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 天 斧》

第廿六章 豪、义、气凌云

作者:云中岳

从一些耳目的口中得知不归岛与听涛山庄在城西郊牛头岭展开一场大火拼,宗兴决定去看看热闹,几经商量,由他与恨地无环两个人前去一探究竟,其余人全部留守雅园。

约半处是牛头岭的太子井,又叫太子村,距一刀断魂的大田庄只三里地。

其实具体的斗场却是在太子村以北半里,并未在这个三十余户人家的小村里。

在太子村正北半里,有一片生着杂草矮树的丘陵地,地形崎岖不平,更呈现着微微的倾斜,一条土路便开在丘陵地的边沿,弯弯曲曲延伸而去,土路的另一侧,是一条干涸的小河床。再朝北面走不远,就是黑压压的松林子了,这里的形势相当险恶,带着一股子浓重的萧煞与荒漠的意味,太子村的人,称这个地方为黑松坡。

黑松坡,便是不归岛与听涛山庄选定的约斗场。

按理,这里根本不适合于决斗,决斗应该选在平原开阔地,但选在这等狰狞的地方,委实透着一股子邪味。

时间延初更,两方约斗的人物已按时到达黑松坡。

选在晚间,宗兴可以作出解释:双方有的是仇家、怕让人趁火打动,定在晚间,一般不会想到有人约斗火拼。

地点定在黑松坡,宗兴也可以理解,地方偏远,防止局外人干涉。

因此。他认为听涛山庄与不归岛这次的约斗,是双方准备集中力量,孤注一掷,作彻底了断,他并没想到这其中会有什么阴谋。

丘陵方地区里,听涛山庄方面,仍是翻天神君、五雷叟和昊天神剑三兄弟为首,领着五十余名白道名宿与听涛山庄好手。

五丈之外,以十绝神君,百劫神魔为首的不归岛人物,有六十余名,鬼手,阴爪,阴魂不散,六亲不认全在其中,还有乾坤五恶中的四恶也在场。

夜色很深很浓,没有星月,远近的景物,全沉浸进一团稠稠的黑墨中。

本就肃煞荒凉的黑松坡,黑暗中别多添了两帮杀气腾腾的江湖人物,更显得气氛阴沉而僵滞,隐隐中透着杀机,无形,叫人感受一种窒压胸口的凝重。

宗兴与恨地无环隐身于距两拨人物相距四五丈远的一株大黑松上,他们想看出结果。

那被选作为斗场的斜坡四周,有许多火把与风灯燃亮着,照亮了双方的人物。

青红的光彩在跳动着,吞吐着,摇晃着,泛着森森鬼气,也映照出斗场两边百十条人好象自幽冥中出现的憧幢身影,籍着朦胧的灯光,可看清听涛山庄全都着白锦袍,不归岛方面则皆穿紫衫。

“齐老二,好一阵子不见了,被血手无常打的那一掌好了么?想来应该不会妨碍今晚你这位二庄主大显身手吧?”这生硬又冷削的声音出自百劫神魔口中,语气饱含讽剌的成份,完全针对五雷叟而来。

“百劫神魔,你用不着逞口舌之能,黑天暗地的在此相会,你申屠夫应该不是光为逞口舌之利来的吧?有能耐你也象血手无常那样给我来一掌试试。”五雷叟针锋相对。

“这个么,申某正有此意,不然,你这不知羞耻的井底之蛙还以为除了血手无常,就没有人能收拾你。”百劫神魔阴阴一笑道。

毫不在意地一挥袖,五雷叟轻蔑地扫了百劫神魔一眼,冷冷地道:“用不了多久你便会知道,究竟谁是井底之蛙。”

十绝神君这时开口了:“齐老二,用不着嘴皮子耍狠,老实说,我还真的佩服你们,在目前这种对你们绝对不利的情况下,你们不提防五蝠血令的杀手和煞星的残杀,反而给自已找麻烦,主动下战书约我们作一场彻底了断,虽然这样对你们来说结果总是一样,但你们这种不懈不屈的精神,却委实令人赞赏。”

翻天神君冷漠地道:“厉啸天,你说得未免太轻松了点吧?直到目前,而你如想实现你那策划了十余年的大计,我们听涛山庄对你是眼中钉,肉中剌,背上芒,相信你同样也知道,自古正邪难两立不管你们除不除我们,我们也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举正义之剑将你们一一铲除。”

