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 天 斧》

第廿五章 泣、血、灭五龙

作者:云中岳

霸王庄是座坚固而古老的建筑。

庄墙高有两丈,比一般房屋更高,庄前建有箭楼,门前有吊桥,用运河水引注的护庄壕沟。

这是说,霸王庄象一座兵垒,或者,象一座城池。

庄主神力霸王项勇,是与百劫神魔等老凶魔同一时代的绿林大王,退隐江湖之后,在这镇江城郊建起了一座与外隔绝的大庄院,与儿孙妻女在一起安度晚年。

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只要你一入江湖,你这一辈子便注定了江湖人的命运。

自毒龙向百龙率人住进霸王庄后,这里戒备更加森严,如临大敌。

内院,当然是主人的宿处,东院,安顿着五龙楼的杀手精英。

魔龙与妖龙被煞星宗兴杀害的消息得到证实,毒龙向百龙愤怒多于恐惧,他发誓要为两位兄弟报仇,铲除煞星宗兴及其同党。

六位客卿被煞星逼走了生死铲桂明山,还留下了血手无常等五位老一辈凶人,四海同心堂的杀手悉数调来,五龙楼总坛中的特级杀手也倾巢而出,实力空前强大。

晚膳后,主人神力霸王到客院陪毒龙等首脑人物品茗,商谈对付煞星宗兴的大计。

一个煞星宗兴已在江湖中掀起了血雨腥风,现在他还有江湖三大禁地中的炼魂谷相助,更可怕的是,有消息证实了煞星与五蝠血令有勾结,这些,是神力霸王最担心的事。

但目前的情况,他是骑虎难下,不管煞星宗兴如何难对付,反正他这位毒龙向百龙的拜把兄弟也要承担一部分责任,义之所在,他不容推辞,何况多年来,他一直在替五龙楼掌管建在他霸王庄的堂口。

客厅中有十余位地位最高的人在品茗,一面神色凝重地交谈。

“煞星他一招迫走生死铲桂老哥,由此可知这小子功力神不可测,加上二龙头与三龙头的毙命,老夫认为,要除煞星,除了联手暗算,我们别无他策。”血手无常老眉深锁:“在座诸位,相信大家对本身的功力高低都心中有数,我们之中能一招胜桂老哥的,半个也没有,而如是二龙头与三龙头联手,余某相信我们当中没有人能接下三五招。所以,我们如果向煞星公开叫阵作公平一搏,不但会毫无获胜打算,而且势必将步森罗院后尘。”

“余老哥的话,熊某深表赞同。”三眼剑狂苦笑:“桂老哥一生所学如何,没有人比熊某更了解,熊某虽说不会输给桂老哥,但熊某却自知绝胜不了桂老哥,煞星这小辈能一招败桂老哥,这小辈委实可怕!”

“两位老哥提议向某也深信不疑。”毒龙向百龙皱着眉头道:“原以为煞星虽然功力精湛,但向某自认能对付得了,可是经过五蝠血令会晤之后,煞星的表现使我不得不将这家伙的功力作出重新估计,安家大院被挑,我方损兵折将,煞星的存在,对我们造成了太大的威胁,我们不除他,他势必也不会放过我们,趁目前白道人物与不归岛人在互相牵制,我认为集中力量将他铲除,势在必行。”

“但这小辈太可怕……”

“一比一,当然咱们没有胜算,但一比一,甚至一比五,向某认为也不是没希望。”毒龙郑重道:“要大举与他生死相决,咱们有的是人手,有的是高手,所以我们只要尽量避免接受单挑指名决斗,煞星在劫难逃。”

“向兄,如果我们的消息可靠,煞星宗兴与五蝠血令真有勾结,那么我们的处境可就不太妙。”主人神力霸王忧心忡忡地说:“会晤失败已成定局,睚眦必报是五蝠血令的一贯作风,在龙栖坪我方那样威迫五蝠血令代表,他们势必不会咽下这口气,因此我们必须提防五蝠血令与煞星联手来找我们,项某担心,如果他们联手打到霸王庄来,后果可怕。”

在座的人,全都脸色一变。

毒龙尚青神色凝重地说:“人算虎,虎亦算人,我们在此商量对付煞星,尚某相信煞星也以绞尽脑汁企图瓦解我们五龙楼,撇开五蝠血令的报复不谈,单说炼魂谷的人物就十分难缠,为防止煞星主动向我们挑战,我们必须及早为谋,尽快分配人手,早作安排,免得殃及项兄家人。”

