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猎人》

第 四 章

作者:云中岳

就这短暂的片刻,仅离开现场不足廿步,他已经感到不支了,头脑昏眩,手足发麻。 

幸亏他已经知道吹针的毒性,早已备妥解葯。 

在密不通风的芦苇深处,他藏好身躯,强提真力从百宝鉴中取出解葯吞服,片刻方有余力取针。 

他的估计完全正确,确是江湖上令人闻之色变的丧门毒针,暗杀的霸道利器。 

针长三寸,后面有斜漏斗形的柔软尾翼,吹射的有效威力距离,可达箫长的廿至卅倍。

吹箫人的真名是追魂箫萧劲,内功火候极为精纯,以内力吹针,在百尺外行刺百发百中

江湖上见过追魂箫真面目的人少之又少,不论黑白道朋友皆恨之入骨。丧门针上的化血奇毒,虽不是见血封喉的剧毒,但毒入心室便注定非死不可,而不管击中何处,毒抵心室仅片刻工夫,即使射中下肢,死亡的时刻差别也有限。 

追魂箫与太平箫、毒箫同列字内三箫,但以他最为阴险,一向在暗中算计人,这次丧生在符可为剑下,真是老天有眼。 

符可为虽备有解葯,但也感到萎靡不振,手足无力,短期间难以复元。 

直至未牌初,他终于恢复活力,饥渴交加,是出去的时候了。 

回到现场,四具尸体不但已经僵了,而且血腥引来了大批苍蝇,令人作呕。 

沙土容易埋人,他用双股叉挖坑,流了一身汗,方将四具尸体埋妥。 

这是江湖好勇斗狠的人,最后的归宿,沟死沟埋,路死插牌,不需墓碑,也不需后人凭吊。 

他到了另一座渔村,饱餐一顿后开始追踪。 

他不需向村民打听,算定女王蜂决不敢露面与村民打交道。 

再次回到现场,沿女王蜂逃走的踪迹追踪。他是追踪的能手,在这种荒僻的沙洲上,不难分辨不久前遗留下来的人踪兽迹。 

一个时辰后,他看到里外的天空中,水禽一群群向四面八方惊飞。而在他脚下,有野鸭的羽毛,虽则经过细心掩埋,仍难逃过他的神目。 

“你吃饱了。”他向水禽惊飞的方向喃喃自语,嘴角噙着令人心悸的冷笑:“你一个大姑娘,大白天岂敢往水里跳?你太聪明了,聪明过度常会犯下错误做笨事,你该尽早抢一艘船远走高飞的。也许,你以为我被丧门主母针要掉老命,不需急急离开吧!” 

晚霞满天,暮色四起。 

洲上水禽的数量多得惊人,似乎满天皆飞翔着各色各样的水鸟,成群结队在天宇下飞翔,寻觅可栖身的临时窝巢。 

☆☆☆

☆☆☆

☆☆☆ 

洲西的一处小村河滩上,岸上搁了两艘竹筏,那是捕鸟人运送猎物的输送工具,一旁还搁着五六只方型大鸟笼,相当扎实,分为两处堆放,笼内没有鸟。 

女王蜂像幽灵般从芦苇深处钻出,兴奋地奔向河滩,奔向两具竹筏。 

刚拖起竹筏,正想拖至廿步外的水滨,只要推入水中,就不怕有人追来了。 

堆放鸟笼的地方,突然站起符可为的身形。 

“你才来呀?”符可为含笑接近:“想往无为州走?不错,无为州很偏僻,容易避人耳目,宜于藏匿。但北面水道比南面水道凶险得多,你一个人操纵得了这艘竹筏吗?要不要我助一臂之力?” 

女王峰脸色大变,那娇艳动人的面庞突然失血,变得苍白冷灰。那一身男装沾满草屑沙土,真像个穷苦的猎鸟人,如不是佩了剑,真不像个武林高手。 

“你……你躲在此地?”她吃惊地问。 

没有退路,她必须往水际逃命。 

但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廿余步距离有如千里之遥,她决难快得过天下闻名的修罗刀。

“是呀!在等你哪!”符可为笑吟吟地站在丈外说。 

她心向下沉,符可为那种笑本来很和善,虽则令人感到莫测高深,但在她眼中看来,这种笑毫无和善的可亲感,相反地可怕极了,那是猫儿对放在爪前的老鼠的笑,豺狼对爪前小羔羊的笑。 

“铮”一声剑呜,她拔剑出鞘,摆出拼死的姿态。 

“你一定还有不少蜂尾针。”符可为的神色似乎更近乎友善了:“也许你仍有杀死我的希望,我想你不会把谋杀我的理由和盘托出,是不是?” 

