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 天 斧》

第 三 章 善、恶、自有报

作者:云中岳

夜更深,人愈困。

两个守夜的暗探牢騒更多。

突然,一条黑影快得有如鬼魅,从“盛昌船行”的后院划空而出。

那种讯捷的速度,让人怀疑是视觉上出现幻觉,左边的小个黑影就有这种感觉,只听得他诧异地道:“咦!老陈,刚才好象有人出来了。”

见你的大头鬼!有人?连鬼影子也没见一个。有人出来还能逃过我‘夜猫’陈起笔的双眼?小五子,你小子给我把招子放亮点,别地娘的睁眼说瞎话。”老陈用教训的口气说。

“也许是我眼花了。”小五子悻悻地说。。

北城,是“镇江”府衙门所在地。

由于“镇江”府是大城镇,治安较差,因此官府在这里设了三班六房,人手很足。

六房中以捕房占地最广。因为附设在狱官,签押房本身的人手,就比其他五房多一些。平时未牌时分一过,整个府衙便已是人声沉寂,唯一仍在忙碌的地方,就是捕房。

如果发生重大要案,捕房也是昼夜办公的唯一忙碌机构。

今晚,二更未全城即早寂,捕房的议事堂却灯火通明。这表示本城已有重大事故发生。

“量天一尺”周万山自然是唱主角,随他参加的另有四名捕决。这四人全是周万山的得力臂膀。都是最精明的办案专家,捕快中的精英,同时也是他这个总捕头的心腹死党。

外面派有一名心腹衙役把守.堂门外的走廊点了两盏照明灯笼,亮度有限,由这位衙役负责禁止无关的人出入。

“量天一尺”他一只脚踏在一条圆凳上,一只脚站在地上,指手划脚地说了一大堆,然后继续道:“宗兴这小子平日在城中人模人样充人王,骄狠狂妄,目中无人,我早就受够他了。这次有机会整他。周某人一定要整得他永不翻身。”

“周头儿,那小子也的确风光得太久了,该是他倒霉的时候了。头儿,你说怎么办,我们几个便怎么做。”坐在他右首的一位中年捕快断然接道。

“我们大家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另有一说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所以讲,这一回,我们想出一条绝户计,整死那小子。事成之后,我们的那笔酬金,你我家人吃上三辈子也吃不完。因此为人为已,这次计划一定要策划得天衣无缝。”

“头儿可有什么妙计?”量天一尺左首的一位尖嘴猴腮的巡捕问道。

“老办法,栽赃嫁祸,屈打成招,然后秘密处决。现在,咱们一起策划一下这次计划中的一些细节。”

三更后不久,会议已散。“量天一尺”如果碰上公忙,通常会留在衙门的办事房歇息。房后的休息室其实可以住宿,有床有帐有简单的家具,一个人住一晚足够使用。

四位手下都走了,他还要好好考虑一下计划中的细节。因为这项计划决不能出差错,否则他可得吃不了兜着走,弄不好连性命都要赔上,所以他一个人回到公事房。自己彻了一壶茶,默默地坐在灯下皱着眉头深思。

他是一个老谋深算,心思细密的人,不然他这个总捕头的座位绝不会一坐十三年,没有把握的事,他是不会冒然去办的。

一阵阴风刮入室中,灯光摇晃。

职业上的经验,与生来便具备的本能反应,令他霍然一惊,猛地放下茶杯,警觉地抬头用目光搜索。

一阵寒颤通过全身,毛骨惊然的感觉震撼着他。

不知什么时候,室内左侧的窗前,站立了一个戴着只露眼口鼻的黑头罩的人,浑身上下一片黑,黑得诡异,黑得阴森,黑得怕人,无声无息地站在那儿,象是一个突然从地狱深处冒出的黑色幽灵。他敬畏天地,但他不信鬼神。人如果做多了亏心事,最好别相信鬼神菩萨,否则他一定会在疑神疑鬼的紧张思想状态之下度日如年,时间长久了说不定会发疯。

“量天一尺”他只相信事实。现在呈现在他眼前的事实,告诉他,这不是幽灵,而是轻功身法超人的高手。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会有江湖高手来找他?