“对,项某赞成尚兄的建议。”神力霸王沉声道:“项某的家小,虽说都有一技在身,但如同煞星那种高手为敌,不过是以卵击石。为维护我自身利益以及大家的利益,我建议霸王庄警戒防范必须重新布置,煞星如果找上门来,我们以逸待劳站在暗处,先用暗器阻击,然后再集中力量聚而歼之,这是生死存亡的关头,不是印证技艺和个人寻仇报复,只要能将心腹大患除掉,我们完全可以不择手段,根本不须顾及什么武林规矩,江湖道义。”

“项兄顾忌极是,向某认为完全有必要,老四,你呆会儿马上进行此事……”

一声阴啸发自天宇,从厅门传入直震心弦,似乎冷风四起,驱走了室内的热浪。

烛光摇动,阴啸变成了鬼啸。

众人心中一惊,不约而同急掠出庭。

鬼啸修止,换成了剌耳的阴啸。院子广阔,四周摆了不少盆栽,也有几株花树,设有纳凉的凳桌。院子中间,三个黑袍人并肩而立,夜色朦胧,看不清面目,但看穿着身材,可看出是两女一男,都佩剑背囊,剌耳的阴笑,发自站在中间的黑袍男人口中。

“什么人?”神力霸王是主人,所以沉声发问左右,十一位五龙楼的首脑严阵以待。

“五蝠血令的复仇使者。”发阴笑的人语声变得阴森无比:“我,五蝠血令令主——煞星宗兴!”

“煞星!你是五蝠血令的令主?”毒龙向百龙心中的震惊是可想而知的。

“不错,毒龙,一山难容二虎,所以,你们五龙楼与我们五蝠血令只能有一个存在于江湖,龙栖坪会晤,你暴露了你的野心,你想并吞五蝠血令,而本令主也在一直策划铲除你们,干掉了魔龙与妖龙,本令主已经成功了一半,龙栖坪会晤你也暴露出你的全部实力,在你图谋的全部实力之际,本令主要先下手为强,现在、本令主送上门来了,你难道不打算铲除我吗?”宗兴阴森地笑说。

“煞星!你果然够狠!”毒龙向百龙强压心中的震惊:“你十分成功,五蝠血令令主的身份掩饰得极好,没有人怀疑你煞星宗兴是江湖中最神秘的五蝠血令令主,瓦解森罗院迫走三尊府,逼使少林昆仑封山闭关,这些大概是你慾图江湖霸业的初步行动,现在,你在我们面前自报身份,是不是以为你吃定我们五龙楼了?”

“当然,毒龙,你对我一无所知,而我对你们五龙楼却作了详细的调查,已知己知彼的致胜前提下,我比你高明,所以我已经成功了一半,首先干掉了魔龙与妖龙,我的胜算又增加了两分,龙栖坪你自暴实力,企图胁迫五蝠血令就犯同时也向天下人示威,孰不知这正是你致命错误。”宗兴阴沉沉地道:“本令主掌握了铲除你们五龙楼的十成把握,因此主动出击,把你们霸王庄的人全部干掉,五龙楼便从此在江湖上除名。”

“小辈好大的口气!”青龙尚青沉声道:“你不必逞口舌之能,要除五龙楼你必须有所行动才行。”

“哦?你要看行动是吗?很好,看本令主今晚准备如何铲除你们,杀!”宗兴暴喝一声。

他没有动手,两个女人也没有动手。

但霸王庄中,却传出了无数的惨叫与怒叱。

“煞星!你不能残杀老夫的家人!”神力霸王怒叫。

因为怒叱接二连三,惨叫此起彼伏,怪啸互相呼应,不知五蝠血令这次出动多少杀手。

黑暗中,人影纷现。

接连几道黑影掠至宗兴身旁站定,是玉箫炼魂剑,宇内双邪,恨地无环。

“姓项的,你是五龙楼的人,所以你的家人遭殃,只能怪你自己引狼入室。”宗兴冷酷地道:“你在与五龙楼图谋对付本令主的时候你就必须想到这个后果,我煞星宗兴崛起江湖不足半年,但却是凶名满天下,那是因为我不但杀人不眨眼,而且放火我也在行,我,有强烈活下去的慾望,任何威胁我的安全的人,我一定斩尽杀绝,你霸王庄是五龙楼的据点,而五龙楼却是严重威胁我生命安全的组合,所以你除了怨天,就只能怨自己,今晚,你的霸王庄保证鸡犬不留!”

