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刀行》

第六章 把脉传神功

作者:于东楼

两辆骡车,十八匹健马,一路上沿河而上。乘车当然比坐船辛苦得多,但沈玉门却睡得更加沉熟。有无心道长陪伴在测,又有‘绝命十八骑’紧接在后,他心理上显然又放松了不少。途中经常有沈府的手下出现,不时向石宝山传递消息。孙家的船只也行驶在附近的河道中,好像随时都在准备着支援。

傍晚时分,平原已然在望,沈玉门也悠然醒了过来。

无心道长登时笑口大开,道:“小伙子,你现在的精神怎么样?”

沈玉门道:“好多了。”

无心道长两指一比,道:“能不能下一盘?”

水仙急忙道:“道长这不是强人所难吗?我们少爷这种身体,怎么可以下棋?”

紫丁香立刻接道:“而且地方也不对,在车上颠颠簸簸的,怎么下?”

秋海棠也悠悠道:“更何况也没有棋具啊!就算棋盘画得出来。那两百六十颗黑白棋子怎么办?”

无心道长大失所望,笑容也不见了,身子也弯了下去,忽然长叹一声。唱道:“无端受屈配沧城,好一似虎落平阳鸟失群。一别东京何日返,我此仇不报枉为人……”唱来曲调悲伧,神情落寞,竟是苏州弹词里的一段“野猪林”,虽然只短短的四句,却把林冲发配前的悲愤之情表现得淋漓尽致。没有棋下,当真会令他如此难过么?众人听得全都傻住了。

过了许久,石宝山才忍不住鼓掌道:“好,好。想不到道长还精通此道,实在出人意外得很。”

无心道长道,“这都是当年沈玉虎那小子输给我的。”

石宝山愕然道:“赌什么输的?”

无心道长道:“当然是棋。他把那套公子哥的玩艺儿几乎都输光了,当然,他也从我手里赢去了不少。他那几招唬人的绝活,全部是从我手里赢去的,难道他从来都没有跟你们说起过?”石宝山缓缓的摇了摇头。

水仙却已迫不及待道:“道长的意思是说,当年我们大少爷陪你下棋并不是白下?”

无心道长道:“当然不是白下。那小子比狐狸还狡猾,如果没有一点甜头,他怎会一天到晚在我身边打转?”

水仙咽了曰唾沫道:“这么说,我们少爷陪你下棋,也不会白下了?”

无心道长忙道:“这还用说?我怎么会让一个受伤的人在我身上白花精神?”

他嘴里说着,两道企求的目光又已转到沈玉门的脸上。

沈玉门忽然翻身坐起,道:“你老人家会不会下‘太祖棋’?”

无心道长—怔,道:“什么‘太祖棋’?”

沈玉门道:“就是宋太强赵匡胤和陈搏老祖在华山顶上赌的那一种。”

无心道长恍然道:“哦,我知道了。据说陈搏老祖下到最后,连华山都整个输给了赵匡胤,对不对?”

沈玉门道:“不错,是有这一说。”

无心道长道:“那不是‘担担棋’么?”

沈玉门道:“原本是叫‘担担棋’,可是有人嫌它太粗俗,所以才给它取了个比较雅一点的名字。”

无心道长道:“恩,的确好听得多。”

沈玉门道:“你老人家会不会下?”

无心道长笑笑道:“会是会,不过我实在不好意思跟你下。”

沈玉门道:“为什么?”

无心道长道:“因为我跟你下这种棋,等于在欺侮你。以大欺小的事,我可不愿意干。”

沈玉门呆了呆,道:“这话怎么说?”

无心道长搔着花白的胡须,道:“老实告诉你,我在年轻的时候,为了沉迷于‘担担棋’,曾被家师处罚面壁一年。在那一年里,我把这种棋整个都想通了,自从出关之后,从来就没有遇到过敌手。如果这种棋也有名人的话,那个人一定就是我。”

沈玉门眼睛一翻一翻的瞅着他,道:“真的?”

无心道长傲然道:“当然是真的。也正为了这种棋的对手太弱,越下越没有意思,所以才逼得我不得不改习围棋。”

沈玉门道:“你老人家是说,你改下围棋,只是因为‘太祖棋’已找不到旗鼓相当的对手?”

