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 天 斧》

第卅一章 无、耻、小人心

作者:云中岳

从端木薇房中出来,宗兴简直是心情大快,回到自己房中,他要紫无极将晚膳弄到房里来,而且还要一坛酒。

紫无极也替宗兴高兴。因为宗兴告诉了他为什么要喝酒相庆。

五蝠党又添了一股势力,而且是一股极大的势力。万毒宫与五蝠党结了亲,当然要庆祝。

两个人都是海量,已经喝了五六碗烧刀子,这种酒又称二锅头,酒性极为猛烈,五六碗足以灌醉一头牛。

“无极,我今天真的很高兴。”宗兴又喝了一大碗。

“魁首,无极也替你高兴,端木姑娘能成为魁首夫人,这当然是天大的喜事!”紫无极也一口喝光碗中酒。

“明天,我们到摩天岭去,尽早将三尊府这档子事摆平,齐老三与三尊府联了手,我们这一与三尊府干上了,听涛山庄的人一定不会坐视,这一次,是个将他们两拔人一网打尽的好机会。”

“魁首,那我们一定要调人过来才行。”

“当然,不过不是现在,我要等听涛山庄的人马离了巢,然后将他们的退路截断,将他们堵在摩天岭。”

“魁首,这算调虎离山还是引蛇出洞?”紫无极笑道:“这次将听涛山庄与三尊府干掉,我们五蝠党就可独霸武林了。”

“不错,独霸武林,这是我一出江湖便定下的宏伟目标,现在,我已经成功了一大半了,这次我也一定要一举成功,我要让五蝠党成为天下势力最大的组合,要将那些名门大派紧紧压得再也不能翻身。”

“无极预祝魁首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盖代英雄。魁首,无极敬你一碗。”

“干!”宗兴兴奋地道。

“这一回,我们……”

房外是小院子,突然传来了一声惊人的尖叫,声音十分惊慌。

宗兴已有了五分酒意,不假思索的投箸而起,拉开房门,冲出走廊。

走到院门,他看到于隔壁小院中,一男一女正纠缠成一团,廊灯幽暗,看不表这对女的相貌,既象打架,又象打劫。“住手!”宗兴奔入院子沉叱。

这瞬间,宗兴忽然听到了紫无极的怒叱。两侧冷芒如电,人影随后扑来。

他已经有了五分酒意,反应自然迟钝了些。

刚猝然聚气护体,意动神动的刹那间,暗器及体,黑暗中,又射来一枚暗器。

一声沉叱,宗兴旋身双掌连环劈出,凌厉的掌风将暗器阻止于一丈之外。

“轰!”暗器发出一声暴炸,宗兴毫不犹豫地贴地反射,但仍有两块散片击入体内。

而那正在打架的男女刚慾举掌攻向宗兴却被突然炸裂的暗器波及,两人同时发出愤怒的惨叫,很明显,同伴根本就没有顾及他们两人的死活。

空气中尚有厉硫磺味在流动,黑暗中又扑出六道人影,大旋身中,他将扑得最快的两人劈飞,又脚也扫飞两个人影,但另两人侧一掌一拳击中他的胸腹,真力直透内腑,前后夹击,他又中了四枚暗器,就算是铁打的人,也禁受不起。

千钧一发之际,紫无极象怒狮一样冲来了,双手运全力狂扫着,立刻,将正慾追杀宗兴的两个家伙生生震出两丈之外,人向下一挫,恰好用肩扛住宗兴倒下的身躯。

同一刹那,传来端木薇愤怒至极的骂声:“毒死他们,将他们全都毒死!”

骂声中,她人化流光,剑光似匹练,以令人难以置信的奇速扑来。

紫无极经验丰富,知道客栈不能久留,因为他们一旦知道宗兴受重伤,肯定会正邪联手大规模发动攻势,他扛着宗兴沉重身躯。闪身斜窜而走,只一个起落,他便消失在院角的暗影中,临走他喊了一句:“端木姑娘,布万毒大阵自保!”

北门外的一座草屋中,紫无极脱光了宗兴的衣裤,替他取出了六枚幸好未击中要害的暗器,替他在身前身后的淤肿部位涂葯按摩。

前后二掌二拳,几乎震碎了宗兴的内腑如果不是他意动功发护住了心脉,现在只怕他尸体都凉了。“我发誓!”紫无极咬牙切齿地说,以泄心中的愤怒,“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要不择一切手段,用尽千方百计,屠光这些无耻的王八狗杂种还有他们的党羽,家人,我紫无极发誓,魁首!魁首……你醒一醒,醒一醒!”

