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 天 斧》

第三十章 剑、削、惜花手

作者:云中岳

摩天岭上,林木葱笼。

隐身于这所距三尊府三四里外的山脊树林内,透过树枝空隙,宗兴与紫无极正向下俯瞰,气势雄伟的三尊府,清晰地呈现在眼下。

三尊府方圆有数百亩,里面有百余栋房屋,格局中规中矩,有如大方阵。以中间一幢黑色的三层石楼为中心,真有点象皇宫紫禁城,大方杠套着小方杠。小方杠里又有更小的方扇,围绕着三层高的黑森森的石楼。外围,是利用漳河水灌入的护城河,足有七八丈宽,深不见底,在阳光下,反闪着粼粼波光,唯一的出入路线,是府门那座可以抽掉一段桥面的三丈宽大的木桥,出桥后便是一条可容四匹马并驾齐驱的平整麻石路,直通岭下的一座大门楼。

仔细观察着全府的布局,宗兴与紫无极都在想该用什么样的办法,可以接近那座黑森的主楼。

要进入三尊府,首先要通过的便是那条毫无树木等饰物的平整麻石大道,但想在不惊动警哨的前提下,从那儿混入三尊府,似乎不可能。

因为那条大道的两边,用三步一哨五步一岗来形容道上的警戒之森严,最为恰当不过,根本不可能不惊动其他的警哨而能俘获几名黑衣警哨。

唯一可行的办法,似乎只有从府后的绝壁进去。

正在思考着该用什么办法混入三尊府中去忽然宗兴听到身后有两声轻微已极的响动。经验告诉他,有轻功惊人的高手在悄然接近背后,如果不是地面的落叶,凭来人的轻功至少可以接近他背后三丈的距离方能被他发觉。

他不动声色,用传音入密之术通知紫无极,紫无极功力比他浅,没能发觉,得宗兴知会后,他再凝神搜听,这时,他觉察到了,来人有两位,都是轻功力皆极高明的人物,脚步声到了三丈之外,没有再接近。

当他们准备回头观看时,耳际已传来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阴笑与另一个人有意引人注意的轻咳声.

毫不惊慌,两个人慢慢转身。

二位悄然接近的武林人物,一位是中年文士,赫然是久违了的惜花圣手叶怜花,另一位是一个年过花甲的灰袍老头,两人都佩了剑,接近的身法说明他们都是江湖一流高手中的一流高手。

叶怜花虽一直是主谋对付宗兴的人物,但他从未与宗兴谋过面,仅只是听说过宗兴已因此他根本就不知这人是老几。

“咦!小辈,你似乎知道老夫二人的到来了!”灰袍老人嗓音十分剌耳,好是掐住脖子的老公鸭在怪叫。

宗兴脸上毫不惊慌的表情与从容转身的动作让这二位不速之客感到十分吃惊。

“二位的轻功确实高明,如非地上落叶,在下不会察觉二位的无声接近。”宗兴据实相告道。

“鬼脸煞星紫无极,你与这小辈鬼鬼祟祟,莫非打算到三尊府伺机报复?”惜花圣手认出了紫无极,他沉声问道。

“你们是三尊府的人吗?”紫无极沉声问。

“当然,司徒兄,没想到你我这无意游山竟大有收获。”惜花圣手欣然道:“那个人就是上次阴兄未能干掉的鬼脸煞星,今日他招来党羽隐身于此,一定是准备对三尊府不利,你我应府宗邀请,一直在三尊府以护法长老的身份替府宗办事,当然就有责任替府宗解决对他不利的仇家,对不对?”

“不错!”灰袍老人阴笑着说,神态充满嘲笑的意味。

“那么是你司徒兄动手,还是叶某出阵?”

“随便你了。”

“那叶某先上,待我用兰花拂穴手抓住这两个小辈,送交应府宗处理如何?”

“妙啊,老夫听说过你的兰花拂穴手,不但摸女人万无一失,对敌人也同样出神入化,变幻莫测,一直没机会见你施展过,深感遗憾,今天正好让老夫开开眼界,让老夫也学两招对付女人的手法。”

兰花拂穴手,一代花中色魔惜花圣手的震世绝学,此人好色如命,而且极精采阴补阳的采补之道,是以六十开外的人看上去只有四十不到的年纪,本应是个花甲老头,但看上去却是个潇洒的中年文士。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宗兴暗道。

面对这个最早策划阴谋对付他的毁家仇人,宗兴但觉一股杀气猛然涌上心头。

“你是惜花圣手叶怜花?”宗兴阴森森地问。

“正是本人。”惜花圣手没有听出宗兴的语气,他傲然道:“你是不是很害怕?”