无心道长唉声叹气道:“不错。”

沈玉门笑了笑,道:“这倒巧了,当年黄月天改下围棋,也是出于同样的理由。”

无心道长神情一振,道:“黄月天也会下……‘太祖棋’?”

沈玉门道:“精得很,他在遇到我之前,也曾自以为‘太祖棋’的名人非他莫属……”

无心道长截口道:“遇到你以后呢?”

沈玉门缓缓道:“那时他才知道,这种棋的名人应该是我。”

无心道长咧开嘴巴想笑,却硬没敢笑出来,因为他怎么看沈玉门都不像在说谎。车上的人也全都楞住了,每个人都张口结舌的瞪着沈玉门那张一点都不发红的脸。骡车不知什么时候已停了下来,车后那十八匹健马也不约而同勒住了缰,甚至连跟随在河道里的船也收起了篙,静静的注视着岸上,似乎谁也猜不透岸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突然间,车上的几个人同时扑了出去,有的在地上画棋盘,有的在各处捡石子,转眼工夫,棋盘棋子便已齐备,无心道长也已蹲在棋盘前,只等着唯一留在车上的沈玉门下车。

沈玉门动也不动,只道了声:“道长请!”

无心道长拿起了一颗石子,比了比又缩回去,道:“还是你先走吧!不瞒你说,我至少已经有四十年没有先走过。你让我先,我还真不习惯。”

沈玉门也不罗嗦。立刻道:“水汕,你把第一颗子替我摆在左内角上:”

水汕没等他说完,已将石子摆好。

无心道长跟着下了一个,占的刚好是右内角的位子。

沈玉门道:“右外角。”

水仙虽然依言将石子下好,嘴里却喃喃道:“好像吃亏了。”

沈玉门道:“想占人家的便宜,就得先吃点亏。这就跟钓鱼一样,要想让鱼上钩,就得舍得放饵。”

无心道长眯眼笑道:“想让我上钩,哪有那么容易?”说着,又是—颗棋子摆了下去。

于是你来我往的接连下了十几手。无心道长愈下愈得意,水仙却每下一颗子都要皱皱眉头。

无心道长又下了一子,忽然昂首望着沈玉门,道:“小伙子,你扭转劣势的机会来了,就看你能不能把握。”

水仙脸上也有了兴奋的颜色,一面举着棋子,一面回首瞄着他,好像只等他一点头,棋子就可以摆下去。

沈玉门却摇头笑道:“道长想引我入彀,可没那么简单。老实说,你这手棋,黄月天曾经下过好几次,结果每一次他都弄得灰头土脸,讨不到半分便宜。”

无心道长看了看棋盘。又看了看他,道:“有这种事?”

沈玉门笑笑道:“水仙,摆一颗在右内线当中,喂他吃!”

水仙怔了怔,道:“这样行么?”

沈玉门道:“你莫管,我叫你摆,你就摆。”

水仙心不甘情不愿的摆了下去,棋子落定,还担心的回头瞟了沈玉门一眼。

无心道长反倒迟疑起来,一副举棋不定的样子,道:“我吃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沈玉门道,“你吃我一颗,三步之后我就能担你两颗,你信不信?”

无心道长埋首盘算了一阵,恍然道:“原来你想跟我拼子,不过你虽然可以提掉我两颗,我也可以吃回一子。以整个盘面说来,你还是讨不到一点便宜。”

沈玉门淡淡道:“你老人家既然这么想,那还迟疑什么?”

无心道长又苦算了半响,才将他那颗子吃掉,然后马上催着水仙,道:“你赶快下一颗在这里。”

他一面说着,一面点着方才提掉那颗子的上方,好像早已算定沈玉门非下那里不可。

沈玉门突然跳下车来,道:“等一等,我又没有疯,我下在那里干什么?”

无心道长抬服愕然的瞅着他。水仙也急忙让开,双手捧着一把石子,只等着他来拈取。

沈玉门却连看也不看那些石于一眼,只慢条斯理的往地上一坐,随手将盘上的一颗棋子往前推了一步。

无心道长猛吃一惊,道:“咦!你怎么可以走这颗子?”

沈玉门道:“我为什么不能走?”

无心道长道:“你不是说三步之后要提我两颗子么?如果你走这颗,你还怎么提得着?”

沈玉门道:“我只说能提你两颗子,并没说非要提你不可。我脑筋又没毛病,在这种紧要时刻,争取主动还唯恐不及,我跟你拼什么子?”

