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 天 斧》

第 九 章 计、巧、服姬心

作者:云中岳

送云绮霞回到悦来客栈,已是近未牌时分,距天黑还有两个多时辰。

悦来客栈也是一家上等客栈,投店的旅客都是很会享受的有钱人。

该出去的都出去了,不想出的,这时候正在关门睡觉,或是与女伴绵绵情话。

所有的客房几乎都是关门闭户,有些房内还传出隐隐男女嘻笑声和歌弦声。

在二进院的广阔院子里,宗兴送云绮霞至东厢上房的走廊门口。

“我趁这段时间去购置一些必须品。”宗兴微笑道:“你也趁这点时间好好休息一下,我想刚才在群仙阁你一定吓坏了。吃晚餐的时候我会来找你,我们再一块去富春园喝茶,云姑娘,我这样安排你同不同意。”

“一言为定哦!”云绮霞语音柔柔的,俏笑着用闪发异光的美目注视着他:“我等你,宗公子,可不准骗我,晚上见!”

他转身举步,在廊角回头转望。云绮霞倚门而立的婀娜身影,仍在向他巧笑情分.举手向他轻挥然后才转身走了。

他停立片刻,不言不动。

他在继冷寒雪与楚秋莹之后,云绮霞的俏影已深深的铭刻在他的心中,他不否认云绮霞的确十分可爱,不论人才容貌、谈吐、风华、气质,这位云姑娘给他的印象相当美好,交往可以将男女之间的距离拉近,意气相投自然而然便会产生亲近的意念,从而培养感情。

他明白,冷寒雪与楚秋莹的顾虑都没有错,他的确是个多情的男人,他与云绮霞正在相互吸引。

刚出客院的门口,他突然感到心潮一阵汹涌,一种奇异的感觉震撼着他,一种无法解释的心念压迫着他。

这就是儒家所说的心悸,玄门弟子所谓的心灵感应。

敏感的人,当思念某一个人时,宗会出现这种怪现象,当你思念的人有什么不测之事发生,这种现象便会突然产生。这是人类几乎失去的一种本能,但仍然潜伏在人类身上,修道有成的人,便能将这种人体的潜能发挥出来。

毛骨竦然的感觉袭击着宗兴,一阵寒气笼罩周身,他象一头嗅到危险气息的猛兽,全身毛发耸立,露爪龇牙。

远处有一位旅客经过,本来是看清了他的身形,但等他眨了一下眼,明明在院门口的人影却已平空消失不见。他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看,并非自己眼花,那人的确不见了。他喃喃自语:“真是撞见鬼了!”

客房很多,有三十来间上房,共分三进,东乙,代表第二进,过道曲曲折折,客房的门窗都闭,没有一个人走动,十分安静。

云绮霞根本就不会想到在这个时候,这种地方;会发生不测。她认为安静是很正常的现象,因此毫无戒心,莲步轻移,在略见阴暗的走道中直向自己的客房走去。

她在想心事,想有关宗兴的一切。

她知道自己是什么身分,目的是什么。但她忍不住仍然要想。

每个女人都会怀春,都会思念令她动情的男人,慾海妖姬同样是女人,她也不会例外。

幼年的遭遇,让她过早地失去了童贞,内心的不平与痛恨,养成了她玩弄男人的变态心理,加上师门心法的需要,让她不得不在男人堆中打滚,因为她离不开男人.时间长了,她越陷越深,终于为世人眼中一位人尽可夫的婬娃荡妇。

慾海妖姬她也有深藏在她心底的一分真挚少女感情,只是没有一个男人能将这根情弦拔动,江湖中鬼混了近十年,她玩弄男人,男人玩弄她,在慾海中翻滚,在婬浪上浮游,让她早就忽略了这从未动过的情弦,让她几乎忘记了她还有一份少女的情怀。

但在婬慾之中渡过了十年后的今天,她和情弦终于在动情大法的神奇功能下,被宗兴挑动了,一向痛恨男人的她,终于发觉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为一个男人心动,而且爱上他。令她更奇怪的是,这个男人还是她要阴谋对付,置他于死地的男人。

