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猎人》

第二十四章

作者:云中岳

煞神、花非花和欧玉贞,隐身在清风园的北端。 

“里面人声隐隐。”煞神是老江湖,观察入微估计相当正确:“显然有事故发生了。”

“会是宫家的人去而复返吗?”花非花说: 

“似乎里面有不少人,与往昔大为不同。” 

“宫家没有与杜家为了不相关的事,而反脸交恶的理由。”欧玉贞头脑细密分析:“怕玉树秀士带来灾祸的理由极为牵强,理字上根本站不住脚。如果宫家的人真的去而复来,一定是群雄毕集施加压力,而里面似乎并没有发生相搏,可知不会是宫家的人前来驱逐玉树秀士。” 

“要不要进去看看?”花非花道。 

“大白天,无处可以隐身,去不得。妃姐,你在担心爷进去了,其实是白耽心,他不会介入对他毫无好处的事,别胡思乱想啦!” 

正在谈论,突然发现两男一女三个青衫中年人,从右侧不远处的树林飞掠而走,身法快如星跳丸掷。 

“是金蛇洞的人。”花非花低声道: 

“他们一再进出清风园,未免太不将主人放在眼内。” 

“是被追逐的。”欧玉贞也尽量躲得稳稳地: 

“后面有人狂追,难怪里面有动静。” 

“能将金蛇洞的人逐走,可知清风园内已有超拔的高手隐伏。”煞神有点心惊:“幸好咱们是冷眼旁观的局外人,如果被卷入就不妙了。” 

共有九个人追出。 

一个个轻功将臻化境,速度比金蛇洞的三个青衫人相差不远,一看便知名家高手,难怪三个青衫人被追得拼命飞遁。 

“主人一定不在里面混水摸鱼,他的身份不宜参予这种寻仇情事。走吧!到城里打听他主仆的下落,在这里枯等也不是办法。” 

三人不再逗留,悄然撤走。 

九个高手追不上三个金蛇洞的人,大白天也将人追去了。 

所有的人都集中在清风园最幽雅的望月楼中。 

这是杜老太爷杜晋元安顿女眷游园的住处。 

玉树秀士一群春秋会的人,共有十六名高手弟兄。 

名义上,玉树秀士是副会主,一人之下千人之上,地位高高在上。但迷魂太岁黄岐是该会的客卿,地位超然,是会主礼聘的,连副会主也不能向客卿下命令。 

因此,目下实际的指挥者,是迷魂太岁而不是玉树秀士。 

另一半人,是杜家的打手护院,由杜兰英指挥,接待春秋会的宾客,听候差遣替宾客出力奔走助威。 

望月楼四面花棚花架围绕,楼上楼下也逼摆花卉盆栽,的确景色宜人。 

外围警卫森严,由春秋会配合杜家的打手负责,严防走脱了的金蛇洞三个高手去而复来,所以内部的警卫也由两方的人组成。 

至于负责接待的琐事,就必须由杜家的人负责了。 

楼下的密室中,几个重要主事人一面品茗,一面商量下一步的计划。 

走脱了三个人,把原订的计划打乱了。 

匕 一 三 

最感不安的人,是杜兰英。 

春秋会的人可以一走了之,但杜家怎能走?怎能对付金蛇洞大举前来兴师问罪? 

“你们竟然留不下三个人,消息传出,毫无疑问地,日后必定群雄毕集。”杜兰英显得坐立不安,忧形于色:“老天!我该怎样向家父解释?” 

“你放一万个心。”玉树秀士神情十分兴奋,大嬴家的嘴脸暴外无遗:“金蛇洞号称世外之人,行事中规中矩,不会胡作非为;冤有头债有主,他们会到镇江找我理论。如果他们敢来找令尊,令尊可藉宫府的力量干预,无凭无据,他们能怎样?保证他们灰头土脸而走。”

“咱们晚上就带人离开,赶回镇江布下陷阱等候金蛇洞的人。”迷魂太岁的目光,凌厉地落在玉树秀士身上: 

“高副会主,你和萧坛主等人,仍然按计划前往襄阳,找绝魂剑李永泰商议布线擒捉金陵双艳之事。” 

“我想我不必前往襄阳了。”玉树秀士胸有成竹地说:“情势发生突变,我必须改变计划因应。” 

“你的理由……” 

