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 天 斧》

第廿三章 血、劫、凶残手

作者:云中岳

天快亮了,早起的人己经起来干活。

在五龙楼大批爪牙赶到刑室之前,宗兴领着四位劫后余生的幸存者撤离了安家大院。

四人中,庄韵秋受的伤害最重,腿股上多了五个洞,根本就无法行走,因此一路上她一直就是让宗兴抱着走。

五更过了,道上己有行人来往,不宜施展轻功惊世骇俗,所以宗兴不疾不徐地领着修罗仙子等人向城内赶。

宗兴将计就计,不但杀了五龙楼五龙中的两龙,发现了五龙楼的秘巢,而且无意中救出了被暗算遭劫的修罗仙子和庄韵秋等四人,但他们心情很不愉快。

他在担心,昨天晚上象修罗仙子她们一样遭劫的五蝠血令成员,是不是有很多,毕竟,他们的仇家无一弱者,全都是神通广大,好手如云,眼线遍布。

“兴哥哥,受刑的时候,我自始至终,没哼叫一声,没乱说一个字。”庄韵秋在他怀里诉说,“可……可是,现……现在好象有点痛了!”

庄韵秋的轻声,打断了宗兴的思索,他爱怜地将她紧了紧,柔声道:“秋儿,现在你服了葯,你的对抗意思消失了,当然感到痛了,不过不要紧,痛楚不久就会消失,相信我的灵丹妙葯,没错。”

一旁,修罗仙子边走边道:“令主,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落在那儿的?”

“救了你们,全是意外的收获,也说明你们命大福大,造化大。”宗兴轻松地笑了笑道:“我也是落在五龙楼的手中,是在探李子雄他们那一组的情况时中计被擒的,不是将计就计,原本打算挖出他们的根,没想到会大有收获。”

“令主,李子雄他难道背叛了组织?谋害令主?”那位胸部受伤的杀手惊问。

“没有!”宗兴语气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李子雄他们四个全部都是铁血男儿,巾帼英雄。都是我们五蝠血令的优秀成员,他们遇到了万家七鬼七个魔王,一个个受尽折磨而死,死得非常惨烈,自始至终,他们没向敌人吐露半个字。”

“令主,我们一定要替他们报仇!”那位最幸运而没受到半点伤害的杀手恨恨地道。

“直接的凶手我已经全部斩杀,但间接的指挥者,我们一个也不会放过。”宗兴断然说。

“宰了魔龙和妖龙,五龙还有青龙、翼龙、毒龙,令主,八月初一的会晤,我们是不是公开与他们一决?”修罗仙子道。

“还不到时候,目前我们还不能公开。”宗兴若有所思地道:“欧阳大姐,你马上传令下去,要所有的人全到雅园隐身,地煞行动暂时中止,一切行动待八月初一之后再说。”

此时此刻,他们己经快接近府城了。

“曹雷曹霆,你们两个与欧阳执法一起去,一切小心!”宗兴对那位杀手道。

他们受的刑并不重,无关紧要,因此宗兴分配他俩任务。

“是,令主。”曹雷曹霆兄弟俩恭声回答。

“令主,我这就去传讯。”修罗仙子道。

“大姐,一切小心!千万不可再出差错。”宗兴郑重地说。

“多谢令主关心,我知道怎么做。”修罗仙子说完转身领着曹家兄弟分道而行。

修罗仙子三人背影己成了三个小黑点,宗兴收回视线,继续抱着庄韵秋泰然而行。

这时,距西城门还有半里路,大官道又宽又平又直,一眼望去,城门遥遥在望,道上行人也越来越多了,天,已经泛鱼肚白了。

“秋儿,现在是不是好些了?”他问怀中的小可人。

“兴哥哥,你的葯真的很灵。”庄韵秋娇声道。

“秋儿,你在受苦的时想到我了么?”他柔声问。

“想到了,兴哥哥。”庄韵秋点头道:“当时我心中不住地在祈祷,我在告诉我自己,兴哥哥一定会感应到的,一定会来救我,于是我依照我们老令主传授我的度厄大法,生死关头,不要介意生死,我收住心神调和呼吸,进入你我两忘的境界,我果然忘了痛苦,忘了他们是我的生死大敌,忘了鞭打,刀剌,指掌加身,直到兴哥哥你赶到,当时我几疑自己是在做梦。我……”

“秋儿,一个人如果知道她是在作梦,那他一定不是在梦中。”宗兴柔声道:“秋儿,冥冥中,我好象真的感应到你在受苫,真的,我真的有这种感觉。我就是靠这种感觉找到了你们,在千钧一发之际找到了你们。”

“兴哥哥,我……”

“秋儿,你一直就在忍爱,在忍耐,所以,现在,你可以哭了,你只是个小姑娘,经历了生死关头,受到了那么大的折磨,真应该好好的大哭一场,哭过之后,你一定会忘掉那场恶梦。”

“秋儿不哭……”

“别说傻话,女人,该哭的时候一定要哭,这样,你才不会变成一个性情难测的小怪物,咦,该死的,真是冤家路窄。”

“兴哥哥,又遇上仇家了?”

