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 天 斧》

第 六 章 艰、险、江湖路

作者:云中岳

府城西门外的才子桥,西行大官道贯穿“下蜀”,“栖霞”,直抵“金陵”城。

从才子桥到十五里外的“石马山”,道路修建得又宽又直,沿途有许多村落,以及多得数不胜数,归豪门巨富拥有的园林别墅。

“石马”“纯德寺”四面里余,那风景优美,亭台楼用巧夺天工的“香华园”,在这仲夏之日,另有一番清凉,幽雅的景象。

“香华园”的主人是“镇江”府的另一大富翁“富贵钱庄”的东主林定一。但是近两年来,林家到“香华园”踏青避暑的亲友越来越少,今年它是看不见前来游玩的红男绿女,似乎“香华园”已成了一处禁地。

不错,“香华园”的确成了一个禁园。因为两年前它便成了“三尊府”设在天下各地无数的秘密据点之一。贺三爷的身份暴露。“听雨轩”被宗兴一把火烧了之后,他这位“茂源车场”的老板便一直躲在这儿享福避祸。

“近香阁”位于“香华园”的东半园,目前仍是地中的禁地。园中的执事人员,未经招唤一律不许接近到通向“迎香阁”的那个月洞门。这里不论昼夜,看不见守卫人员,但任何人进入“香华园”之后人皆受到隐身在各处的警卫的严密监视。

“迎香阁”二楼的那间静室里,清凉、华丽,南北两扇大窗皆开,很通风。连里面曲折的走道上也是凉风习习。

两个面目冷森的黑衣仆从,把守在通向东面雅室的走廊门口,同时也可以监视五六丈外的大门楼。

这间雅室之内的装饰,极尽奢华,帘,帷、帐无一不是非绸即缎,每一样家具摆设皆是堆金砌玉,美仑无比。

打磨得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面上,铺有一张极尽工艺,精致异常的编花凉席,有四位身披蝉纱,里面胴体隐现的绝色美女,簇拥着一位身穿宽松白色丝袍的中年人,或坐或躺,此刻虽看不到婬情艳景,但也够称得上春光旖旖了。”

白袍中年人气宇不凡,英俊诺酒,四十余岁正值壮年,是男人一生之中最鼎盛的春秋。此人虽是半躺半坐椅香伴玉,但仍可看出他超人的风华与极具的威严。

对面的棉席之上,是两位芳华正茂,美艳无双的女人,左边那位,穿一袭淡黄色的紧身衣裙,由于那紧身衣裙,便更加显露出她身材的玲珑剔透,婀娜多姿,她的瓜子型的脸蛋,美得足以慑人心魄!那眼、那鼻、那chún,无一不是上天的佳赐,而那百嫩细致的肌肤,更是宛似吹弹得破,好美,好迷人!

右边那位,也同样美得让人心跳,只可惜她那张如玉的娇面上,没有一点表情,让人的感觉,此女又冷又艳,让人捉摸不透。

在这一冷一艳的两位美人的左侧,那位一袭青衫的壮年人,不是贺三爷又是谁?

此刻这位好酒好色的大爷,正在不断与那位妖媚的美人眉来眼去。贺三爷是那种极具成熟男人气质的精壮男人,而这种男人,无疑正是对那些裙带极松的妖媚女人极具吸引力的男人。

根据这雅室中的香艳气氛,可知贺三爷与那一冷一艳的两位美人不是这儿的主人。因为他们三人衣着完整,两位美人儿更是连鞋也未脱。此时此刻,按理连女人的裹脚都赚碍眼,何况这三人都是整衣盘坐。

神态冷艳的美人似乎看不惯室中的景象,她皱着那双弯月柳眉,神色不耐地望向窗外。

“咱们这次最大的错误,是贺仲谋你这个大首脑将形势完全估错。”白衫中年人终于停止了调情,望着贺三爷淡然道:“因为你没有查清盛昌船行的底,冒然行事,导至上回我方的人在姓宗的小辈手中栽得那么惨。目前宗小辈已经成为江湖风云人物,煞星宗兴的名号直追宇内七大凶人,由此看来,他是准备与我们三尊府硬干到底了!府主这次派叶某与卓云这位护法带人前来摆平这档子事,贺大首脑,你是否有什么好主意?你也躲了这么些日子了,是不是想出了对付煞星宗兴的好主意。”

