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猎人》

第十六章

作者:云中岳

“柳大小姐,我明白你问东问西的意思了。我如有了众所皆知的名号,你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到我,你那些追逐在你裙下的护花使者就会像猎犬一般的……” 

“你该死!” 

凌云燕又被撩拨得受不了啦!娇叱声中,愤怒地突然左手一抬。 

一道淡淡的光弧破空射到,像电光般快速。 

符可为一抬手,马鞭轻轻一拨。 

当一声,一把回风柳叶刀跌落地面。 

“好厉害!”符可为摇头苦笑:“你这位高贵的淑女,想不到如此阴险,动不动就用绝学向我下毒手,天知道你到底伤害了多少无辜的人。你走吧!我不愿再看到你。” 

“我是债主,我有权用任何手段讨债。”凌云燕恼羞成怒,但也暗暗心惊:“我现在有事,不和你胡缠,以后再说;你给我牢牢记住,我一定会再找到你的。” 

“你最好别再找到我,否则你将会灰头土脸的。凡事可一而不可再,我忍耐是有限度的。” 

再缠下去,她就追不上玉树秀士,恨恨地回到坐骑旁,愤然上马走了,临行还狠狠死瞪符可为一眼,眼神极为凌厉。 

“主人,你得严防这个阴毒的小女人。”煞神神色不安:“今后她会随时暗算你的,你真该一劳永逸的。” 

“其实她的为人并不太坏,否则,我怎会轻易放过她?”符可为苦笑。 

“对你却坏得可怕。”煞神愤然道: 

“她是一条长有美丽花纹的毒蛇,一朵诱人的罂粟花,一个身披天使外衣的魔鬼;今后你怎受得了她?” 

“才貌双绝的女人,骄傲自负并非太坏的德性,你放心,她伤害不了我。” 

“她用不着亲手伤害你,主人。” 

“先别提她的事,咱们快走吧!” 

“她将会找到强有力的靠山,爷!你真不该放过她的。” 

“不是她找到强有力的靠山,而是飞蛾扑火自讨苦吃。”符可为亦扳鞍上马:“走吧!往南。” 

远出林家沟十里外,路右出现一条小径。 

“跟我来。”煞神策马超越驰入小径:“铁算盘特别强调,走这条路虽然远了好几天,但绝对隐密安全。” 

“最好三四天,让他们先到,从容欢欢喜喜打交道,咱们才好混水摸鱼。”符可为似乎胸有成竹,并不急于赶路。 

口口

口口

口口 

吕梁山是总称,无数峰峦各有土名。 

长风堡建在山西麓,前临东川河。河宽但流量少,近堡一段形成深壑天险,向西流汇合北川河。 

长风堡的堡墙是特制大青砖所筑,高两丈半,用缒绳也得爬上老半天。 

高垒可以指得住兵马,却阻绝不了武林高手。 

但武林高手纵使能进去,不见得能出来,三五十个武林高手侵入,能活着撤出的人就没有几个了。 

四面一堵,入侵者必定成为入阱之虎,天一亮,就可以瓮中捉鳖了。 

早些天,长风堡的人就发现有人入侵的警兆,先后两次发生拼斗。 

入侵的人数不多,来去匆匆两次都失败逃逸,但也造成不小伤害,先后死了十一名警哨,风势鹤唳,草木皆兵。 

入侵的人,始终无法接近戒备最森严的中枢地下宝库。 

派出至各山林搜索的人,也多了三倍。 

口口

口口

口口 

躲在堡北面十里外的山脊树林内,透过枝叶空隙向下俯瞰,雄伟森严的长风堡清晰地呈现在眼下,里面将近百栋房舍格局规规矩矩,有如大方阵套看小方阵,以中间的地下宝库为中心,向四方延伸。外围,则是利用东川河水灌入的护堡河,宽有七八丈,深不见底,要飞渡真是难似登天。 

唯一的出入路线,是堡门那座可以抽掉一段桥面的三丈宽大木桥。 

抽掉中段的两丈长桥板,夜间便断绝往来。 

花非花已化装为村妇,侍女与银汉双星亦都分别化装为村夫妇。 

“真糟透了!”花非花沮丧地说:“先后逼死了十一个人,但却没有人知道地下宝库的机关削器布置情形,咱们连外围也接近不了,怎能冒险进地了宝库?” 

