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猎人》

第十一章

作者:云中岳

不久,天色渐暗,洞中点起了松明。 

三大汉少了一个,大概是出外接人去了。 

虬须大汉在洞外警戒,另一位手长脚长的人,和衣斜躺在壁根,目光不时落在符可为身上,并不是怕符可为逃走,而是躺的方向面对着符可为;在这种铁*铁*钉死的重禁制下,金刚大象也逃不掉。 

“老兄,丢入陷坑的那种香,是谁的?”他向大汉问:“嗅到即昏,好厉害!可惜带有香味。” 

“是一个江湖浪人的,几年前被首领在泽州宰了,夺了一瓶这种粉末,连猛虎都可以薰倒,确是厉害。” 

“哦!在下的包里和剑呢?” 

“还留在坑底,没工夫去拾上来。” 

落地,远处传来一声怪啸! 

“他们来了。”洞外的虬须大汉叫:“老三,把里面收拾收拾,添两根火把。” 

符可为的脸上出现一丝冷酷阴森的笑意。 

有水有肉入腹,他的精力恢复得很快。可是,外表却显得狼狈,胡子长出来了,脸色枯槁,嘴chún干裂,衣裤又脏又皱乱七八糟;与前些日子浊世翩翩佳公子的神采相较,相去何止十万八千里? 

人声嘈杂,身躯伟岸的洪刚领先入洞,后面跟着气色甚差的黄七爷,然后是五六位骠悍的大汉。 

洞外也有六七个人没进来,里面容不下这么多人。 

黄七爷看到符可为,脸上杀机怒涌。 

洪刚生得满脸横肉,又粗又壮,凭长相,就足以吓破胆小朋友的胆。 

“七爷,活的人交给你。”洪刚的嗓门像打雷:“这座扣人质的石洞也暂时给你安顿,兄弟得带人到外面安排一下,准备对付追赶你的人,也许天一亮,他们就会找来了。” 

“洪兄,请等一等。”黄七爷道:“兄弟问清一件事之后,随洪兄一同行动。” 

“也好,快!”洪刚毫不迟疑同意。 

黄七爷走近符可为,随手拔出同伴腰间的单刀,目光凶狠地落在符可为的脸上。 

“咱们都是玩命的人。”资七爷咬牙切齿地说:“好好回答在下的话,在下给你个痛快。不然,在下要碎剐了你,你不希望痛快的死吗?” 

刀尖在符可为的脸上拂动,慢慢移向他的胸口。 

“你如果不吐实。”黄七爷继续道:“七爷我要用你的心肝下酒,你最好相信,我说得到做得到。说,你找敝师妹为了何事?” 

“这是在下与令师妹之间的秘密,必须与她当面说个一清二楚。”符可为毫不畏缩地道:“我虽是个江湖混混,行事虽然不择手段,但如无真凭实据,决不会下毒手置人于死地。所以在下只能告诉你,在令师妹未承认事实之前,在下决不会告诉第三个人,该怎么办,你瞧着办好了。 

你说过,咱们都是玩命的人,怎么死,没有斤斤计较的必要。我可以明白告诉你,武朋友恩怨分明,双方交手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死了认命,你杀我我杀你算不了什么;如果双方不死,也没有恩怨可言。但像现在的情势,你这样对付在下,这是冷血的谋杀,你明白冷血谋杀的意思吗?” 

黄七爷怒火上扬,怒叫一声上刀向他的左手砍去。 

斜刺里伸来一只大手,是虬须大汉的,强而有力的大手抓住了黄七爷握刀的右臂。 

“七爷,杀人不过头点地。”此须大汉沉声道:“这位仁兄是条汉子,你不能零碎剁他,要嘛就一刀把他的脑袋砍下来,知道吗?” 

“你……” 

“这是好汉们的规矩。”虬须大汉道:“英雄惜英雄,要让他死得英雄些。你零碎地砍他,他更不会把你要知道的事告诉你。” 

“黄兄!”洪刚接口:“他死了,他与令师妹的事也了结了,何必再让他在死前嘲骂你?给他一刀算了。” 

黄七爷挣脱虬须大汉的手,一咬牙,刀举起来了。 

符可为的脸上又泛起阴森冷酷的笑意。 

刀尚未落下,洞口突然传出刺耳的狂叫声,可看到一名大汉倒地,另一名大汉也飞跌入洞。 

“哈哈哈哈……” 

