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 天 斧》

第卅五章 剑、现、残鬼招

作者:云中岳

晏家大院,外表一片平缓安静,但里面却是剑拔弩张,一干阴险邪恶之辈也作好了充分的准备,打算与煞星来次决定性的彻底大了断。白云山云家千流刀云天岳、闪电刀云中岳、以及云倚霞及九名各家高手加盟,金陵金家金神的胞弟血掌金云带着一个冷魅金福的家人和七名金子弟的到来,令翻天神君和毒尊大喜过望,过度的兴奋,使他们看到了那位冷魅金福为什么会带有副常人不该有的死板面孔。

晏家大院中,陷坑、灰包,弓弩,竹签,毒钉等埋伏全部布置好,他们在等待煞星打上门来,尽管不能确定煞星哪一天发动攻势,便他们坚信总出不了这前后三天。

但如果他们知道煞星宗兴会用什么手段来对付他们,他们保证一定会大喊:“你这阴毒的匹夫,你不是人,你不配称一代枭雄,你没有担当!”

一阵乱炸,一番火烧,任是什么埋伏都要失效,再坚固的堡垒也不能死守不出。卑鄙的计划往往最易成功,宗兴就是打算以卑鄙制阴毒。

四月二十八,黄道吉日,主凶杀。

己牌刚过,离城五里的五蝠党兵骑出动了,直逼晏家大院,换句话说,煞星宗兴与最后两拔仇家——听涛山庄和三尊府之间的大火拼即将拉开战幕。

所有的人,全换上了五蝠党的制服——银袍银巾,一色一百二三十余银衣如一道龙一阵风,雷厉风行地开出长治府城,黑压压的一片马鞍上闪晃着银闪闪的人影,这列五蝠党的精英骨干力量,除几位首脑主将外,其他骑士全都是手持连鞘的狭锋单刀,腰插二排三二把柳叶飞刀,一个个银巾银袍,英姿勃勃,战声昂扬,杀气腾腾。

紧紧跟随着宗兴后面的,是鬼脸煞星紫无极,这时,他驾马抢上,与宗兴并辔而行,边沉劲地道:“魁首,你看官府是否己让行人回避?”

宗兴道:“叶堂主干这行最拿手,官场中人没有一个不是势利小人,这位李知府大概也已受够了三尊府的牵制,现在他算定三尊府要垮台了,而且我们又威迫利诱双管齐下,我想大概今日城内保证是全城戒严。”

距东城门还有一里地,右边那条横接的大官道无处尘土飞扬,密集的马蹄震响有如数百面皮鼓同时擂打。

蹄声越来越近,宗兴欣慰地道:“欧阳执法他们比我估计的早了一个时辰到达。”

不错,那一大队骑士全是银装骑士,足有三百余人,成两列一字长龙官道装骑士,足有三百余人,成两列一字长龙在官道上狂奔,风驰电掣地赶往岔口。

领先的两名骑士,正是天威堂堂主魔剑鬼刀君飞豪,天霸堂堂主天斩邪刀夏无忌,这两位都是当初与五龙楼谈判时露过面的五蝠党血令悍将,魔剑鬼刀正是负责与毒龙交涉之人,而天斩刀正是差点一刀将三眼剑狂毙命的那位,魔剑鬼刀君飞豪身后,是修罗仙子欧阳倩茹这位与宗兴关系特殊的大执法、女强人。

相距十余丈,天威天霸两堂人马一齐勒住坐骑,所有的人几乎是同时翻身下马,上前七丈,在三丈外一起单膝点地,同声道:“属下拜见魁首,魁首金安!”

一挥手,宗兴宏声道:“诸位弟兄辛苦了,大家免礼,全部上马,随本座一同进城。”

“谢魁首!”三百余人又同时上马,然后与宗兴这列马队汇合。

修罗仙子骤马上前,与宗兴行了个肩并肩恭声道:“魁首,我们己经按魁首的指令荡平了听涛山庄,摧毁了中州龙家残余势力,一切都十分顺利,我们伤之不大。”

“欧阳执法,辛苦了,齐家一门老小……”宗兴冷森地问,但目光却是热情如火一样望着修罗仙子。

修罗仙子一触宗兴的眼神,多日的辛劳仿佛全被这一眼赶到了九霄云外,她心中大慰,口里却同样冷硬地道:“一个不留,首级全部在鞍后石灰袋中。”

“很好,待此事一了,再论功行赏。”

“谢魁首。”

进城门,不见一个行人。守城的官兵也没有一个,进城后街道两边的路口全没了棚拦,街上,同样不见一个人影,家家关门,户户闭窗,全城一片肃静,除了这一列铁骑雷动的马蹄声外,再无半点杂音。

哧哧一笑,宗兴道:“李知府很会做人,叶堂主,回头再替我送一万两银子过去。”

“是!魁首。”八荒邪神在后面应诺。

看了看地形,宗兴突然把手一举,这支训练有数精悍骑队立即纷纷停下,宗兴口中大声道:“龙儿凤儿羽儿雯儿,前面开道!”

