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猎人》

第二十七章

作者:云中岳

信息是春秋会传出的,等于是紧急召集令。 

但完全瞒住长风堡的人,长风堡的人其实并没随同春秋会的人一同行动,也不了解春秋会的部署。 

春秋会的重要人物,纷纷往江宁镇急赶。 

当然瞒不了有心人。 

追查金蛇洞众人的事,无形中搁下来了。 

春秋会人手充足,供奔走的爪牙更多,传达信息的人分向各地传讯,所以消息十分灵通。

但有些人并不顺利,碰上了意外,不明不白地失了踪。 

堂屋里气氛紧张,每个人都显得焦灼不安。 

玉树秀士更是坐立不安,有点魂不守舍。 

在这里,他的地位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客卿迷魂太岁,就可以不听他的。 

春秋会的副会主,明的权责比暗的重,目下在座的人,不但有两位明的副会主,另有三位客卿,地位都比玉树秀士高。 

他与情妇凌云燕并坐在堂侧,坐立不安,不时站起往复走动。 

他的心根本不在此地,不在悦来客栈的符玄身上。 

他根本不相信符九会在江宁镇现身。 

任何人获得了百万珍宝,必定躲一段时日避风头,怎么仍在各地现身走动?而且是孤家寡人游荡。 

他的心,已飞向仍在追寻的金蛇洞两位美女身上了。 

他深信如果在大胜关再等侯一些时辰,江宁船行的范东主,必定不让他失望,必定能查出金蛇洞众人的船只下落,在这里等候会主前来对付符九,他将失去大好机会,捉不到金蛇洞的美女了。 

其他的人焦灼不安的心情,完全与他不同。 

他们焦灼的是:会主为何迟迟不来? 

“真糟!”星主毒心郎君沮丧地说: 

“会主如果无法赶来,恐将生变,万一徐堡主的人也开来,知道符小狗在这里,岂不坏事?” 

“真的不能再等了。”大副会主无常一剑沈应德,倏然站起沉声说:“会主一定被什么重要的事耽搁了,来不及赶来指挥,再等下去,恐防生变。我真的耽心徐堡主父子闻风而至,咱们等得太久了。” 

“哼!我倒不在乎徐堡主父子闻风赶来撒野,人是我们盯上的。”迷魂太岁傲然冷笑:“谅他也不敢冒失采取行动,我会让他明白主从的规矩。” 

“话不是这样说的,黄客卿。”无常一剑是理智型人物,一个指挥者考虑必须周到些:“毕竟咱们协议助他追搜符小狗,何况长风堡被毁,他损失了百万珍宝,咱们能阻止他采取激烈的行动吗? 

他可以不顾一切,宰了符小狗报仇雪恨,咱们却不能,必须从符小狈身上追出那数十万两银子,死的符小狗不值半文钱。” 

“所以,咱们不能再枯等会主赶来。”太平箫萧太平大声说:“事不宜迟,迟则生变;如果符小狗发现警兆,由他在长风堡的神勇表现估计,咱们恐怕得付出可怕的代价,是否能捉得住他仍难逆料呢!” 

“真的不能再等了,再等就日落西山,时不我留。”二副会主神手天君宋长文攘臂而起:“咱们决不能来硬的,本会付不起像长风堡一样的代价。” 

玉树秀士带了五十余名高手,远至长风堡索人,亲见符可为的神勇表现,他几乎惊破了胆。 

因此,春秋会所有的爪牙,谁也没有勇气拍胸膛保证对付得了符九,这也是这些人等候会主前来指挥的原因所在。 

如果立即展开行动,而又不幸失败了,如何向会主交代? 

时不我留,再拖下去,谁也不敢估计会发生何种变故,拖得愈久,走漏风声的机会也愈大。 

“好吧!真的不能等了。”无常一剑一咬牙,断然决定行动:“天杀的旋风腿,他应该知道情势急似燃眉,应该尽快促请会主赶来的。咱们这就准备行动,按计行事,不许有丝毫错误。” 

他们却不知道,信使旋风腿不但没将消息传到,更不知道旋风腿已经被一批神秘人物所杀了。 

有些人仍在迟疑,仍寄望会主能及时赶到。 

堂外脚步声急促,冲入一名大汉。 

“启票副会主。”大汉上气不接下气急急禀报:“发现几个可疑的人,陆续进入悦来客栈,请示如何处理?” 

