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 天 斧》

第卅二章 巧、破、阴谋网

作者:云中岳

刚刚潜进晏家大院左侧的那条小巷子,宗兴已觉出一种特异的气息,这是一种十分古怪又诡秘的情景。

晏家大院中里里外外所有的房间灯火通明,大门敞开,高挑着灯笼看过去,这所四合大院是那般的明晃晃,亮灼灼,但是,却非常寂静,沉寂得宛如鬼域,在如此森森的死寂里,只有大门口有两条游魂似的人影在晃动,再就是大厅堂中人影绰绰坐着几个人。

屋里屋外,好幽静,好冷清,好深沉。

灯光下的死寂有时往往比黑暗的恐怖更令人心悸。

如是一片黑暗,那么入侵者和防守者会都可用夜色掩饰,你看不见我,我也看不见你,双方遭遇凶险的机会各占百分之五十,但眼前这情形,只在入侵者不知死活闯进去一探究竟,他根本就无法隐身,但埋伏却全隐在暗中,敌暗我明,大事不妙。

看不见的埋伏,才是最可怕的埋伏。

晏家大院中死气沉沉,那厅堂里的几个人,以及门外晃荡者的孤单人影,便象是连扯着把空气也凝冻搅寒了,在引诱着不知情的疑惑者到一个梦魇般邪异阴凄的境界中去,将跟前这怪异的场摆地饰成一副变幻莫测的地狱景象。

如不是事先得到河洛五凶的消息,宗兴他还真的仗艺高人胆大进去一探,他心中暗叫侥幸。

于是,宗兴用一种令人难觉的怪异身法,上了晏家大院侧的一座屋顶,一个人成了一张黑色人皮,紧紧地和屋脊粘在一起,纹丝不动,好象他原本就是屋顶的一部分似的,他打定主意要看看对方到底是如何埋伏,人手是如何分布,静静地注视着十丈远的灯火通明的院子,他决定和对方耗上了。

僵寂中,时光在缓缓流逝,也越发深沉了,梆子声响起,初更了,二更了……

时而有压低嗓门的谈话声传来,当然,这只有宗兴才能听到,因为他一直就在旅展天视地听的玄门奇学进行观察。

宗兴反正横了心,他伏在瓦面上几乎睡着了,衣衫业已叫霜露湿透,冷浸浸地贴着肌肤,那股子寒意直往心里逼,朝骨髓中钻,而夜风更在凑热闹似的凉森森吹拂着。

更难耐的是那种无聊和寂寞,一个人趴在屋顶上餐风饮露,这算他娘的哪门子事?

但他又不得不硬挺下去,这真叫“熬”。

等着,慢慢地……

熬着,百无聊赖地……

夜越发冷了,霜露更重了,大院子里,那偶尔传来的人声也趋向沉寂了。

晏家大院中,周遭仍是静悄悄的毫无变化,明晃晃,空荡荡,大厅中还是那几个坐着的人影,大门口也依然游荡着那两条白影。

坐在厅堂中的人是真人,在外面门口走来走去的两条白影也是真人,宗兴看见他们有过某些只有人才做得出的动作,他不相信那向个泥塑木雕的假货!但是,看样子这几个引人上当的诱饵也横下心来和他豁上了,除了偶尔的动作外,这几人没有任何其他举止,甚至连交谈也没有!

伸出舌头来,沿着嘴chún舔了一圈,宗兴不禁心里叫声苦也,略带盐味的冷露水,融合着肌肤毛孔中渗出的汗渍,妈的,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呢?江湖中人可真得受罪哪……

就这么等、等、等、等、等。

熬、熬、熬、熬、熬,终于,他一直耗到了鸡叫三遍的辰光,眼看着,东方天边的鱼肚白逐渐扩展、蔓延,夭就快要亮了。

暗中叹气,宗兴晓得,天一亮,除了撤身,就没有第二个法子了,光天化日之下,形迹最难掩隐,他可不能让对方给围上,黑松坡一战他身上的创疤还新,他可不想再冒险,除非到了最后的绝望关头,他可不愿轻易了断自己。任凭是多么痛快的了断方法,好死不如赖活。就算垫背的一大打,但命是自己的,什么代价也不能换,换了去便再也投有第二条生命了,他几位老婆可就当寡妇了,那几个未出世的孩子可就要成没爹娘的孩子象根草了,奶奶的!