作贼的往往会心虚,他重新抓起茶杯,倏然而起,在空中持茶杯朝黑影掷去,重抓茶杯是他的本能反应,掷出攻敌是他的自卫反应。平平凡凡的一只瓷杯,在他这种高手运功掷击之下,将具有致命的威力,他从不怀疑自己的能力,从来就对自己具有强烈的自信。

茶杯排空而出,呼啸有声。可知他已用力飞杯,砸向那可怕的黑色幽灵。

他杯出手中同时沉叱:“什么人?”叱声震耳,胆小的人还真会被他吓一跳。

“用不着出声招呼,外面所有的人包括你那四位手下,已全被本人摆平了。”黑衣蒙面人左手随便一挥,便抓住了那个破空而至的茶杯,边说边向“量天一尺”接近。

“大胆!你这狂徒竟敢公然到衙门闹事,你目中还有王法吗?”量天一尺口中沉喝。

“哦?你这家伙心目中还有王法?”

黑衣人冷笑道。

“废话,周某人堂堂一府总捕头,难道不讲王法?门下是什么人?为何深夜到此闹事?是何居心?”

“我是什么人你别管,我来此是想问你,‘盛昌船行’的宗公子与你周捕头有什么深仇大恨,你竟然要定一条绝户毒计来害他?”黑衣蒙面人冷森的问道.

量天一尺心中一惊,知道刚才与四个心腹的谈话一定被这个黑衣蒙面人窃听,杀人灭口的念头油然而生。

“该死的东西,你竟敢胡说八道?”量天一尺怒骂一声,闪身切入,右手五指如钩,向黑衣蒙面人的左肋疾抓,五指皆可制穴锁脉,也可以象利刃一样贯插入体之中,招式用老而且可以一翻变招擒肘扣臂,这式换拿手法,火候练得如火纯青。

黑衣蒙面人一声冷笑,不闪不避,他右手一探,伸展的手臂已经失去手的形状,象是人爪章鱼的延伸触须,不可思议地从一个极奇怪异的角度截出,缠住了量天一尺的右手脉门,手上,也真像章鱼似的生了不少吸盘,贴上手腕便牢牢地缠实,劲道突然增加十倍。

“平!”人影摔飞而出,是量天一尺,他被黑蒙面人来了一记极不漂亮的挺身侧背摔,身形凌空打横落地,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躺在地上痛得呲牙裂嘴,右手软绵绵地失去了活动能力,似乎全身的骨头都被震散了。

不等他痛叫出声,一只大脚巨靴无情地踏在他的咽喉上,阴森森的嗓音传入他的耳中:“什么人指使你陷害宗公子?”

见利忘义,贪生怕死,是对这种贪官最好的写照。

“好……好汉饶……饶命。”量天一尺口中含含糊糊地道。

“说!谁指使你干的?”黑衣蒙面人脚劲道稍稍一缓。

“阁下是宗公子什么人?你这样做不怕连累他吗?”量天一尺他还真行,生死关头,竟然机警地利用机会向黑衣蒙面人晓以利害关系,“杀官等于造反,可要株连九族。”

“你少废话!你说不说?”黑衣蒙面人不为所动,脚下一用力,口中阴沉地道。

“我……我说……请……请轻一点”量天一尺断断续续地道,任是谁脖子上被人用脚踩住,他保证呼吸不畅,口齿不清。

“说!”黑衣蒙面人脚下稍松。

“是……是奚……奚成栋奚大爷要……要我干……干的”

“哪一个奚成栋?”

“茂……茂源车……车场的帐房师爷。”

“‘茂源车行’?是贺仲谋这个老家伙?”黑衣蒙面人喃喃自语,接着又沉声道:“是不是贺三爷派他干的?”

“我……我发誓,真……真的不知道,我只……只跟奚……奚成栋会……会过面,其他的我真……真的……真的不知道。”

巨靴一松,脖子上的压力消失,但量天一尺挣扎着爬起,室中形影具无,黑衣蒙面人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自船行出事,宗兴便托了一些三教九流的朋友在外听风声找线索。

早上刚用过早膳,在北街混饭吃的水蛇明便来向宗兴报说有消息了。

问了一番之后,宗兴跟着水蛇明出了船行,门外,早有两个大汉在等水蛇明,四个人会合在一起往城西走去。

从盛昌船行到城西的悦来客栈,该走南门大街,由大街向西折,大街又好走又近。

水蛇明三个人带了宗兴不走大街,沿小街小巷抄捷径。其实,小街小巷东转西折,反而走了远路,水蛇明的理由很简单,走小街小巷,可以摆脱后面盯哨之人。

折入一条小街,宗兴有点诧异了。

“水蛇明,”他皱着眉头道:“怎么越走越远了,你以为我不认识路?”