狂笑声震耳,天涯怪乞像鬼魅般出现在洞口,右手握了一把砍山刀,左手有一具黄七爷的党羽们,所使用的尺二长强力弩筒。 

彭姑娘与男装打扮的欧玉贞也出现在老化子的身后,三人堵住了洞口。 

“你们全在这里。”天捱怪乞笑完道:“这叫做瓮中捉王八,哈哈!冲出来吧!看谁第一个先死。弩筒中有五校劲弩,这种梅花神弩保证可以贯穿人体,万无一失。” 

“本姑娘也夺了一具。”彭姑娘的左手也将筒伸出:“这是第二关,看谁能过得了。”

欧玉贞则手持匕首,手中没有弩筒。 

洞内的人都两面分开,贴在侧壁藏身。 

“老要饭的,你只能射死咱们两个人。”洪刚怒叫:“十六比三,你们拦得住咱们吗?”

“十六比四。”符可为的语音清晰入耳。 

三枝火把烟火熊熊,洞中明亮,十六个人皆贴两壁藏身,符可为附近没有人敢逗留,他的位置在内壁,面对着洞口。 

他的话吸引了所有的目光,不知是谁吐出一句咒骂:“这家伙真不知死活!” 

怪事发生了,他双手突然变成柔弱无骨,毫无阻碍地滑出铁扣环,手掌软绵绵随扣环缩娠。 

没有人能相信他巨大的手掌能滑出那么小的铁扣环,但的确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上 无阻滞地滑脱出来了。 

“克当当……” 

一双环链左右一分,荡至铁环下垂不动了。 

他伸伸懒腰,若无其事地俯身伸手,抓住了沉重的脚镣,握住巨链一拉,两枚铆钉突然滑脱。 

他泰然站起,冷然瞥了惊呆了的众人一眼。 

“缩骨功!”洪刚骇然叫。 

“无知!”天涯怪乞大声道:“这是传闻中的奇功秘术,二百年前,武当的开山祖师张三丰就具有这种神奇的道术。” 

符可为背着手,一步步向脸无人色的黄七爷走去。 

黄七爷快要崩溃了,突然一刀砍出狂叫:“妖怪!” 

刀被符可为一把扣住,扣得牢牢地,刀身的前半段突然铮一声折断下坠。 

“在下本该杀你。”符可为冷冷地道:“但在下并未亲自目击你害人的罪行,你情急与在下拼命,这是人之常情,我饶恕你。夜狼走了多久了?” 

“走……走了四……四天……” 

黄七爷委刀战栗着道,浑身都在发抖。 

“到青云山庄通风报信?” 

“可能是。我……我发誓,我真的不……不知道夜狼与敝师妹的交往经过,只知他们以前曾同居过一段日子。” 

“但愿我能相信你,但他们的交往与在下无关,不能怪你。”符可为的目光转注在洪刚脸上:“洪刚,你应该受到惩罚。” 

洪刚将挟在胁下的开山巨斧挪出,胸膛一挺,举步走到洞中心。 

“我不怕你。”洪刚用打雷似的嗓音道:“生死等闲,玩命的人没有什么好怕的,怕死就不要玩命。来来来!放手一拼。” 

符可为信手将断刀向洪刚一抛。 

洪刚豪气地伸斧便拍。 

怪事发生了,尺宽的巨斧竟然拍不着缓慢抛来的断刀,反而脱手而飞,“当”一声大震,斧撞在石壁上火星直冒反弹坠地。 

断刀坠落在洪刚的胸口,洪刚像个见水的泥人,两眼发直浑身颤抖,随断刀向地下砰然坐倒。 

虬须大汉虎跳而出,挡在洪刚面前,拔刀拉开马步。 

“不要过来。”虬须大汉向举步欺近的符可为沉叱:“不然不是你就是我。” 

“你是这么好的一条汉子,这么好的一个人。”符可为半真半假地笑道:“把你狠揍一顿,未免太不公平了。所以,我决定不惩罚你。” 

在众人呆呆的注视下,他向堵住洞口的天涯怪乞走去。 

“解前辈,在下知道你与侠义道朋友颇有交情,对青云庄的北地一剑陈若愚存有七八分尊敬,不会相信庄主会收容云裳女史这个江湖女妖。所以,在下劝前辈不必暗中跟随在后面看结果。”他诚恳地道:“在下要找的是云裳女史,与北地一剑无关,他收容云裳女史不是他的错,与云裳女史有裙带姻缘的武林名士不止他一个人。在下并非圣贤道学,那有闲工夫去过问男女间最平常的私情艳事?所以前辈大可不必为他耽心。” 

“我知道陈庄主性好渔色,天下间的男人谁又不好渔色?”天涯怪乞苦笑:“凭良心说,陈庄主总算是侠义道中颇为正直的英雄人物,如果毁了青云庄,确也令侠义道朋友惋惜。而你不去便罢,去了青云庄注定要被毁的。” 

“也许。”符可为点点头:“陈庄主为了面子,恐怕会不顾一切与在下周旋。” 

“所以,老弟是否可以慢一点前往,由老朽先一步和他商量商量?” 

