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 天 斧》

第十九章 残、毒、煞星威

作者:云中岳

少林寺的僧人与昆仑山的道士不声不响的这一失踪,可真的叫翻天神君叫苦连天。

他好不容易游说劝动了五大门派的少林,武当,昆仑三大派参加这次正邪大对决。可以说是实力空前雄厚,此次正邪之争,他们白道胜券在握。可是这一来,三个大援去了两个半,他能不苦吗?

最令他头痛的是正邪大对决已经全面开战,如今匡家大院中的白道名宿,仅剩他们听涛山庄、金陵金家,中州龙家和另一干为数不多的白道人物,实力可以说是削弱了一大半,如果三尊府,森罗院,五龙楼,五蝠血令四大黑道组合联手攻击他们,他们可以说真的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翻天神君在叫苦连天,十绝神君却在欢笑冲天。在西郊的那所大饮庄之中。那间宽敞的客厅中,十绝神君正在与百劫神庆欣然而谈,神情十分得意。

“没想到玉箫炼魂剑竟帮了我们这么一个大忙,申兄,你该记首功一件。”十绝神君哈哈大笑说。

“少林寺的秃驴与昆仑山的杂毛们这一走,厉兄,你猜齐盖天这老狐狸会不会叫苦连天?”百劫神魔也得意地笑道。

“岂只叫苦连天,我猜他一定是心惊胆跳。”十绝神君道:“这个老阴险,这一来,我们可有办法对付他了。”

“厉兄,用不着我们去动手,三尊府,森罗院,五龙楼应该知道什么时候最好打落水狗。”

“申兄,楚景云这次能逼走少林昆仑两派,由此可知他的炼魂谷实力也十分雄厚,你说他现在会作什么打算?”

“他一定在策划怎么对付我们,炼魂谷是有名的睚龇必报,且楚景云更是个有仇必报的量小之辈。他决不会咽下那日我激他的那口气。现在他有了煞星那家伙做女婿,更加不会轻易放过我们了。”

“申兄,这么说,我们要先集中力量来对付炼魂谷与煞星宗兴了?”

“有这个必要,三尊府,森罗院与五龙楼,目前已无暇对付煞星,想来他们三家一定在图谋如何对付匡家大院那帮家伙。煞星这家伙迟早是个祸害,将他早日铲除对我们极有利,其一,可收到震慑人心的奇效,我们除掉煞星,所有的江湖人必定对我们要另眼相看。其二,趁这小子目前羽翼未丰,干掉他,我们可省不少麻烦。其三,杀了煞星,等于除掉楚景云的一大臂膀,对我们收拾楚景云的计划极有帮助。”

“江湖传说,煞星宗兴极为可怕,这小辈能以一己之力独毙武当三仙中的青冥丹士与雷电散人,的确有他过人之处。这小辈……”

“厉兄请放心,这小辈交给我来对付,我不信他有三头六臂。”

“申兄,在没有摸清这小辈的底前,我不希望申兄去冒险,江湖传闻虽不可全信,当无风不起浪,这小辈敢同时与黑白两道为敌,而且在多方面的接触中、这小辈一直是占了上风,所以这小辈一定有他可怕之处,如今他加上有了炼魂谷这个大靠山,只怕更难对付。因此,要对付他,必须从长计议。”

“厉兄,也许这小辈真的身怀绝学,但我百劫神魔要对付一个人,此人必定是在劫难逃。这小辈再厉害,充其量也不过是个后生晚辈。厉兄,放心好了,申某知道该如何收拾他。”

“申兄有这个把握那是最好不过,但有一点,申兄请记住,在没有十成,至少也要有九成把握的情况下,请申兄不要去冒险,因为厉某不想失去申兄这位好搭挡。”

“多谢厉兄厚爱,申某在没有助厉兄登上江湖霸主这个至尊宝座之前,是绝对不会轻易丧生的。”

在这所农庄的一间厢房中,百劫神魔正在与玉观音玩妖精打架的躶体游戏。

玉观音是个十分出色的女人,不然阴爪与鬼手也不至于肯为她赴汤蹈火。

她如果要存心迷惑住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是很难逃过她的色情陷阱的。

如果这个男人是个老年人,则更难逃过。

为什么女人,特别是美丽而充满活力的女人,她总能欺骗老人?甚至能欺骇比她精明十倍的老人?