“大概是的,不过他们这时最好不要找我的麻烦,否则他们就会太不幸了。”

距我们还有百余步,视线开阔,相向而行的人远在半里外便可看出熟识的人是谁,道上行人虽不少,但并不多,这些早起的,大多是谋生计,赶工的本地村民。

“兴哥哥,他们是……”

“白道上的狗熊。”宗兴的语气一冷,“那天与武当山的杂毛一起到雅园来的人中就有这三个家伙。”

“惊神笔他们吗?”

“是的,另外还多了两上生面孔。”

“兴哥哥,我会妨碍你……”

“不许你说这种话,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我们就象一个整体。”

“可是……”

“秋儿,你现在唯一所做的事就是闭上你这可爱的小嘴,天塌下来也有我去顶着,乖!听话。”

“嗯,秋儿听话。”

“这才是我的乖乖小宝贝,这些该杀的狗杂种。”

对面,惊神笔查天雄与四位同伴正边走边谈,并没有注意到迎面而来的宗兴,待他们发觉到对面而来的人影是他们的生死大仇煞星宗兴时,双方相距已不足五丈。“不是冤家不聚头,小辈,怎么,云大爷每回见你,你怀里总有个女人。”那天那位云老弟以言相讥,口气相当不友善,而那天没有机会和宗兴一决,一直耿耿于怀。

五个人,四男一女,一见面便一字排开,摆出了阵式,显然,他们怕定这位煞星了,不敢轻敌大意。

他从容不迫,轻轻将庄韵秋放在道旁一株榆树下倚树坐好,探手拔出斩天斧。

“哪一个狗养的杂种这个时候敢向我煞星动刀动剑,我一定在这里替他分尸。”他粗野地骂道:“要是有一个狗杂种留有全尸,算我煞星宗兴栽了。”

斩天斧尖锥直指向前面两丈处,那位拔雁翎刀正准备扑上去的云老弟。

雁翎刀宽刃厚背,比寻常单刀长出三寸,属沉重的重兵刃,属军用刀具,最适合在千军万马中砍杀,使用它的人两臂没有千斤神力,最好不要佩上唬人。

斩天斧所指处,尖锥迸射闪出寒芒,可怕的斧身也流露出晶莹的光彩,无形的罡气激荡着清晨的清凉空气,象是阴风乍起。

云老弟远在两丈外,竟然气馁地退了两步,似被罡气和斩天斧的恐怖情形与寒光所摄,心中发虚,信心和勇气迅速下降。

宗兴象一尊浑身透着阴寒煞气的地狱魔神,身形徐转,斩天斧也在随身右移,气势磅礴,似乎涌起阵阵寒涛阴浪。接近的人保证感到毛骨悚然,心底生寒。

“我等你们送死,如果你们想动手的话。”他那种阴沉冷酷,直憾心脉的声音,完全具有令人心往下沉的威力。

至少,右面那位正在打算拔剑的年轻美丽的姑娘就有这种感觉。这位风华绝代的少女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似乎斩天斧已经伸到了她面前,心中一虚,也退了两步。

步声急促,城门方向,两道人影如飞而至,是宇内双邪。

宗兴昨晚一夜未回雅园,急坏了几个姑娘,她们都吵着要外出寻找。但玉箫炼魂剑怕她们出意外,所以一个也不许她们出雅园,商量来商量去,决定让宇内双邪两个老江湖出去打探消息,是以,一大早,两个老怪物便四处打探消息。

“哈哈!小兄弟,你是不是被这几个混蛋堵在这里呆了一整晚?”八荒邪神怪笑道:“你一晚没回,可把那几个姑奶奶急坏了,现在我们赶紧打发走这几个混蛋,我和乐老邪也好回去对那几个姑奶奶交差。”

“八邪神你这张鸟嘴最好给我放干净点。”惊神笔沉声道:“是不是一大早起来,你忘了漱漱口?”