“不好!”无常一剑跳起来: 

“恐怕咱们迟了一步,立即展开行动。” 

迟疑的人不再迟疑,用行动来表示支持。 

口口

口口

口口 

符可为在客房歇息,准备晚上去找地方蛇鼠讨消息,完全忽略了外面的动静。 

客栈也没发生任何引人起疑的变化。 

他以为不可能有仇家在江宁镇出役,这种快要退化了的市镇,江湖朋友那有光顾的兴趣?

他真该外出至镇上走动的,一时大意,失去了应有的警觉,耽在房中养精蓄锐,不知死神正慢慢地向他接近,向他伸出要命的手。 

天色不早,开始有客人落店了。 

门外传来脚步声,有人叩门。 

“进来。” 

他已经睡了一觉,显得精神抖擞,拉开了房门。 

“替客宫换茶水。”提着大茶壶面孔老实的店伙,另一手提着工作篮,站在门外笑吟吟地说: 

“请问客宫,晚膳是送来呢?抑或是客宫到膳堂进食?对街有一家稍像样的食店,酒菜相当不错,客宫何不前往品尝?的确比小店的膳堂菜肴精致。” 

店伙一面说,一面收了原先的茶具,换冲一壶香茗,细心地整理灯台,检查门窗,在在皆表明是一个负责的店伙,而且勤快老实。 

店伙推荐其他食店的酒菜,事属平常,所以他毫不起疑。假使店伙肯定表示要他在店中进膳,也许他会起疑而拒绝。 

“请替我张罗一份膳食送来房中,膳后还得到镇上走走,劳驾啦!”他泰然地喝了一杯茶。 

“客宫稍候,小的立即送上。” 

店伙点燃了灯台的油灯后往外走,并带上门走了。 

他不经意地在油灯上添了一根灯蕊。 

火焰一跳,绿焰乍明乍消。 

他脸色一变,有毛骨悚然的感觉油然而生。 

添加灯蕊,火焰不可能跳动,应该徐徐增加亮度,更不可能出现乍明乍消的绿焰。 

一个精明机警的人,对反常的事务景象极为敏感,他也不例外,本能地感觉出警兆。一口吹熄了灯,立即感到天旋地转。 

口口

口口

口口 

三名店伙分别在走廊两端打扫,可以监视客房的门窗。 

送茶水的店伙走近廊端的一名店伙,打出了手式信号。 

“情势不对,不能妄动。”廊端的店伙紧张地低叫。 

“怎么啦?我亲眼看到喝了茶。”送茶水的店伙也低声说:“灯火点了片刻,我才出来的。这时葯力该已行开,他该已……” 

“你看,灯熄了。” 

这里可以看到客房的关闭明窗,极易发现房内灯火的明灭。 

“咦!怎么可能?”送茶水的店伙大感惊讶。 

“他发现灯火有异!” 

“应该不可能呀!”送茶水的店伙说: 

“咱们计算得天衣无缝,我敢说任何机警精明的老江湖,也不可能感觉出异状。唔!我再去查看……” 

“不行。”监视的店伙拉住同伴:“如果他发现警兆,你这时闯进去,他肚子里的消遥散葯力散得慢,你死路一条。” 

“这……你以为他是神仙……” 

“别忘了他在长风堡的神勇,他只要一伸手,你死定了。” 

“那……” 

“等副会主发动,我可不想白送死。”监视的店伙说:“万一他仍然有精力杀出逃走,我负不起责任。我有自知之明,咱们绝对拦不住他。” 

“好吧!希望炼魂羽士的神仙膏能发生作用,等片刻就知道结果了。” 

这一等,等出麻烦来了。 

当第一个陌生人出现在走廊口。快步接近客房时,立即引起四个假店伙的注意,爆发出激烈的血腥冲突,悦来客栈成了风暴的中心。 

首先发动的是扫地的店伙,飞步赶上那位穿了青衫扮成旅客的人,扫帚猛地斜挥。 

旅客警觉地,挫腰旋身,大袖一抖,风雷骤发,碰一声大震,挡住了扫帚,右掌同时虚空吐出。 

第二名店伙到了,叱声如沉雷: 

“什么人?斗胆!” 

