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 天 斧》

第 四 章 真、诚、浪女情

作者:云中岳

府城六大园林之一的听雨轩被一把大火所烧的消息,一大早,更以最快的速度向城内城郊的各个角落传播。谣言纷纷,众说不一。

官府在被烧成一片焦土的废墟中,找出了一十五具业已烧焦的尸体。出了凶杀案,虽然没有苦主,但官方仍得立案调查。

一时间,所有的城狐社鼠们纷纷四出活动,探稍息,找线索。其结果自然是劳而无功。

“盛昌船行”刚出事不久,“茂源车场”的贺三爷又被人烧了别墅,杀了护院。城中许多缙绅权贵都因这连续而起的两件凶案开始紧张起来,敏感一点的权贵们马上便想到了专门与大户人家作对的“五蝠血令”这个恐怖组织。

“五蝠血令”光临镇江的消息,也不知是谁传出来的。一下子在镇江府的权贵缙绅们之间传开了。官府一时间也紧张得到处胡乱抓人。

有钱的大户人人自危,纷纷出重金在江湖上雇请保缥。镇江府的江湖人物一下子凭空增加了三倍。贺三爷自听雨轩被烧,便没有再露面,有些开始怀疑贺三爷他是不是那十五具被烧焦无法认的尸体之一。

宗兴他当然知道贺三爷没死,正在托人明查访,希望得到贺三爷的行踪。但是五天过去了,仍一无所获,仿佛贺三爷已自这个世上消失了。

这天宗兴正在书房中处理事务,尽管再忙,也不会扔下生意不管。门口忽然传来一声轻微的响,跟着他便闻到了一丝特殊的幽香。

这种幽香与别的女人身上的香味不同,宗兴知道是谁才有这种体香。

蹑手蹑脚的轻响慢慢接近。宗兴心中一笑,着便决定与门外之人开个玩笑。他身形一晃,便书桌之后来到了门口,依门而立,无声无息。

一个十分美丽的女人轻手轻脚地出现在门口,然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便进了书房。她不是那位江湖中有“血影飘红,罗刹追魂”的血罗刹冷寒雪,还有谁?

冷寒雪尚在疑惑地游目张望,忽然她觉得纤腰被一双大而有力的手拦腰抱住了。

她一惊,同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她猛地一记霸王肘撞向身后之人的左肋,右脚来了一记极漂亮的倒踢金钟,粉腿从前面利用小弓鞋前面的铁包猛的踢向身后人的脑袋。

“哇!好凶!”宗兴一声轻笑,左手一格,大手托住了姑娘的玉体,将力道巧妙的化去,跟着右手一抄,将冷寒雪连腿带人抱在怀里,让她成了一个金鸡独立的姿式。

“宗公子是你!”冷寒雪惊道:“我有没有伤着你?”

“血罗刹不愧为血罗刹,换了一个人,你这一肘一脚还真能要占你便宜的登徒子的性命。”宗兴风趣地笑道,并没有放手。

软玉温香在怀,他这位花花公子当然舍不得放手,何况这个女人是与他有过定夜夫妻之情的漂亮女人。

“宗公子,我刚才不知道是你,对不起?”

冷寒雪娇声说道:“还不放手,让下人们看见了多难为情。”

“小雪你放心,除了你敢不声不响上我这楼外,其他人上楼一定会出声通报。”宗兴微笑道。

“那你想干什么嘛?”她娇声问。

“你刚才差一点要了我的命,现在我当然要罚你了。”他轻笑。

“怎么罚?”她仰着脸问。

“你看着办吧?”他故意俯下脸。

冷寒雪脸上飞过一丝红云,她反手向上圈住宗兴的脖子,然后将樱桃小嘴徐徐印向宗兴低府下来的嘴chún。

丁香暗度,口舌传情的销魂滋味自然不是笔者所能描绘得出的。因此笔者在此向各位看官说声抱歉。那种软玉在怀,丁香传情的销魂滋味尚需看官们自己去体会。

一番深吻,吻得姑娘家直到喘不过气来,两张紧贴的嘴chún才恋恋不舍的分开。

“这个惩罚你满意吗?”冷寒雪紧搂着宗兴的劲脖,将一张粉脸紧紧地贴在那张胡渣子刺人的脸上,柔声地低问。

“勉强满意,但还想进一步,那才更妙。”宗兴轻吻着她的玉额,轻轻地,暖昧地笑道。

姑娘粉脸顿时更红,她娇声道:“大白天你也想那个,难为情死了。”

