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猎人》

第二十八章

作者:云中岳

卅二个人脚下加快,蜂涌而上。 

竹林内一抹流光泻出,冷姨已现身在金文文的左侧。 

已冲近至十步外的人群,突然发现金文文身边多了一个人,大吃一惊,哗然止住冲势。

“有两个,妙极了。”玉树秀士不知趣,兴奋地大叫:“今日是本会的大喜日子,天赐其便,让本会能控制金蛇洞,大家准备上。” 

人左右一分,随即合围。 

冷姨与金文文屹立原地,脸上有莫测高深的笑意。任由对方包抄、合围,纹风不动,不加理睬。 

似乎这些人并不存在,并非杀人不眨眼的歹徒,而是一群无害的虫蚁,或者是一群牛羊。

“文文,下手不要慈悲。”冷姨拔剑,语气阴森充满凶兆:“我们有一千个理由,为枉死的无辜报仇,我不再阻止你开杀戒。” 

“谢谢你,姨。”金文文冷冷一笑,拔剑徐徐指向玉树秀士:“你,时辰到了。” 

玉树秀士怎敢和她一比一拚搏? 

远在丈五六,便感到她剑上的光华令人心寒,已感到剑气压体,本能的反应是打一冷战,不由自主退了两步。 

“本星主先秤秤她们的斤两。”毒心郎君奚玉郎拔剑叫。 

一声冷叱,毒心邓君挥剑闪电似的扑上了,表现得比玉树秀士勇敢,剑招极为迅疾猛烈。

冷姨冷哼一声,身法更快,剑化虹射出,以快打快,剑气排山倒海似的陡然涌发。 

毒心郎君对自己的轻功造诣极为自负,突然发现对方比他更快,吃了一惊,攻击的剑招不得不改为防守,硬接射来的眩目可怖电虹,已来不及躲避了。 

躲避将遭受到更为猛烈的追袭,必须争回错失了的先机。 

左袖底,已洒出了五毒,这也是他先上的原因,以免反制住了同伴,同伴事先没服解葯,同时出手必定遭殃。 

他却不知,对方早知道他的底细,他已输了第一步棋。 

铮铮两声暴震,剑气迸发似龙吟! 

他连人带剑被震飞丈五六,叭一声摔倒在地。 

剑光划空而至,指向他的胸腹。 

他心胆俱裂,奋身急滚,爬起一窜三丈,回头撒腿狂奔,冲过同伴合围的空隙,剑已矣掉了,性命要紧。 

连一招也接不下的强敌,不逃岂不九死一生? 

他听到身后传出两声惨叫!知道至少也有两个同伴遭了殃。 

人急智生,不再寄望同伴策应,折向往路旁的竹林一钻,三两闪形影俱消,逃走的速度骇人听闻。 

玉树秀士是表现最差的一个,他没有和金文文放手一拚的决心和勇气,尽管他看到这位美女便心痒难熬,*火窜升,恨不得一把将人抱住亲热一番。但他有自知之明,放手一拼不啻白白枉送性命。 

他用的是游斗术,左一剑右一剑八方游走,金文文真奈何不了他,附近激斗的人太多了

“你逃避的功夫真不错。” 

金文文已看出他的心意,攻势反而放慢了,只防不出招,仅用快速的身法,从四面八方逐步逼近。 

“你金蛇洞的武功也不过如此而已。”他不得不厚颜无耻地反讽,闪避的身法依然灵活:“我早晚会把你弄到手的,那时……” 

金文文的剑突然吐出,像是电光破空。 

他大吃一惊,仰面便倒,剑气掠胸而过,把他惊出一身冷汗。 

老天爷保佑二名同伴恰好斜冲而至,泼风刀不假思索地劈向金文文的小蛮腰。 

他抓住机会奋身急滚,一跃而起。 

这瞬间,他看到了死亡。用泼风刀抢救他的同伴,正一手掩住胸口,摇摇晃晃地向前栽。

同伴用性命救了他,死在金文文的剑下。 

就是这么一回事,而他却丝毫没感到内疚。 

他重新仆倒急滚,爬起如飞而遁。 

金文文被合围的爪牙挡了一挡,叫了一声糟,追入竹林,知道大事不妙,追之不及。 

转身回望,斗场乱成一团。 

潜伏的金蛇洞人员都出来了,正展开风扫残云似的大扫荡,地上已躺了十几具死尸,有如虎入羊群。 

“元凶首恶已逃掉,你们不要再打啦!”金文文焦急地大叫:“咱们快追!” 