“是!义父。”四个小鬼也是飞身下马,各执一个大袋如飞向前,边走边撒下一层黑色火葯粉。

“天火堂所属准备待命,务必封锁住东西南三方,一定要将晏家大院的残余人马赶往北端大广场。”宗兴下了第二道指令。

“是!魁首。”火雷神应诺。

“天威天霸两堂分派部分人协助天火堂行动,其他人准备随我往东广场列阵相侯。”宗兴说出了第三步行动方案。

天火堂弟子与一部分天威堂天霸堂弟子纷纷下马,百余人这时每人手中有个黑色布袋,里面鼓囊囊的,不知什么玩意。

这时,小龙小凤等四人已从前方往回赶。

“义父,全准备好了。”小龙叫道。

“点火!”宗兴下令。

于是火雷神一抖右手,也不知从何处便飞出一团火光落在黑色火葯粉上。

“霍……”一列长火龙顺着街道向前伸,往侧窜。

“轰轰轰……”一连十余声大爆作,大概是埋伏在外的连环雷被烈火引爆了。

“行动!”

于是,所有的人纷纷下马,踏着松松的路面分四方东向晏家大院。

晏家大院仍是那般静寂,宏大的大院没有一丁点气息,对外面的变故没有一点反应,沉寂如死,既不见人影闪动,也不见有任何特异的征候,一切都是那么静默——带着浓重阴森气息的静默。

各方各位部署,火雷神忽然沉喝道:“炸!”

百余颗威力至大的天雷震便分东西南三方扔向晏家大院内。

“轰轰轰轰……”连串的暴响狂震仿能让天为之惊,地为之动,山为之崩,海为之啸。

狂乱的叫声与震天的惨嚎声顿时随着爆炸响自晏家大院。

“我操你妈!这算哪门子事!”

“狗娘养的,这就是你们五蝠党的作风?”

“煞星他娘的不是人!”

“烧!”火雷神马上下了第二道命令。

于是无数火焰弹扔将晏家大院的东西南三方,烧成了一片火海,烈火冲天,浓烟滚滚,迅速蔓延。

这还不算,无数盛有燃烧油类的皮袋瓶罐不时往院内院门扔、油助火势,水借油威,大火以更快的速度向晏家大院烧开。

慌乱中,一些黑衣大汉冒火从院内纷纷向外闯,但刚离火海,身上的火苗尚未来得及扑灭,这些三尊府泣血堂的神弩手一箭未发地不是死在飞刀之下,就是被乱刀捅死,要么就是被活活烧死。

外面有人封锁,院中便不再有人往外冲,纷纷向唯一没有起火的北后门窜,尽管明知在那儿已设下埋伏。

当第一拔人物从院墙往外翻,人还未落地站稳,在宗兴一声冷酷无情的“杀”字中,这三十余名冒失鬼便毫无反抗的死在那轮有如暴雨狂风的飞刀暗器波中。

正主儿终于露面了。

“等他们站住阵脚!”宗兴断然下令。

院墙下,人影不断落,翻天神君,昊天神剑,夺魂公子,天狼向敢,绝剑邓刚,绝刀胡石,绝掌孟强,青狮万坚,白象赵环,黑熊钱烈,红豹焦贯,飞鹰周习飞,狂*醉许芙……

毒尊阴独,煞尊屠森,泣血堂堂主泣血刀姬百龙,长老堂堂主大天魔褚自达,以及剩下不到三十余名的泣血堂所属神弩手。

千流刀云天岳,闪电刀云中岳,碧玉兰花云倚霞等云家人全都安然无恙。

血掌金云,冷魁金福等金家高手紧紧靠在听涛山庄的人身旁。

报应神严正,满天星卜义,百了刀晏开旭等九名白名宿一个个狼狈不堪。

这些人三丈之外,便是呈扇形排开的五蝠党好汉。

“煞星,没想到你会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你算是个什么人物!”翻天神君恨恨地叫道。