她的剑向前一引,锋尖升至进击部位,脸色庄严,左手五指半屈半伸,呈现反射性的颤动。 

“你不说话,但你会说的。”符可为的手在身侧自然下垂,无意拔剑:“你并没有与在下参剑的打算,因为你的剑术造诣不登大雅之堂。你主要的杀人手段是行刺和谋杀,你干的是武林中最卑鄙最可憎的行业。所以,我也要用修罗刀杀你。” 

她懒得回答,双目紧吸住符可为的眼神。 

“我所站的地方,是你的蜂尾针最具威力的有效射程。”符可为仍然微笑:“机会不可错过了。” 

两丈,固然是蜂尾针最具威力的有效射程,更是修罗刀的致命距离。修罗刀比针沉着,劲道更凶猛百倍。 

因此,双方皆怀有戒心。 

双方的神意,已在作震慑对方心神的凶险纠缠。双方的劲道和神意,皆达到登峰造极的爆发边缘,任何些微的变化,皆可能诱发突然的、可怕的、无以伦比的狂野袭击,不发则已,发则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在下已获得不少重要线索。”符可为继续发话,不在乎因说话而分神:“已经不需要太多的口供,留不留活口已无关宏旨了,织女费英英已经说了太多。她不说不行,因为比死更凄惨的遭遇,令她心神意志完全崩溃了。你呢?你的这遇曾经估计过吗?” 

女王蜂眼神一动,剑慢慢发出龙吟。 

“你的内力修为火候很纯。”符可为徐徐向左移动半步:“不然决难用这种细小的针杀人于三丈内。这五六年来,你从未失手过,死在你冷血暗杀下的人太多太多了。我想,如果在下把你公开拍卖,你猜,有多少人会来竞买?价钱高到何种程度?如果将你……好!厉害!” 

就在他说话分神的瞬间,一枚蜂尾针已一闪即至,他恰好斜移一步,针擦右胁而过,险之又险。 

“你很不错,深得暗器三昧。”他神色保持轻松:“有些暗器名家十分自负,自命不凡,指名攻穴或专射致命要害,认为这是了不起的绝技。可是,这种人失手的时候也多,甚至因而送了自己的老命。 

你与我真是臭味相投,棋逢敌手半斤八两。暗器发出,只要能击中,不管是不是要害,中了就成功了一半。只要能贯入人体,贯入何处并不着要。所以这些年来,你我都活得好好地。但今天,你我之间必须有一个人从江湖除名。” 

女王峰开始移位了,因符可为的移位而不得不移动采取有利位置应付逆势。 

“你最好把剑丢掉,身法定可灵活些。”符可为徐徐移动徐徐发话:“妄想用剑拍击暗器的人,定然是天下间最可笑最可怜自作聪明的笨瓜,这道理你应该懂。我给你收剑的机会,保证不会乘机给你一刀。” 

女王蜂引诱符可为拼剑的计谋落空,只好乖乖收剑入鞘。 

她感到自己的心跳不受控制,掌心沁汗,真是不吉之兆,证明她心中已有激动,手心有汗一定会影响发射飞针的力道与技巧。 

当然,她志不在与符可为拼剑,只想藉交手而制造发射蜂尾针的好机会。符可为绰号称邪剑,与天下间名门大派的正宗剑术有异,还没听说过有击败邪剑的名人高士,与这种人拚剑,简直在拿自己的老命开玩笑。 

“不要逼我。”女王蜂收剑入鞘,干脆将剑解下丢掉,看情势,已经没有用剑的任何机会了:“放过我,从今以后,决不会有人暗杀你,除非你自己结下的死仇大敌不放过你。”

“是你在逼我。”符可为道:“易地而处,你会不会追根究底?咱们都是玩命的人,不弄清楚怎能安心?天天耽心有人暗杀,不发疯才是怪事。” 

“我不能告诉你什么……” 

“我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哼!”女王蜂沉叱,双手连挥,用的是满天花两手法,针雨控制了两丈余正面空间,势如狂风暴雨。 

蓝影冉冉而退,在针雨到达之前飘退,沉重的人体却轻如落花飞絮,退势似乎并不快,但其实比针的速度要快些。 

飘出三丈,针雨也纷纷势尽劲消坠地,虽则仍有些向前飞行,但已无法伤人了。双方的距离已经拉至五丈以上。 

女王蜂转身撤腿便跑,以全速向水边飞跃。 

“哈哈哈哈……” 

狂笑声震耳,逐渐到了身后。 

“你死吧!” 