宗兴仍在昏迷中,口中仍在缓缓溢出鲜血。

“老天爷!魁首,求求你醒一醒,你千万不能死!”紫无极酸楚地叫:“我还要跟随你打江山,创霸业,魁首,你不能这么轻易地死。魁首,你的心愿还没完成啊!谢谢天,魁首,你终于醒来了!”

“我……我死不了……”宗兴虚弱地叫,声如蚊鸣。

“魁首,你有没有什么疗伤灵葯!”

“我……我腰带上的……荷……荷包……”

紫无极发狂般地在那堆衣服中找。

“魁首,找到了,”紫无极叫:“怎么办?”

他已经急得不知所措,失去了主张。

“里面,有……有个小……小瓷葫……芦,有颗……丹丸,给……给我吞……吞服一颗,那……那是师父留给我的玉浆大还丹……”

紫无极光奋得留下了眼泪,玉浆大还丹,道门救命的至宝,成道的灵丹,只要有一口气在,再重的伤也死不了。

半个时辰后,宗兴的呼吸与脉搏逐渐加强,无神的双日有了光采,身上排出褐色的粘液,腹与背的淤肿逐渐变成红色。

“无极,”他向坐在身边替他不住擦汗的紫无极叫。

屋中一灯如豆,是一盏粗制的菜油灯,把他失血的脸映照得十分难看,真象个快断气的人。

“魁首,现在感觉怎么样了?”紫无极焦灼地问。

“没什么了,如果不是薇姑娘下午给我吃了一颗天蝎珠,光是暗器上的毒就可让我死一百次。”

“魁首,老天还是有眼的。”

“是不是白道人物干的?”

“不止,魁首。”紫无极咬牙切齿说:“有昊天神剑这个王八蛋,还有报应神这个老不死,如果不是端木姑娘及时赶来挡住三尊府的人,你我都死定了。”

“我会让他们知道什么才叫杀尽斩绝的,糟了,薇薇一定会成这帮杂种的目标。”

“暂时无妨,我临走时要端木姑娘快布万毒大阵,那些杂种得不了逞。”

“那不是长久之计,无极,此地安不安全?”

“北城关的一处郊外。”

“那此地不能久留,三尊府一定会发动大规模搜索,我们到高梁地里去,我只要一天便会恢复,到时,哼!”

“那我们快走,我知道哪里最安全!”

宗兴与紫无极失踪,可忙坏了不少人。

端木薇听从了紫无极的警告,当晚她便在官舍独院中布下了万毒大阵,宗兴的行囊都在院中,斩天斧也在,她相信宗兴不会有事,因为她相信千年天蝎珠的功效和宗兴的功力,她安心在客栈等,也不外出打听消息紧守在客栈中。

晏家大院的主人百了刀晏大爷,出动了全城的城狐社鼠,牛鬼蛇神,在城内城外狂搜。

三尊府也出动了强大的搜索队,协助搜索。

昊天神剑与夺魂公子这批白道人物,当然搜得最起劲,他们认定宗兴必死无疑,掌拳劲力要不了他的命,毒葯暗器却一定会让他死亡。奔雷神梭上的毒葯素来就是见血封喉。但生见人,死见尸,一定两字仍有猜测的成份在内,江湖人物从不将失踪当作死亡,要见到尸体才算数。

但人算却不知天算,一颗天蝎珠,让宗兴渡过了这场大劫,忙了三天,音讯全无,激动的情绪,因时光的飞近而逐渐冷静下来。

魔尊应培修认定煞星肯定没死,他对宗兴是怕定了,根本不敢在江湖中与宗兴打交道,他下令所有参加搜索的三尊府人马全部撤回摩天蛉,仍然严加防犯,固守老巢。

晏家大院的十几位白道名宿不但没有离开,反而增加了不少人数,有四位是从兴旺客栈赶来的,为首之人,是宇内三神排名第二的报应神严正,其次是满天星卜义,神手无相战羽,百步飞虹周标,都是一等一的高人。

手撑铁拐,装了一支假腿的翻天神君也从听涛山庄带人赶来了,这次,齐老大豁出来干了,他将听涛山庄的心腹死党一狼三绝四猛五豪六鹰全带来了,他的二十一位死党除了双残在黑松坡送命外,其他十九位一直就紧守听涛山庄,但这一回,他可不能再保留实力了,他决定要同煞星来一次决定性的死战。

