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猎人》

第二十九章

作者:云中岳

符可为的身形刚落实地,飞刀已挟风雷而至。 

他下降的身躯并没因脚沾地而站稳,继续向下沉,但速度加快了,竟然像是沉没在地下

三把飞刀连续掠顶而过,他的身躯也隐没在地下形影俱消。 

“咦!”大汉骇然惊叫,随即打一冷颤,只感到毛发森立,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感到寒生丹田。 

院子是大青砖铺设的,人怎么可能投入地中? 

没入处一无所有,大青砖一目了然。 

“有鬼!” 

随后到达的另一名警哨,更是惊得毛骨悚然,发出不像人声的尖叫,扭头便跑,怕鬼的神情可怜又复可笑。 

跃出院子的三个人,有两个是长风堡的重要爪牙,因此能分辨出符可为的熟悉嗓音,所以发出警告,叫声未落,符可为的身影已向下隐没了。 

“恐怕真是他的鬼魂!”这位仁兄不进反退,惊恐万状地说。 

这句话把陆续抢出的人吓了一大跳,怕鬼的人真不少,有人急急向后转。 

徐堡主十分机警,始终不见现身。 

“桀桀桀……” 

怪笑声刺耳,声源似是发自四面八方,不知到底有多少无形的人在发笑。 

恐怖的气氛,吓走了更多的人。 

“主人,你在弄巧反拙。”屋顶出现煞神的身影:“把他们吓得全往房里躲,那能浪费时间逐房搜索?让我煞神下去,一刀一个砍了再说。” 

符可为幻现在发飞刀的大汉身旁,一把便扣住了大汉的脖子向下掀。 

“不能在客店杀人,杀徐老狗例外。”符可为叫道,一脚将大汉踢翻:“姓徐的,你出来!我符九等你还债。” 

灯火全无,人都躲起来了。 

人的名,树的影。符九两个字,把长风堡的好汉吓破了胆。 

徐堡主目下的人手,比长风堡毁灭时少十倍。这次请来的高手,数不出几个,这些人怎敢逞匹夫之勇,奋不顾身上前拼老命? 

“天杀的!我真的弄巧成拙啦!”符可为站在院子里跺脚大骂:“姓徐的,你这混蛋不是怕鬼的人,更不是胆小鬼,为何松缩不出?你躲得了今天,躲不了明天,我一定要把你这杂种打入地狱,你必须欠债还钱。” 

他的确不能在客店公然杀人,也不愿冒险黑夜中进入房舍搜寻。 

同来的人中,有金、曾两家的侠义名门子弟,在客店公然夜袭杀人的事传出江湖,岂不有玷金、曾两家的声誉?因此,他拒绝煞神下来挥刀。 

他真不该装鬼的,更不该太早暴露身份。 

口口

口口

口口 

春秋会人才济济,眼线的人选包是精锐中的精锐。 

金蛇洞的人,远在十余里外落脚,仍被他们查出。而玉树秀士带了一批高手出去搜查,迄今连一丝消息都未传回,不知是在搞什么鬼? 

昨晚金蛇洞的人远至江宁镇行动,辛苦了大半夜,回来已是五更天,天亮仍在歇息是极为正常的事。 

当第一批高手接近农舍的南端竹林时,已经是日上三年了。 

南面的树林前,一群人已准备停当。 

“这简直是攻城屠村的强盗作法,比咱们山西的盗匪更大胆。”徐堡主摇头苦笑:“刘会主,你真了不起,在南京近郊,你居然敢扮强盗,我算是服了你。在长风堡,偶或我也会摆出强盗态势,但那是边地穷荒,扮强盗无伤大雅。但在这里……老天爷!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徐老兄,南京与边地,并无多少不同。”刘会主傲然地说:“只要你做得漂亮,做得干净俐落,没有后患,扮强盗平常得很。老兄,为了名利,做什么事与怎么做,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你如果顾虑太多,什么事也干不成了,你长风堡也不是一天便建造起来的。” 

“高论!高论。”徐堡主不胜羡慕:“贵会在短短的几年中,便荣登江南第一大帮会,难怪名震天下,有此成就决非偶然。” 

“夸奖夸奖。”刘会主沾沾自喜,大豪的气概暴外无遗:“我办事冲劲十足,任何事全力以赴,知道如何利用众多的人手来达到目的,人多势众是任何帮会一致公认的最佳手段,无往而不利的妙策。” 

“可是……” 

“可是什么?” 