原因很简单——因为老人们都太寂寞。

不论这个老人是个什么人物,他总是十分寂寞的,特别是一个终老一生的老光棍,他心中的寂寞,比任何人都强烈。

因为每个人都需要爱,需要爱情,而老人对爱情的渴望,往往比少年人更强烈,没有一个老人肯在一个美丽的女人面前承认他真的很老。

所以,有时候连一个目不识丁的少女,也会令一个经验丰富,睿智饱学的老人沉迷在她的谎言里。

玉观音是专门在男人堆中打滚的女人,她引诱和控制男人的手段,比寻常女人要厉害十倍,甚至百倍。

百劫神魔尽管年老成精,但一旦他心中的寂寞能在一个美丽而年轻的女子身上得到安慰,他沉迷在那个女人的诱惑中,是十分合情合理的,因为他是个老人,一个老光棍。

此刻,百劫神魔正陶醉在玉观音的芬香胴体与甜言密语之中。

“小妖精,你们女人真是妙人儿,老夫真想不到女人会令男人如此舒服。”百劫神魔在一番疯狂的满足之后,十分欣慰的说。

“那也得这个女人真心的对这个男人才行,不然的话,那就是味同嚼蜡,毫无情趣可言,更谈不上痛快,舒服了。”玉观音任由百劫神魔的老手仍在胴体上游走、探索,她媚笑着说。

“小妖精,你为什么会对老夫真心?”百劫神魔的右手停留在她坚挺的玉rǔ上,一只禄山之爪抓的满满的。

玉观音紧靠着百劫神魔,娇声道:“因为只要是女人,她总是渴求男人的保护,而年纪大的人,往往最懂得珍惜他的女人,我相信你一定能保护我,给我安全感,所以我会真心真意的爱你。”她一面说,一面主动在按住玉rǔ的手上加压力,另一支玉手也不停的挑逗百劫神魔。“只要你肯要我?”玉观音妖媚的道。

“那你怎么还没有……”

玉观音无法再说了,百劫神魔已狂暴地一翻身,干燥的嘴chún堵住了她的樱桃红chún。

片刻,她将百劫神魔的*火愈点愈旺,然后吊胃口地将粉腿一夹,再推开对方的头部。

“有什么事你要告诉我。”她娇媚的说,左手不住的在百劫神魔下体摸索,“好人,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还没有去对付煞星。”

“小妖精,在这节骨眼上,你要我说这倒胃口的事?”百劫神魔快要疯了:“我一定替你干掉他,一定,一定,亲姐儿,你松开腿,别做难行不行?”说完用手去瓣那双紧挟的玉腿。

“不行,我要知道你什么时候动手。”她装腔作势的挣扎扭动,象征性的扭动更真有诱惑力。

百劫神魔双手用力。

“不要……”她仍在挣扎,胴体象蛇一般在老神魔的身体下扭动躲闪。

百劫神魔简直快被*火烧疯了,玉观音的这种扭动,更令男人受不了,更增了男人的占有慾,比任由人宰剖更令男人疯狂。

“我要是不告诉你,不得好死!”百劫神魔发起誓来,气喘吁吁:“小妖精,亲……亲姐儿,”“我不管嘛,你不告诉我,我就不让你动我。”她紧守最后防线。

“明晚动手,先由山海夜叉带人打头阵,我等他们摸清底再动手……”百劫神魔狂暴地叫道。

“让我亲手杀他。”

“我一定带你去……”

“这才对。”她是用鼻音哼出来酌,腻极了,媚极了,双腿一松。

“亲姐儿……”百劫神魔象火山般爆发了。

老魔毕竟人老,力不从心,这样急促的玩了不到几下,便完事了。玉观音兴尤未尽,她在埋怨了老魔一阵后,便倚着老魔昏昏入睡。

雅园似乎比往昔更安静了。自从逼走少林派和昆仑派之后,宗兴一直呆在园中调养。

日影酉斜,倦鸟归林,枭枭炊烟四起。雅园表面上看去毫无戒备,其实却是戒备森严,园中担任警戒的人都隐在该隐藏的地方,每一个角落皆流露着森林煞气,每一处地方皆隐藏着不测的杀机。

总之,这时的雅园已不再是一个普通的园林而是一所龙潭虎穴。

距七月初十约斗森罗王之期只有两天时间了,宗兴必须用这两天的时间调养好身身体,恢复与清虚真人拚斗所消耗的真力,因此他没有再公开露面。

地煞行动仍在进行中,但为了不使各方面脱节,宗兴必须掌握每一组成员的详细情况,基于这个原因,他将修罗仙子庄韵秋所管的三组人员调来了雅园,一方面,籍以了解五蝠血令各组成员的近况,另一方面,也可以加强雅园的实力和警戒,防止意外。

