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 天 斧》

第廿一章 色、香、雅园庄

作者:云中岳

雅园。仍然是在雅园中。

今天,是距瓦解森罗院之后的第五天。

现在,是清晨。

天气很好,盛暑的早晨。往往是一天中最舒服的时候。

从自己房中出来,宗兴的后面跟着一身白衣如雪的卓如霜。

一想起昨晚自己那放纵,狂浪的动作,卓如霜的脸上就发烧,她低声道:“我不去了,我去帮他们准备早餐。”

卓如霜的表情,又怎能逃过宗兴的法眼,他看得心中一荡,笑问:“如霜,昨晚是不是很快乐?”

她轻啐一口,娇嗔道:“不跟你说,没正经,我去弄早点了。”说完转身飞快地跑去。

得意地一笑,宗兴举步向云怡红的房间走去,他轻轻地敲了几下门。轻轻地叫:“红姐醒来了没有?”

房里,几乎是立即,云怡红的声音带着点疲倦和磁性韵味回应:“早醒了,兴弟,夏天的早晨多么舒适。”

“红姐,我可以进来吗?”宗兴一笑问。

房里传出云怡红娇媚的笑声:“兴弟,你几时同红姐客气起来了?姐姐的房门永远是为你开着的。”

宗兴推门而入,然后回身又把门掩好,走到尚未起身的云怡红床边,用手轻握云怡红的玉手,轻笑道:“当然知道了,但小弟是尊重姐姐,因为我不但知道姐姐的房门随时为我大开,而且也知道姐姐的桃源玉门随时欢迎小弟闯关。”

脸一红,神情越发矫媚,云怡红娇嗔道:“油腔滑调的小色鬼。”

她的神韵,使他心中一荡,宗兴注视着云怡红。

五天来,经悉心调治与照顾,云怡红的伤势已经大有起色,非但伤口已经合口了,而且精神也比前几天好多了,那天她被飞魈伤得委实不轻。现在,她半伏在床端,曲着腿,拥着夏日用的薄锦被,一件粉红的中衣轻披肩上。她那乌黑秀发瀑布般的自然披散于两肩,油黑的发丝衬着透红的美艳面孔,衬着她那双水汪汪的,凝视着宗兴的明眸,那神态,妩媚极了,也俏丽极了。

宗兴不禁有些着迷的望着她,不知怎么回事,每次见到他的这位红姐姐,他就下意识地有一种慾望的冲动。

“卟噗!”笑了,云怡红道:“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是不是不认识我了,看你这副色迷迷的样子。”

涎着脸,宗兴笑道:“红姐,我们有好几天没有亲热了吧?”

伸左手用纤玉似的手指在宗兴额上一点,那神态,媚极了,云怡红笑道:“你那点鬼心思姐姐还不知道,但现在不行,一大清早的,让楚伯母她们看见了多不好意思。”

“好姐姐,拴上门关上窗不就看不见了,红姐,清晨寻欢有益身心,你瞧,我的小老弟都快把裤子顶硬了。”

“怎么样,昨晚上你还没将这宝贝儿喂饱啊!”云怡红情不自禁地用手握住了早已勃起的东西。

“如霜刚被我开bao,我怎好太过放纵地折腾她?”

“那你就会知道折腾我。”

“看你这猴急样,还不快去关上窗,拴上门。”云怡红说完便开始替自已宽衣解带。

“红姐万岁!”宗兴欢呼跳跃,用最快的速度关上了门窗,然后急不可奈地脱光衣裤跳上床,拉下罗帐。

这一回,他俩没有玩什么花样,云怡红也没有尽兴的欢叫,因为这里并不是他们两个人的世界,外面尚有许多的长辈住在邻室,太过放纵,让他们知道了,虽说他二人是名正言顺,但在长辈面前,怎么说也不好意思。

“兴弟弟,你这样的辛苦,会不会很累?”

“没关系,红姐,我吃得消的。”

“让姐姐动如何?”

“不,姐姐,你还是不要动,让我来侍候你,因为你的伤刚好,不宜运动太激烈。”

“兴弟弟,你真会体贴姐姐,等姐姐伤势痊愈,一定陪你玩个痛快。”

“那小弟先谢了。”二人穿好衣衫,宗兴坐在床边拥着云怡红半躶的娇躯,轻声道:“红姐,我真想再搞一阵。”

“你这色鬼,姐姐身子还没康原呢。”云怡红媚笑道。

“所以说我还没满足,谁叫我这么痛爱你们几个?”宗兴轻声笑道。

“你还要不要?” 云怡红爱怜地问。

“不要了,等姐姐伤口都完全康复了,再跟姐姐大战三天三晚。”

“那你是想整死我呀!”