女王蜂突然转身怒吼,第二批针雨再发,数量比第一次更多,劲道更惊人。 

可是,当双手的蜂尾针破空飞出时,她心中一跳,脸色骤变,知道完了,心向下沉,浑身发僵。 

已追至身后三丈余的符可为,猛地向前一仆,就在身躯贴地的刹那间,电虹已经以令人肉眼难辨的奇速,到达女王蜂的胸口了。 

双方的动作,似乎配合得天衣无缝。 

女王蜂已无法闪避,仅本能地勉强扭动身躯,修罗刀长驱直入,贯入右胸下方,浑身一震,如中电殛。 

针雨从符可为的背部上空呼啸而过,全部落空,有几枚几乎贴枕骨而过,危机闲不容发。

符可为是在对方飞针出手后再向前仆倒发刀的,修罗刀竟比针雨快了一刹那,计算之精,妙到毫巅,后发先至,难怪女王蜂连闪避的机会也未能抓住,仅来得及扭身躲胸中要害被刀贯入的凶险,生死间不容发。 

他一跃而起,大踏步上前。 

女王蜂双手捧胸,转身踉跄奔向江边。 

他徐徐跟进,大声说:“你想死在水里,办不到。” 

女王蜂脚下大乱,但仍向前奔,快到达水边了。 

“事关在下的生死,在下不能怜悯你。”符可为的语音逐渐沉着了。 

女王蜂痛得浑身颤抖,脚下渐慢摇摇晃晃。 

“在下如果找不出你们的主事人,你们的主事人将不断派人暗杀在下,在任何地方都得防备有人偷袭暗算,喝口水也可能中毒死亡。因此,在下不会甘休。” 

女王峰快到达水边了,跌倒又着新挣扎着爬起。 

“敢于暗杀在下,又能派出大量人手,设下周密陷阱,这人定是了不起的枭雄。在下与他之间,只许一个人活着,死而后已。”符可为的语音坚定有力,震耳慾聋,充满自信:“擒贼擒王,不擒杀主脑,在下睡不安枕。” 

女王蜂终于距水际仅一丈左右了,猛地向前一仆。 

符可为急步上前,一把抓住她的右臂猛地一拖一带。她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扔倒在滩岸上,身躯一阵抽搐,仰面朝天,手脚渐松。 

“在下不能对你仁慈。”他站得笔直:“告诉我你的根底,我才会救你。” 

女王蜂忍住痛,张开失神的双目,死死地盯着他。 

“我……我不能告……告诉你。”女王蜂终于说话了:“我……我痛得受……受不了,补我了……一剑,我……我不怨……怨你。” 

“不。”他语气坚决道:“我要知道真相,江湖上有三大暗杀集团,红花帮、白藕会、青莲社。告诉我,你是属于那个集团的高手刺客?” 

“我……我不……不能………” 

“在下好不容易获得你这位重要人物,你不说我决不会罢手。”他凶狠地道:“即使你死了,我也会把你的尸体公诸天下,把江湖人士请来验看,必定有人认出你的本来面目,找出你的根底来。” 

女王蜂慾言又止,最后大叫一声,昏厥了。 

☆☆☆

☆☆☆

☆☆☆ 

醒来时,星斗满天。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座草棚内,一旁点着一根松明,身侧坐着符可为。

她发现自己身上仅穿了亵衣,胸口被用衣带作的伤巾包得紧紧的。 

“我不会感谢你救我。”她虚弱地说:“干我这种行业的人,守秘是最着要的基本条件。我是此中高手中的高手,你不可能在我口中得到什么。” 

“我知道你很勇敢。”符可为阴森森道:“心肠也够狠够毒,人!总会有弱点的,在狠毒的反面,必定隐藏着软弱的缺憾。黑道魔星九杀狂人冷刚,天不怕地不怕杀人如屠狗,但他见到一只黑猫,便会吓得魂不附体,浑身发僵,这就是他的弱点。我不会用残酷手段向你迫供,但我在找你的弱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猎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