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刀行》

第三章 血洒江湖路

作者:于东楼

血红的夕阳染红了笔直的官道,也染红了孙尚香白净的脸。车行颠簸,马快如飞。孙尚香四平八稳的坐在车厢中,其他人马也纵缰疾驰在马车两旁,几乎将宽敞的官道整个挤满。车夫老张挥舞着长鞭,不时发出兴奋的呼喝。在他说来,纵马飞驰显然要比缓速慢行过瘾得多。突然间,孙尚香抓起了剑。老张也将长鞭一卷,大喝道,“来了。”

只见官道尽头陡然扬起了漫天烟尘。一片黑压压的骑影,潮水般的卷了过来。随行在车旁的几十名手下部个个视若无睹,仍在拼命的鞭马。老张的长鞭也挥舞得更加起劲,好像硬想从对方大批人马中冲过去一般。双方的距离愈来愈近,转眼工夫相隔已不及百丈。那片骑影突然停了下来,动也不动的挡在官道中间。孙尚香紧闭着嘴巴,一任车马狂奔,直等到就要冲到对方身上,才喝了声:“停1”

但见人呼马嘶,车马同时勒缰在那片黑压压的人马前面。对方虽然人精马壮,但仍不免面露惊慌,纷纷闪避。只有居中一名手持银枪的老者原封不动的坐在马上,冷冷的凝视着马车里的孙尚香。孙尚香也正在歪着头打量着他,还不时瞄着他那杆雪亮的银枪。

那老者忽然冷笑一声,道:“我当什么人如此狂妄,原来是‘五湖龙王’的大少爷。”

孙尚香听得似乎很不开心,道:“这个人是谁?”

车夫老张应声道:“回大少的话,这位便是青衣第三楼的萧楼主。”

孙尚香猛吃一惊,道:“‘断魂枪’萧锦堂……萧老爷子?”

老张点头。那老者却傲然一笑,手中的银枪在夕阳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孙尚香登时跳起来,站在车辕上挥手喝道:“让路!”

随行的人马立刻一字排开,退到路旁。马车也连连后退,将去路完全空了出来。

萧锦堂反倒楞住了,呆望了孙尚香许久,才道了声:“多谢。”带领着大批人马,浩浩荡荡的走了过去,边走边回头,愈看愈不对,陡然大喝一声,所有的人马又同时转过头来。孙尚香和他那批手下居然原样末动,仿佛早就料到他非回来不可。萧锦堂果然缓缓的转回来,缓缓的停在那辆双套马车的前面。

孙尚香哈着腰道:“萧老爷子还有什么吩咐?”

萧锦堂强笑道:“不敢、不敢。我看你行色匆匆,只想问问你是不是出了事?我与令尊是故交,大事帮不上手,小事或可助你一留之力。”

孙尚香忙道:“多谢萧老爷子关怀,我只想早一点赶到桐乡,其他啥事都没有。”

萧锦堂道:“赶到桐乡去干什么?”

孙尚香道:“找人。”

萧锦堂道:“找什么人?”

孙尚香道:“王长顺,这个人,萧老爷子有没有听说过?”

萧锦堂想了想,摇头。

孙尚香吃吃笑道:“你老人家经常在桐乡走动。怎么连王长顺都不知道?他是有名的‘鸽子王’,他的烤rǔ鸽绝对是天下第一流的。”

萧锦堂沉下了脸。冷冷道:“你说你赶来桐乡,只是为了吃烤rǔ鸽?”

孙湖香道:“是啊……还有个理由,只怕我说出来你老人家也不会相信。”

萧锦堂道:“什么理由,你说!”

孙尚香道:“我想远离是非之地,不想惹上一身麻烦。”

萧锦堂道:“你指的是不是敝帮和金陵沈家的事?”

孙尚香道:“不错。”

萧锦堂笑笑道:“这个理由倒也说得过去。不过我曾经听说过你跟沈玉门的交情不坏。如今他正处在生死边缘,而你却跑到二百里之外来吃烤rǔ鸽,这件事未免太离谱了吧?”

孙尚香也登时拉下脸道:“第一,沈玉门活得很好,我料定他不会有什么凶险。第二,太湖孙家不是我孙尚香自已的,我上有父母,下有弟妹,而且还刚刚讨了个娇滴滴的老婆,我得罪不起你们青衣楼。第三。我不喜欢金刀会的人,更不喜欢‘绝命老么’卢九。第四,我这几天胃口不开,非吃点对口味的东西不可。有这四点理由,你说够不够?”