“据奚星主告知,绝魂剑已失往日的英风豪气,似乎已不管地盘内的事务,本会恐难获得其支援,此其一。 

在樊城现踪的两女人,是否即为江南双艳,尚难确定,仅凭风闻即派大批人手前往,似非所宜。 

倘若今后天下各地均有疑似之人现踪,咱们岂非疲于奔命?何况目下当务之急,乃是应付金蛇洞的报复,本会没有理由将人力浪掷于未能确定的事情上。” 

“你是副会主,当然有权决定。”迷魂太岁阴阴一笑:“有一件事我不得不事先明告,沿途你得规矩些。” 

“咦!黄客卿意何所指?”玉树秀士脸色一变。 

“你心理明白。”迷魂太岁冷冷一笑:“走脱了的三个人,乱了咱们的章法。也就是说,留下了后患。在金蛇洞到镇江问罪的事不曾解决之前,这四个人如果发生意外,想想看,后果如何?” 

“这……” 

“我知道你恨不得找碗水,连那两个女郎一口吞下肚。”迷魂太岁鹰目中冷电森森:“我警告你,一旦发生冲突,首当其冲的人是我,他们是我的护身符,也是本会的护身符,你明白,是不是?” 

“这个……”玉树秀士脸红耳赤。 

“为大局着想,你最好设法克制自己。”迷魂太岁不理会他的难堪,继续警告:“我不许出任何意外,否则唯你是问。今晚咱们必须秘密离开,为免走漏风声,杜小姐!希望贵园的人也不要出园走动。” 

“我会策束所有的人。”杜兰英不敢不遵。 

“谢谢。哦!宫家那边,可有动静?” 

“没有,他们完全不理会了。”杜兰英说: 

“只是两家的交情,恐怕再也无法恢复了。” 

“凌云燕柳姑娘负责接应,准备妥当了吗?”迷魂太岁转向玉树秀士问。 

“小舟已备妥,中型快船在大江中流等候接人。”玉树秀士极不情愿地回答:“她表示如果我不在船上,带人走陆路吸引可能追踪的人,她希望船交给你们使用,跟我走陆路。”

“届时再说。”迷魂太岁不置可否: 

“你们走陆路,路程虽远但速度也可以加快,所以必须加快到达南京等候。如果发现紫虚散仙的朋友跟踪,立即返回镇江应变.” 

“好的。”玉树秀士冷冷地说:“看来,我得冒最大的风险了。” 

“事情是你惹出来的,不是吗?” 

迷魂太岁冷笑,意思是说:好汉做事好汉当,还有什么好埋怨的? 

玉树秀士并非埋怨,而是心有不甘。 

好不容易将两个令他心跳的美女弄到手,却到眼不到手,到口不入喉,委实不是滋味。

他不能全怪迷魂太岁不够意思,走脱了三个人不是迷魂太岁的错。只慢发动一步,也没料到金文文发现情势不妙,断然发信号给同伴紧急撤离,留下了后患,迷魂太岁投鼠忌器理由充足,他想反对也力不从心。 