“今晚一定要接近。”她的侍女道:“按行程,徐堡主去太原访友该在这两天赶回来了。” 

“花姑娘,事不过三,放弃吧!”牛郎星显得忧心仲仲:“再耽搁下去,咱们在回程埋伏等徐老狗的计划,也将落空了。他一进堡,宰他的机会便消失了。今晚如果冒险接近,他们的戒备已经再三加强,进去容易,出来便难了。” 

“我不甘心入宝山空手而回。”花非花恨恨地道:“今晚如果失败,再放弃还来得及。必要时,放火制造混乱……” 

“不可能的。”织女星道: 

“都是大青砖建筑的房舍,且每一座楼都有防火墙,能利用放火成灾的燃烧物不多,我们又不可能带草料进去。纵使一两栋房舍起火,也成不了灾,不可能制造混乱的,火光反而会暴外咱们的行动,得不偿失。” 

银汉双星说的是事实,花非花怎能不信? 

“好吧!今晚最后一次进去,不管成功与否,咱们都必须撤出山区,在半途埋葬徐老狗。”花非花终于下了决心,作最后一次试探:“奇怪!在这里看得一清二楚,一屋一楼均一目了然,为何进去之后,连方向都不易弄清?怎么都接近不到地下宝库……” 

后面突然传来一阵毛骨悚然的阴笑,与另一个人有意吸引人的轻咳! 

四人吃了一惊,倏然转身戒备。 

是一个中年和尚,一个穿着道袍的老道;老道佩剑和尚佩刀,两人的接近身法轻灵得像是无质的幽灵。 

以花非花四人的武功修为来说,耳聪目明,甘步内可辨落叶飞花,让人接近至身后,居然毫无所觉,给予四人心理上的震撼力与压力,是极为沉重的。 

“你们真是笨得可以。”老道的话充满嘲弄意味:“在远处观景物,与身处景中的看法是完全不一样的,连这点道理都不懂,你们怎配来做贼盗宝?” 

“他们还要撤走,在半路埋伏要埋葬徐堡主呢!”和尚背着手泰然白若,似乎毫不在乎四人行出其不意地攻击:“老道,咱们在长风堡作客,主人盛情款待,咱们有义务为主人分忧,是吗?” 

“当然!”老道的嗓音尖锐刺耳:“这是朋友的道义,应该的。” 

“咱们怎办?” 

“就让贫道用慑神掌逐一捉住,押他们回堡,如何?” 

“太好了!贫僧听说道长的慑神掌,是如何的了得,却一直不曾见过你施展,深感遗憾,今天正好让贫僧开开眼界,道长请便吧!” 

“瞧我的。” 

老道一步步走向为首的花非花,在她面前丈二左右,一拉马步,双掌一错,袖与袍无风自动,似乎在这刹那间整个人突然被一种神秘的气氛所笼罩。 

他双掌微微晃动,似乎渐渐变得粗大,潜劲化为波涛不住向花非花涌去。 

“哎……你是妖……妖仙……” 

花非花凤目中流外出极端惊恐的神情,接着混身发抖。 

“贫道就是妖仙离魂真人。”老道得意洋洋地移步欺近:“你已无力挣扎了,乖乖就擒。” 

“我……我不……不要死……” 

她惊慌地勉强转身,要逃出慑神掌威力圈。 

“你走不了……” 

妖仙得意地叫,一闪即至,大手一伸擒人。 

这瞬间,花非花的纤手以令人难觉的速度,悄然向后一挥,用扔手箭手法,悄然射出一道肉眼难辨速度将近极限的冷电。 

妖仙即使不向前欺进出手擒人,也看不见躲不开这枚暗器,向前一冲,便几乎贴身伸手可及了,大罗金仙也逃不过这一劫。 

这是太过骄傲自信的人,最可怜最可悲的下场。 

一个武功超绝的高手,往往因太大意而死在一个三流混混的手中。 

这位妖仙与他的同伴魔僧,合称空门妖魔,是武材中超重量级的人物。据说连武当解剑池七子也阻挡不了他俩,任其出入山门自如。 

如果传闻是实,妖仙的武功与名头比花非花不知高了多少级,那能比。 

那是一枚无影神针,是以昊天神罡御发的。 

如果妖仙不太过骄傲自信,先套取对方名号底细,知己知彼,结果就完全不同了。 

针入腹锋尖透背两寸,卡在脊骨旁几乎透背而出。 

花非花同时向前一仆,扭身着地,纤手中同时发射出一蓬针雨,并发出一声怪异的沉叱。

她的侍女与她几乎神意相通,亦同时射出一蓬扁针,手动剑发,人如闪电掠出,中的。

两蓬针雨,配合得天衣无缝,全向魔僧的身躯和身右飞射,逼使魔僧百忙中向左急闪,恰好被掠到的侍女一剑穿心。 

“呃……”妖僧一把扣住了入胸的剑,如中雷殛向后退:“你们好……好阴……毒……呃……” 

