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 天 斧》

第二十章 高、绝、斩妖剑

作者:云中岳

大悠山,是镇江一座有名的山峰,高耸峻峭,挺拨秀逸,入云的峰顶经年被迷蒙的烟雾所笼绕。以至看上去越发灵奇古朴,高远缥渺。在山的东边十里处,有一片荒鞠凄凉的斜坡,坡上坡下,全生满了烟迷的齐胫野草,而这众众野草却都是凭般绿油油,这里,却有一个很好听的名称——龙栖坪。天才知道有没有蜇龙在此蜇栖过,也不知这个名字是何年何月何日何人所取,反正千百年来,镇江府的居民便都知晓镇江西郊有这么一个所在。

今天,正是七月初十,是煞星与森罗院院主森罗王决斗之日。

煞星决斗森罗王早已成了江湖人人称道的头条新闻,也是震惊江湖的大风暴,各路英雄豪杰纷纷赶来。

巳牌刚过,所有的英雄好汉从四面八方接近,正邪大对决暂时摆在一边,敌友双方各走各路,都避免在途中碰头,因为今日不是了解恩怨的时候,为了不耽误观看这场武林罕见的生死决斗,大家宁可在发现仇家之时折向回避。

当时尚差一刻,宗兴与恨地无环卓刚、宇内双邪,玉箫炼魂剑夫妇,楚秋莹,冷寒雪,云怡红,卓如霜,阴阳双煞一行十二人出现在龙栖坪时,这块名坪实坡的高手名宿,各找同道聚在一起,各划地盘,可谓敌友分明。

人一多,情绪局面难以控制,但双方皆无可奈何,不敢派人将不相关的人赶走,以免引起公怒。

人丛中,侠义道的白道名宿是一人大集团,其他人则分不清派别,龙蛇混杂。

宗兴他们一行人十二人刚到不久,斜坡下,同样是十二道人影分草如波,踏浪而行,速向坡下接近。

奔来的十二道人影,全是一色的黑色衣袍,由于距离仍远,尚看不清他们的面容,但是,却可以体会出他们之间的一种气氛——一种沉重的气氛。

宗兴卓立坡上,也是一身纯黑,黑色头巾束着整齐的乌黑长发,黑色劲装,黑色剑靴,风吻拂着他的头巾,猎猎发扬,脑后长发也随风飘散,他的眸子冷沉而淡漠,群雄凝注着坡上的江湖新秀,年轻的霸才,名震天下的煞星,正有如一尊俯视着九幽血池的魔神,有如一只以凶睛睨视猎物的猛鹫,是那么的冷酷骠悍。

如飞而至的十二位黑袍人,在隔着宗兴尚有三丈多远的距离处停住,十二双冷厉的眼晴默默地投注向宗兴。

他们一个个都透着一股子气,背后,胁下,具有隐藏之物突起,一看即知是兵刃。他们为首的两个人,一位正是森罗院院主森罗王,另一位,则是个枯干瘦的老头子,这老头子有一双黄汤眼,一只塌鼻梁,再加上一把稀疏疏的黄胡子,十分不起眼,但看着他,却令人有一种特别不安的感觉,就好象他那皮包骨的瘦小身体里,含蕴着一种恶毒的冲动和暴戾的力道一样,使人不自觉地有些惴惴不安。

就这么互相凝视着,一时间,哪一边也没开口,但双方的每一个人,皆能尖锐地感觉到对方目光中的敌意与仇恨,那是一种不可消弥的敌意,一种强烈的憎恨。

双方的人,包括在四周围观的群雄,都能感觉到时间的沉静,往往是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前奏,聚着火爆,浮澜着血腥,象是一层薄薄的幕,包裹着一切,稍有震荡,帷幕破天与惨烈便会象怒涛般涌溢而出。

于是——

森罗王一行十二人开始极力小心地缓缓移近,现在,距离宗兴这边已不是不足两丈了。森罗王越众而出,右手中,是一件奇异的兵器,一根核桃粗细,三尺长短的银色杆柄顶端以细链垂缀着一枚比马掌略大的银白骷髅头,只不过这枚骷髅头的四周全寸半长的利齿,看上去使整个骼髅头闪烁着一种蓝汪汪的光,象是成了精的绿毛僵尸浑身散布的那种可怖毛刺。