他不死心,口中不便反对,暗中另打主意,他实在舍不得把两个美女让迷魂太岁秘密带走。 

其实他心中明白,那四个人确是胁迫金蛇洞的重要护身符。 

一旦人质出了意外,金蛇洞必定在愤怒之下,不顾一切群起而攻,春秋会必定死伤惨重,很可能在极短时间从江湖除名,迷魂太岁当然知道利害,禁止他任意胡为理直气壮。 

本来,他带人逃离武昌县城,准备到武昌府城暂时避难,恰好碰上迷魂太岁带了一群会中弟兄,于是一同来到府城杜老太爷的清风园,设下陷阱。 

原来的计划是悄悄杀掉金蛇洞的人;怎么杀都预计好了,当然他要求留下两位美女郎,享受过后再杀人灭口。 

举目天下,敢明目张胆与金蛇洞为敌的人少之又少,春秋会虽则高手如云,但同样不敢冒大不韪与金蛇洞为敌,悄然秘密处决,是最稳重安全的办法。 

但是走掉了三个人,麻烦大了。 

迷魂太岁的确有客卿的才华,决定改变计划,将人押回镇江春秋会的山门所在地,等候金蛇洞的人谈条件,有人质在手,胜算在握。 

一旦金蛇洞的人屈服,春秋会的声威必定骤然升上三十三天。 

不管迷魂太岁的如意算盘是否打得如意,这毕竟是最佳的策略。 

但对玉树秀士来说,两位美女就不可能属于他的了。 

愈想愈不甘,想起两个美女就心痒难熬,口中不敢不听迷魂太岁的计策,心中却恨得要死。 

同时,他心中雪亮。迷魂太岁是有名的色鬼,见到两美女之后,改变计划事出有因,显然也在转两个女人的恶毒念头,所以要分为明暗两路回镇江,自己带了俘虏,乘船远走高飞。

“事情固然是我惹出来的,但也是为了增强本会的实力与威望而惹起这场风波,出发点并没有错。”玉树秀士不甘心的分辩: 

“当然,我曾担负成败的责任。如果大家乘船一起秘密离开,成功的希望岂不更浓厚几分?” 

他仍然想与两美女在一起,沿途他还有兴风作浪的机会,至少也可以监视迷魂太岁,防止他先吃天鹅肉。 

“不,分两路走安全些。”迷魂太岁断然拒绝:“这件事已决定了,大家好好歇息,提防那三个人前来走险,天一黑咱们就动身。” 

不等玉树秀士有所异议,迷魂太岁已推椅而起出室走了。 

迷魂太岁有六位亲信,早就知道主人的打算,因此派了两个人严密看守囚禁在地下室的四个人质,接近的人休想有所举动。 

口口

口口

口口 

宫家的人,似乎突然销声匿迹了。 

几处宅院皆门前冷寂,罕见有人出入,闭门避祸的迹象甚为明显,与杜家断绝往来的传闻也不径而走。 

煞神等三人在城中打听消息,感到十分失望,宫、杜两家毫无动静,看不出任何动的迹象。 

穿越一条小巷,钻出一条小横街,劈面碰上三个青衫人之一,但已换穿了粗布平常市民装束,也没带剑。 

花非花是化装易容专家,一眼便看出对方身份。 

青衫人也认识她,她仍是小行商的打扮。 

“三位还在府城逗留?”青衫人显得心事重重,但客气地打招呼:“春秋会的一部份人,正陆续撤出城外去了,已经很难找得到稍有地位的人,三位是否有门路?在下专程请教。”

“我们也不知道他们的底细。”煞神苦笑: 

“何况我们自始至终,不想在他们身上浪费精神。所以并没有留意。哦!你们有何打算?” 

“我们的人……” 

“我知道,已经失陷在清风园。” 

“是的,失陷在清风园。我的同伴已南下岳州向朋友求援……” 

“远水救不了近火,老兄。” 

“总得尽人事呀!我留下打听消息,监视他们的动静,晚间准备重入清风园,有一步走一步。” 

“听我的劝告,老兄。”煞神诚恳地说。 

“兄台之意……” 

“压迫杜家,保证他们鸡飞狗跳。”煞神沉声说: 

“应付特殊事件,必须断然用霹雳手段解决,那怕闹个血流成河也在所不惜;我就是用这种手段应付特殊事件的,万试万灵。 

告诉你,这世间真不介意血流成河的人上 的没有几个。他杀你一千,你就杀他一万……” 

“可是……我们不能……不能这样做。”青衫人脸色大变,被煞神这种可怕的残忍手段吓住了。 

假使他知道煞神的底细,就不会感到可怕了;杀人报复是煞神处事的原则,血流成河毫不介意,所以绰号叫煞神。 

“那就难了。”煞神摇摇头: 

“我在对牛弹琴,我们替你留心那些人的动静,也许会到清风园跑一趟。哦!你真不知道同伴为何失陷的?” 

“真的不知道。”青衫人说: 

“只知道接到紧急尽快撤离的信号,我们就遵命尽速脱离。至于春秋会到底来了何种可怕的高手,目下没获得任何线索。” 

“春秋会暗中活动的人才众多,除非能用雷霆手段将他们逼出来,暗中打听不会有结果的,反正我们替你留意就是。”花非花也有点不安:“我们的朋友恐怕也有了困难。” 

三人叹息着走了,的确爱莫能助。 

煞神、花非花和欧玉贞,都不是善男信女,要他们三人规规矩矩办事,等于是打鸭子上架。 

口口

口口

口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猎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