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猎人》

第二十二章

作者:云中岳

“想不到这两个女人,暗中有人保护,咱们也算是栽了!”欧玉贞不安地说:“屠叔,咱们是否该迁地为良?” 

“有此必要。”煞神也有点懔然,道: 

“自始至终咱们皆在她们的耳目监视下,我真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不必操之过急,晚上再离开。走吧,咱们到客店暗中看看他那位小丫头究竟是谁?” 

“他怎能带一个小丫头在身边?真是的!”花非花噘起小嘴嘀咕:“那多不方便,除非他……” 

“你可别往歪处想,小妃!”煞神怪腔怪调:“上房通常都分内外间,你总不会认为他们睡在一起吧!别胡思乱想了。” 

“去你的,你想挨揍是不是?” 

花非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跳起来大发娇嗔。 

“呵呵呵……”煞神用怪笑作答覆: 

“就算他们………那也不关你的事呀,你………” 

“你要死……” 

“你们别闹了,我在想………”欧玉贞沉吟道。 

“想什么?”花非花问。 

“爷那位书僮,很可能是玲姐改扮的。”欧玉贞语出惊人。 

“不可能吧!”煞神怔了一下道:“他将咱们三人都撇开了,是非恩怨二局担,怎会将那位姑奶奶留在身边?” 

“爷的确是这种性格的人,但你们却忘了一件事。”欧玉贞笑道。 

“什么事?”花非花抢着道。 

“玲姐知悉一些与徐家父子秘密往来的死党,可提供追缉徐长风的线索,爷一定会将她留在身边,所以我推测那位书僮可能就是玲姐乔装的……” 

“贞妹猜得没错。”花非花接口道:“那个书僮叫永霖,岂不是永玲的谐音?二定是她!咱们去客店找她。” 

“假如真的是她,咱们千万别冒失去找她。”煞神郑重地道。 

“为何?”花非花问。 

“主人目下是以京都贵公子的身份出现,必定有他的用意。我相信他与沙丫头的起居行动,暗中必有人在监视,咱们如贸然前往晤面,必将引致监视者的疑心,岂非坏了主人的大事?”煞神分析道:“因此,咱们只能在暗中观察,视情况发展策应主人的行动才是上策。”

“屠叔说得是,咱们应该在暗中活动为宜。”欧玉贞道。 

“好吧!”花非花只好同意。 

口口

口口

口口 

湿淋淋曲线玲珑引人绮思的胴体,被扔倒在曲桥上。 

盛怒的符可为,怒火正要爆发,陡然脸一红,急急转身怒火徐降。 

女郎所穿的白绸制衣裙,怎禁得起水浸? 

真像出水芙蓉般有极高的可看性,几乎原形毕露,保证可以让男人百脉贲张,充满无穷诱惑力,什么事故都可能发生,且有爆炸性的魔力。 

白裳女郎当然知道自己的处境,已惊得六神无主,尤其是曾看到符可为与宫美云调情的情景后,目下她必须面对一个可怕的男人,四周寂静杳无人踪,求救无人,想起来她就惊得浑身发抖,她已经无力对付这个如狼似虎的可怕色狼。 

但一看符可为窘急的转身,她心中一宽,也感到惊奇。 

“你居然突然用绝技向一个陌生人下毒手。”符可为眼中不再触及令他心跳加快的诱人胴体,怒火再次上升,咬牙沉声道:“该死的,你用什么鬼掌功向我肩部攻击?” 

“我……我我………” 

“你怎么啦?该死的,你已经是廿多岁的女人了,你知道内眷私室会发生什么事,你简直厚脸皮,你那一掌几乎要了我半条命,我不饶你。” 

“不能怪我。”女郎见他始终不曾回头,忘了自己春光半露的诱人情景,瞻气壮了些:“你的闪避身法,快得像鬼魅,可知你已运功施展,禁受得起重手攻击,你不怪自己学艺不精,反而怪我……” 

符可为火冒三丈,倏然转身。 

女郎一慌,惊恐的闭上眼睛。 

他火爆地解了女郎督脉禁制,盛怒中,女郎美丽诱人胴体已不再造成他的心理压力。 

“你准备!”他跳起来大叫: 

“看到底谁学艺不精,不凑你个半死,于心不甘。” 

女郎爬起来,瞥见自己妙相毕陈的光景,羞急得急忙背转身,浑身发烫,但终于定下心神,吸口气压下心潮,略一活动手脚,丹田气上重楼。 

符可为也聚气行功,碰上劲敌,他也不敢大意。 

本来,女*那一记连环三掌,依他的估计,不可能击中他迅捷如电目力难及的闪避身法的,却明明白白地挨了一掌,可知女郎的修为是如何惊人了,怎敢大意? 

