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刀行》

第四章 心寄侠女情

作者:于东楼

月色凄迷,小院中一片沉寂。已近子夜时分,位居闹市的“正兴老店”终于宁静下来,每间客房的灯光都已熄灭,门窗也已紧闭,只有正厢房的一扇窗户仍然开着,在月光下显得特别耀眼。沈玉门的床就在透窗而入的月光下。四周虽然宁静得出奇,但他躺在床上已经大半个时辰,却连一丝睡意都没有。水仙正默默的坐在床边,身子虽然紧靠着床沿,眼睛却一直瞄着窗外。孙尚香和石宝山也一声不响的倚在窗口,似乎正在等待着什么人的来临。远处已晌起了断断续续的梆鼓声。

突然,孙尚香神情一振,道:“有消息了。”

石宝山笑笑道:“他非来不可,否则他怎么跟萧锦堂交代。”

水仙急忙凑上来,探头朝外一瞧,不禁吓了一跳。

也不知什么时候,空荡荡的院落中忽然多了七个人,一前六后,气势凛然。

七个人的衣襟统统敞开,四十九柄飞刀在月光照射下闪闪发光。

水仙忍不住道:“站在前面的那个,就是“飞天鹞子”洪涛么?”

石宝山道:“不错。”

水仙道:“好像还年轻得很嘛!”

石宝山道:“功夫却老练得很。以后见到他,千万要多加小心。”

孙尚香愕然道:“你还想放他走?”

石宝山道:“不杀就得放。”

孙尚香急道:“此人心胸狭窄,有仇必报,你不趁机把他除掉,以后的麻烦就大了。”

石宝山道:“没关系,只要他不向二公子下手,我就放他一条生路,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水仙插嘴道:“看他来势汹汹,我真担心你那一招会失灵。”

石宝山道:“这种事不能只看表面,在他的飞刀出手之前,很难断定那女人在他j心目中的分量。”

说话间。洪涛已在外面高喊道:“各位客人听着,在下“飞天鹅子”洪涛,奉命追捕凶犯。各位只管继续歇着,千万不可出来,免得刀枪无眼,受到误伤。”

四下没有一点回声。就像都是空房一样。

孙尚香道:“他倒聪明得很,居然冒充宫差,硬指我们是凶犯……

石宝山道:“他指的是我,不是大少。”

洪涛果然指名叫道:“石宝山,你这个卑鄙下流的东西,你给我滚出来!”

水仙讶然道:“哟!这家伙好像在吃醋。”

孙尚香道:“当心他醋火攻心,飞刀出手,赶快把你们少爷看好吧!”

水仙急忙坐回原处,同时也拿起了刀。

洪涛又在外边喊道:“姓石的,你少他妈的跟我装缩头乌龟,如果你不想惊扰别的客人,就乖乖的滚出来,免得你老子多费手脚。”

石宝山苦笑道:“看样子我不出去也不行了,二公子这边,就拜托大少了。”

说完,手掌在窗沿上轻轻一搭,人已窜出窗外。站在洪涛身后那六人,不待吩咐,便已月牙形的散开来,将石宝山半圆形的围在中间。石宝山毫无惧色的走到距离洪涛丈余的地方,才停下脚步,笑眯眯道:“洪舵主,久违了。”

洪涛冷冷喝道:“说!人呢?”

石宝山道:“藏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你放心,只要你有分寸,她就不会有危险。”

洪涛冷笑一声,道:“你以为把他抓起来,我就不敢动你?”

石宝山笑笑道:“你当然敢。不过就算你杀了我也没关系,反正我在黄泉道上已不寂寞,至少还有个人陪着我。”

洪涛道:“你想死可没那么简单。在你死前,我自有办法教你把人交出来。”

说完,陡然抽出了两把飞刀,飞刀入手即开始在掌中旋转起来,同时大喝一声,道:“弟兄们,抓活的!”身后六人齐声一诺,也各亮出两柄飞刀,也同样在掌中转起,十四把飞刀登时转动得犹如十四面银盘,看上去极为壮观。

石宝山缓缓的拔出钢刀,道:“这就是你们的起手式么?