阴阴地一笑,十绝神君道:“关于这一点,你是瞎子吃汤圆——心中有数,你们千方百计想除掉我们,我们也无时无刻不在想方设法干掉你们,时间拖延下去,于你于我,都是一种痛苦,一种锥心的莫大痛苫,今晚上,你们下约,我们赴约,齐老大,多谢你比我预期更早给予我这个机会。”

翻天神君凛烈地道:“或许这正是我自己在替自己创造机会。”

摇摇头,十绝神君道:“齐者大,你的胜算并不大,你也知道我厉啸天从来不做没把握之事,龙栖坪那天你们齐老二的表现,真令我失望得很,因为长久似来,我一直把你们估计得很高,以目前的江湖形势,我既然应你们的约而来,你们便该知道你们现在的处境将是如何悲观,换句话说,今晚,就是你们听涛山庄自江湖除名的一天。”

翻天神君沉着地说:“这话要等到最后才能说,厉啸天,人算总不如天算。”

“说得对,人算不如天算,可是今天无论你们怎么算,就是打烂一万个算盘,你们也算不到明年今日,就是你们的祭日。”百劫神魔阴笑着接口。

翻天神君不露声色地道:“申屠夫,你什么时候成了一个光会凭口舌逞能的长舌妇?”

不以为然地一笑,百劫神魔道:“今天算的,行不行?一想到你们等下尸横遍野,连收尸的人也没有,我真的是兴奋无比。”

翻天神君淡然笑道:“我正是为了这个结局而来,但我看到的却是你们的尸体被野狗拖得东一块,西一截的惨景。”

这种chún枪舌战,词语如锋,任是谁都可以看出,这是两个势不两立的对头,象这样的对头,往往只允许一个留存于人世,另一方,必须见阎王。

他们的阴谋,完全瞒过了隐身一边的宗兴,不只是宗兴,连他们各自大多数同伴,也将成为这场超级大阴谋的牺牲品。

但是人算,的确不如天算。

他们的阴谋会成功吗?

宗兴真的会在这场阴谋中遭劫吗?

黝黯的苍穹之中,真的存在着两只雪亮的天眼,在默默地查看着人间的善良与罪恶,一丝一毫也不会错过。

它的赏与罚,是的确很公平的,也许它来得快也许又来得很远很远,可是,你永远也不要希望,当你种下一颗罪恶的种子后,会得到美丽的花朵与甜蜜的果实。

翻天神君目注对方,平静地说:“厉啸天,今日一战,你我双方都是孤注一掷,下的筹码虽大,但却是值得,因为羸家所得到的,将是空前超人想像的辉煌成果。”

他身旁,富贵山庄的主人金神金无痕凛烈地道:“厉啸天,即算你今日有了充足的准备,如果我们这边死光,我相信你也不可能留有多少人,到时你的实力太过薄弱,你绝对无法控制江湖大局,所以不论怎么样,你的野心都不会成功。”

“金神,你也不想想,我的对手是谁?我难道傻得料不到这种两败俱伤的残局?你放心,用不着你提醒,因为我早有准备,我还要保存实力对付煞星和血蝙蝠,所以结果只有一种,那就是我们大获全胜,而你们——全军覆没。”

十绝神绝的神色在这刹那间变得阴沉酷厉,他沉声道。

金神十分沉静,他淡淡地道:“或者你合计过了,但往往是人算不如天算,尤其象你们这种人,上天难道会让你趁心如意么?”

十绝神君露齿一笑,阴沉地道:“我厉啸天活了近七十年,老天素来是那样遂我心愿,以前是,现在也是,将来同样也是。”

金神这时似乎他变成了举事者,他抽出手中那柄金光闪闪的巨型金剑,举止是这般的雍容自若:“那你还等什么呢。”

“我正打算说这句话。”十绝神君阴笑道。

“那金某笨鸟先飞了!”

金神突然沉叱。

金剑自他手中颤动着化虹而至,晃动着眩目之颤漾的光华,它原先还只是凝着一柄宽,有手掌宽的巨型金剑影像,而刹那间,这影象便幻成一样蓬流灿而繁密的金光,搂头盖脸罩向了十绝神君。十绝神君身旁的紫煞天尊闪前一步,高大的身形纹风不动,一抖手中那柄四尺狼牙棒,硬撞硬拦迎向金神。