“叶先生,此事属下的确考虑了好些日子了,无时不在想怎么除去那小子,因为姓宗的小子他一定不会放过我。”贺三爷胸有成竹地道:“属下认为如果用武力的手段解决那小子,以我们的人手,固然一定可以铲除他,但那样我们付出的代价一定太大,会要损失好些人手,因为那家伙一身绝学的确深不可测。所以属下认为只有智取。利用那小子的弱点来对付他。根据多年的了解,风流好色正是那小子的致命弱点。”

“因此你建议府主派本姑娘来对付他,是吗?”贺三爷身边的那位艳若桃李,但却冷若冰霜的美人冷冷地道。

“卓护法明见,属下正是这个意思。”贺三爷似乎有点害怕这位冷美人,他惶恐地道。

“那小子是不是真的风流好色?”冷美人卓护法口气仍冷:“你不要这回又没摸清那小子的底细,到时侯事情办砸了,你可别怪本护法对你不客气。”

“卓护法,你别老是吓唬贺大首脑呀。”妖艳的云护法娇声道。“那小子一个人带着五位美女在公共场所露面,他不是个花花公子,也是个大色鬼,因此本座相信贺大首脑的话没错。所以这次的任务交给本座就行了,对付那种既风流又下流的花花公子,我慾海妖姬的手段一定比你寒冰仙子高明。”

“云护法,那小子是个典型的扮猪吃老虎的家伙,本座是担心万一情况不明我仍冒然下手,弄得丢了夫人又折兵,那就得不偿失了。”寒冰仙子冷笑着道。

“那卓护法你放心好了,吃亏的事本座出马,一定不会让那小子在卓护法身上占便宜。”

“叶某认为此计可行。”叶先生接口道:“这次府主是下了决心,不只是派叶某出面,而且同时也派出了狙杀堂四大杀手的血幽灵常森协助我们动手,所以叶某的打算是:找个适当的机会,引那小子出来,先由血幽灵常森动手,一旦常森失手,卓护法与云护法则在半途设了圈套,诱那小子上钩,能擒活口最好,府主有争取那小子成自己人的打算。”

“叶先生,那小子他是横定心软硬不吃,而且他不杀属下也不会罢手,因此府主想争取他只怕十分困难,最好的办法,属下认为是尽快宰了那小子以绝后患。”赞三爷一听要抓活的,不由大为惶恐抢说。因为他知道尊主一向量才而用。如果真让宗兴成了三尊府的人,凭他煞星目前在江湖中的地位名望,到时他贺仲谋肯定会被府王来个丢卒保车,死定了。

“这个叶某自有主意,你用不着再说了。我看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叶先生口中在说,手却在一位美女的私处探索,抚摸。

寒冰仙子大概不适应这种场合,她冷然长身而起,望也没多望叶先生一眼,一句话没说,转身就走。

“贺大首脑,你怎么还这么不识趣?愣在这干什么?快走吧,上我那儿去。”慾海妖姬妖声妖气地对贺三爷道。

贺三爷闻言马上知趣地拱手告退,“叶先生,属下告退,”

但那位叶先生却理也没有理会他,因为他的嘴正忙于吻吮着一位美女的饱满玉rǔ,而一双手,则分别在两位美女的地方摸索,擦动,只捺得三个女人婬声浪女哼个不停。

“该死的贺仲谋,真不知趣,这时才走。”剩下的另一位美女低声骂了一声,然后道:“叶先生,我们继续玩吗?”

一时间,这间雅室内完全充满毫无故忌的婬声浪语,室内幽雅的环境,也被一种纯*乱的气氛改变。

婬情大持续,阴谋也在悄悄进行,除了室内有阴谋在策划。在“乾坤神手”的密室里,此时此刻,也五位阴谋者在策划阴谋。“杨尊主,我们得到线报,三尊府中忽然有大批好手赶来此地,院主为防他们有什么阴谋,特命本殿主带人前来一探究竟。”位于最上首的一位面容精瘦,胡狼眼冷电森森的黑衣老者用低沉的语调说道。

“院主圣明”乾坤神手正色说了一声,然后说道:“这次殿主来得正是时候,目前镇江府形势极为混乱。前些日子三尊府的堂口被人挑了,根据内部消息,属下已经证实是煞星宗兴这位花花公子所为。因为盛昌船行上次的沉船案,是由三尊府驻镇江堂口的头人贺三爷一手策划并进行的,所以煞星宗兴与三尊府之间一定已是势不两立的局面。三尊府这次调派人手,很可能是来对付盛昌船行的煞星宗兴,事情虽是如此,我们也不得不防,要知多年以来,贺三爷那老小子无时无刻不在图谋铲除属下所在堂口,三尊府与我们森罗院也一直在明争暗斗,都希望独霸江湖。这次我们只要等三尊府的人与煞星宗兴火拼,我们的人便可在暗中伺机打落水狗,对三尊府的实力给予重创。”