“真糟!”冷姨跺脚尖叫。 

口口

口口

口口 

倚多为胜有时候并不灵光,一群羊绝对胜不了一头猛虎。 

玉树秀士卅余名高手,禁不起金蛇洞几个人一击,一接触便死伤累累,随即一哄而散。

金蛇洞的人,也没获得绝对的成功,连一个主要的人物也没留下。 

玉树秀士逃得比任何人都快,甚至在毒心郎君逃走之前,他已早一步钻入人丛溜之大吉了。 

他有自知之明,决难禁得起金文文愤怒的一击,连接斗的勇气都消失了,而且已看出自己的人靠不住。 

明时势的人永远幸运,他就是明时势的人。 

逃入江宁镇,他立即出动已返回镇的人,重新出镇应敌,人数多了三倍,而且明的大副会主无常一剑也在,统率号令权转移,他乐得清闲,不需掌理大局,不负成败责任,所以勇气也重新提升了。 

可是金蛇洞的人并没进入江宁镇挑战,似乎一击却是无意扫庭犁穴。 

等到会主神力金刚赶到,早已失去金蛇洞一众男女的踪迹。 

玉树秀士被骂得狗血喷头,神气不起来了,与金蛇洞的人初次接触,即损失了十余名高手,他在春秋会的名气一落千丈。 

全力搜索金蛇洞众男女的行动,立即加强;全力搏杀夺走符九那些人的命令,下得十万火急。 

傍晚时分,各路搜杀人马纷纷返回。 

江宁镇成了春秋会的指挥中心,会主亲自坐镇。 

负责往来要道监视的眼线,不曾发现金蛇洞的人离开。南京的眼线,也坚称金蛇洞的人不曾撤往南京城,人仍在江宁镇附近。 

再笨的人也可以料到,金蛇洞的人不可能离去,双方已经公开冲突,金蛇洞的人决不可能放弃处置滥杀无辜的凶手,甚至可能号召侠义道群雄主持正义。所以双方只有一条路可走: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可以肯定的是:金蛇洞的人,一定会找他们的。 

因此,天一黑,所有的人皆急急撤回江宁镇,聚集众多人手自保,谁也不敢断言金蛇洞的人何时前来讨公道,必须倚仗雄厚的实力,应付可能发生的激烈冲突。 

最后自外地撤回来的人,是三大外堂大堂主阴怪留青石,共带了十二名手下,浩浩荡荡在落日余晖中,从东面的小径赶返江宁镇,距镇已不足三里。 

路旁的树林中,突然踱出天玄剑冷刚夫妇和金文文,堵住了去路,面对十三名高手,显得神定气闲,一点也没有一代名家的慑人气势。 

阴怪不认识天玄剑夫妇和金文文,但手下一位弟兄是曾经随同玉树秀士返镇,被杀得落荒而逃的人。 

“是他们!”这人惊叫。 

阴怪见多识广,看到对方现身挡路的举动,便知道来意不善。 

“他们是谁?”阴怪心中一懔,止步追问。 

“金蛇洞的人。”这人惶然说:“咱们漫山遍野去搜寻他们,他们却在镇旁等候我们。”

派出搜寻的人,由于需广行搜索,人数当然不敷分配,因此本身并没具有攻击的力量。如果发现敌踪,必须潜伏监视,派人禀报并发出信号,催请主力赶来对付。 

阴怪只有十三个人;不足与金蛇洞的众多男女对抗,但一看对方只有三个人,胆气壮了许多。 

“阁下是金蛇洞的那位高人?”阴怪沉着地上前打交道,而且打出手式,通知同伴准备一拥而上:“在下留青石,匪号称阴怪。” 

“我姓冷,叫冷刚。”天玄剑微微一笑。 

江湖朋友重视绰号,对姓名毫不重视,除了一些有心的老江湖,一般江湖人士很少将某些人的绰号姓名一起记得一清二楚的。 

阴怪是老江湖,知道天玄剑冷刚这么一个剑术名家,吓了一大跳,心中一虚。 

“该死的!你不姓金,不是金蛇洞的人,无权干预本会与金蛇洞的过节。”阴怪采用泼辣的手段撒野,嗓门大表示理字当头:“没你的事,阁下。” 

“正相反,玉树秀士在武昌县城谋杀两位旅客,在下是在场的目击者,所以冷某站在此地光明正大的讨公道。这几天,你们已经集中全力,摆足了威风,应该是时候了。” 

“对,是时候了。”阴怪仍图作困兽之斗:“可惜玉树秀士不在,目下无法证实阁下的话是真是假。” 

“是真是假,你们心中有数。现在我要你传话!”天玄剑神色郑重地道。 

“传话?” 