直到此时。毒龙仍然未见己方有一个人掠到此地,很明显,这座小院的四周业已完全被五蝠血令的杀手封锁,看来,对方今日果真是大举出动,有备而来。

神力霸王项勇沉不住气了,他一挥手中的大板斧就要冲上同宗兴拼命。

“项兄,请沉住气。”毒龙不愧为一方之霸,他沉静地道:“煞星,今晚你果然是有备而来,但你要想板到五龙楼,今晚你必须付出极大代价。”

阴阴一笑,宗兴道:“这个我当然知道,你们五龙楼全部是杀人专家,如果我就这么带人硬冲进来狠拼,当然会付出极大的代价,可是毒龙,你不要忘了,如果我不出声示警,你知不知道我来了?”

毒龙及一干五龙楼首脑全都脸色一变。

“煞星,你……”毒龙叱道。

“如果我在秘密侵入的过程中,一路上弄点什么手脚,譬如毒葯,迷香等之类的东西你说会有什么后果?”宗兴阴笑道。

“你……”

“这么久不见你们那些四海同心堂的杀手及五龙楼十三太保,十八飞屋,二十七刀手三十六煞星露面,你难道除了往好的方向想就不会往其他方面想?”宗兴继续笑道。

果然,此时此刻此声与惨叫声已经静止下来。霸主庄的西庄,传来一声怪啸。

“毒龙,我的人在告诉我,那边的人全解决了。”宗兴阴阴地说。

不久,南庄与北庄皆传来同样的怪啸。

用不着宗兴再解释,这些五龙楼的首脑们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此际,神力霸王反而己经平静下来,他只是狠狠地瞪着宗兴。

如果眼睛能杀人,那么宗兴此时此刻一定已是千疮百孔。

沉着冷静,这是每个杀手必须具备的修养功夫。

这些五龙楼的首脑人物当然深获镇静功夫的神髓。

“煞星!五龙楼己经垮了一半了,我希望你能把握住另一半。”毒龙阴沉地说。

“多谢向大楼主的提醒,霸王庄的四周,我的人己部封锁,我保证除了我们自己人,霸王庄内绝无半个活口。”宗兴比毒龙更阴沉。

“煞星,杀手杀人是不用理由的,而杀手为自保也是不会顾及什么江湖规矩的,向某等你来瓦解五龙楼的另一半。”毒龙说完一抬手。

十二个人全撤出了他们的兵刃。他们知道对方既然早有防备,猝然袭击那是落人笑柄,所以,他们十二个人没有一个乘双方谈话之际出手偷袭。

劳而无功,当然不劳为妙。

“向楼主,本令主十分佩服你。”宗兴口气一变,变得十分诚恳:“自始至终,你都体现了一楼之主的风度,临大敌而不慌,遇大变而不乱,向楼主果有一代英雄的才干。”

“煞星,你这算是讽剌么?”毒龙沉声道。

“恰恰相反,这是肺腑之言,向楼主,你是一个可敬的敌人。”宗兴诚声道。

朋友并不一定全都是真实的朋友,但仇敌却永远是绝对真实的,所以,如果你的仇敌对你表示出他对你的敬意,那种敬意的真实性,一定比朋友对你的敬意要真实的多。

毒龙似乎知道这个道理,他沉声道:“煞星,你也是最好的敌人,虽然你手段狠毒阴狠险,但要成大事,就必须有非常之手段。所以,向某也佩服你,佩服你的狠毒,佩服你的心计,佩服你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作风。”

朋友之间,尤其是好朋友之间,很可能只有亲密而没有尊敬,但最坏的仇敌之间,却往往是只有尊敬而没有轻蔑。

令你心服口服的人,也往往是让你恨之入骨的对手。

这个道理,宗兴也懂,所以他知道毒龙那番话,一定没有半点讽剌的成份。

他淡淡地道:“多谢向楼主的夸奖,我想向楼主应该与我是同一种人,如果我们不是立场不同,我认为,也许我们能成为朋友。”

毒龙沉声道:“人在江湖,当然身不由己,有许多事,是不能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自古英雄皆寂寞,煞星,战胜了我们十二个人,我相信当今江湖一定是你的天下,听涛山庄是跳梁小丑,不归岛更是乌合之众一定非你莫属。”

哈哈一笑,宗兴道:“向楼主,那本令主就对你的口头彩了。”

“煞星,你不要太乐观,也许,你可能会栽在我们十二个人手中。”

“我相信你们都是好手,都是杀人专家,但我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廿五章 泣、血、灭五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斩 天 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