“人多不一定稳可操胜算。”徐堡主迟疑地说。 

“那是你的看法,也是你不懂运用的技巧。” 

“金蛇洞的人,都是功臻化境的高手。” 

“那又怎样?他们只有几个人。” 

“你需要付出多少惨痛的代价?” 

“本会有的是人。” 

“可是……你用这些弟兄的命,换取对方几个人,未免太……” 

“哈哈!你不懂,老兄。” 

“我不懂?” 

“不懂这些侠义名门之人的心理。” 

“这个……” 

“人潮一涌,他们就会乖乖回避,回避就在气势上输了一着,让咱们抬高身价。我可以向你保证,就算今天咱们杀不了他们几个人,而在江湖朋友的心目中,金蛇洞被春秋会杀得落花流水的事故,必将在江湖轰传,春秋会的声威身价,必定提升至天下大帮会的地位,不至于停留在江南第一帮会的地区性豪强地位上了。” 

徐堡主也是地方性的豪强,是山西的豪霸,在中原长风堡的地位始终难以提升,这是事实,这与徐堡主缺乏进取心有关。 

“我好羡慕你的成就和才华。”徐堡主由衷地说,羡妒之情溢于言表。 

“哈哈!徐兄,你我都是枭雄中的枭雄,在追逐权势名利上,容或手段与方法小有差异,但目的是一样的,成就也就各有千秋了。你我正当壮年,真该好好携手合作,创建更辉煌的局面,会成功的。” 

“但愿如此。”徐堡主兴奋莫名:“呵呵!咱们已经携手合作了,不是吗?” 

“希望今后合作愉快。” 

“彼此彼此。哦!咱们把重要的人手布置在外围,是不是有点本未倒置了?” 

“哈哈!你不懂。”刘会主得意地说。 

“我又不懂了?” 

“人潮杀入,金蛇洞的人必定不敢滥杀二流人物,必定无可奈何地撤出,撤出不可能走在一起。” 

“有此可能。” 

“咱们在外围的高手,便可分别歼除他们了。” 

“高明高明。” 

“你等着瞧,可以先预祝咱们成功。”刘会主神采飞扬,得意已极:“成功是必须付出代价的,我付得起。而且,今天我保证所付的代价一定不多,哈哈哈哈……” 

如果他知道农舍中,还有生龙活虎般的符可为在内,恐怕就笑不出来了。 

里面还有一个杀人如屠狗的煞神,还有三个杀人不择手段的花非花等女煞星。 

口口

口口

口口 

呐喊声震天,攻击发动了。 

刚启门外出的霹雳虎与金文文花非花两女,看到从四面八方冲来的人潮,大吃一惊心中发冷。 

“老天爷!他们在干什么?”霹雳虎倒抽一口冷气,脱口大叫。 

“他们在攻城掠地,迫咱们逃走。”花非花说,扭头急奔。 

门窗紧闭,人都上了屋。 

金蛇洞五个人,走不了啦!因为符可为五个人不走,登上瓦面气涌如山。 

“哈哈哈哈……”符可为仰天狂笑,声震九霄:“来得好,符九恭候你们送上门。” 

“哈哈哈……”煞神更是血液沸腾,眼都红了:“煞神不嫌人多,送上门挨刀的人多多益善,今天看我的刽刀利否。你们不要争我的人,杀!” 

花非花抢先奔向第一个跃上瓦面的人,却被煞神飞身超越,一刀便砍飞了那人的脑袋,人化狂风飞旋,第二刀有如雷电霹雳,拦腰将后续跃上的人劈成两段,洒了一天血雨。 

花非花、银花女煞和欧玉贞三个母大虫,狠劲并不比煞神差,三人结成三才攻击群,切入刚飞身上屋的七个人群中,然后两面分张席卷,剑光似匹练,眨眼工夫,摆平了七个人。

符可为的剑比刀更为凶狠,狂笑声中,先后在三间房舍的屋顶飞腾旋舞,似乎在眨眼间便有廿余具尸体骨碌碌连续下滚,瓦面上血流如泉。 

霹雳虎已别无选择,四个人保护着也红了眼的金文文,追东逐西剑下绝情;在这种场合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任何心理上的慈悲念头波动,皆足以付出生命作代价。 