“谁说的?宗公子。”水蛇明神情不悦地道:“从这里转过两条街便到了,怎会越走越远?宗公子你是上流人物,对这种小街小巷哪会有水蛇明熟,在这里,我闭着眼睛用手去摸,都知道到了什么地方,宗公子你放心,错不了。”

“哦!真的?不对吧,水蛇明,我记得以前来过一回,这里面不是一条死胡同吗?”

“是啊,本来就是一条死巷子。”走在宗兴身后的一名大汉抢步上前说道,边说边伸大手抓住宗兴的右手反扭,擒住了。

水蛇明转身,从左面架住了他,一家宅院的小角门,此时恰好打开,配合得真好。

“哎呀!你……你们……”他惊呼,挣扎。

可是无济于事。水蛇明与大汉都是孔武有力的大汉子,不容分说已将他架入角门内。

眼前一暗,他知道已经到了一处内堂秘室,小小的纸窗大开,从天井中透入微弱的天光。室内本有三人,现在共有七人。

宗兴被一个大汉扔在墙角床头的地上,哼哼啊啊不住挣扎。

“顺利地弄来了,没被人跟踪,现在怎么做?”水蛇明向室内原有的三个人问道。

“赶快处理掉。”为首的一位断眉刀疤脸大汉踢了宗兴一脚:“这小子不能久留,昨晚有超凡高手向周捕头示警,可能是这小子请来的高手。为慎重起见,事急从权,马上将他干掉,天黑之后再将他丢入运河,明天,镇江府就又多了一条头号新闻。”

“水蛇明,你这天杀的杂种!”宗兴破口大骂:“你想怎样?谋财害命吗?你这狗……”

水蛇明勃然大怒,猛然走近一脚对着宗兴的咽喉踩下去。

“平!”倒了一个,是水蛇明,因为他踩中的不是咽喉,”而是一只大手,一只坚强有力的大手。他被大手一把抓住脚踝再一扭,砰然倒地声掩盖了骨折的脆响。

宗兴象头怒豹一样窜起,手脚齐发快愈电光石火,象是八臂天神在大发神威,室内其他五个人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待发觉不对劲,可怖而沉重的打击已经临体,灾祸已经临头。

三记绞腿踢飞三位大汉,人在空中,又是一记顶心肘撞翻那位为首的断眉刀疤大汉,身卷落地又起,一连三个空心筋头追到门口将那名见机想逃的大汉一记旋风腿扫出八尺开外。

刹那之间,室内重是沉寂。

六条牛高马大的大汉,全被拖到墙壁下一字排开,象是六条任人摆布的病狗,似乎全身的骨头皆已拆散,所有的筋肉都被拉松了,一个个瞪着充满恐惧与惊慌神色的大眼,骇然望着宗兴。

不是说这位花花公子只会几手花拳绣腿吗?怎么他竟然在眨眼之间摆平六名好手?这六人当中最惊惧地要属水蛇明。

宗兴拿起床端的一把抓痒用的竹挠,握住呈爪状的搔头,首先走到水蛇明面前,轻拂着竹挠,似笑非笑地注视着这位小混混。

“水蛇明,本公子有话问你。”他用竹杆挑托对方的下巴往上抬:“是不是贺三爷派你们来的?”

“你……你怎么知……知道是……贺三爷?”水蛇明吃惊地问道,语气不稳,心中畏极。

“水蛇明,是我在问你,说!”

“你……”

“你不打算说?”

“你就算知道……”

“扑!”一声响,竹杆无情地穿透水蛇明的咽喉,鲜血象喷泉一样从劲后向墙壁喷散,雪白的墙壁一下子溅满鲜血,触目心惊。

对方已经要下毒手要他的性命,宗兴心中恨极,他发疯了,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有权自卫,有权保护他的人身安全和财产。

抽出竹杆,闪过飞喷而出的血箭,水蛇明脑袋一歪,沾满鲜血的竹杆又伸挑在抓地的那个大汉下巴之下。大汉魂飞魄散,想躲避却无法移动手脚。

“一定会有人告诉我,说实话的人可以不死。”他将竹杆在大汉的下巴轻轻移动,目光象冷电般凌厉,声音阴森得象地狱阴风,“你!告诉我,贺三爷是什么人?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在……在下只……只是奚……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善、恶、自有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斩 天 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