“哇!乐老邪这老家伙好凶,我好怕,真的好怕,你可要帮我。”八荒邪神演技一流,表情十分逼真。

“叶老邪,你怎么这么没出息,这种下三流的角色,你也会被他几句大话吓住,我看你是越混胆子越小了。”白发银眉一唱一和。

“乐老怪,江湖越老,胆子越小,何况这种凶狠的老家伙是江湖上大名顶顶惊神笔。”八荒邪神苦着脸说。

“哪个惊神笔?我怎么不知道?”白发银眉装糊涂。

“乐老怪,你怎么见识越来越浅,你连江湖上列位洪荒九绝的惊神笔查狗熊都不知道?”八荒邪神怪叫。

“惊神笔查狗熊?哦,真有这么一个人,嗨!瞧我这记性。”白发银眉拍了拍脑门道:“叶老邪怕狗熊干什么?”

“狗熊当然可怕,力大无穷。”

“但却是有眼无珠,所以又叫熊瞎子。”

宇内双邪这一唱一合,一顿冷嘲热讽,简直把惊神笔脸部气绿了。

“宇内双邪你们两个老狗贼是不是想找死?”惊神笔怒叱道。

“查老狗,你用不在这里充人王。”宗兴沉声道:“要动手,冲我来,不然,你们几个马上从我视线消失,因为我要你去传信给武当杂毛,我煞星宗兴不将他们武当派杀得片甲不留,从此再不在江湖上现世。”

宗兴脸上的神态,任何人看得出他不是开玩笑说大话。惊神笔被宗兴那种凌厉的杀机惊得心中生寒。

宗兴的气势逼真了,他己无形中养出了一种逼人的霸气,那种比杀气更霸道的煞气。

“那我们在武当山再一算旧帐。”惊神笔找台阶下台,讲了一句场面话,然后五个人两面一分从宗兴两旁擦身而过,灰溜溜地向城郊赶去。

安家大院后院室的惨变,吓坏了五龙楼的杀手们,没有一个人能说得出这场大屠杀是谁干的,前前后后一共死了二十四人,其中包括二、三位龙头在内,这太恐怖了,直到有人发现了几乎象个老太婆的九阴鬼女惨死的尸体,于是有人开始怀疑是煞星宗兴干的了。

消息传到五龙楼大龙头毒龙向百龙的耳中,他几乎把传信的人都给杀了。

与五蝠血令的会晤在即,可是这火烧眉头的关头,他却失去了两个得力臂膀,还失去了四名特级杀手,他又怎能不惊,如何不怒。

可是惊恐归惊恐,事实总是事实,作为一个枭中之雄,他就办须有承受打击的勇气。

凶手究竟是不是宗兴,没有人肯定,因为凡是见到宗兴的人,全都被他杀了。从九阴鬼女的死状,毒龙他对凶手是不是煞星宗兴打个了大大的问号,根据对他煞星宗兴所掌握的资料,煞星宗兴是江湖上的好色之徒,对一个象九阴鬼女这样的美女,煞星宗兴应该不会下那么残忍的手,要知他向来就是个怜香惜玉的人,可是,不是煞星宗兴,又有谁有这么高的功力?

魔龙与妖龙死亡的现场,告诉毒龙他们是死在同一个人手中,而且死的时候他们俩显然不是孤军奋战,四位超级杀手与八名功力一流的杀手全死在一起,这个凶手未免太可怕了。

从多方面的现象判断,毒龙作出了一个结论,凶手绝不止一个人,因为他认为江湖上没有人具备那样高的可怕功力,无形中,他也低估了煞星宗兴的真实功力,下意识的认为,自己虽然不会比煞星宗兴强,但最低限度他不会比宗兴弱。

总认为自己比别人强,这也是人的劣根性之一。

任何一个低估他的对手的人,失败对他而言是必然的结果。

毒龙向百龙犯了个错误,所以他注定要失败,注定了五龙楼瓦解于宗兴手中的厄运,也注定了宗兴能成为当今天下最年青杰出的江湖霸主。

凶手不能肯定下来,五龙楼的报复行动自然不会顺利进行。

就算他们肯定了那煞星宗兴的杰作,目前他们也没有精力和人手去对付这个大煞星,因为还有一个在他们眼中比煞星宗兴更可怕的大敌要应付——五蝠血令。

天下事总是人所难以料及的。

此时此刻,又会有谁去将煞星宗兴与五蝠血令联系在一起?打破毒龙向百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廿三章 血、劫、凶残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斩 天 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