“嗯……”宗兴一阵阴笑道:“齐老狗想和我斗?你门都没门。跟我玩狠,我比你狠十倍,同我比阴毒,我比你绝十倍,老匹夫,在动手之前,我给你看一样东西。在给你看这样东西之前,我又告诉你一句话,我相信你知道后,心里一定高兴得不得了。首先,我告诉你,在发动对你们的攻势之前,我派我的手下不辞辛苦,风尘仆仆地跑了一趟黄山,老杂种是黄山,你听清楚了没有?黄山。”

“你……”昊天神剑脸色大变。

“黄山,你们应该比我清楚。”宗兴继续阴森地道:“听涛山庄知道么,老畜牲,我派人到了一趟听涛山庄,你们应该知道那是哪一群乌龟王八蛋的狗窝。”

“煞星……”翻天神君也脸色剧变。

“我派的人不多,二三百多人,我的这些手下也没干什么,仅仅是在那里的杀人放火而已。真的。我保证,除了杀人放火,他们再没干别的。”宗兴继续道。

“宗小狗你不是……”夺魂公子厉叫。

“小杂种,你这狗娘养的贼胚用不着象疯狗一样在这狂吠。你想知道你的兄弟姐妹叔叔阿姨爷爷奶奶的下场么?我马上告诉你。”宗兴说到这里,一挥左手阴笑着道:“还给你们!”

于是一干银衣骑士掷出了八十三个布袋,从布袋中滚出了八十三颗经过处理保存的头——八十三颗孤零零的人头。

这些人头中翻天神君、昊天神剑,夺魂公子一眼就认出是些什么人的人头。

夺魂公子狂叫道:“我跟你这没有人性的狂夫拼了!”边叫边象疯子一样冲向宗兴。

人丛中,冲出恨重如山的单百霸。对这个差点让自己命丧黄泉的阴毒小人,他早已发誓要亲手报仇。

“杀!”他狂吼一声,出手就是雷霆刀。

几乎是在同时,听涛山庄那边也传出一声“杀!”但却并没有人冲出,相反,四猛与三绝及二鹰全部摇晃着惨叫着倒地,九柄利剑从九名一流高手的要害拔出,带起九道血箭喷出,剑一抽,人体便都倒地,躺在血泊中。

而与此同时,早被怒火迷了心智的夺魂公子也惨叫着在单百霸一招雷霆刀下肢体四落。血雨四飞,倾刻间也成了一具残缺的血尸。

所有的变化发生在同时,但众人的目光却都集中到三绝四猛二鹰九个人的突然死亡之上。

杀人的凶手不是别人,正是翻天神君视为大援的金陵金家九名高手。

“你们……”翻天神君他简直快要发疯了。他尖叫道。

“齐盖天,你没想到你也会有今天吧?你看清楚老夫是谁!”冷魅金福也变了一个人——赫然是那日在黑松坡已经死于十绝神君阴毒暗算的有金神金祥。

当然,金神金祥并不认他是被十绝神君暗下毒手,那天他伤发后,一直认为是翻天神君下的毒手那天他伤发倒地,知道硬挺下去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他只有用龟息大法假死,牺牲同伴的性命来保全自己,留着自己有用之身,日后再替同伴们报仇雪恨。

那晚煞星突围而走,十绝神君伧惶而逃。武当门人也匆匆而退,翻天神君当时断了一条腿有伤在身,当然不会有心情去检查尸堆中还是不是有活口,待他们听涛山庄的人走后,金神金祥便忍着伤痛从尸堆中爬了起来。他对天发誓必报此仇之后,便悄然潜回金陵老家装死养伤,等待报仇的机会。

十天前他们金家从江湖传闻中获悉了听涛山庄与三尊府联系在长治府要同煞星作彻底了断。于是,金神金祥知道报仇的机会来到。因此,他戴上人皮面具摇身一变,成了金家的家将金福,由胞弟血掌金云出面,打着除度卫道的口号,定下了这条临阵窝里反的绝技,一次便将翻天神群视为心头肉的三绝四猛全干掉,而且搭上两鹰。

“你……你死没……”翻天神君心中的惊骇是可想而知的。

“老匹夫,老夫死了谁来替我申冤?谁来替我报仇?”金神金祥沉声道:“我们金家与你前世仇,今生还,你这老匹夫竟然忍下那种毒手来害我们?你这种人间残渣,江湖败类的无耻小人不死,天理何在?”

惊骇之余,翻天神君心中的更加仇恨,他的一切全完了,他视为唯一本钱的十名心腹死党,竟然有九个死于阴损的暗算下,大敌当前,有谁会注意只有朋友,才是最可怕的敌人,因为他们从来就没有想过去防这些名正言顺来的助拳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卅五章 剑、现、残鬼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斩 天 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