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刀行》

第五章 挥刀纵强敌

作者:于东楼

船舱宽敞,装饰华丽,张帆司舵的也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一路行来,果然舒适无比。河道虽不顺畅,但所经之处,其他船只无不退让闪避。只要在水上,太湖孙家似乎永远拥有无上的威仪,何况常年行驶在水上的人,几乎都可以认得出这是孙大少的座舫。服过汤葯的沈玉门,睡得十分沉熟,这是他第一次将—切烦恼抛开,安心的躺在枕头上。水仙也已疲惫不堪的在床边打盹。只有秋海棠和紫丁香两入精神最好,不时偷瞄着正在舱尾饮酒的孙尚香,目光中充满了困惑的神色。因为她们实在搞不懂,此时此刻孙尚香怎么还有心情坐在那里喝酒?

孙尚香却像没事人儿一般,举起酒杯朝对座的石宝山—晃,道:“来,干一杯!”

不待石宝山举杯,他的酒早已倒进肚子里。

石宝山忙道:“大少少喝一点吧!我总觉得情形不太对劲,说不定会有情况。”

孙尚香摆手道:“安啦!在这条路上,绝对没有问题,你只管放心喝你的酒……”

说着,身子往前凑了凑,低声道:“石总管,你有没有注意到那两个丫头一直在盯着我?”

石宝山点头。

孙尚香道:“你猜为什么?”

石宝山摇头。

孙尚香道:“她们是在测览我最后的遗容,她们一定以为再也看不到我了。”

石宝山一怔,道:“这话怎么说?”

孙尚香笑道:“我跟水仙打了赌,只要走水路,路上一旦出了差错,我马上把脑袋割给她。”

石宝山听得不禁一楞。

孙尚香忽然脸色一冷,道:“如果她们认为我孙某只会吹大气,那就错了。我的脑袋也只有一个,若是没有十成把握,我敢跟她们赌么。”

石宝山道:“那当然。”

孙尚香道:“连我这个提着脑袋的人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喝,只管喝!”

石宝山只好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他虽然很了解五湖龙王的实力,但仍忍不住朝孙尚香的颈子扫了一眼。

孙尚香冷笑道:“你一定担心水路不宽,怕有入从岸边纵上船来,对不对?”

石宝山没有吭声。

孙尚香立刻道:“但你莫忘了,两岸不但有我们两家的人跟随,而且还有随后赶来的绝命十八骑。育衣楼的人想冲破这道防卫网,恐怕比登天还难。”

石宝山道:“万一有人从船上跳过来呢?”

孙尚香道:“那就更不可能了。”

石宝山道:“为什么?”

孙尚香道:“老实告诉你,打从两个时辰之前,我的手下就已经开始查船。从嘉兴到苏州这段航程的三百三十七条船,我们都已查遍。凡是可疑的人物,早就被我们赶上岸去,否则我还哪有这种闲情逸致陪你在这里饮酒作乐?”

说完,还冷笑着朝秋海棠和紫丁香横了一眼,那副神情已经得意到了极点。秋海棠和紫丁香急忙垂下了头,连看都不敢再看他一眼。

倚在床边打盹的水仙突然含含糊糊道:“你们不要被他唬住,那家伙又在信口胡诌了。”

孙尚香虽然已喝了不少酒,耳朵却还是灵敏得很,听得登时叫了起来,道:“你说什么?”

水仙睁开惺忪的睡眼,伸着懒腰道:“我说大少又在跟她们开玩笑了。”

孙尚香道:“我说得明明都是老实话,你怎么说我开玩笑?”

水仙道:“真的都是老实话么?”

孙尚香道:“当然是真的。像这种事,我根本就没有骗你们的必要,何况我还跟你打了赌。我总不会拿我自己的脑袋开玩笑,你说是不是?”

石宝山在一旁听得连连点头,秋海棠和紫丁香也表现出一副深信不疑的样子。

水仙却笑笑道:“好吧!那么我问你,你这次在嘉兴一共调动了多少人替你查船?不要忘了。你们孙家在嘉兴总共也不过百十来人而已。”

孙尚香伸手一比,道:“六十个,不算少吧?”

水仙道:“恩!不少,六个人一组,刚好可以分成十组。”

孙尚香立刻道:“对,对,我就是叫他们这么分的。要想查得仔细,又要防人偷袭,每一组至少也得六个人才够。

水仙道:“那么大少有没有算过,每一组人一个时辰可以查几条船?”