正打算着准备抽身退走的须臾间,宗兴的两眼突然发了直,他紧紧贴在瓦面上,象看什么稀奇把戏似的愣瞪对面的情景。

只见大厅之中,那五个枯坐了一夜的人全伸长懒腰,打着呵欠,十分疲倦的推窗开门。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那竟是昊天神剑齐剑波,报应神严正,煞尊屠森,毒尊阴独,夺魂公子齐云龙,他们甫始来到院中,院子四周的地面上立时翻起一耸耸的泥土,乖乖,竟然从地底下冒出来五十来个灰土土的大活人,东西两座厢房的院角各处,亦是一样的情形,紧接着,在大厅中,两边厢屋的地面方砖亦被移拔开去,又纷纷钻出十二个人,这些还不说,院中几株散植的大树腹中,亦有人推开伪装的仅仅是嵌合上去的树皮,从中空的树心里跃出六个人,另外,几所厢房的屋顶也有人纷纷跃下,之后,四面黑漆漆的,在夜色中根本不易辨别的巨型钩罗网也扯了下来,高张宽阔的这四面罗网,简直不象是网人的,倒似是用来罩牛困虎的。

天色朦胧中,宗兴凝聚目光,注视那些从地下钻出来的人是如何隐伏了这一夜的——那全是事先挖掘好的浅沟,只容一个人平躺下去的深度,人一躺下,以浮土掩盖,便不易查觉了,他们甚至根本就没有利用什么芦管式中空的草茎来透气,他们一直就是把面孔露在外面,只是一张脸全抹黑了,所以难得看出破绽来。

宗兴不由暗忖:娘的,这帮狗杂种还真能忍,这种埋伏比那种靠烟雾与妖术,就十全十美了,难怪他们派人去请阴雷真君与炼魂羽士,敢情是请这两个妖仙来兴妖作法,嘿嘿你们这帮家伙想坑我,门都没有,待你们这群狗娘养的杂种集中起来,你宗兴爷爷我赏你们几颗天雷震尝尝。

不知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跋着一条假腿,驻着一根精钢铁拐的翻天神君已现身了,他中气沉浑,声音苍劲的地道:“各位辛苦了,除了白昼在戒备的人外,其余诸位兄弟尽速清洗之后立即休歇,等今晚……快躲!”

“轰!轰!”两声震天巨响从人丛中爆炸!

火炮冲天,硝烟弥漫,残肢碎肉随着巨大的震荡气流四散抛落。

怒吼声、惊叫声、惨叫声、痛嚎声响成一片,晏家大院一阵混乱。

瓦面上,宗兴站起来哈哈大笑道:“杂种们,这算是见面礼,大家玩阴的看谁狠,比谁毒,你们设下埋伏想坑我?门都没有,今晚上老子再来。再给你们几颗天雷震,你们全得完蛋,哈哈……”笑声逐渐远去。

“姓宗的,你有种别逃!”翻天神君疯狂的地大叫着冲出大门。

他后面灰头灰脸的毒尊与满脸硝烟痕迹的煞尊也怒吼着跟出。

其他人也纷纷跃上屋顶。

但是,这朦胧的晨光里,连鬼影子也没有一个,一干无耻之徒纷纷垂头丧气的返回大院。

“狗娘养的,原来火雷神那个老匹夫被煞星网罗去了!”报应神严正恨恨地骂道。

“没想到煞星这杂种会给我们这一手。天杀的,河洛五凶的这几个家伙去请阴雷真君与炼魂羽士为什么还没到,按理昨晚就要到了难道……”毒尊阴独忧心仲仲地道。

“阴兄,应该没这么巧吧?煞星又怎知阴雷真君与炼魂羽士与阴兄有交情。”翻天神君口中这么说,心中却也是七上八下。

“大哥,我们损失很大。”负责清点死伤人数的昊天神剑沉重地说:“五豪全部阵亡,六鹰也损失了四个,三绝伤了一个,三尊府方面也有十九名好手遇难,另外还有二十八名助拳的好友丧生,重伤九人,轻伤三人。”

“我操他火雷神的十八代祖宗,他竟敢投到煞星的五蝠党去?这狗娘养的只要落在我手中,不将他千刀万剜,我齐盖天不是人!”翻天神君愤怒地大叫。

“齐兄,今晚你打算怎么应付,我看煞星一定会再来。”毒尊阴独沉重地说。

“把人分散,天雷震的杀伤力就没有这么大。”

报应神严正提出方案:“煞星今晚敢来老夫一定用奔雷神梭让他形神俱灭!”“老三,我们现在一共还有多少好手?”翻天神君道。

“七十八人。”昊天神剑马上回答。

“还有再战之力,今晚煞星再来,我们派人向他叫阵,拿话扣住他再围杀,务必在五蝠党的援兵来到之前将他铲除,否则我们除了天涯亡命,就只有死路一条,我这个意见,大家是否有异议?”翻天神君沉声问。

毒尊与煞尊互望一眼,没有出声。

其他众人也没有提出更好的意见。

翻天神君见没有人反对,于是,他又道:“严老,不知你的奔雷神梭还有几枚?”