“我那敢,只要姐姐不整我就行了。”

“对了,兴弟,近来你应该没有专门缠住莹妹吧?”

“缠住了我也只能点到为止,尽量让她获得满足,红姐,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知道就好,莹妹肚子里怀的可是你宗家的后代。”

“我们宗家几代都是单传,到我这一代,我得让宗家的烟火旺盛起来。”

“兴弟,但愿姐姐的肚子争气,帮你多生几个孩子下来。”

“红姐,女人生孩子都是很痛苦的,所以我不能要的太多,你们每人替我生两个孩子,男女都一样。”

“小色鬼,你见过女人生孩子吗?”

“没见过,但听说过。”

“听说过你大头鬼,什么不听,专门去打听这些事。”云怡红笑骂道。

“这有什么听不得的,开刀动手术难道说不得呀?”宗兴故意装糊涂:“红姐,难道女人生小孩不要开刀动手术吗?”

“当然不用了,除个别例外。”

“那怎么个生法?”

“你问这个干什么?”

“好奇嘛。”

“姐姐又没生过,我不知道。”

“好姐姐,你一定知道。”

“不知道,懒得跟你说了,我得起床了。”

宗兴笑道:“姐姐,是不是……”他附嘴在云怡红耳边说了一句话。

云怡红听后脸一红,娇嗔道:“好啊,你明明知道还跟我装糊涂逗我,看我不打你才怪。”

说着两个人开始打情骂俏起来。宗兴在她脸上重重亲了几口,俏声道:“老邪神在叱喝了,红姐,我先出去看看是哪些家伙活得不耐烦了,待会儿如霜会送早点来,你好好休息,尽快把身子养好,小弟还等着与姐姐狂欢呢。”

轻轻一点头,云怡红边穿衣裳边道:“快去吧!姐姐知道怎么招呼自己。”

门外八荒邪神的柽叫声又传来了:“我说小兄弟呀,你怎么还没出来?”

“来了!来了!”宗兴没好气地一连答应了两声,启门而出:“老哥哥,是哪帮不要命的杂碎找上门来了?”

望了望房内,八荒邪神压低嗓门捉狭道:“小兄弟,你怎么搞了这么久才出来?是不是云姑娘喂奶给你吃?”

脸一红,宗兴有点啼笑皆非:“老哥哥,你少开玩笑……”

“别说了,别说了,你知道我是玩笑就成了。”八荒邪神匆匆招手,与宗兴一齐向园外走去,边走边说:“你猜来送死的是什么角色?”

“是什么人?”宗兴迷惑的问。

“武当山的杂毛们。”八荒邪神道:“由他们掌教紫虚散仙带队,前前后后来了近五十名牛鼻子老道,现在楚谷主他们正在与牛鼻子交涉。”

“看来今天是又有大乐子瞧了,老哥哥你等一下,我回去拿那杀人的家伙去!”

宗兴一闪身便不见了人影。

八荒邪神看得,喃喃自语:“小兄弟简直是个鬼,也不知他是怎么炼成的。”

时间是极短暂的,宗兴已背着斩天斧到了八荒邪神身旁。

雅园之前,林木葱葱,景色如画,东边,朝阳投下万道金光,宛如给大地披上了一件金缕玉衣,好美好雅的景色。

可是现在,幽雅美丽的气氛,已经被森森杀气所污染,被凌厉的杀机所笼罩。

站在雅园门前的人,没有一个赏景赋诗的騒人墨客,没有一个人肯涤净心情欣赏这美丽的晨霞。

在这可容两辆马车并排行进的林荫小道上,青石铺的路又平整又笔直,此刻分南北两面各站了两批江湖人物,朝霞在他们一张张沉默严肃的脸上,投下一道道绚烂的霞光,但不能替他们增加颜色,反而令他们的脸孔变得更加肃穆、凝重。

南边的雅园门口,玉箫炼魂剑夫妇与白发银眉,阴阳双煞,血罗刹冷寒雪,楚秋莹,卓如霜,修罗仙子,庄韵秋以及一干五幅血令杀手当门而立,个个满面怒容。

对面,是几十个清二色的紫道袍道士,一个个手持松纹古剑,有老有少,怒目相向。超前的有位须发皆白的仙风道骨老全真。

宗兴与八荒邪神从园内出来,正好也有二位背熊腰的大汉跟在一位身材修长,留有八字大灰的佩笔默衫客,众目睽暌、杀机迫人的气氛中从西边小道上缓缓到达止步。

三方位置开成三角等距,气氛顿紧。

“查施主如期到达,贫道稽首。”五位老全真中间的那位面容出奇清癯的白发全真对佩笔默衫客稽首问讯。

“天灵掌门传信,查某岂敢不尊,能与武当掌门紫虚散仙天灵道长一块向威震天的煞星宗兴讨教,查某深感荣幸。”佩笔默衫客朝紫虚仙抱拳一礼:“查某先谢天灵掌门的厚爱。”