“什么那个啊?”他故意笑问。

“不来了,你欺侮人家。”她在他怀中不住扭动,撒娇不依。

“小雪,你不知道,白天干那事,别有一番情趣,这么久没见面了,你忍心不让我消消火?那玩意憋久了,可是会憋出病来的。”他在她耳边轻语,右手伸入她的衣内,不住的按揉那凝脂般的玉rǔ。

冷寒雪不是那种不解风情的淑女型女人。酥胸上传来的快感,很快地引起了她的慾意。她妩媚地轻嗯一声,双手钩住宗兴的脖子,樱桃小嘴丁香暗度。热情地吻着他。

舌尖,既能传递爱的讯号,又能撩起人的情慾,它的奇妙效用,只有热吻中的男女才能深深体会。

“宗哥哥,你也丢了。”

“当然,我的小雪儿连丢五次,我怎能再不丢?”

“宗哥哥,你使我好尽兴好尽兴,你是否也跟我一样得到满足?”

“小宝贝,你满足,不也是我满足?”

罗帐之中,宗兴紧搂着伏在地宽阔结实的胸膛上的冷寒雪,一边爱抚一边说:“小雪,你们令主怎么说?”

用贝齿轻轻地咬着那结实的胸肌,冷寒雪轻轻地道:“宗哥哥,现在别问这个好不好?”

“小雪,是不是有困难?告诉我?”

“宗哥哥,我真的不想失去你。”说完,她竟然忍不住抽泣起来。

“小雪,告诉我,有什么事不要瞒着我,好不好。”宗兴用手轻轻地托起姑娘的下巴,望着那张雨打梨花似的娇靥,他柔声道。

“呜……”她没有出声,只是一个劲不停地哭泣着,这时她哪象个杀人不眨眼的红粉煞星,完全家个情窦初开的青春少女。”

“小雪,你别哭好不好?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哭,我的心真的好难过,好难过。”他柔声劝道。

“宗哥哥……”她伏在他的胸膛上,竟大声呜咽起来。“我不想失去你……呜……我真的不想失去你,我宁愿去死……呜……。”

轻轻地拍着她光滑如玉脂的背脊,他柔声劝道:“小雪,小雪,你别哭好不好,你再哭,我也会哭了。”

“宗哥哥,也许命中注定我们只能有露水恩情,要想长相厮守,只有等来生。”她边抽泣着边道,那模样不是见之尤怜。

“小雪,我从不相信命运,我想拥有的东西,任谁也别想夺走,是不是你们令主要对付我,嗯?小雪,别难过,告诉我。”

“宗哥哥,我们相识虽不长久,今日也是第二度相逢,但小雪知道你很喜欢我,而我也非常非常爱你。可是令主他不允许我们在一起,他要我对付你,如果你不服从我们的话。”

“你们令主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不知道。”“他是男的还是女的?”

“是女的,我与几个师妹都是令主一手带大的孤儿,如要我背叛令主,我简直想都不敢想。”

“难道你不想与我在一起?”

“可是……”

“小雪,你能不能安排我与你们令主见一次面,放我好好跟她谈谈,说不定我能够说服地。”

“宗哥哥,这个很困难,令主她是从来不轻易见任何人的。这实际情况是我们五蝠血令一直保持着神秘色彩的原因之一。”

“小雪,为我们的将来,你一定要尽力去试试,好不好?”

“嗯!”

“小雪,你们令主她打算要你如何对付我?”

“她说如果我不能控制住你,便要我杀了你。”

“她难道不知道我们的关系非比寻常?”

“她知道,但她认为好并不重要,我们的组合,是不禁慾的,男女关系都很随便,令主在这方面看得十分开。”

“那她为什么不允许你嫁给我?”

“令主说这是原则上的问题,她说五蝠血令横行江湖三十年,从未失败过,她说决不能听人的意见,五蝠血令是不受任何威胁的,也绝不能在别人面前低头,以前没有,现在也不能有,将来更不允许发生。”

“你们令主倒是挺傲的,不过这一回,本公子一定要折服她,说不定,你们五蝠血令就是我在江湖中创立霸业的第一批生力军。”

“宗哥哥,那是不可能的。令主一身所学功臻化境,纵横江湖三十年从未失败过,你别痴心妄想了。”

“小雪,你知不知道我打算成为一名江湖人了。”

“刚才你说你要在江湖上建立霸业,为什么?不是说过你不想成为江湖人吗?”