孙尚香不假思索道:“我那批人手脚快得很,一个时辰少说也可以查个七八条船。”

水仙道:“就以他们每个时辰每组人可以清查十条计算好了,两个时辰就是二十条,十组入加起来也不过才两百条,距离太少所说的数目还差得远。如果这条路上真有三百三十七条船的话,其他那一百三十七条船岂不成了漏网之鱼,那多危险?”

孙尚香脸上再也没有一丝得意,咳咳道:“其他那一百多条,大部分都是我们自己的船。”

水仙道:“你说你们孙家有个二三十条在这条路上走动,我还相信。着说一百三十七条都是你们自己的船……你孙大少自己相信么?”

孙尚香结结巴巴道:“这……这……”

水仙轻哼一声,道:“别遮了,再遮脑袋就不保了,还是赶紧想办法补洞吧!”

孙尚香没再吭声,眉目间也浮现出一股难得一见的怒色。

石宝山急忙道:“你们也不必太过担心,我们现在已经进入孙家的地盘,龙王座下人才济济,纵然有些漏洞。我想也应该早就有人补起来了。”

孙尚香竟然摇头道:“不可能,我老子养的那批老太爷,是绝对不能指望的。”

石宝山停了停。忽然道:“按说大少身边的人才也不少。这两天怎么都没有见到?”

孙尚香猛地一拍桌子,道:“我就是在气那几个王八蛋,每次放他们出去办事。都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连一点消息都没有。”

话刚说完,岸上陡然晌起了一声尖锐的呼哨。

石宝山神情一振,道:“有消息了。”

水仙笑道:“但不知是哪个王八蛋?”

孙尚香登时笑口大开,道:“你的好朋友‘银蛇’崔玉贞回来了。”

水仙脸上的笑容马上不见,秋海棠和紫丁香也同时皱起了眉头。

孙尚香却兴高采烈的朝外喝道:“放她上来!”

撑船的一名大汉立刻扬起了竹篙。但见岸边陡然弹起一条纤纤身影,凌空接连几个急翻,足尖刚好点在水淋淋的篙顶上,借着竹篙微挑之力,已然落在船板上,不但着地轻盈无声。而且姿态美妙之极。

石宝山不住击掌喝采道:“崔姑娘好利落的身手!”

来的果然是江南武林极有名气的“金银双蛇”之一的崔玉贞,也是孙大少手下最难缠的人物。

只见她轻摆着水蛇腰。一步一步的走进舱中,一双眯眯眼紧瞅着石宝山,道:“石总管这一向可好?”

石宝山哈哈一笑道:“托你的福,好得很。”

崔玉贞朝床上的沈玉门瞄了一眼,道:“这么说,沈二公子的伤势也不要紧了?”

石宝山道:“当然不要紧,只是一点外伤,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康复了。”

崔玉贞叹了口气,道:“我正有个重大的消息要告诉他,可惜他睡着了。”

孙尚香这时才开口道:“他睡着了,我没睡着,难道你就不能先告诉我?”

崔玉贞平坦的小腹几乎整个贴在孙尚香的背脊上,双手按摩着他的肩膀,道:“这个消息对你根本就没有用,我告诉你干什么?”

孙尚香居然慌不迭的闪到一旁,苦笑连连道:“你们听听,这像不像我的手下讲的话?老实说,我现在实在搞不清她究竟吃的是我孙家的饭,还是你们沈家的饭?”

石宝山笑道:“她吃的当然是你们孙家的饭,否则她怎么光替你按摩,不替我石宝山按摩?”

孙尚香忙道:“如果你喜欢,我送给你好了。老实说,她这一套我实在消受不了。”

石宝山摇头摆手道:“那怎么行。江湖上谁不知道‘银蛇’崔玉贞是你孙大少座下的五虎将之—,石某怎敢掠人之美呢!”

孙尚香垂头丧气道:“什么五虎将?这几年我可被他们坑惨了。在家里受气不说,在外边还得经常为他们补纰漏,真是当年一念之差,惹下了无穷后患,如今后悔也来不及了,”

说完,还在唉声叹气不已。

原来孙尚香手下的金银双蛇、秃鹰、血影人,以及乌鸦嘴五人,当年都是名声狼籍的黑道人物,后来因案避入太湖,为老于世故的五湖龙王所拒,却被不知天高地厚的孙大少爷给偷偷收留下来。这五人也居然被他的盛情所感,自此改邪归正,替他办了不少的事,却也为他惹下了一大堆纰漏。

石宝山一旁听得哈哈大笑,水仙却只冷冷的哼了一声。

崔玉贞却看也不看他们一眼,又把身子紧贴在孙尚香的背上,嗲声嗲气道:“大少,你真的后悔了?”