昊天神剑这位听涛山庄的三庄主也一振手中长剑,旋风似的卷向对方,他的目标原本攻向十绝神君,但另一名手使护手钩的紫袍老人已奇快无比地截下了他。

十绝神君这时撤出一柄剑尖有三股倒剌的银色圆锥长锤,他喝道:“齐老大,动手吧,混战是尽快结束战斗的最有效方式。

顿时,双方一涌而上。

刹那间号叫声,怒斥声,哀号声,暴喝声乱成一片,兵刃撞击声渗合着拳脚肉声,碎骨声揉杂着裂肌声,不停传入每个耳中。

拼杀极为惨烈,利落,没有人手软,没有人心慈,此时此刻,只有一个杀字,只有一个血字,充扩于人的脑海之中。

混战一起,恍如狂风暴雨,又似山塌海啸。

怒斥声起,五雷叟挥动一双铁掌形成一片有如浓云密布的掌影,扑向正劈翻两各白道人物的百劫神魔。

一声狂笑,银雷绝剑左手浪星银锤,右手奇门长剑,独力接住了阴魂不散与六亲不认。

乾坤四恶四个家伙联手攻杀绝剑,杀得绝剑手手忙脚乱。

地府双残大发利布,九绝残魂爪不时将人体抓裂抛飞。

蓦地,就听四声厉喝同起,乾坤四恶四种不同的兵刃同时砸在绝剑的剑上,力道空前沉猛。

闷哼中,绝剑踉跄着向后退。

无巧不巧,他正后退至阴爪与鬼手两个家伙身旁。

“杀!”阴爪一声大喝,右手的爪毫无阻碍地抓裂了绝剑的脑袋,而绝剑临死前的一剑,也将阴爪剌了个透心凉。

混战就会发生这种难以预测的变故,生死的际遇非常难料,一位万夫莫敌的猛将,在乱军中很可能会被一小卒一枪剌死。

如在平时一对一,两个阴爪也接不住绝剑,但在混战中,谁也不知会发有何种结果发生。

好一场快速猛烈的疯狂搏杀,片刻便死伤至少三十余人以上。

在绝剑毙命的那一刻开始,混战进入白热化程度。

不知在何时,宗兴与恨地无环出现在斗场边沿,他们兴致勃勃地在一旁观战。

孰不知,正好落入阴谋的算计中。

剑虹刀光八方电射,波开浪烈,惨叫声与尸体摔落声大起,血肉横飞。

宗兴与恨地无环冷眼旁观,不知危机临头。

“住手!”混战中,翻天神君一声震天大喝传出。

双方闻言各自两边分退,有意无意地,正好将宗兴与恨地无环堵在中间。

“打呀,怎么不打了?”宗兴怪叫道:“这么精彩的戏真是百看不厌,喂,你们干嘛住手了?啧!啧!血肉横飞,惨惨惨。”

“煞星!你终于露面了。”翻天神君沉声道:“是不是打算趁机捡便宜呀?”

宗兴一听语气不对头,连忙四周一看,可不,此刻已经陷身重围之中。

于是乎,他马上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他一边打量了一眼,然后阴沉地道,“好高明恶毒的圈套,用活生生的人命作诱饵,你们果然是一代英雄。”

“诱饵不悍,又怎能引来你这条大鱼?”十绝君阴笑道:“煞星,你应该明白你现在的处境了吧?”

金神一听他们这一问一答,脸色一变:“齐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兄,事关重大,没与你商量,尚请以大局为重,先解决了煞星,兄弟再向金兄解释。”翻天神君连连忙道。

“原来齐兄已经与不归岛取得联系,你所说的万无一失的除煞星的计划就是今日这个圈套?”金神沉声问,不满的意思充分流露。

“金神,你怎么这么笨,他们两个老阴险不是在利用你们这些冒失鬼作诱饵,难道还会有其他用意。”宗兴冷笑道。

没有答理煞星,金神仍然沉声问翻天神君,“齐兄,你在利用金某?”

“金兄,请听我解……”翻天神君大急道。

“金家九条人命就这样成了你的诱铒?”金神指着地上四散的尸体沉痛地道:“齐兄,我没想到你的所谓妙计是如此一个妙法,想不到我富贵山庄的好手会变成你阴谋的牺牲品,你如果与金某讲明,我或许会同意,但你把金某当成傻瓜愚弄,这个公道,你必须还我!”

“金兄请……”

“当初与不归岛达成协议,金某就不赞成,如今你竟然用如此手段戏弄金某,齐盖天,你必须还我一个合理的解择!”金神沉声道,“除煞星,我金无痕义不容辞,但你用如此手段和作风,难道你忘记了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廿六章 豪、义、气凌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斩 天 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