身后传来女郎的冷哼声,他惊觉地转身。 

女郎的身影,又让他脸红耳赤。 

这光景那能交手? 

他能向那一部位出手攻击? 

女郎也脸红似火,紧咬着银牙,一声娇叱,纤掌疾吐长驱直入。 

压力奇猛的无形掌劲先及,他扭身发招金丝缠腕猛扣手腕,同时切入一腿急扫。 

攻双腿似乎是最佳的部位,与女人动手的确可攻的部位不多,手脚是最佳的目标,他上下齐至攻手脚,保持君子风度。 

女郎活溜如蛇,缩手缩脚轻易地避过他的反击,再一声娇叱,纤指似乎平空暴涨,五指已光临他的右肘,反应之快无与伦比。 

歹 

双方各展所学,展开一场惊心动魄的狂野快攻,每一招皆半途诡变,因而根本无法看清招式,只看到人影急剧的闪烁,手脚已难分辨形影上兀全是一场神意的搏击,攻招化招已经不重要了。 

劲道逐渐增加,逐渐打出真火,年轻气盛,求胜的心念一发不可遏止。 

双方互有所获,拳掌着肉声不时传出,逐渐出现贴身相搏的情形。 

这对女郎不利,某些部位虽不重要,但被触及却可造成心理压力,所以必须加倍小心。

女人本来就不宜与男人贴身肉搏。 

一方面是体质所限,另是胴体敏感脆弱的部位最多;所以与男人交手,以快速攻击要害,一沾即走,避免被缠住为主,因此说女人阴毒。 

武林朋友与女人交手,千万不可掉以轻心,最好保持男不与女斗的风度,以兔非死即伤。

女人如不阴毒下手留情,除非她甘愿忍受欺凌。 

符可为似乎更为不利,不但要小心提防要害被击中,更无法下毒手攻击对方敏感的部位。好在他的搏斗经验丰富,化解危机的反应更是超绝灵敏得心应手,缠斗了三两百招,依然豪勇如狮气势凌厉。 

终于,他抓住了切入贴身的好机,一肩错开女郎扣喉的手,身形疾转,反贴上她的右肩背,大手一抄,便按上女郎的右腋,四指触压着柔软的rǔ房,左手一挥,托住女郎臀部,大喝一声,将人抛飞而起。 

女郎的胸部被手触及,不由自主浑身一震,还来不及有所反应,身躯已被抛起。 

砰一声,女郎的身躯被抛至草地上,摔倒在一座花台的台基下。 

符可为飞身跃到,却突然刹住脚步。 

“爬起来!”他怒容满面捏着拳头吼叫:“我要揍得你服贴为止,兔得你自命不凡任性胡为。” 

女郎狠盯着他,猛地飞跃而起,斜飞出两丈外,防备他在跃起的刹那间重手抢攻。 

符可为并没乘虚攻击,站在原地拉开马步。 

“你的确很了不起,而且非常了不起。”符可为有点心惊脱口称赞: 

“精力耗损了五成以上,竟然能飞跃出两丈外,难怪你任性胡为;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走吧!” 

‘我……我要……”女郎一楞。 

“你什么都不要。”符可为抢着说:“赶快走,你看你这鬼样子,还想逞能动手动脚?玲珑透凸羞都羞死了。” 

他扭头便走,摇摇头苦笑一声! 

“站住!” 

