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猎人》

第三十一章

作者:云中岳

完全料错了,符可为竟然放胆从正面强攻。

请便两字余音在耳,迸射的电光陡然迎面压到。

符可为出剑的劲道极为猛烈快速,不由神刀不接招,闪避不当,后续的追击攻势必定更为猛烈。

神刀果然来不及闪避,大喝一声全力接招,刀上风雷乍起,迎着射来的剑光吐出、外振,要将射来的电光震出偏门。

符可为出剑的速度,半途突然增加了一倍。

神刀的刀,封得太慢了。

“滚!”

电光排空而入,传出符可为的冷叱。

剑无情地贯入神刀的右肩窝,猛地一挑。

神刀嗯了一声,向左飞翻丈外,爬不起来了。

“在下显然胜了这一场。”符可为退回原位,向四周的十名公正男女冷然问:“诸位公证是否有疑问?在下等候宣判。”

四周哗然,人人变色。

不可能有胜负争议,堂堂一剑将人挑飞,是千真万确的事。

“你……你胜了这一场。”为首的公证中年人,用并不稳定的嗓音宣布,脸色泛青,惊恐的神色十分明显。

“在下不需歇息,请绝剑苏前辈下场赐教。”符可为以剑支地,站在那儿屹立如山。

他指名挑战,挑上名列武林九大剑客中排名第四的绝剑苏天朝。

绝剑出来了,双方按例先客套一番。

仍然是符可为站在下首,表示尊敬对方。

绝剑的信心,因神刀一剑受创而打了折扣,拉开马步,竟然一反往昔的习惯采取守势。

符可为滑进一步,剑映着烈日光华熠熠。

“我让你尽量发挥。”他沉静地说:“是你们逼我用剑的,今天我要替你在江湖除名。”

“小辈,你狂得离了谱……”

符可为不等绝剑的话说完,一剑点出。

电光迸射,风雷骤变,这一剑引发了绝剑的豪情,发起空前猛烈的进攻上剑运一剑绵绵无尽,快速移位形如疯狂,人与剑已无法分辨。

“铮铮铮铮……”一连串惊心动魄的双剑碰击声,急剧连绵震耳慾聋。

符可为在三尺方圆的地段内闪动、旋转、移位,来一剑封一剑,来者不拒,而且不乘机回敬,尽量让对方发挥。他根本未施全力,连名列武林九大剑客为首的山东青云庄庄主,北地一剑陈若天都一招失手,如果他认真出招,绝剑恐怕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这是一场绝望的攻击,枉费精力而已。

狂攻了一两百剑,绝剑心慌了。

四周观战的人都是行家,一个个心惊胆跳手心冒汗。

落英剑路安也是剑术名家,旁观者清,一看便知自己上去也攻不破符可为的防卫剑网。

“苏老兄的名号,今天真要被这小子勾销了。”落英剑无限感慨,向一旁的追魂镖说:“他的剑术真的神乎其神,人与剑已凝合为一;骆兄,咱们的希望在你身上了。”

“路兄,但愿他不会暗器,但希望不大。”追魂镖也泄了气:“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一拥而上,去找余老哥下令吧!他是这次约会的主事人。”

“那会死多少人?春秋会不比咱们强?”落英剑苦笑:“糟!苏老兄完了!”

情势逆转,主客易势。符可为反击了,绝剑接一剑退两步,仅接了六七剑,已经远离斗场中心,被逼退出四丈外,显得手忙脚乱。

先前符可为是不屑反击,这时是绝剑无力反击。

“撒手!”符可为冷叱。

一声清呜,绝剑的剑翻腾着飞出三丈外,落在凌乱的草丛,发出隐隐震呜!

符可为的剑,锋尖点在绝剑的胸口上。

“你很幸运,知趣的撒手。”符可为冷笑说。

“你……你的剑有鬼!”绝剑脸色死灰地说。

“你输了!”

“我……你嬴了。”

绝剑从死神手中逃出来,却从九大剑客中除名。

符可为倒垂着剑,大踏步回到原地。

“诸位不打算宣布吗?”他向发呆的公证人问。

“你……胜……胜了这一场。”公证人宣布得有气无力。

五打三胜,符可为已经胜了两场啦!