“我怕,我当然怕,无极,看住那个老家伙,别让他有机会逃回去通风报信。”宗兴对无极吩咐道。

紫无极一闪身,眨眼便到了灰袍老人身后。

他二人的举动反而把惜花圣手二人怔住了。

惜花圣手沉声问:“小辈,你是谁?”

“我是谁,叶怜花,你这专吃女人尿长大的杂种莫非还没猜到?”宗兴阴笑道。

“小子你找死!”惜花圣手脑筋一时还没有转过弯子来,没想到宗兴是谁,但却被宗兴的话激怒了。

“叶怜花,你除了专门钻在女人裤裆下张开口喝尿,你还会干什么?你什么都不会。因为你是个大白痴,连你一直就在阴谋对付的人当面你还认不出,你说你不是白痴是什么?”宗兴阴沉地道。

这一下惜花圣手的脑筋总算扭过来了,他简直是惊骇慾绝地叫道:“你是煞星宗兴?”

“正是你老祖宗我,叶怜花,你现在是不是很害怕,你如果跪在地上喊我三声老祖宗,我今天就放你一马。”宗兴阴笑道。

“你……你要干什么……”惜花圣手简直是语无伦次。

“你这白痴,我干什么?我要剥你的皮,抽你的筋,然后将你全身大小骨头一根根剔出来,你愿不愿意?”宗兴狠狠地道。

“你……救命!煞星来了……”惜花圣手他竭斯底里地大喊大叫,他吓坏了,面对一个能逼得三尊府不敢公开露面的人物,他除了害怕,剩下的仍然是害怕,因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宗兴是如何让三尊府损兵折将的。

一个人虚了心,当然就不会有斗志,没有斗志,自然连反抗的反应也慢了,这位大名顶顶的惜花圣手便就在这种毫无反抗的情况下。被宗兴用比鬼魅还要快的身法欺近,一把捏住了喉咙。

由此可见了他怕宗兴怕到了什么程度。

灰袍老人没料到惜花圣手会如此没出息,还没等他生出抢救惜花圣手的念头,宗兴己沉喝一声:“无极,拿下那老鬼!”

“是!魁首!”紫无极见状大喝一声。那老人竟以令人以难以相信的速度拔出,扭身,出招,身剑合为一冲向紫无极。

金魔爪不畏任何刀剑,而且专门锁拿一切刀剑,紫无极在沉叱声中无畏地抓袭向来的剑虹。

灰袍老人连忙沉剑闪身,于是,紫无极的双爪便宛如若陡然映成的两串飞爪,那么不可思议地在刹那间激射向灰袍老人的头部,来势凌厉而诡异。

紫无极身形凌空,翩飞的爪影交织而落,利爪撕裂空气,发出“嗤”“嗤”的剌耳响声,灰袍老人忽然卓立不动,剑弹刃闪,一点点的寒星。一抹抹的流虹,便如此准确又强劲地撞剌漫天的爪影。

大笑一声,紫无极双爪合拢,漫空的爪影余影尚存,但他的金魔爪已不可思议地扣住老人的那柄寒光河闪的长剑。

“铮!”一柄精钢长剑生生被他折断、灰袍老人大惊失色,弃剑腾身向左侧逃窜。

人影暴闪,仅这么一闪,紫无极的庞大身体已到了灰袍老人的头顶,叱声中,金光闪现,双爪猛扣。

灰袍老人急闪,但闪过了顶门,左肩却被一只金爪抓中,于是——

“哎哟……”灰袍老人痛叫一声,被生生摔飞撞在一株大树上,再砰然落地。

人影如附骨之蛆,一闪即至,灰袍老人挣扎着刚爬起,“砰!”的一声,又被一脚踢翻。

人刚落地,一只巨靴已踏在他的胸膛上。

“毙了!”宗兴断然下令。

于是,紫无极猛一脚踩向灰袍老人瘦骨嶙峋的胸膛。

“咔嚓!”胸骨断裂声。

山坡下,人影晃动,怕不少于四五十余人,

“无极,我们走!”宗兴毅然道。

挟着已昏迷的惜花圣手,两人飞快地往山上窜,眨眼便消失在山林中。

煞星已经到了摩天岭,吓坏了三尊府的警哨喽罗,因为一旦煞星发动攻击,首先遭殃的便是这些小角色。

魔尊得悉煞星真的找上门来,震怒超过了害怕。

整个三尊府进入紧急戒备状态,所有的警戒再度加强一倍。

府内那幢黑森森的石楼,是三尊府的心脏——至尊楼。

至尊楼的四周各有一座四合院,房舍连檐叠栋,一入其中便难辨方向不见天日,这是魔尊应培修,煞尊屠森,毒尊阴独的住处,除了奴婢和亲信之外,不许外人走动,这是三尊府的禁地。