孙尚香边躲边道:“后悔得不得了。”

崔玉贞道:“你真的想把我们送出去?”

孙尚香道:“送,谁要谁带走。”

崔玉贞瞟了水仙一眼,笑眯眯道:“别人我不管,大少若是真想把我送掉,最好是送给沈二分子。我跟水仙姑娘情同姐妹,在一起也有个伴。”

水仙急忙叫道:“你少来,我跟你毫无交情可言,而且我们小朝也容不下你这尊大菩萨。你还是到别处去害别人吧!”

她的话说得虽重,但崔玉贞好像—点也不生气,仍然笑眯眯道:“哟,你还在生我的气呀!”

水仙又哼了一声,秋海棠和紫丁香也都嘟起了嘴,显然气她的还不止一个。

崔玉贞忽然叹了口气。道:“其实唐三姑娘那件事也不能怪我。我当时也不过跟她开了个小玩笑,只轻轻抱了你们少爷一下而己。谁知道那位姑娘的心胸如此狭窄,竟然无端的吃起醋来。”

水仙冷笑道:“这种玩笑也能乱开?你为什么不在你们少奶奶面前抱抱你们这位可爱的大少爷/

崔玉贞道:“这可难说,说不定那天我高兴起来,就抱一抱给你们看。”

孙尚香吓了一跳,登时指着她鼻子叫道:“你敢!如果你胆敢在我老婆面前失礼,看我不宰了你才怪。”

石宝山哈哈笑遁:“崔姑娘,你那个玩笑一开不要紧,不但我们沈家对你感冒之至,连你们大少爷都对你倒了胃口,实在不划算。”

崔玉贞愁眉苦脸道:“就是嘛,最要命的是唐三姑娘也恨我入骨,千方百计的想把我毒死,弄得我是猪八戒两面照镜子,三面部、都不是人,简直惨透了。”

水仙恨恨道:“活该!”

秋海棠和紫丁香也使劲的点了点头,好像都认为她骂得很有道理。

石宝山笑笑道:“所以这种玩笑以后可千万乱开不得,否则你会更惨。”

崔玉贞叹道:“我现在忙着跑东跑西,想办法讨好你们少爷都唯恐不及,哪还有闲情再开玩笑!”

水仙紧张道:“你想办法讨好我们少爷干什么?”

崔玉贞道:“只希望你们少爷能在唐三姑娘面前替我说几句好话,免得我每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水仙哼一声,道:“你想都甭想。”

崔玉贞道:“为什么?”

水仙道:“我们少爷被你害得自己都不敢再见唐三姑娘,怎么可能去为你讲好话?”

秋海棠也忽然道:“就算见了面,我想他也不可能在她面前提起你的事。”

紫丁香紧接道:“是啊!万一唐三姑娘会错了意思,再吃起醋来,你以后的日子就更难过了。”

崔玉贞听得猛一跺脚道:“早知如此,我就不必急着赶回来了。”

水仙道:“对,你应该直接躲进太湖,以后再也不要出来害人了。”

崔玉贞眼睛翻了翻,道:“我躲进太湖去干什么?我只要帮唐三始娘把那个姓解的女人抓住,还怕我们的仇恨解不开么?”

众人一听,全都吓了一跳。

孙尚香更是紧张得从椅子上弹起来,叫道:“崔玉贞,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动那女人一根汗毛,我跟你的宾主关系就完了,以后你再也不要来见我。”

崔玉贞怔怔道:“为……为什么?”

孙尚香道:“因为那位解姑娘对沈玉门来说,是个非常重要的人物。”

崔玉贞道:“比唐三姑娘还要重要?”

孙尚香道:“重要多了。”

崔三贞咽了口唾沫,道:“原来朝代已经变了!”

孙尚香道:“早就变了。”

崔玉贞取出一条手帕,一面擦汗一面道:“幸亏我没有胡乱插手,否则麻倾可大了。”

孙尚香道:“可不是吗?所以你今后在插手办事之前,最好先问问我,免得又替我找麻烦。”崔玉贞只有点头。

石宝山突然咳了咳,道:“你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挥刀纵强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短刀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