“三枚!”报应神回答得很干脆。

“我想请严老分两枚出来,由我与阴兄各持一枚,今晚只要煞星露面,我们三人从三方同时攻击,三枚奔雷神梭,应该足以送煞星下地狱!”翻天神君郑重地说。

报应神犹豫了一下,然后一咬牙,从怀中摸出两枚三寸长的银梭,递给翻天神君。翻天神君接过两枚银梭,郑重地道:“今晚煞星如若伏诛,那是严老的首功,齐某在此先行谢给严老的大义。”

“锄恶诛凶,是我辈天职,齐兄言重了。”报应神心里极为受用,但口头却不能不客气。

翻天神君递过一银梭给毒尊,毒尊仔细打量了手中银梭一番,然后小心地收入怀中。

翻天神君朗声道:“大家昨夜辛苦了一晚现在请各位去休息,龙儿,白天的警戒由你与四猛负责,严防煞星来偷袭。”

“是!爹!”夺魂公子应诺,但吐词不清,口齿滑风,将“是”说成了“细”,大概门牙被宗兴上次给揍掉了几颗。

一干人马上散去,没有叫嚷,没有咒骂,只有沉重的气氛笼罩在晏家大院中,仍是城南的菜园中。

宗兴只打坐调息了两个时辰,便恢复了昨晚的疲劳,用过午膳后,四个小家伙正在缠着他要他指点两手,硬拖他到屋后小院中去。

对这四个机灵的小鬼,宗兴有一种特别的喜爱,也许是爱屋及乌吧,他在这四个小滑头的哀求声中,忽然笑道:“好!我教你们三招,但你们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四人齐声问。

“小姐对你们好不好?”

“好极了!”

“那我待你们如何?”

“没话说。”

“你们四个是不是都是孤儿?”

“我们都是宫主从沙漠中捡回宫中的。”

“我想收你们四个当干儿子干女儿,你们愿不愿意?”宗兴笑问。

四个小鬼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然后一齐兴奋地跪在宗兴面前,齐声道:“孩儿拜见义父!”

“好!你们几个都起来,你们当了我煞星的干儿子,干女儿,当然不能让人看扁了,我教你们这三招剑法,是我从我那套自创的雷霆生死剑中演变出来的,全套剑法共有五招,我取名为奇幻煞剑,五招全是散手剑招,亦可连贯使用,现在,你们看清,第一招飞电化虹。”

宗兴说完,左手运剑,缓缓地施展这招飞电化虹的九个变化。

“义父,怎么是左手运剑啊?”小龙不解地问。

“人们往往都忽略了左手,其实,左手一旦习惯了,比右手更灵活,左手剑法,也比右手用剑变化多,而且奇幻,诡异,令人防不胜防,江湖中以前有过人用反手剑,反手刀的高手其实就是左手用剑使刀,不过目前这种高手已不多见,因为左手剑法很难练,你们几个有没有信心好这套左手运剑的奇幻煞剑?”宗兴笑问。

“有!”四个小鬼齐声道。

一个时辰之后,四个人都掌握了飞电化虹、射星逸雷、幻生两魂三招剑法的决窍,他们几个都是练武的好材料,天赋资质都高,心思也灵活,二个时辰之后,他们都可以灵活地使出这三招左手剑法,欠差的也仅仅是火候而已。“义父!后两招呢?”小羽问。

“后两招威力太大,易发难收,弄不好伤人不成反伤自己,你们现在的内功火候还不到学这两招的时候,等时机成熟了,义父我一定教你们。”

“哦!”四个齐哦一声。

“义父,那两招叫什么名字?”小雯问。

“九死一生、天绝地沉。”宗兴笑答。

“九死一生,天绝地沉,光这名称,就知威力一定大。”小龙喃喃自语道。

“羽儿,龙儿,风儿,雯儿,你们前三招的变化都练熟!”四人齐答。

“那么,义父我今天有奖。”

“奖什么?”

“今晚上我带你们去夜闯三尊府,高不高兴呀?”

“啊!太好了!”小凤欣然叫。

“义父万岁!”小羽雀跃欢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卅二章 巧、破、阴谋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斩 天 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