此刻,这枚骷髅头的兵器在那根二尺长银链的连缀下左右摇晃,好象在告诉人们它早就在渴望饮血裂肌了。

相距一丈不到,森罗王站定,他眨眼望着宗兴,表情冷木阴森且生硬。

宗兴毫无忌惮,眼神比森罗王更阴森冷酷神态强横而无所畏惧。

森罗王不开口,只是冷冷地盯着宗兴。

宗兴也不说话,他镇定自若地逼射着森罗王,他在等对方开口。

整个龙栖坪的山坡上,一片沉寂,一群最喜欢高谈阔论的江湖人物几乎都被这沉重的气氛压得发不出声音。

沉不住气的人,往往是心虚的一方。

好半晌,森罗王冷森地道:“年轻人,你真的不错,不但出色,而且也很成功、森罗院的威望也被你扳倒了一半,剩下的这一半,希望你也把握,胜了老夫,森罗院的地位你就可以完全取代。”

宗兴的语气同样无比阴沉:“森罗王,你仍然不肯交出千手如来吗?你难道真的希望森罗院因你一念之差完全瓦解?”

“年轻人,这是不可能的,我的声望与地位,不容许我这样做,只要你有这个能力,森罗院随时等你去取代。”森罗王沉声道。

“森罗王,我想知道,挑起我们这场争斗的罪魁祸首千手如来在不在场?”宗兴阴声道。

“在,郭堂主他也是个很有担待的人,你如能扳倒森罗院,他一定不会在这个人世继续偷生。”森罗王断然回答。

“能不能替我引见引见,我至今尚不知这个赏了我一枚百毒无常锥的千手如来是个什么模样,其是遗憾。”宗兴冷笑道。

“你有兴趣知道,那么老夫也十分乐意替你引见此次参加这场决斗森罗院好手。”森罗王顺手一指那位黄胡子老头,继续道:“这位,是我的副手,森罗院的第二号人物,也是我多年来生死与共的老伙伴,阎王斩童飞。”

宗兴冷冷一笑,道:“他确有那么一股子活阎王味儿。”

阎王斩童飞突然声如破锣般沙哑地道:“姓宗的小辈,你得意不了多时,对你这后生小子来说,本院已尽了最大的忍耐!”

“哦”了一声,宗兴道:“是么?”

阎王斩童飞那张骷髅似的干黄面孔浮起有些激动的褚紫色,他狠瞪着宗兴,暴烈地道:“依江湖传统来说,你小辈杀了本院那么多的好手,这笔帐,如果连本带利来算,你这小辈死一千次也不能偿还。但我们忍了,罢了,没有找你算怅,任由你在江湖中趾高气扬,不可一世,但你却反而找到我们头上来了,竟然狂妄得企图板倒森罗院?小辈,你以为你是谁?你又以为我们是谁?”

宗兴冷沉地道:“你说完了。”

重重一哼,阎王斩童飞愤怒地道:“说完了又怎样?”

冷冷地,宗兴道:“你说完了我便明确地答复你,我是煞星,一个无恶不作的魔神,而你们,只不过一群乌合之众,土鸡瓦狗,击溃你们,并不困难,这个回答,你满意吗?”

勃然大怒,阎王斩童飞吼道:“大胆狂徒,你好大的口气!”

一侧,森罗王摆摆手,平淡地道:“老童稍安勿燥,让我替煞星引见完再说。”

森罗王从右至左逐一指着一字排开的十余黑衣人,先指右首的那位瘦老人:“这位是本院森罗殿殿主修罗刀姬侗,这位,正是你必杀之为快的猎堂堂主千手如来郭堂主,他是猎堂二堂主魔心邪剑尹士伦,他是刑堂堂主魔神雷仲,这位是刑堂大执法魔豹丘达,二执法银隼白遽,轮回堂堂主金轮铡苏杰,副堂主果报神孙雷,九幽堂堂主阴神李标,幽冥堂堂主冥王剑赵雄。”

“这应该是你们森罗院中的精英人物吧?”宗兴冷笑道。

“不错,今日之战,你不但要摆平老夫,而且必须将他们也悉数战胜,你才能算是取得今日决斗的,胜利。”森罗王深沉地道。

宗兴深深地咳了一口气,一抹寒森的笑意浮上chún角,他讳莫如深地道:“约是我定下的,向你挑战的也是我,照规矩说,你们当然有先行选择解决方式的杈力,只要不是指定要我伸长脖子挨刀,任何方式我都可以满足你们的要求。”

面容上没有丝毫可资探讨的表情,森罗王冷沉地道:“你这么大方么?”

笑了笑,宗兴道:“当然。”

他古怪地眨眨眼,又道:“反正在当初我上你们森罗院,便明白不论是哪一种决斗的方式,结果必须只有一种形式。”

森罗王脱口道:“哪一种形式?”

霍然大笑,宗兴道:“一场混战而矣!”