“这个……” 

“老弟,冲老朽薄面,为即将到来的武林风暴尽一分心力。” 

“夜狼已经早走了四天,这时恐怕已经过了彰德府。前辈即使立即动身,也赶不及了。所以,在下给前辈保证,给前辈三天工夫。” 

“什么?三天?你以为我老化子会飞吗?” 

“在下的意思是前辈到达青云庄之后的三天。之后,陈庄主必须置身事外,不干预在下的行事。”符可为郑重地说: 保护云裳女史的人,吉凶祸福自己负责,如何?” 

“好,老朽答应你。” 

“二言为定,前辈,后会有期。” 

天涯怪乞转身便走,没入黑影的山林中。 

符可为站在洞口,转身注视着一群好汉。 

“洪刚,今晚在下要借你的石洞歇息,不管你愿不愿意。还有,劳驾派人到陷坑,把在下的包里和剑捡回来。你没收在下那些江湖人的防身小玩意,也请一并璧还。喂!这附近有水吗?” 

“何不到山后的宾馆休息?”洪刚凶焰尽消:“咱们交你这位朋友。” 

“呵呵!做江湖浪人已经够糟了,想拖在下落草做强盗吗?不干。”他大笑:“这石洞很不错,冬暖夏凉,住一宵就走,能送些吃食来更好。” 

“在下这就派人准备。”洪刚说:“右面有条小溪,方便得很。” 

“谢谢。”符可为转身,向惑然盯着他的彭姑娘笑笑:“彭姑娘,多谢你与老花子救了我这位同伴。现在,你的梅花弩筒可以收起来了,这些强盗很讲理的,保证不会再招惹你。哦!你要赶回府城吗?” 

彭姑娘射出筒内的五枝弩,丢掉筒闪在一旁。 

欧玉贞亦收起匕首退开,让洪刚和黄七爷几个人出洞,让那些人救醒被她们和天涯怪乞出其不意击昏的强盗。 

“我不认识路。”彭姑娘说:“和老化子在穷山恶水中追逐了三天,真辛苦。” 

“你们怎不追赶夜狼?”他问。 

“老化子不相信夜狼走了,转回去找黄七,恰好碰上了黄七带了人往外逃,就这样追来追去,追到此地来了,无意中救了这位姐姐。天亮再说,大概有你在,这里安全得很。” 

“你一个年轻美丽的大姑娘,在什么地方都不安全。”他往洞里走:“当然你在外面乱闯更危险。角落里有干草,你与小贞做一个窝住一咬就好了。” 

“如果在你身边都不安全,天下间恐怕再也没有安全的地方了。”彭姑娘毫无机心地道:“火把的烟很讨厌,熄掉两枝,怎样?” 

“不熄也烧不了多久。姑娘,谢谢你与老花子缠住黄七三天。” 

“不缠住他,你也不怕……” 

“不然,他们可能把我弄死在陷坑再拖上来。” 

虬须大汉带了一个人,把他的包里、剑、一包从他身上搜走的随身杂物送来,还有一个食物篮、两根牛油烛。 

“符兄,真不想上宾馆安顿吗?”虬须大汉道:“请相信咱们的诚意……” 

“我这人谁都不相信。”他拒绝了:“老兄,谢谢,这附近千万不要有人逗留,免生误会。” 

“符兄请放心,没有人敢和你这个妖怪接近。”虬须大汉吃笑:“你根本不是人,可怕!没有事,在下告辞,明天见。” 

“明天见。” 

送走了虬须大汉,符可为解包里取衣裤杂物。 

“彭姑娘、小贞,你们先吃喝,不要等我。”他带了衣物出洞走了。 

回来时他像换了一个人,大袖子水湖绿色博袍,除了仍可看到裂痕的嘴chún,已看不出三天苦难所留下的痕迹,出现在姑娘们面前的,是一位翩翩浊世佳公子,并多了一份潇洒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猎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