“查施主誉满江湖,举世同钦,惊神笔查天豪在洪荒九绝名列榜首。”紫虚散仙不亢不卑地继续对黑衫客——惊神笔查天豪发话,所说的奉承话同样动听。“贫道听说查施主侠踪在镇江出现,而且来找煞星的麻烦,是以大胆传信,约查施共同到一会煞星。”

“好说好说,天灵掌门太客气了。”惊神笔显然被奉承得十分好受。

“哇,好臭!好臭!是谁他妈的放屁?要放屁也得看场所,真是没教养。”八荒邪神怪里怪气地道:“不错不错,口放屁比屁眼出气更加臭不可闻,我已经有点受不了了!”白发银眉也怪叫道:“小兄弟,你看我们是不是应把这些没有教养专门用口放屁的家伙赶走,免得让他们口屁将这儿的新鲜空气污染了。”

八荒邪神与白发银眉这一唱一喝可将一直板着面孔的几位姑娘逗得笑了个花枝乱颤,但却把一干紫袍道士及惊神笔查天豪气了个七窍生烟,无名火窜。

宗兴更会损人:“狗屁当然是臭不可闻,你们几时听过狗放屁拉屎会选场所?狗就是狗,不管家狗,还是野狗,因为狗总改不了吃屎的本性,所以他们放的屁比什么都臭!”

骂人,当然绝不是件值得向别人推荐的事 但却永远有他存在的理由,无论谁痛痛快快的骂过一个自己痛恨的人后,总会觉得全身舒畅,心情愉快,就好象便秘多日肠胃忽然畅通,不仅你会觉得舒服,而且你的同伴也会替你高兴,甚至他(她)会比你更快乐,心里在觉得更舒服。

至少,宗兴他有这个想法,不止他有,楚秋莹、冷寒雪等人全有这种感觉。

骂得恶毒,讥得刻薄,没有人在受到如此刻恶毒的辱骂之后,能忍受得了,除非他是聋子,白痴或者死人。

出家人修心养性的涵养功夫自是比寻常人深,但眼前这些武当道士们没有一个忍受得了。他们受不了,惊神笔更受不了。

就见他浑身气得直打哆嗦,暴跳如雷道:“好个利口小杂种,你家大人难道没教你尊老重贤吗?”

“敬老尊贤那要看什么人,对师长我比谁都尊敬,但对你们这种狗都不如的野种,与你说话,已经是看得起你了!”宗兴冷笑道。

“气煞我也!”惊神笔狂叫道,浑身直抖,语不成句,“你……你……你这个小辈,今日不教训你,老天都不会答应。”

宗兴越众而出,不屑地冲着惊神笔查天豪道:“老东西,不要光说不练,如果你们只会与那个牛鼻子杂毛互相吹捧,你最好马上给我滚离此地。”

宗兴敢公然如此辱骂武当派的道士和惊神笔,反而令这位洪荒九绝排名第一的惊神笔平静下来。

“凭你这份狂妄和胆识,你应该是煞星宗兴!”惊神笔沉静地问。

“不错!你还要教训我吗?”宗兴冷笑道。

“小畜牲!你简直狂得不象话。”惊神笔身后那位一脸虬髯的大汉暴怒地咒骂:“我要知道你是何人门下弟子,我要看看哪个老混蛋调教出你这目无尊长的狂徒!”

“你这满嘴臭哄烘的老杂种!”宗兴冒火了:“你是不是在你师娘的裤裆下吃惯了屎,竟敢跑来这里来现世充人王?老杂种,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你……”那位大汉暴怒地冲出。

“云老弟,不可冲动!”惊神笔伸手拦住那位仁兄:“不要同他一般见识,让我来。”

“你来也不行,老东西。”宗兴接着骂道:“你以为我煞星宗兴是什么人?是那些任你们宰割的黑道小混混?放你娘的连环屁!一大清早你们竟然上门欺人,大言不惭要替天行道,替江湖除害,我已经受够了你们这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廿一章 色、香、雅园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斩 天 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