身后传来女郎沉静的冷叱。 

他沉着地转身,脸色一变。 

女郎伫立在草地上,双手合什,乌溜溜深潭似的动人明眸不再诱人,放射出阵阵奇异的冷电寒芒,有如来自地狱深处的魔鬼眼睛,那股妖异的气氛令人不寒而栗,撒体生寒。 

他微一挫身,虎目中神光湛湛,吸口气心神凝合,屹立如山,双手在胸腹间上下相错,掌心微向外张上衫的衣袂无风自动。 

他是行家,知道他已经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所笼罩住;无穷大的压力,正向他压迫,收束及冲击,而力源发自女郎的心神。 

相距的三丈空间内,这种力量的能量十分惊人,如果他抗拒不了,刹那间便会脱力瘫痪,甚至会成为一具死尸。 

他承受得了这种可怕的压力,心神与躯体已凝结成一座撼动不了的山岳。 

女郎湿淋淋的头发,由于发髻半散,散发开始飞扬,脸上的肌肉不断呈现收缩、松弛.绷紧、扭动等等形状,令人看了心中发毛,美感已完全消失。 

片刻,他脸上的肌肉也出现扭曲的线条。 

两只追逐的粉蝶,翩翩飞舞接近符可为的右侧方,轻灵曼妙十分悦目。 

飞近八尺左右,突然化为破片,五彩的碎屑向外翻飞,激射出八尺外方翩然飘坠,化为五彩缤纷的彩雨,飘落草中像是撒了一地五彩纸屑。 

符可为的虎目中,此刻散发出凌厉的幽光,脸上的肌肉已停止抽动了。 

女郎星目乍张,双手向外翻吐。 

一道白蒙蒙的气体挟着动人心魄的隐隐风雷声,向符可为疾射而至。心虚胆小的人,听到这种呼啸声,必定以为妖风大作,鬼哭神号。 

符可为的双掌也向外一翻,左右推拏时张时分,白气接近至三尺外,急速的直射突变为斜向而泄。 

一声冷叱,符可为右手双指戟指虚空疾点。 

女郎身形一闪,蓦地失踪。 

符可为的身影也一闪即逝。 

清幽冷寂的花榭阁楼间,不时传出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声息,时东时西,时南时北。

目力佳的人,必定可以从眼角的余光中瞥见奇形怪状的朦胧虚影,时幻时灭不辨形状,似流光,如逸电;像鬼魅,也像动物;倏忽而没,瞬息而逝。 

荷风阁中,宫美云正慢慢醒来。 

女郎斜躺在一座花棚下,斜倚着棚柱,脸色苍白,衣裙紧贴着诱人犯罪的胴体。英风早就消失无踪,娇媚的神情一扫而空,换上了疲态毕露楚楚可怜无助无奈的神倩。 

符可为站在丈外,冷冷的注视着她。 

他呼吸有点不稳,浑身大汗,青衫也紧贴着身躯,温文公子的外型消失了,像一头狞猛的虎豹,注视着爪下战栗的羔羊。 

片刻,他凌厉的眼神消失了。 

女郎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 

她真的害怕了,只要符可为向她伸手,她…… 

符可为慾一言又止,最后呼出一口长气,扭头大踏步离去,一直不曾转头回顾。 

女郎像是崩溃了,松弛的舒张手脚,如释重担呼出一口长气,闭上疲倦的双目歇息。 

“这是一个怎样的人?”她心中暗暗自问。 

口口

口口

口口 

“怎么回事?”清醒了的宫美云惶然问。 

她发觉符可为正抱着她,沿九曲桥向岸上走。 

符可为身上水汗淋漓,疲态明显。 

“碰上女疯子。”符可为笑笑,笑得很勉强。 

“你……你身上……” 

“我被打落池中……” 

他事先故意跳入池中,弄湿全身。 

“哎呀!” 

“你被她打昏,我上前和她理论,结果被她打下荷池。哦!你不要紧吧?” 

“头仍有点昏沉沉。” 

“那不要紧,很快就会好的。美云,清风园不能逗留了,我怕那个女疯子会再来。”符可为故意危一言耸听,事实上也有所顾虑:“到你家去好不好?” 

“不,我……我到客店找你。” 

宫美云忘形的抱住他的肩头,贪婪的献上热烈的香吻。 

“你脸皮真厚。”符可为半真半假将她推开:“客店人多口杂。女人偷情胆子比天还大,我可不想坏了你的名节,而且我怕书僮永霖,回家在我爹面前告状。” 

“那就到我姐姐家好了。” 

“你难道没看出她对我的企图?你愿意与她共……” 

“到我哥哥家如何?” 

“他一定派人在客店等我,他正希望我以京都贵公子的身份替他壮声势呢!” 

进入宫家,是他的目标。 

如不能从内部撒查,贸然深入太危险了。而且宫大爷家大业大,奴仆成群,谁能逐一清查成群的人,查每一个人的根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猎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