“那么,请狂剑余老兄下场赐教。”符可为再次指名挑战,找上了主谋狂剑。

狂剑余廷耀似乎不感意外,硬着头皮昂然出场。

“第三场,在下志在必得。”符可为冷然说:“余老兄,你明白在下的意思吗?”

狂剑余廷耀只感到寒流发自尾闾,上冲昆仑顶,大热天烈日炎炎,却感到撒体生寒。

他当然明白,符可为要下杀手了。

“你也明白你的处境,是吗?”狂剑不死心,用上了威胁性的话。

“你用不着替你这些人担心了。”符可为以牙还牙,给予对方同样的心理压力。

“什么意思?”

“因为他们都要死,为替你报仇而死,你虽然比他们先走一步,看不到结果,但不必遗憾。”

“你禁受得起……”

“四十几个土鸡瓦狗,算得了什么?”符可为冷酷地道:“神力金刚廿一名春秋会的精英,每个人都比你们两个人还要强;片刻间,在下就把他们屠个精光大吉,你们!算什么东西?要不,你们一起上,杀不光你们,我姓符的从此不在江湖现世。”

他这番话,揭开了神力金刚一群人失踪之谜。

春秋会的弟兄,包括玉树秀士在内,都不知道会主一群重要人物失踪内情,虽然猜想已遭到不测,但仍然怀有一线希望,生见人,死见尸;谁都不希望证实会主他们已经死亡的事实。

符可为这番话,虽然说得淡然,但却具震撼人心的威力。

“不想死的人,离开我愈远愈好。”他冷酷地说:“向我递爪子的人,杀无赦,绝不留情!”

他的剑向前一伸,指向狂剑。

狂剑被他那冷酷的表情吓得退了两步。

“你准备了,莫道皇天无报应,举头三尺有神明,你们这些助人为恶的混蛋,没有一个具有真正武林人的风骨和尊严,把你们杀光,天下虽然不见得会更好,至少不会比现在更坏,你必须第一个先死。”

“你……….”

一声长啸,他扑上了,电虹破空,人影朦胧。

狂剑侧射三丈,再一跃又远出三丈。

剑气压体,电虹如影附形。

脚一沾地乘势下挫,丢剑。

光华熠熠的锋尖,已停留在胸口。

符可为阴森的目光,凌厉得像锋利的尖刀。

狂剑像是失魂,浑身发抖快要崩溃了。

“你这算什么?”符可为沉声问。

剑丢了,表示认栽,但认栽岂能了之?

四周的人,有一半已经悄悄走掉了。

“蝼蚁……蚁尚且……惜……生……”狂剑几乎语不成声。

“狗屁!你不是蝼蚁,你是人,是有尊严有担当的武林高手。”

“我……我我……”

“你知道我有权将剑送入你的胸膛,对不对?”

“符兄,我也是受……受人之托……”

“受谁之托……”

“是……是华……华大爷华一峰……”

符可为沉思片刻,收剑后退。

“你可以走了,我会去找托你的人。另外,请转告毒箫萧老兄,叫他安份一点,否则他将后悔莫及!”符可为说完,扭头大踏步扬长而去。

口口口口口口

符可为当着数十仇敌面前,击败绝剑等几个有名高手的消息,在江湖上不陉而走,而且愈传愈离谱。

江湖上出了一个剑术名家符九的事,成了江湖大事。

狂剑离开校场,正南走上返城的大道,前面走的两个青衣人突然转身劈面拦住去路。

他有五个同伴,六人不约而同手按上了剑把,已看出拦路之人不怀好意,准备撤剑是本能的反应,他们都是机警的老江湖。

“你们能全身而退,真该早晚多烧一柱香,多谢老天爷保佑,其实你应该被杀死的。”年约半百的青衣人冷冷地说:“我保证,下次幸运绝不会再次降临在你的头上,我可预立保单。”

“可恶!阁下是何来路?”狂剑火来了,忍受不了恶意的警告。

“你该听说过我这个人物,咱们是同一代的人,虽则你比我多混了些日子.”

“阁下高名上姓?”