宗兴那玉树临风似的身影,那令女人动心的微笑。那超人的武功与胆气,皆一分分,一寸寸地深入她久藏的芳心深处。

对宗兴的每一个音容笑貌,她发觉自己都有难以磨灭的印象。

人一想心事,便会忽略周围的环境。

她的房间在乙字号上房第五间,第一间上房的房门是虚掩着的,当她心事重重地路过之际,门内突然精芒乍现,不等她有所反应,一根银光闪闪的银色绞链,象灵蛇一般,奇准地缠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极快地拖入房内。

房门闭上了,声音极微,配合得恰到好处。

她踉跄被拖入的脚步声,也轻得不可能惊醒邻房的人,但却可惊动她的人,正在思念她的有心人。

“砰!”她被掀倒在床上。

两个相貌十分精悍的中年人按住了她,制住了她的双肩井,点了她的软麻穴,银色绞链解除,一只大手按制住她的咽喉,阻止她出声呼叫。

“小姑娘,我要你合作。”按制住她咽喉的大手的主人,用凶狠的口气说:“不然的话,你一定十分难受。”

她心中一寒,毫无反抗之力,绝望的感觉令她心胆俱裂。

“你……你们……”她叹声问。

“不要问我们的来路。”另一个阴森森地笑道:“客栈的名册上,你的姓名是云绮霞,但云绮霞绝不是你,报你的真名号,我要证实我的估计。你必须记住大爷我是老江湖,你休想隐瞒什么,你尽管胡乱招供,反正受苦受难的是你自己。”

“我真的本……本来就叫……叫云绮霞。”

“你生得贱。”那人冷笑道:“一个花信少妇扮黄花闺女,你还不老实,不给你尝点苦头,你这贱女人不知厉害.”

“唰!”一声裂帛响,她的胸衣被拉裂了。

丰满坚挺的酥胸玉rǔ暴露眼前,一只巨爪抓住了她的右rǔ,五指如勾慢慢收紧,如玉的肌肤从指缝中挤出,逐渐变成紫红色。

“哎……”她只叫了半声,咽喉便被扣住了,澈骨的奇痛几乎令她昏厥。

“江湖中有一位慾海妖姬云怡红。”抓rǔ的力道毫不放松:“听说她在三尊府里任护法,你应该是这个婬妇没错吧?”

“你……你们是……什么人?”她忍着痛苦绝望地说。

“被你慾海妖姬害死过的男人的友人。”抓rǔ的人凶狠地说:“你们……”

“凌风剑客刘一锋,你应该记得吧?他是我的师弟,我在江湖中找你很久了,这次终于让我逮着机会了。”

“我……”

“咦,这婬妇居然还妄想凝聚真气。妄想自解穴道,你,哼!再苦练三十年先天真气,也解不了在下的独门所创制穴手法,再点你的阴交穴!”

“你……你想干……干什么……”

“干什么?你这婬妇不是专门吸阳补阴吗?我为了替师弟报仇,费尽心思练了一门采阴壮阳的大法,我要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点了你的阴交穴,让你元阴外流,看我吸尽你的元阴,让你精血泄尽而亡!”这人开始解她的裙带。

“不要……”她快要崩溃了。

“你是你自找的!”

下体一凉,她知道完了,想狂叫,突然。她充满泪水的凤目涌现异彩。

刚刚褪下她裙裤的人,突然向前一扑,栽倒在她半躶的胴体上。

按制她咽喉的人吃了一惊,伸手急拉同伴:“咦!董兄,你……”

“他死了!”房中多了一个陌生人的声音。

“噗!”打击声传出,扣住她咽喉的人手一软,砰然栽倒。

陌生人是宗兴,他拾起地上的裙裤,替她遮住躶露的下体,急问道:“怎么回事?云姑娘?”拖开两个中年人的尸体。

“我双肩井,还有阴交穴被他独门手法所制,软麻穴被封,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急叫,泪如雨下,她还不让宗兴知道她的身份,刻意隐瞒。

看到云绮霞胸前红肿发紫的rǔ房,宗兴直觉气涌如山,一阵摸索,他咬牙道:“这是锁脉分经歹毒手法,又称锁脉术,再过片刻,你便会成为废人,他们根本没打算让你活,但不要紧,这种手法难不倒我,我能解.”

