周而复始地一再争斗缠战,一时间呈了不分上下的僵持局面。

雷霆生死斩以掌代剑施出,威力虽然要打折扣,但仍然是不可匹敌的,天殛八掌,自宗兴出道以来,尚是初次问世,这套神奇掌法的威力,不知到底有多大,因为他很少用掌法与人较量。斩天斧能干脆俐落地摆平对手。他当然无需耗力以掌毙敌,他之所以提议用拳掌相斗,主要便是想试试天殛八掌的威力,拿痛空大师这位少林派的顶尖高手作试金石,无疑是最有效的,雷霆生死斩的招式以掌代剑,奈何不了老和尚,宗兴全心全意地尽量发挥出天殛八掌的神髓,现在,他已经反复使用了前五式,但仍然是一个相持不下的混缠局面。

他没有认为是痛空大师禅功震世,大罗神掌宇内无双,他认为天殛八掌的威力并不惊人。由此他心中存下了一个改进增强天殛八掌威力的念头,他认为天殛八掌招式太过繁琐,完全有去渣存精简化的必要。

孰不知此刻他的对手——痛空大师,心中的震惊又是何等巨大,要知他乃当今武林第一大宗派的第二号高手,除他的掌门师兄痛禅上人比他略高一二分,就连武当掌教紫虚散仙也只能与他斗个平手,江湖中不知有多少凶人、魔头,在他大罗神掌之下,渡化上西天。但是,现在碰上煞星宗兴,这位年轻的后起之秀,心狠手辣的杀人魔王,非但未能将他放倒,自己反而有一种异常吃力的感受,对方那神奇诡异的武学招式,尽是他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古怪招式,大罗神掌已经施出了前面七掌,而对方却好象犹未尽全力,老和尚心情比开始更加沉重了,他暗暗问自己,难道真是道高三尺,魔高一丈?道消魔长,自己只怕是大限已到。

心中虽这么想,但手底下却毫不放松。斗场上的两人战得难分难解。天翻地覆。双方观战的人无不都将一颗心提到嗓子眼上,每个人莫不喑捏冷汗,目眩神迷,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楚秋莹的一双美眸虽然不停地左右上下转动,却仍追摄不上较斗者双方的身法招式,她直看得眼花缭乱,头昏脑涨,慢慢地,她对决斗者的那种绝顶的移动身法有看不清的感觉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少、搏、少林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斩 天 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