叱声中,飞扑而上。 

身躯蜷缩如猴,凶狠地凌空撞向旅客的背部上空,贴身时,手脚倏然箕张,上抱头颈,下踹腰,撞上了必定生死立决。 

“呃……” 

用扫帚攻击的店伙,被可怕的掌力击中胸口,仰面斜倾,随即哇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再退了两步仰面便倒。 

檐上人影急降,几个青衫人纷纷下跳。 

旅客只顾攻击扫地的店伙,听到另一店伙的叱声,已来不及应变了,掌力发出,背心强敌已临。 

扑上的店伙双手抱住了旅客的头,双脚踹在旅客的腰,斜向用劲,身形侧扭、飞退,咔一声怪响! 

把旅客的脖子扭得向侧后方反转,颈骨扭断声清晰可闻。 

人刚退离旅客的背部,身形仍在半空中,上空青影疾降,一脚踹在店伙的天灵盖上。 

走廊两端,人影如潮,大副会主无常一剑终于率领大批爪牙涌到。 

但从屋顶降下的几个青衣人,已先一步破门而入,闯入符可为的客房。 

另两名店伙死在客房门口,是被青衣人击毙的,攻势之猛烈无与伦比! 

口口

口口

口口 

玉树秀士这次表现十分勇敢,乘两个青衣人打出三波暗器,将无常一剑十余个人打得在院子里八方闪避时,奋勇贴廊壁冲入客房。 

客房旁后与房侧的窗已砸毁,两名青衣人陈尸在窗边。 

“快上屋追!”玉树秀士奔出房外大叫: 

“符小狗被带走了……” 

对面房舍的瓦面,从三面到达的数批蒙面人,听到叫声立即一哄而散。 

人被带走了,没有拼命的必要啦! 

口口

口口

口口 

江宁镇以东一带数十里方圆,村落罗布,视野有限,而且有一部份是小起伏的丘陵地带草木丛生,视界更为有限。 

在这种地方,除非能衔尾穷追,逃的人随时都可以摆脱追赶的人,到处都可以藏匿。 

江宁是大镇,时届黄昏,大街小巷可以随意奔窜,追逐更是不易。 

结果,各方好汉一哄而散。 

各找各的线索,各显各的神通,符玄成了各方必慾得之而后甘心的目标,人人誓在必得

口口

口口

口口 

春秋会的人气疯了,已到了手的熟鸭子飞啦! 

没有人再理会追查金蛇洞众人去向的事,集中全力搜寻符玄的下落。 

到底有多少牛鬼蛇神来浑水摸鱼,人手众多的春秋会也查不出确数。 

每个人都在打听,符玄到底落在谁的手中了? 

亲痛仇快,江湖朋友的反应各有不同。 

山西长风堡事故,早已在江湖哄传,符九或符玄,已成为众所共钦的英雄人物,但没有人知道他的底细。 

他的名字成为江湖秘辛,谁也不知道他是何人物,似乎他是平空从地底下冒出来的超级高手,因此不为世人所知。 

他拥有原属长风堡的百万珍宝,以及江南双艳的数十万两赃银,是江湖朋友注目的巨大财富,贪心鬼愿以生命争取的目标。 

江宁镇到处都潜伏着危机,镇郊直延伸至南京城,到处都有人搜踪寻迹,更猛烈的风暴正在酝酿中。 

近午时分—— 

一处长满苍松的长坡,一个美丽的道姑手中轻摇着拂尘,宽大的道袍隐约可以分辨佩剑的形状。 

明亮的水汪汪眸子,落在松林前倚松而立,有点仙风道骨气慨的中年佩剑人身上,一面踏草接近,一面警觉地解开道袍的系带。 

只要一掀道袍,就可以拔剑。 

道姑很年轻。 

美丽的女人不易看出真实的年龄,反正她的脸蛋美得令人想入非非,流外在外的妖冶风韵,极为诱人。 

阳光下,她抬起头,脸上展露明艳的微笑! 

那股诱惑性的亮丽笑容,令男人不克自持,似乎她是天生的尤物,任何男人也逃不过她的蛊惑。 

她就是这种女人:男人一见便升起慾望的女人。 

中年人倚树抱肘而立,鹰目中没有*火,目光出奇的冷森,而且还有浓浓的警戒之神情。

“炼魂羽士的鼎炉,果然艳丽冠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猎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