“霹雳虎曾杰。”

“哎呀……”

“只要你的人敢卑鄙地发起疯狗式的围攻,所面对的将不止一把剑,而是许多刀剑,当然我这一把也在内,可以绝对保证,你们不会有一个活人。”

“阁下是符老兄的……”

“朋友,但他办他的事,我办我的,各行其是,各找相关的凶手。”

“这……”

“我特地现身警告你,因为我不希望符老弟杀人太多,有伤天和;他毕竟是凡人,不是主宰人间善恶生死的神祗。所以,你最好收起或打消所有的恶毒念头,不然即使他不杀你,我也会杀,记住了吗?”

“在下记住了。”狂剑沮丧地说。

“那就好,希望今后咱们不再碰头。”

目送霹雳虎两人去远,六个人你看我我看你发呆。

“好险!”狂剑终于不再发呆,拍拍脑门悚然说:“咱们以为符九最多只有五个人,谁知……”

“五个人已经多得令人做恶梦了。”一个同伴悚然接口,不住打冷战。

“姓符的一个已经嫌多了。”另一个同伴说得更严重,不啻承认符可为一个人就可以屠光他们四十余名高手。

“咱们现在怎么办?”另一位同伴说:“就这样回去?”

“你难道请人用八人大轿拍我们回去?”狂剑没好气地说:“咱们只得将实情分别告知各人的东家,至于如何决定,那是他们的事。”

“万一几位东家不死心,仍然要暗助华大爷呢?”第三位同伴问。

“那得看你们自己了,命是你们自己的。”狂剑冷冷地说。

“走吧!我不希望再碰上其他的人,硬着头皮像蠢蛋一样的受羞辱,毕竟不是愉快的事。”

口口口口口口

徐州的地头蛇,似乎一夕之间都躲起来了,英雄好汉都躲在豪霸的大宅院里,不再管外地人的闲事,毕竟外地人的仇怨与他们无关。

他们被符可为吓破了胆,不敢存有争回面子的念头。

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但强龙太强了,地头蛇不得不避风头。

城西八里处的吟风庄,是府城豪绅华一峰华大爷的大庄院。

论财力,华大爷此不上府城其他的豪霸。

论交通官府的权势,华大爷却强多了;翻云覆雨八面玲珑,衙门的世袭胥吏,有一半人与华大爷关系良好,互通讯息。

刑房的巡捕马夫捕快,有一半是华大爷的朋友。

当地的人,都知道华大爷早年曾闯荡江湖,除了三两个人外,没有人知道华大爷就是名震武林的名宿宇内一尊。

府城的地头蛇,都被吓得躲了起来。暗中与华一峰来往甚殷的毒箫,却又借口出远门办事,而置身事外。

华一峰只好用上最后一着棋。

这天申牌使分上福客栈来了五名公人巡捕,盘查旅客抖足了威风。

符可为等四男女的旅行证件虽然是伪造的,但绝对与真的一模一样。路引发自南京,目的地是河南郑州,期限是一百天,有效期早着呢!

终于查到他住宿的上房,五位巡捕如狼似虎。

符可为摆出权势大爷的派头,因为路引上记载的身份是上元县的仕绅,该县的举人。

举人不是官,比秀才高一级,比进士低;秀才已经是地方上的仕绅了。

任何巡捕,见了秀才举人,先天上就矮了一大截,绝不敢抖威风,即使是外地的过境秀才举人也得毕恭毕敬称一声老爷。

这就是读书人中举的好处,打官司上衙门不用跪,而且有座位,真的犯了法,必须有凭有据,请出学政大人,当堂革去功名,才能打荆上条上刑。

查完了路引,五位巡捕仍然神情倨傲无礼。

“你这张路引有问题。”领队的巡捕沉声说:“我要彻底查个一清二楚。”

叭一声大震!

符可为一掌拍在木桌上,虎目怒睁,威风凛凛。

“大胆!”他怒吼:“在我面前,你胆敢你你我我无礼乱叫?去请你们的推官大人来,看他怎么说?滚!”

“你……”巡捕吃了一惊。

“我欢迎你去南京查,这期间我按规矩要住进府衙的招待宾馆,所有的有形无形损失你要完全负责,去!先把你们的巡检找来说话。”

“你……”

“你叫我什么?”

“符……符爷。”巡捕凶不起来,真要闹上府衙,吃不完兜着走:“昨天,这里发生械斗……我……”

“不错,发生械斗,有两个不法之徒在这里动剑向我行凶。”符可为的嗓门大得全院的人都听得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猎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