萧锦堂一面点头,一面也皱起了眉头。

孙尚香道:“我现在可以走了吧?”

萧锦堂招手道:“且慢,老夫还有件事想向你请教。”

孙尚香道:“请教不敢,有话请说。”

策锦堂道:“你真的见到了沈玉门?”

孙尚香道:“你最好不要提他的事。我虽然得罪不起青衣搂。却也不是出卖朋友的人。”

萧锦堂道:“我并没有叫你出卖朋友。我只是觉得奇怪,如果你真的见过他,怎么会说他活得很好?怎么会说他没有凶险?”

孙尚香笑而不答。

萧锦堂继续道:“不瞒你说,直到现在我还不太相信他还活着。就算那姓梅的医道盖世,也不可能真的有起死回生之术,硬把一个死人给救得活过来!”

孙尚香道:“原来是梅大先生救了他,那就难怪了。”

萧锦堂道,“这么说,他真的还活着?”

孙尚香道:“梅大先生既已沾手,还会死人么?”

萧锦堂道:“就算他还有口气在,伤势也必定十分严重,怎么可能活得很好?”

孙尚香道:“这种问题你又何必再来套我?你的手下想必有人已见过他,否则也不会放掉那个姓解的女人往回赶了。”

萧锦堂—怔,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追赶那个姓解的女人?”

孙尚香没有开口。他那批手下却同声大笑起来。有的竟笑得前仰后合,差点掉下马来。

萧锦堂冷冷道:“我和孙大少谈话,你们最好少吭声。否则休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那批人立刻垂下头去,似乎每个人对萧锦堂都很畏惧。

孙尚香顿觉脸上无光。不禁冷冷一声:“你老人家还是暂时把威风收起来等碰到金刀会的人再用吧!”

萧锦堂也冷冷一声。道:“你说你料定沈玉门不会有凶险。就是因为他身边有那几个金刀会的人么?”

孙尚香道,“不是几个,是一十八个。”

萧锦堂道:“就是所谓的什么‘绝命十八骑’,对不对?”

孙尚香道,“没错。”

萧锦堂道:“你说你不喜欢金刀会的人,对不对?”

孙尚香道:“没错。”

萧锦堂道:“你说你更不喜欢‘绝命老么’卢九,对不对。”

孙尚香道:“没错。”

萧锦堂银枪一抖,道:“你放心,这件事交给我了,我包你今后武林中再也没有什么‘绝命十八骑’这个字眼了。”

孙尚香笑了笑道:“萧老爷子,我看还是省省吧。‘绝命十八骑’不是豆腐做的,‘绝命老么’卢九也不是省油灯。你要想一举把他们消灭,说句不怕你生气的话,那简直是在做梦。”

萧锦堂也笑了笑,笑容里充满了轻视的味道,道:“你认为‘绝命老么’的身手,比‘追风剑’郭平如何?”

孙尚香道:“你指的可是青城四刨中的郭四侠?”

萧锦堂道:“不错。”

孙尚香道:“以身手而论,应该是半斤八两,不过郭四侠可比卢九那家伙有人味儿得多了。”

萧锦堂道:“现在他也没有人味儿了,如果有,也只有鬼的味道了。”

孙尚香大惊道:“郭四侠死了?”

萧锦堂道:“不错。”

孙尚香道:“是你们杀的?”

策锦堂道,“不错。而且我们杀的不止他一个,其他三剑也没有一个活口。从此‘青城四剑’在武林中已经变成历史名词了。”

孙尚香摇着头,道:“你们也未免太狠了。你们难道就不怕青城派报复?”

萧锦堂道,“我们青衣楼从来就不怕报复。凡是与我们为敌的,我们就杀。所以这次无论什么人想救沈玉门,我们绝对不会放过。其中包括号称神医的梅汝灵和‘干手如来’解进父女在内。”

孙尚香眉梢陡然耸动了一下,道:“千手如来’解进?”

萧锦堂傲然道:“不错。暗器第一名家,武林绝顶高手。最后仍不兔断魂在我这杆枪下。”

说着,银枪在手中打了个转,看上去威风极了。孙尚香虽然没说什么,但那副肃然起敬的样子,却已完全显露在脸上。

萧锦堂继续道:“至于那姓梅的,我还没有出手,他就已吓死了。”

孙尚香难以置信道:“吓死了?”

萧锦堂咳了咳,道:“当然,也许他原本就心脏不好,也许他……事先已服了毒。”

孙尚香道:“这么说,梅大先生并不是你们杀的?”