侍女脱手弃剑,手中多了一枚扁针,但并未发射,只是预防突变而已。 

妖仙冲到一棵大树下,枝叶摇摇,人刚反弹倒地,魔僧随即倒下了。 

“真是叹为观止!”牛郎星毛骨悚然地说: 

“你们主婢俩默契如此圆熟,足以将天下超等中的超等高手打入十八层地狱,这两个家伙死得不冤。” 

“当他狂傲地说出要用慑神掌捉我们时,我已知道他是谁了,同时他亦已死掉一半了。”花非花吁出一口长气:“不过,当时我的确害怕,真害怕的神情逃不过他的神目;因此,他毫无顾忌地放心大胆施展慑神掌。快,我们将尸体藏好。” 

“一定还有远出搜山的人,咱们不能再大意了。” 

牛郎星余悸犹在,与侍女各拖起一具死尸。 

口口

口口

口口 

搜山的人大举出动,托庇在堡的宾客,纷纷自告奋勇效力,妖仙与妖僧就是堡中的托庇的贵宾中的两个,亦是五批搜山者中的第一批人手。 

近午时分,长风堡到了一批贵宾,是由二堡主断魂刀韩志坚,带了十名随从远出迎接的。他是堡主的妻舅。 

贵宾共有五十余位男女,主客是玉树秀士。 

随行的贵宾,有凌云燕主婢三人。 

入暮时分,徐堡主带了卅余位随从自太原返堡。 

听说有人数夜入侵,徐堡主的盛怒是可想而知的。 

全堡进入紧急状态,警戒再度加强。 

戌牌时分,信使带来讯息,少堡主徐文新将于明午返堡。 

口口

口口

口口 

堡中心是中枢,地下宝库的所在。四面各有一座大四合院,拱卫着中枢,房舍连檐叠栋,一入其中便不见天日难辨方向。这是徐家子侄的住处,除了奴婢和亲信之外,不许外人走动,算是堡中的禁区。 

外围也建了不少四合院,安顿亲朋和有地位的爪牙。 

再外围的一连串小四合院,是一般爪牙奴仆的住处,规模庞大管制森严。 

徐堡主从不把宾客请入内部禁区,所建的宾馆位于东区,设备完善,久住的贵宾乐不思蜀。 

宾馆几乎可比拟一座市集,要什么有什么,小自一针一线,大至美女陪宿,应有尽有,供应无缺。 

当然,一切都得由贵宾付款的,天下决无不要钱的午餐,要想得到什么都必须付出代价。

玉树秀士一群人,安顿在免费的贵宾室,一切招待皆由主人负责,无需付费。 

亥牌时分,徐堡主带了十二名亲信,在宾馆的密室中会晤玉树秀士几位重要的贵宾。 

贵宾有四个人:玉树秀士、太平箫、和一位在江湖中享有盛名的高手——勾魂手丘斌,另一位是凌云燕柳飞燕,江湖七女杰中的名女人。 

双方早就有所接触了,事先已有所谅解,也有了初步协议;这次正式会晤并不需浪费chún舌,客套毕便谈上了正题。 

“这两个女人,明晚才能交给你,因为白天不便办事。”徐堡主脸上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勉强神色:“但你必须秘密将人带走,走漏了丝毫风声,贵会要负责,我不想用长风堡的声誉做赌注。” 

“本会的人办事,守密是第一要件,堡主但请放心,唯我是问。”玉树秀士拍胸脯保证:“今后,贵堡的人莅临江湖,敝会的弟兄不论明暗皆全力支持,我可以绝对保证。” 

“老弟是贵会的副会主,我相信你的保证。”徐堡主转向凌云燕:“柳姑娘的事,冲着春秋会与高老弟的面子,本堡当尽力帮忙,命山西境内眼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猎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