“对,传话。” 

“传什么话?” 

“告诉玉树秀士,好汉做事好汉当;他必须有担当的勇气,不要把你们全会的弟兄全拖下水。他必须与毒心郎君几个人,站出来和金蛇洞的人了断,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他还有机会和咱们凭武功判曲直。明天一早,在此按规矩了断。如果毁约不来,咱们会找他的。” 

“你来找他好了,而且他会等你。”阴怪傲慢地瞪了他们三人一眼:“同时,你想必明白,本会正在广布线索搜寻你们。” 

“你们的动静都已在我们监侦之下。”天玄剑笑笑:“由于某个原因,暂时抑止了我们执行惩罚的行动,所以你们所派出的几队人,每队都是完整的。 

你这一队也是,十分幸运可以平安返镇。你们走吧!明早如果玉树秀士不出来,幸运就会舍弃你们啦!呵呵!明天见。” 

阴怪强抑住发出围攻命令的冲动,他知道,如果下令一拥而上,得付出极大的代价,这代价他付不起。 

“咱们后会有期。” 

阴怪咬牙地忍下口气,领着手下急步而走。 

十三个人的背影刚消失在小径的转弯处。左向林中踱出了已恢复本来面目的煞神、花非花、银花女煞和欧玉贞等四人。 

“咦!”金文文低声道:“姨,这几个人我觉得有些眼熟,你可曾记得咱们在何处见过他们?” 

“我似乎没有印象……”冷姨沉吟道。 

“啊!我想起来了。”金文文轻叫: 

“他们是符公子的朋友。其中三位是在武昌县城向我示警的人,另一位是化装为书僮的人。” 

四人缓步来至天玄剑三人面前。 

“贱妾沙永玲,见过冷前辈、冷夫人和金姑娘。”银花女煞面带忧容地说:“我等四人有事向诸位请教。” 

“沙姑娘不用客气。”天玄剑友好地笑道:“不知姑娘有何指教?” 

“不敢当前辈如此说。”银花女煞惶然道: 

“我家公子爷遭人暗算失踪数天了,晚辈等四处打听无著,请问前辈可曾得知我家公子爷的讯息?” 

“符公子中毒被掳之事,业已传遍全镇,我们曾派人四处打探,但一无所获。”天玄剑冷刚苦笑道。 

“符公子出事之际,你等难道都不在他身边?”冷姨插口问。 

“在武昌我们就与公子爷分手,我们四人是暗中跟下来的……” 

“沙姐姐,你应该记得我吧!我叫金文文,咱们曾在武昌府城江汉老店中见过面。”金文文含笑上前,亲热地拉住银花女煞的手: 

“你与另两位姐姐及那位前辈,何不先到小妹的住处,咱们再商议打听符公子下落的事,好吗?” 

“沙姑娘,文文说得没错。假如你们不嫌金蛇洞的人,何不与我们回去共同商议?回头我们还得要好好谢谢你们先后两次的救命恩情呢!”冷姨亦诚恳地道。 

银花女煞回首以眼色征询一下煞神等三人,见无反对神色,于是向冷姨道:“多谢夫人,晚辈等恭敬不如从命。” 

接着她引见了煞神等三人。 

引见时只报姓名,未提名号。 

一行七人,进入树林内一条小径,然后再越野而走;七人均身怀上乘轻身功夫,虽然是越野,速度并未减慢。 

奔驰了约有七八里路,来到一座四周植满竹林的农舍。 

这座农舍距江宁镇约有十余里,难怪春秋会派出那么多高手搜查,亦搜查不出金蛇洞一众男女的落脚点。 

农舍中住有金蛇洞十余位高手。 

煞神等四人,受到热烈的欢迎。 

用完晚膳后,众人在厅堂一面品茗一面商议。 

“屠老哥,你的大名我早已久仰了。”一位国字脸的中年人含笑向煞神道:“你煞神虽然杀孽过重,但却是一条血性汉子,我非常钦佩你的为人。” 

“阁下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猎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