萧锦堂道:“算在我们头上也无所谓。总之,这次帮助沈玉门逃生的,就只剩下了那个女人,不过她也跑不掉的,她的行踪早已在我们掌握之中。”

孙尚香忽然干笑两声,道:“青衣楼居然会为一个女人大伤脑筋,我想她的武功一定十分了得。”

萧锦堂冷笑道:“她武功再强。也强不过她老子。只不过她生性狡猾,让人难以下手罢了。”

孙尚香叹了口气,道:“只可惜我从来没见过那女人,否则……你老人家也许可以省点力气。”

萧锦堂神情一振,道:“如果你老弟肯帮忙的话。那就太好了,我正担心那女人会逃到太湖去。”

孙尚香忙道:“等一等。我们孙家究竟要往那边倒,可不是我能作得了主的,我得回去商量过再说。不过你老人家最好是先把那女人的名字、长相,以及容易辨认的特征告诉我,也好让我留意一点,以免她跑到太湖,被我那老于糊里糊涂的收了房,那可就麻烦了。”

萧锦堂稍稍迟疑了一下,才道:“我也没见过那个女人,很难说出她的特征。我只知道她叫解红梅,年纪总在二十上下,长相嘛,好像还过得去。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孙尚香皱起眉头,道:“解红梅,这个名字,我怎么从来没有听人说起过?”

萧锦堂道:“她自小就跟着她爹东飘西荡,从来没有单独在江湖上走动过,所以很少有人知道她的名字。”

孙尚香道,“武功路数呢?”

萧锦堂道:“‘千手如来’解进的女儿,当然是使用暗器了,而且听说她的暗器手法非常高明。你万一遇上她,可得小心一点。”

孙尚香道:“我好像听人说过解进的刀法也不错,不知他女儿如何?”

萧锦堂道:“她的刀法如何我是不大清楚,不过她手中却有一把极有名气的短刀,据说锋利得不得了。”

孙尚香神色一动,道:“什么短刀?”

萧锦堂道:“‘六月飞霜’。这把刀,你有没有听说过?”

孙尚香点头,又摇头,过了一会,又点了点头。神情十分怪异。萧锦堂不禁疑心大起,目光霍霍的凝视着他的脸。这时,身后忽然传来嗤的一声,又是孙尚香的一名手下忍不住笑了出来。

萧锦堂头也不回,只大喝一声:“替我掌嘴!”

喝声未了,一名黑衣人已自鞍上跃起,对准孙尚香那名手下就是一记耳光,出手之快,疾如闪电,简直令人防不胜防。孙尚香一怒而起,身在空中,宝剑已然出鞘,直向那出手的黑衣人刺去,动作比那人更快。萧锦堂方想出枪拦阻,却发觉一只脚已被鞭子缠住,刚刚挑开鞭梢,身后已有人发出一声尖叫,同时孙尚香也已翻了回来。依然挺立在车辕上,手上的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正在直指着他,剑尖上还挑着一块血淋淋的东西,仔细一瞧,上面竟是一只人耳朵。四周立刻响起一阵騒动,但很快就静止下来,每个人都在紧盯着萧锦堂的脸,似乎双方都夜等候他的反应。萧锦堂脸色一片铁青,久久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孙尚香倒先开口道:“有一件事我希望你老人家能够搞清楚,我孙尚香并不是绣花枕头。我敢在江湖上闯荡,绝不只是靠我老子的名头做靠山,而是靠我自己这把剑。任何人想当面侮辱我,都得付出点代价。”说完,剑锋一挑,那只血淋淋的耳朵已落在萧锦堂的马前。萧锦堂手上的银枪已在颤抖,眼中也冒出了愤怒的火焰。

孙尚香忽然语气一缓,道:“但今天我忍了,只点到为止。因为我不愿意坏了你萧老爷子的大事……无论怎么说,这些年来你老人家跟我们太湖孙家相处得总算不错,我实在不忍心让你老人家毁在我孙尚香手上。”

萧锦堂昂首哈哈大笑,道:“就凭你这点人,就想把我毁掉?”

孙尚香道:“我这点人当然不够份量。不过,你若想把我这三十几个人吃掉,你自己至少也要死伤过半。到那个时候,你还拿什么去对抗‘绝命十八骑’?你还拿什么去对抗石宝山?那姓石的可不像我这么好对付,你就算不损一兵一卒,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血洒江湖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短刀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