洪涛冷笑而不答,手中的飞刀却愈转愈快。石宝山抱刀而立,不动如山。突然间,十四柄转动的飞刀同时停住,七个人恰似渔翁收网一样,同向石宝山扑去。石宝山动作更快,两旁那六人尚未扑到,他已冲到洪涛面前,那柄长约四尺的钢刀也已虎虎生风的劈出。洪涛一时收脚不住,不退反进,两把不满六寸的刀锋猛地一带,竟将石宝山钢刀的力道完全卸掉,同时身形一闪,已转到他背后。石宝山头出不回。钢刀陡然撩起,与水仙在秦府用的那一招如出一辙。只是他的刀刃较长。看上去更为迅速,更有威力。但此刻其他六人早已扑到,只见六把飞刀合力将石宝山上撩的刀锋挡住,另外六把分刺他的手脚,目标虽非要害,却也逼得他非收刀不可。而洪涛却在这时一跃而起,猛将七把飞刀连环打出,但见寒光连闪,目标不是石宝山,竟是那扇仍然敞着的窗户。石宝山大吃一惊,抖手便将钢刀仍甩了出去,只听得“叮”的一响,最前面那把飞刀已被击落,那柄钢刀也钉在了窗框上。奇怪的是后面那六把飞刀竟也相继跌落地上,而且一点声音都没有。所有的人都全楞住了,连围攻石宝山的那六个人也不约而同的停住了手。月光淡照下,只见那六把飞刀远远的躺在一丈开外,每把飞刀的刀尖上都顶着半个雪白的乾馒头。三个馒头竟在瞬息间击落了六把声势惊人的飞刀!什么人能有如此骇人听闻的功力?

洪涛目光冷冷的紧盯着黑暗的墙角,喝道:“是哪条线上的朋友?请现身吧!”

墙角上一丝动静都没有。

孙尚香却在这时美妙的自窗内蹦出,沉着脸道:“飞天鹞子,你也太不够朋友了。你怎么可以一见面就拿飞刀对付我?”

洪涛骇然倒退一步。道:“孙大少?”

孙尚香道:“不错,方才幸亏你的飞刀太饿了,急着去拖馒头吃,否则我这条命岂不完蛋了?”

洪涛冷笑道:“想不到你们孙家这么快就倒过去了!”

孙尚香也冷笑两声,道:“你又抢我的女人,又想要我的命,我除了倒过去,还有别的路可走么?

洪涛一怔,道:“我几时抢过你的女人?”

孙尚香道:“你少跟我装湖涂。道上的朋友,哪个不知道曲二娘原本是我孙尚香的女人?”

洪涛登时大叫起来,道:“你胡说!”

孙尚香居然叹了口气,道:“我本来也不想再提起这件事,但事到如今,我非把试说出来不可。我当初为了不敢得罪青衣楼,不得不忍气吞声,拱手把那女人让给你,想不到我已经做到了这种地步,你却仍然不肯放过我。姓洪的。今天当着大家的面,你不妨把话说清楚,你究竟想叫我怎么样?”他悲忿道来,就像真有其事一般。

房里的沈玉门听得同情之心油然而生,忍不住恨恨道:“那姓洪的未免欺人太甚了。”

水仙忙道:“少爷千万不要当真,方才那番话,都是孙太少信口胡诌的。”

沈玉门楞了一下,道:“这么说,那个曲二娘并不是他的女人?”

水仙道:“当然不是。”

沈玉门道:“那他为什么要开这种玩笑?”

水仙道:“我想他是故意在惹洪涛生气。”

沈玉门道:“我们掳了他的女人,他已经够气了,孙大少何必再在这个时候火上加油?”

水仙道:“那是因为孙大少已摸清洪涛的脾气。深知像他那种厉害角色,也只有在气迷心窍的情况下,才会作出锗误的决定。”

这时洪涛果然气急败坏道:“孙尚香,你给我记住,找发誓迟早有一天会亲手宰了你。”

孙尚香道:“我早就料到你不会容我活下去的,不过你杀了我又有什么用?据我所知,曾经跟曲二娘睡过的男人多如过江之卿,你能把那些人都杀光么?”

洪涛气得连声音都有些颤抖,道:“你的兵刃呢?”

孙尚香似乎大感意外道:“你现在就想杀我?”

洪涛道:“不错。别人怕你们太湖孙家,我“飞天鹞子”却没把你们看在眼里。”

孙尚香道:“你这么做会后悔的.”

洪涛冷哼一声,道:“我只后悔过去没有宰了你。”

孙尚香急忙将插在窗框上的那把钢刀拨下来,在手上抡了抡,道:“这家伙太长,我使不惯。”

说着,随手扔了出去,刚好扔在石宝山手上。

石宝山竟然“呛”的一声,将刀还入鞘中,道:“孙大少,你可要三思而行啊!你一旦跟洪舵主翻了脸,就等于得罪了青衣楼,你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孙尚香呆了呆道:“对啊!”