森罗王生硬地道:“似乎你早就胸有成竹了,煞星。”

耸耸肩,宗兴不屑地道:“也谈不上什么胸有成竹,森罗王,因为你们是哪一类的,我心中雪亮,对你们森罗院,说老实话,我并没有抱着什么幻想,期望你们有什么公正仁义的表现,你们有权利为保护自己拥有的权益而不择手段,换了任何一人,他都是一样,毫不例外,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所以,对你森罗王所提的解决方式,我完全赞同。”

森罗王冷峻地道:“煞星,老夫很佩服你的这份勇气,也十分欣赏你的狂妄,你很了解人性的自私,希望你拥有狂妄的本钱!”

哧哧一笑,宗兴道:“我当然有我狂妄的本钱,不然我早被你们挫骨扬灰了。出道至今,我就没有在公平决斗的情况下与人较量过,混战打多了,经验也丰富了,所以我根本不在乎什么混战局面,越混越乱的战局,才充满刺激,有刺激,才能促使我的武功向更高的层次进步,换句话说,我对打混战己经有了一种奇怪的嗜好,因为我十分喜欢血肉横飞的场面。”

森罗王沉沉地道:“今天的情势,只怕与以往不同,煞星,这次你只怕没有以往的幸运,因为我好象已经看到你那血淋淋的惨状了。”

怪笑一声,宗兴冷森森地道:“奇柽,怎么我隐约看到的却是你们血肉横飞,肢离体残,尸横遍野的情景呢?”

阎王斩童飞业已气得差点闭过气去,他狂吼道:“姓宗的小辈,你即将用你的狗命来偿还你的嚣张与狂妄!”

宗兴阴沉地道:“童飞,你这老小子不过是一个毫无修养,没有德性的野种,你如算个人,你冲上来试试,不将你大卸八块,我煞星就自刎在这龙栖坪!”

这一下,阎王斩童飞再也忍不住了,他咆哮一声,方待有所动作,森罗主已冷森地吼道:“你疯了,老童!”

猛然将一口气吞下,阎王斩童飞气得浑身直哆嗦,握掌展掌,差一点连眼珠子也突出了眼眶。

鼻中哼了哼,森罗王又对宗兴道:“煞星,呈口舌之利,对你没有半点好处。”

耸耸肩,宗兴咂然笑道:“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骂人也实在是种乐趣。”

阴厉的目光盯了宗兴一眼,然后落在宗兴身后的恨地无环身上,再瞥了瞥宇双邪,扫了扫阴阳双煞及一干女将,最后,森罗王的目光落在玉箫炼魂剑的身上。

他仔细地凝视了这位炼魂谷主一阵,幽冷地道:“假如我没有猜错,阁下应该是云雾山炼魂谷楚谷主了?”

玉箫炼魂剑脸上的笑容莫测高深,他道:“正是楚某。”

森罗王的目光闪了又闪,低沉地道:“楚谷主以此种姿态出现在眼前这种场合,大约是替煞星助拳来的了?”

玉箫炼魂剑笑道:“一点也不错。”

沉默了一下,森罗主沉声道:“明明知道不必要,但我仍愿提醒楚谷主一句,你不要轻估了我们森罗院,与森罗院作对,对任何人来说,恐怕都是一种不合算的事。”

温和地一笑,玉箫炼魂剑道:“森罗主,好象在江湖上,楚某炼魂谷的威望是在你森罗院之上,对不对?”

森罗王脸上神色一变,他寒着脸道:“这么说来,你们炼魂谷是一定要淌这塘混水,卷入这场是非中了?”

平静地一点头,玉箫炼魂剑道:“如果你坚持不交出千手如来的话,恐怕正是如此了。”

怒哼了一声,森罗王道:“那么你一定会看到炼魂谷与森罗院究竟谁才是强者。”

玉箫炼魂剑深沉地一笑道:“楚某已经知道结果了。”

深深吸了一口气,森罗壬的目光再次回到宗兴脸上,道:“眼前的情形,我们是必须用鲜血来解开我们之间的死结了。”

“你森罗王如果执意要将森罗院瓦解,我也遗憾地认为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宗兴森冷地说道。

环扫了一圈圈观看热闹的群雄,森罗王低沉地道:“以我们目前的立场,似乎用不着请人做公证。”

“我也这么想。”宗兴说着,也环顾了四周一眼,接着:“这些人离我们这里甚远,我想没有哪一种暗器的杀伤力能达这么远的,因此我们应该可以安心一搏了。”

一点头,森罗王阴沉地道:“但为防意外,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高、绝、斩妖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斩 天 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