屋顶地面,成了血肉屠场。 

一百五十余名高手,成了砧上肉。 

符可为等十个人,都是超绝高手中的高手,自然而然成为操刀的屠夫,交叉搏杀指东打西,招招致命,有如虎入羊群。 

超绝高手对一般高手,人多派不上用场。 

好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农舍成了屠宰场。 

当人死掉一大半时,攻击者的气势终于一蹶不振。 

“天啊……” 

一名大汉发狂似的奔过尸体,奔过血泊,狂号着向外狂奔,似乎灵智已经迷失了。 

口口

口口

口口 

外围潜伏等侯截击外逃的人,共分为四队,远在百步外跃然若动,准备四方同时截杀突围的漏网之鱼,人人充满希望,这一仗嬴定了。 

合围已成而对方仍然不曾发现,便已成功了一半啦! 

农舍被竹林所围绕,外围的人事实上看不到里面的情景。 

当第一个往外逃的人被看到时,外围的人还以为是金蛇洞的人呢! 

杀声与呐喊声突然中止了,代之而起的却是惨号和求救的惊呼! 

能逃的人,从四面八方逃命。 

符可为一马当先,从农舍的北面,追逐七名亡命而逃的人,狂狮似的向外围的这一队人冲去。 

这一队的领队,正是炼魂羽士,共有廿八名之多,正不安地现身相候,也有意接应逃来的七个同伴,还不知里面的同伴快要被屠光了。 

符可为身后紧跟着欧玉贞,半途奋身超越,一剑刺穿那位逃在最后的大汉背心,说狠真狠。 

符可为再次超越,一剑砍掉第二名大汉的脑袋。 

“那穿绿袍的妖道是我的。”符可为大叫,又劈了一名大汉:“赶尽杀绝,决不留情。杀!” 

又一名大汉倒了,是被银花女煞刺杀的,逃命时以背向敌,怎能不倒? 

十个人左右一分,狂野地冲阵。 

煞神人刀一体,像一团光环滚入人丛,一滚之下,断手断脚洒了一地。 

金文文冲向迎出的冷香艳仙,刚冲出,右侧的花非花和银花女煞已向她移近,准备超越抢先一步。 

“她是我的。”花非花说:“绕过后面去,堵住她逃走的退路。” 

冷香艳仙看出花非花的身份,吃了一惊,一声娇叱,大袖一抖,销魂御香化雾里腾。 

花非花不敢冒险,向侧一跃丈外。 

银花女煞左手一抬,正待发出一朵夺命银花…… 

“放过她!小玲。”丈外传来符可为急叫。 

银花女煞一怔收手,冷香艳仙的形影及时消失无踪。 

如火燎原,如汤泼雪;惨烈的屠杀故事重演,这里又成了可怖的血肉屠场。 

口口

口口

口口 

炼魂羽士自以为了得,玄功盖世,道术通玄,是对付金蛇洞的主力,春秋会的靠山,也是怂恿刘会主向金蛇洞大动干戈的人,他对紫虚散仙的声誉极端嫉妒,自以为武功道术决不下于紫虚散仙。 

刹那间,他接下了符可为雷霆万钧的七剑,却退了三四丈,险象环生,而且连累了四个同伴,死在双剑爆发性的飞腾剑影下,到底是谁的剑所杀的,连符可为也无法肯定,可知两人的拼搏是如何快速猛烈了。 

片刻的全力搏杀,三两冲错,廿八个人剩下不到一半了,廿八比十占不了丝毫优势。 

炼魂羽士那有施展妖术的机会?应付雷霆万钧的剑势已感到手忙脚乱了,稍一分神,肯定会溅血剑下,只好寄望在真才实学上,全力运剑死撑。 

终于,妖道发觉不妙了,己方的人怎么急剧减少得如此迅速?大事不好! 

“铮铮!”又接了两剑,急剧地换了五次方位,仍然摆脱不了符可为的紧迫进招,完全失去反击回敬的机会,符可为剑上的可怕劲道,有效地控制了中宫,没留给他任何切入反击的空隙,局势一面倒。 

大事去矣!妖道心寒了,间不容发地闪过攻右肋的一剑,乘机侧跃丈外,闪躲而不接,该可以摆脱了。 

“你非接不可!” 

符可为循迹追击,如影附形,声到人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猎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