逼走少林昆仑两大门派的名宿,雅园的声望简直完全取代了这两大门派在江湖中的地位,人们都知道玉箫炼魂剑与煞星,如今已是一家人,雅园成了众多权力集团中的一个大集团。

至今为止,在镇江的各大势力中,实力强大的集团仍是三尊府、森罗院、五龙楼、不归岛、以及以听涛山庄为主的白道联盟,如今又多了一个炼魂谷与煞星宗兴合二为一的雅园。

在所有的江湖人心中,大家都很雪亮,除不归岛仍未真正显示他们的实力外,其它几家,在众多的试探接触中,现在无疑是以煞星为主的这一方实力较强。因为不管是三大黑道势力,还是白道联盟。他们先后都在煞星宗兴身上吃了大亏。特别是三尊府与驻扎在重家大院的白道联盟,目前可说是元气大伤。

这四个权力集团虽然人多势众,但他们四方派出对付煞星宗兴的人,来来去去,不论明暗,都是一再拆羽而归,先后死了不少好手,因此,众多的英雄好汉们都一致看好煞星宗兴,认为这位无敌的年轻高手,很有可能在这场正邪大对决,实是龙蛇争霸的风云集会中夺取江湖霸主的至尊宝座。但是,所有的江湖人又同样心中有数,黑白两道的人物,如不从速解决煞星宗兴,以后在江湖中他们不只是寸步难行,而且很可能会被煞星消灭。但是,由于正邪大对决的全面开战,黑白联手对付煞星宗兴的可能以不复存在,而且豪霸们之间的明争暗斗,也不容他们有联手对付煞星的可能。

目前的镇江,可以说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江湖豪强们的火拼,扩展,容或是各有妙策,手段各殊,但他们发展的脉络和方式,却基本上是一致的,大同小异。

探索、布网、谈判、展示实力,然后是剪除爪牙、暗斗、贿赂、威迫。这就是第一阶段的概略过程。这种乌云不雨的局面通常会拖得很长。

假使这期间有某方退却了,就会云散天晴,即使是日后暗流激荡,也已无关宏旨了。

如果各方互不相让,都不示弱,则第二阶段的狂风暴雨便会接踵而至,各显神通,全力以赴。血腥一起,便不可收拾,所有的人都希望在短期间扑灭对方的主力,尽快结束这种火拼局面,拖得越久,越没有胜利的希望。目前正邪大决的开战,正是拖了近三十年的第一阶段,转变成为相互火拼的第二阶段。

煞星宗兴的出现,令这些豪强们无不慌乱,他的介入,对正在火拼的豪强无疑极具威胁。

雅园,目前成了各方注目的焦点。

各方的豪强们都在策划与进行铲除煞星的计划,不除煞星,煞星必会消灭他们。

过了今晚,后天,便是七月初十了。

天一黑,雅园中的院烛,廊烛,门灯全都熄灭,所有的房间没有一间有灯光外泄,整座雅园一片沉寂,黑的恐怖,静的怕人。

自古以来,黑暗,本就是恐怖的根源。

五蝠血令的消息是十分灵通的,有心人在图谋对付煞星宗兴,又岂能瞒得过他们这些无孔不入的杀手?

在雅圆设下圈套,布下陷阱,等鱼儿入网。候鸟儿进罗,这便是宗兴决定应付的最佳方案,敌明我暗,守株待兔。

傍晚时,天气渐变,自西北涌来的云层在加厚降低,好象有下雨的预兆。的确有起风的征兆,因为雅园中的热浪下微冷的轻风驱散,温度下降了许多。

有三拨人数众多的黑影,彼此毫无联系的从三个不同的方向接近雅园,无声无息。

三个人影出现在园中木档前,象三个幽灵,气氛顿紧。

“我知道这个小辈,叫什么煞星宗兴。”

一个黑影用老公鸭的嗓音发话,咬字不清,听来特别难听,是山海夜叉的声音。“出道不足两个月,越来越凶,凭招摇撞骗混的不错,匪誉参半,非侠非魔,好色如命,充其量不过一介亡命之徒而已,老实讲,象我们这种前辈人物来与他打交道,真是贬低自己的身份。”

“哈哈!这才叫做人在江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残、毒、煞星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斩 天 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