三次推拿活穴,方将被制的穴道疏通,云绮霞完全像个小女孩,扑在宗兴的怀里哭了个悲痛慾绝。

“不要哭,事情过去了。”他轻拂她的秀发:“还好我一时心血来潮,跟来看看有什么事情发生,果然你出了事,我再晚到片刻,便将遗憾终生。”

“他们……”

“一定是他们见你与我在一起,不敢找我,迁怒与你,是我连累了你,我把这两具尸体带走,你千万别再大意了,知道吗?”他替姑娘掩上衣襟:“赶快回房去,晚上我再来。”

“这两人……”

“一定是我的仇家,我不会放过他们的,快去把。”

云绮霞没有解释,穿好衣服匆匆夺门而出。

云绮霞回到客房,梳洗一番,在淤血的rǔ房上抹了一些散气活血的葯膏,服下一些流脉疏经的葯散,坐在床头的梳妆台前,注视着朦胧的小镜中,自己那张已失去光泽的面庞,怔怔地发呆,意念飞驰。宗兴说了一句话,幸好我一时心血来潮,跟来看发生什么事情,这句话,象春雷般直震撼她的心灵深处。

她竟然真的发生了生死大事。

那时,她自己不是也在想宗兴吗?正因为在想事,所以才在失神之下受到可怕的袭击,差点送命。

这难道不是情人之间才具有的心有灵犀一点通吗?天啊!一个人心中有她,她的心中也有对方身影的英俊男人,而这个男人她却要……

她真不敢往下想。

她身上开始出现怀春女人所发的那种臊热,脸上也有羞态,戏上颊,但没有一丝色情的韵味,完全是怀着少女的娇羞。

但这种羞态很快又被一种不安、烦闷,忧愁的情绪代替。接着她全身感到寒悸,脸色发白,手中冒汗,心乱如麻。

久久,门房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两短三急,她知道是谁来了。

极不情愿地起身开门,望也没望门外之人一眼,她转身向床口走去。

进来的人是寒冰仙子卓如霜,她似乎永远给人一种冷冰冰,阴沉沉的感觉。

她的象貌绝不比慾海妖姬差,相反,还要美一分半分,但她们两却是绝然不同的两个人,她的神情太过冷峻寒森,浑身体现出一种威炽的霸气,凤目中射出的寒光也阴森可怖,让人感到害怕,身材发育均匀,浑身上下曲线玲珑,裹在黛绿色的劲装中,身材委实喷火,任何正常的男人看了,都会想入非非,甚至想搂上一把,但却绝对没有人敢!因为寒冰仙子全身散发的那种气质,让人感觉到她似乎随时都可以将男人当狗踏,拿你当猪宰,她的那双永远含煞的美目,随时都可能将心底的秘密揭穿,你甚至连跪下来膜拜也会魂不附体,六神无主。

冷眼望着云绮霞的苍白脸色,卓如霜似感意外地问道:“你怎么了?什么地方不舒服?”声音十分动听,清脆悦耳,但不带一点人味,太冷了。

“刚才被一号房内的两个家伙出手偷袭,差点送了命。”云绮霞没好气地道。

“你受伤了?”卓如霜惊问。

“没有,被一个家伙用锁脉分经法制了一段时间,现在没事了。”

“对方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对付你?”

“武当派的摩云剑胡立中,他认出了我的身份,企图杀我替他那死鬼师弟报仇。”

“你怎么这么粗心大意?摩云剑客他制得住你?现在他们……”

“被煞星宰了。”

“煞星?这么说他已经上钩了?”卓如霜怪怪地道:“他竟然肯送你回来?你们……”“午间我差点被闪电九煞所杀,幸好命大,煞星他怕我出意外,因此送我回来。”

“闪电九煞?你是说森罗院猎堂那九大杀手?”卓如霜惊声问,显然世间已没有人能再见到他们,除非他是死人。”

“你杀得了闪电九煞?”

“他们是煞星所杀,仅用一招,他只用了一招便将九煞中的八个剐成了碎块。”

“你说一招?”卓如霜脸色不正常。

“不错,因为另一个是我杀的。我与他一起动的手,他解决了八个。”

“这么说他的武功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高?”

“是的,他的功力深不可测。”

“那必须尽快干掉他,你现在同他的关系如此亲密,最好马上……”

“我不想干了,因为我下不了手。”云绮霞毅然答道。

“你说什么?”卓如霜反问。

“我讲我不想干了,我对付不了他,你现在应该听清楚了吧。”云绮霞将声音提高了。

“你开什么玩笑?你不干谁干?别忘了一开始就是你自告奋勇,说由你来下手,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计、巧、服姬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斩 天 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