其实,他也与十绝神君犯了同样的错误。如果他一开始便全力以赴,宗兴只怕难以幸存。

宗兴早在两天前即与紫无极潜回了兴旺客栈,对于晏家大院的一举一动,他都了如指掌,魔尊应培修按兵不动,那是最好不过,这个关头这些家伙还在勾心斗角,那是自寻死路。

一封密信由紫无极以最快的速度送往远在镇江的天威府,宗兴在派兵谴将了,他自己则留在客栈中,协助万毒宫的人马应付白道人物的阻谋。

这天傍晚时分,出动搜素之后先后返回晏家大院,除了几个负责夜间踩探的潜伏者外,其他一个个无精打采返回。

所有的人在晚膳之后都聚在大厅中,一面品茗读论搜索的经过,一面估计鬼脸煞星到底把人带到何处躲藏。有人说人已逃出府城,可能躲到太行山中去了,当然也有人估计鬼脸煞星可能已经带人南下,远出三四百里外了。

但昊天神剑却坚信,人并没有远走高飞。

“晏兄,能下能说动官府,出动民壮遍搜四乡?”昊天神剑向主人问:“此人不死,后患不止,煞星报复手段之惨烈,天下皆知,武当灭派之灾,仍在江湖传说,那天晚上与三尊府联手设计袭击,不但没有将他当场击毙,咱们反而有五六个人受伤,而且失手误杀了沂山双侣,我们如果不乘煞星目前在重伤之际将他搜出加以消灭,让他逃回天威府,你我都得遭殃。”

“齐兄,你在开玩笑!”百了刀苦笑:“出动民壮,那可是天大的事故,几乎有如罢市,暴乱,那会影响知府大人的前程,可不是说着好玩的,兄弟虽然是本城的名人,势力较大,但却没有大到可以影响知府大人发令的地步,而且,你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理由请求,连三尊府尚无法让知府下令出动民壮,兄弟更加无能为力了,齐兄,还是另谋他途。”

“你们大概把煞星这家伙估计得太高了。”满头白发的老名宿报应神严正有点不悦地说:“老夫的奔雷神梭,其毒无比,见血封唉,沂山双侣尚是殃及池鱼,就当场死亡,煞星身上,至少被三到四块梭片击中,再说有四位内家高手的拳掌击中,还有四枚可破内家气功的淬毒暗器也全部命中,大罗金仙也难逃一死,老夫认为鬼脸煞星带走的只不过是一具尸体,所以我们目下大可不必替煞星操心,还是设法铲除万毒宫的人为上策,这帮人的报复手段,只怕比煞星还要残忍。”

老家伙深知万毒宫的厉害,也听说过万毒宫报复仇家诛连三代,鸡犬不留的传闻,所以他担心的是万毒宫而不是五蝠党,他的奔雷神梭再厉害,毒性也毒不死这些玩毒的师爷。

“万毒宫的人防卫森严,万毒大阵我们之中也无一敢闯。”百了刀郑重地说。

“一把火烧了兴旺客钱,将那些人全烧死在内,不就什么都完了。”翻天神君阴阴地说。

这个家伙自从成了残废之后,心性大变,他连这种人神共愤的话也说得出口,由此可见他已经恶毒到了什么程度。

“齐大兄,万万不可,杀人放火,那是绿林行径,官方追究下来,谁也担当不起。”百了刀脸色一变说。

“成大事,就要有非常的手段,畏手畏脚那会做茧自缚,万毒宫的人齐某负责,当地官府追究,把责任全推到齐某身上,保证你能站开人,还可以继续在此地纳福。”翻天神君阴笑着道。

“齐庄主,这恐怕有所不便?”报应神沉声相问。

“严老儿,这没有什么便与不便的,如果不用火攻,咱们谁敢闯万毒大阵?如果不在万毒宫发动报复之前,将他们消灭,等他们我上门来,谁能防得了他们的奇毒。”翻天神君理直气壮地说。

报应神一想也有道理,他没出声了。

再商量片刻,这些无耻之徒便定下了这条火攻毒计。

三更初,全城皆在沉睡中,三个黑影出现在官舍的小独院中间,不言不动,象三个幽灵,鬼气冲天。

官舍内黑沉沉的,只有院子里的一盏院灯发出暗红色的光芒。

灯柱上面有挡雨的顶盖,灯笼是气死风的上下小口的黄色灯笼,上下都有绳麦牢,风吹不会晃动,另一个黑影,就站在灯柱下,随时可以把灯笼弄息或击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卅一章 无、耻、小人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斩 天 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