“没办法,情势不由人。”

“跟你这次船行出事有关吗?”

“是的,我要替那七十二个无辜的生命报仇,必须走上江湖这条不归路。”

“宗哥哥,我们起来再讲好不好?”姑娘伏在他身上轻声道。

“不好,我喜欢这样肌肤相连。这样谈起话来别有情趣。”他说着又将她接得更紧。

“人家担心压在你身上太久了,你受不了。”

“没正经的,不跟你说了。”她娇嚷道,用小嘴轻咬着他的肩访,在他耳边轻声道:“宗哥哥,你如果用吸引我的方法去对付令主,可能会有效。”

“哇!小雪,你要我去勾引一个老太婆?”他怪叫道。

“才不呢,令主年纪虽然大了,但看上去却如花似玉如少妇,一身肌肤也象处女一样光滑结实。”

“那她一定是采补有方,驻颜有术了。”

“嗯!”

“那还不是一个老妖怪。”

“我不允许你这么说令主。”

“好好好,我不说,谁叫你这么可爱,小雪,我那样做,你不吃醋?”

“我们这种女人,怎会去计较这些。”

“小雪,我不许你这样看轻自己。”

“但是事实……”

“谁没有过错?谁没做过糊涂事?小雪,答应我,以后再不准这么看轻自己,嗯?”

“宗哥哥……”

“答应我!”

“嗯!”

“这才乖,这才是我可爱的小雪儿。”说着说着,刚才的忧愁带来的扫兴,逐渐又被重新燃起的情火驱走,宗兴他又兴奋起来,身躯慢慢地,有节奏地向上活动起来。

他身上的冷寒雪也让激情将先前的愁绪扫得烟消云散,她默默地配合着,身形不住上下起伏着。

这一回,他们是以柔和的节奏进行着,那种轻柔的情调,简直让人乐不思蜀。

宗兴一边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全身,轻声问道:“小雪,你们令主在这方面是否有所嗜好?”

“谈不上嗜好,她的青春也并非靠这方面来维持,她那种年龄,早过了女人虎狼之年,不过有时候兴趣来了,她也会同组合中几个特定男人合欢取乐,但她从不乱搞。”

“这样的话,你那个建议我倒是有考虑考虑的必要。”

“你如果勾上令主,让她开心,说不定她一时心情好,会答应我们的事。”

“但我一想她已是几十岁的人,应该是人老珠黄,心里总觉得有点怪怪的感觉。

“你见着令主,便不会有这种想法了,令主那身段,肌肤,绝不比我差。”

“真的?”

“我当然用不着骗你了。”

“那我真的要试试我的魅力了。”

就这样,二人又持续了近一个时辰,天都已过午时了。

终于,两个人在共同的一阵疯狂耸动之后,双双交货,二人又满足地搂在一起。

冷寒雪身上已是香汗淋淋,宗兴也好不到哪里去。

“小雪,你什么时候安排我与你们令主会面?”

“过些时候吧,等我准备好了,我会通知你的。”

“你是不是要走了?”

“明天日落之前我一定要回组合。”

“那今晚继续陪我。”

“嗯!”

“小雪,你们组合的山门在哪里?”

“告诉了你,你可别到处乱讲。”

“尊命,夫人。”

“我才受不起呢,组合的山门设在金陵紫山腰的一所秋枫山庄之中。”

“秋枫山庄,我知道,那是金陵燕王朱煦的别墅行宫。”

“看不出你知道的事还挺多的,但你千万别将此事泄露出去,不然到时让官府或者白道人物知悉了,那可就糟了。”

“你放心吧,这个道理我还会不知道?”

“知道就好,不然的话到时候我难受,我也一定会拖你下水,让你不好受。”

“你有难,我当然不会坐视了,小雪,能不能透露一点你们合主的底细?”

“好啊,你想要我出卖令主?”她娇嗔道。

“我这也是为我们好啊?说一点吧,一点点就行了。”。

她当然不是真的生气,不过是趁机在他身上撒撒娇罢了,听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 真、诚、浪女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斩 天 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