“鹤蚌相争,鱼翁得利,我们坐山观虎斗,这条主意好是好,问题是煞星宗兴有没有斗虎的实力?他是不是真有江湖传闻那么厉害?”被称为殿主的老者疑声道。

“属下认为煞星绝对有与三尊府相抗的能力,他那日大败鬼手阴爪,杀死五灵羽士,属下亲眼目睹,煞星的一身功力的确深不可测。”乾坤神手郑重地道。

“那几个家伙全是浪得虚名之辈,本堂主认为煞星纵使高明,也高明不到那里去。”一位紫面老人不屑地道。

“郭堂主,煞星宗兴绝对不能忽视。贺三爷的那座听雨轩,属下有几次曾想端掉它,但一直不敢冒然动手,因为那里实力非常雄厚,而煞星宗兴却能凭一人之力挑了三尊府这所堂口,属下认为光这一点,煞星就有与三尊府中的人对抗的能力。”乾坤神手肃然说。“杨尊主,从不轻视敌人,固然是你的长处,但过分地将对手估计太高,什么事都畏首畏尾。就难成大事了。”郭堂主不以为然地道。

“郭堂主,杨尊主一向办事得力,我认为他的估计与判断不会有错。”殿主冷沉地道:“杨尊主,煞星在镇江府有家有业,他与我们之间会不会有冲突?”关于这一点,目前还不能肯定,因为一来属下不能了解煞星的意图,二来也不知道院主对下属有什么进一步的指示。”乾坤神手老谋深算地说道。

殿主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问道:“关于煞星这个人,杨尊主你是否有办法将他吸引到我们森罗院来?”这个可能不是没有,我们帮地对付三尊府的人,一定能够获取他的好感,殿主这条建议到是值得一试,煞星如能加盟森罗院,对我们森罗院一统江湖大业无疑是一大生力军。”乾坤神手郑重地道。

“那是你杨尊主太看重那小辈了,本堂主可不这么认为。”郭堂主传笑着道。乾坤神手没有出声反驳,只是望着他摇头苦笑,无可奈何。

“杨尊主,此事就交给你去办,如果不能将他发展成为我们的人。那么一定要趁早将他干掉,不然他可能会成为我们森罗院称霸武林的一大阻碍。”殿主冷沉的道。“是!殿主,此事属下会看着办。”乾坤神手恭声答道。

“郭堂主,你助杨尊主办这件事、如果杨尊主不能说服煞星,狙杀煞星的行动就由你执行。”尊主对郭堂主说道。“是!殿主,本堂主决不会让那小子翻出我千手如来的手掌心。”郭堂主傲然答道。

乾坤神手张了张口,但没出声,他慾言又止的神情落入殿主的眼中,殿主沉声问道:“杨尊主,像还有什么话要讲?”“没什么,属下只是想知道此事是否要尽快进行。”乾坤神手连连改口说道。他本来是想说,如果让郭堂主跟他一起办这件事,一定不会成功,肯定会替森罗院树下煞星这个大敌。

乾坤神手的顾虑没有错,后来森罗院被煞星宗兴彻底瓦解,原因就是这位郭堂主意气用事,激怒了宗兴,致使双方撕破脸面,成为大仇,最后导致森罗院的毁灭,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此事等三尊府的人找上煞星之后,马上着手进行。现在你的任务是将你所有的眼线全派出去,严密监视住三尊府中人的一举一动。”殿主说完又说道:“三尊府目前的秘密堂口在城西郊的香花园,杨尊主,这个消息你不妨找人透露给煞星。”

“是!殿主,属下这就派人去办。”“现在还有什么事要问不?”

“没有了,殿主!”“那就这么决定了,具体的步骤你自己看着办吧。”

“是,殿主。”

所有的阴谋都在顺利进行,镇江府城即将掀起一场大风暴,而这个风暴的中心点,便是盛昌船行的东主宗兴。这是自宗兴在福安轩向江湖生涯迈出地一步之后的第五天。

血罗刹冷寒雪回组织处复令去了,楚秋莹她本来的目的就是来找宗兴,如今她与宗兴的关系更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艰、险、江湖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斩 天 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