无心道长登时叫起来,道:“你……你骗我!”

沈玉门脸孔一板,很不开心道:“道长也是下棋的人,怎么可以讲这种话?下棋最难得的就是棋逢敌手,彼此勾心斗角,绞尽脑汁引对方上钩才有意思。如果先把步子告诉你,那还有什么味道?那还莫如我干脆投子认输算了。”

无心道长咳了咳,道:“这话倒也很有道理,不过这么一来,我的亏可吃大了。”

水仙忽然叹了口气,道:“少爷,你也真是的,道长辛辛苦苦的赶来保护咱们,你就不能让他一盘?你看你这一步一走不要紧,把他老人家的脸孔都气白了“”。”

无心道长听得不但脸孔发白,连胡子都气得翘了起来,不等她把话说完,便已冷笑道:“如果你认为我输定了,那你就错了。这盘棋还早得很,局面虽然对我有些不利,但输赢却还是未定之天。”

水仙道:“既然还没有输定,你老人家又何必生这么大的气?”

无心道长道:“谁说我在生气?”

水仙道:“这还要人说?如果你老人家没有生气,怎么会连两只手都在发抖?”

无心道长急忙将双手往袖里一缩,大声喊道:“石宝山!”

石宝山一直就在他身边,这时不禁被他吓了一跳,道:“道长不要叫我,我的棋力还差你老人家好大一截,实在支不上嘴。”

无心道长忿忿道:“谁说我要叫你支嘴?”

石宝山道:“你老人家不叫我支嘴,叫我干什么?”

无心道长往前一指,道:“我叫你去跟那辆车上的人打个商量,最好请他们先忍一忍,想动手也等我下完了这盘棋再说。”

石宝山抬头一看,远处果然有辆篷车徐徐驶了过来,但是车不扬尘,篷帘虚掩,赶车的也毫不起眼,一点都不像青衣楼的人马。

无心道长眼望着棋盘,嘴里却连连催道:“你还不快过去,再迟就来不及了。”

石宝山无奈道:“好,我去看看。”走出几步,忽然又收住脚道:“你老人家怎么知道车里藏着青衣楼的人?”

无心道长道:“赶车的是‘阎王刺’苏庆,你想车里的人会是谁?”

石宝山骇然道:“‘铁索勾魂’卓长青?”

无心道长道:“不错。他那条铁索的声督刺耳得很。你难道还没有听出来?”

石宝山已无暇细听,只朝水仙盯了一眼,转身便走。身穷的三名沈府弟兄以及“绝命十八骑”也都跟着冲了上去。

水仙从紫丁香手上接过了刀,不声不响的系在背上,一副准备随时拼命的样子。

无心道长眼眯眯的望着她。道:“有我在这里,你还紧张什么?”

水仙笑笑答道:“我是替你老人家紧张,这一步你老人家如果不退的话,这盘棋就完了。”

无心道长眼睛一瞪,道:“我为什么不退?这么明显的棋,还要你来多嘴。”

说着,果然把其中一颗子后退了一步,脸上也流露出一股如释重负的味道。

沈玉门皱着眉头,开始思索起来,远处虽已传来了石宝山和对方交手的声音,但他却像没有听到一般,丝毫不受影响。

无心道长一边把弄着棋子,一面道:“你们有没有发觉这几年石宝山的刀法已精进了不少?”

水仙连连点头,道:“莫非也是你老人家教的?”

无心道长道:“我只不过指点了他几招。老实说,你们沈家的功夫刚猛有余,柔腻不足,如非经我一番调教,只怕早就败下阵来,哪里能够在‘铁索勾魂’手下支撑这么多招。”

说话间,又是一阵刀索交鸣的声音传来。

无心道长大叫道:“你们看他方才破解卓长青的‘毒龙摆尾’那一招,使得多漂亮?若是使用你们沈家原来的刀法,脖子早就不见了……”

说到这里,又猛地一拳捶在大腿上,道:“那群小鬼为什么还不拔刀?难道非等着石宝山送命,他们彩肯动手么?”

水仙稍许迟疑了一下,猛将粉首一摆,道:“你们去知会九爷一声,叫他赶快动手,最好下刀有点分寸,尽量少伤人命……”

话没说完,秋海棠和紫丁香已飞奔而去。

就在这时,陡见不远处人影一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把脉传神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短刀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