外围也建了不少的四合院。安顿亲朋和有地位的爪牙,再外围一连串的小四合院,是一般爪牙奴仆的住处,规模宠大,管制森严。

至尊楼边的四座四合院,魔尊应培修住在东边这所,煞尊屠森居南,毒尊阴独占北,西边那座,是贵宾们的住所。

昊天神剑一行人就安顿在贵宾客院内。

魔尊安排好府中大大小小的事情,由毒尊与煞尊轮流巡值。他来到了贵宾院内。

花厅中,宾主分别落座,一面品茗一面交谈,这时,已是申牌时光。

厅中的贵宾有五位,昊天神剑,夺魂公子,断肠剑、霹雳剑、还有一位顶尖人物,洪荒九绝中的雷电飞虹成奎安。

“煞星已到了摩天岭,这是已不可否认,早上的变故,叶怜花叶护法失踪,司徒平司护法丧身,如非这这二位早起游山,我们迄今尚不会发现煞星的行踪,由此可知你我双方的眼线耳目全是废物。”魔尊沉重地说:“没想到煞星这家伙消息倒是十分灵通的,你我双方相互协作的决定刚下不久,还未联合对他的天威府发动攻势,这家伙竟然先下手为强,打上门来了,齐三庄主,你们是打算……”他故意把话一拖。

昊天神剑也是老姦巨滑,哪会不知魔尊的意思,他忙接口道:“齐某打算在此与府宗合作铲除煞星于摩天岭。”

“但是,齐三庄主,眼前你们……”

“齐某已经派人传信回去,我们的人用不了多久便会从黄山赶来此地。”

“齐三庄主,不是应某多嘴,一个煞星己经令我们头痛,如今又惹上一个专门玩毒的万毒宫,你们岂不是在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府宗,这全是意外,好在万毒宫的人不知齐某等人的行踪,不然真是替应府宗添麻烦了。”

“齐三庄主,麻烦已经上门了。”魔尊苦笑道:“据刚才传到的消息,万毒宫的那辆车已经出了长治府,直往摩天岭来了,齐三庄主,万毒宫的人真的与煞星是一伙的?”

“应该错不了,他们赶往摩天岭,一定是知道了齐某的行踪,而齐某的行踪,应该只有煞星才能料及,府宗,我看齐某还是尽早离开三尊府,免得万毒宫施毒连累了府宗的手下。”昊天神剑用上了激将法。

可是,他却没料到魔尊比他更姦猾,他如此一说,正好中了魔尊的圈套。

因为魔尊在得知昊天神剑等人惹上了万毒宫的人物,他便生出了赶昊天神剑走之意,因为他也怕定了万毒宫的可怕毒物。

见昊天神剑如此一说,他马上接口道:“既然齐三庄主要走,应某也不强留。说实在的,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毒葯,应某也确实难应付。”

心中暗骂应培修十八代祖宗,昊天神剑却又不得不强作笑脸道:“应府宗,万毒宫的人现在距摩天岭多远?”

“现在天已黑,我想万毒宫的人要有所举动也会留待明天,齐三庄主,其实你离开摩天岭对我们极为有利。”

“哦?不知应府宗是说……”

“齐三庄主离开摩天岭,一来应某可以出面打发万毒宫的人上路,二来你们可以从外围切断煞星的退路,我们双方来个里应外合,这次一定可以干掉煞垦!”

“想得容易。”昊天神剑心中暗道:“你这老姦巨滑的家伙还不是想让我们打头阵!”他不动声色地道:“府尊此举委实可行,那么事不宜迟,齐某想连夜离开摩天岭。”

“应某也这么认为,趁夜离开,可避免遇上煞星的眼线。”

“那齐某多谢应府宗的盛情招待,告辞。”

“应某送齐三庄主。”

“不用了,应府宗请留步!”

兔子不吃窝边草,三尊府的老巢在长治府东南十五里的摩天岭,对长治府域的一些地头龙并未加以拼挤吸收,这些地头龙也得会做人,在不损害自身利益的情况下,他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章 剑、削、惜花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斩 天 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