洪涛即刻道:“你不必害伯,只要你有本事逃过我们弟兄这四十九把飞刀,今后我绝不再找你麻烦。”

孙尚香道:“如果我侥幸杀了你呢?”

洪涛冷笑道:“我也保证青衣楼不会报复。”

孙尚香道:“你人都已经死了,还拿什么向我保证?”

洪涛道:“你放心,这店里的人都是青衣楼的耳目。太阳出来之前,他们就可以把我的诺言传回总舵。”

孙尚香道了声:“好!”毫不迟疑的把手伸进窗户里。

水仙咬着嘴chún想了想,突然把自己的刀递了过去。

沈玉门愕然道:“他明明使剑,你递一把刀给他干什么?”

水仙急忙以指封chún,示意他禁声。

孙尚香很快的便把那口刀扔进来,道:“你们这三个丫头是怎么搞的,我要的是剑,不是刀。”

水仙这才走到窗口,手亲把那把剑交给他,道:“孙大少,要不要我们出去帮忙?”

孙尚香道:“这是我跟洪涛两个人的事,要你们帮什么忙?”

水仙探首窗外,扫视着那七个人,道:“他们七个对你一个,太不公平了,五对七还差不多。”

孙尚香迟疑半刻,道,“也对,不过还是看看情况再说吧。”

水仙做了个无奈的表情,又死盯了洪涛一眼,才把那张满面寒霜的粉脸缩回去。洪涛不禁皱起了眉头,神情也显得有点不太安稳。

房里的水仙忍不住嗤嗤笑道:“少爷你看,我那一招奏效了。”

沈玉门道:“你的花样倒不少。”

水仙道:“江湖上本来就是尔虞我诈,弱肉强食,心地太过善良,是要吃大亏的。”沈玉门没有搭腔,只翘首望着窗外。

水仙急忙道:“少爷,我替你把床铺换个位置好不好?”

沈玉门愕然道:“换位子干什么?”

水仙道:“提防洪涛再放冷箭。其实我们早就该把床铺搬开,这间店里的陈设,我想洪涛和他那几位弟兄一定清楚得很。”

沈玉门想了想,道:“我看我还是暂时到窗户旁边坐一坐吧,搬动床铺,实在太麻烦了。”他一面说着,一面已经勉强的下了床。水仙急忙赶过去,把他扶到窗前的一张凳子上。这时孙尚香已拔出了剑,不停的在手中挥动,好像长久未曾与人动手过招,正在趁机活动筋骨。沈玉门不免有点担心道:“他行么?”

水仙轻笑一声,道:“少爷只管放心,她那套剑法诡异得很,单打独门,那姓洪的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说话间,孙尚香的大动作已经停止下来,那口剑却依然微微抖动着道:“飞天鹞子,你是准备跟我单挑呢,还是打群架?”

洪涛目光闪动,道:“我倒很想跟你来个一对一,就怕你没有这个胆子。”

孙尚香冷笑道:“笑话,凭你那七把修脚刀,还吓不倒我。”

洪涛看了看那扇关着的窗户,又看了看石宝山。然后又瞄了黑暗的墙角一眼,道:“你孙大少说的话,能算数么?’

孙尚香道:“当然算数,只要你那六只小鸽子不动,就算你把我宰了,我这边的人也绝不插手。”

石宝山也突然接道:“而且我也给你一个承诺,只要你能赢得孙大少一招半式,我马上把那个女人还给你,绝不拖泥带水,你看如何?”

洪涛二话不说,手掌朝后一摊,道:“刀!”

孙尚香却喝了声:“不必!”只见他长剑挑动,落在地上那七把飞刀竟接连向洪涛飞了过去,就在最后那一把飞出之际,他的剑锋也到了洪涛胸前。

洪涛反应奇快,飞刀尚未人手,便已倒翻而起,只用足尖在那把刀柄上轻轻一带,第七把飞刀巳落在他手里,双足甫一着地,两把飞刀又在掌上旋转起来。但孙尚香却不容他有一丝喘息的机会,剑锋又已如雨点般的刺到。洪涛逼于无奈,只得闪身游走,而孙尚香的剑却如影随形,招招不离他的要害。一时但见刀光刨影,满院翻飞,所有的人都屏气凝神,缩在墙边默默观望。

突然,洪涛大喝一声,纵身跃起,左手的飞刀竟脱手旋转飞出,右手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心寄侠女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短刀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