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刀行》

第七章 虎门深如海

作者:于东楼

沈玉门在众人的护送之下,终于安抵金陵。大智方文一行人没有进城便已转往他处。绝命十八骑也匆匆渡江北上,只有无心道长留了下来,大有长期在沈府作客的意思。沈玉门的平安归来,给沈府上下带来莫大的鼓舞,其中最兴奋的当然是沈玉汕,一见到他眼泪就忍不住的淌了下来。颜宝凤也显得特别开心,亲自将无心道长安顿在沈玉门居住的西跨院中,似乎有意叫他们亲近,并且严禁闲杂人来打扰,赶来慰问的亲朋好友也一一被她挡驾。

于是沈玉门便开始了他有生以来最神奇的生活。

他虽然足不出户,但武林的一切动态,都可很快的传到他的耳朵里。唯一缺少的,便是有关解红梅的消息。每当午夜梦回,他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个女人,只希望能够早一天和她再度相见,这几乎变成了他生活中仅有的期盼。经过月余的调养,他的伤势已大致复原,起居也逐渐习惯,日子过得十分悠闲。当然也有让他头痛的事情。每天和沈玉仙的固定会面,便是他最难捱的时刻。

沈玉仙是个极端聪明的女人,也是沈玉门的同胞姐姐,想瞒骗过她,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迟早有一天会露出马脚。他只希望这一天来晚一点,至少也等到他和解红梅会过面之后。这天一早,他刚刚睁开眼睛,便发觉沈玉仙已坐在他的床前。房里光线很暗,但仍可看出她高雅端庄的脸孔上带着一股淡淡的哀怨。

沈玉门不禁心惊肉跳道:“你这么早跑来干什么?”

沈玉仙悠悠道:“我是来向你辞行的。”

沈玉门道:“辞行?”

沈玉仙道:“不错,我今天就要走了,你姐夫已派人来接我了。”

沈玉门大喜道:“那太好了,你赶快走吧!”

沈玉仙眉尖蹙动,道:“你……你难道就没有别的话要对我说么?”

沈玉门不假思索道:“有。”

沈玉仙忙道:“什么话?你说!”

沈玉门手掌微摆道:“再见。”

沈玉仙霍然站起来,叫道:“你太过分了,你怎么可以对自己的姐姐如此无情?”

沈玉门翻动着眼睛,道:“你认为我怎么说才算有情呢?”

沈玉仙道:“至少你也该说几旬挽留我的话才对。”

沈玉门道:“我挽留你,你就能留下来么?”

沈玉仙沉默了好一会,才道:“不能。”

沈玉门双手一摊,道:“既然明知说也没有用,我又何必装模作样的非要留你不可?”

沈玉仙道:“可是你少许表示一下,在我听来心里多少总会舒坦一点。”

沈玉门道:“你真想叫我这么做么?”

沈玉仙急忙摇首道:“不必。其实我也不希望我们姐弟之间太过虚伪。”

沈玉门居然叹了口气,道:“我就是伯你怪我太虚伪,所以连谢都没敢谢一声。这几个月的日子你过得比谁都苦,你当我不知道么?”

沈玉仙吃惊的望着他,道:“小弟,我发现你变了,你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我想你这次一定是受了很大的刺激,对不对?”

沈玉门咳了咳,道:“不是刺激,是教训。如果我再不变,早晚我真的会死在青衣楼手上。”

沈玉仙忽然挤到床边,抓住了他的手,道:“我有个建议,不知你要不要听?”

沈玉门慌忙往后缩了缩,道:“你的建议,我当然要听。你说吧!”

沈玉仙道:“你干脆到京里来如何?凭你的武功人品,再加上传家的关系,谋个出身量非难事,岂不比在江湖上打打杀杀要好得多?”

沈玉门一惊,道:“你想叫我到京里去混?”

沈玉仙皱眉道:“不是去混,是去当差。”

沈玉门哈哈一笑,道:“那你就未免太抬举我了。像我这种人,能当什么差?”

沈玉仙道:“如果你不喜欢当差,作个生意也行。”

沈玉门沉吟道:“恩,这倒可以考虑。”

这时水仙忽然走进来,笑眯眯接道:“还考虑什么,咱们干脆把骆家的那间‘燕宫楼’顶下来算了。”

沈玉门陡然夺回手掌,猛的在大腿上一拍,道:“对,开间馆子倒也不错。”

沈玉仙吓了一跳。道:“你胡扯什么?三百六十行哪一行不能做,为什么偏偏要开馆子?那一行外行人绝对不能沾,可难做得很啊!”

沈玉门面含得意色,道:“外行人当然不能沾,可是在我手里,保证可以赚大钱。”

沈玉仙微徽一怔,道:“你内行?”

沈玉门道:“我当然……”三个字刚刚出口,突然把话收住,脸上那股得意的神色也不见了。

水仙又已匆匆接道:“少爷当然不内行,但李师傅内行。把他带去,还怕生意做不起来么?”

沈玉仙沉思了半晌,道:“如果你们一定要做那种生意也可以。不过你们可千万不能动骆家的脑筋。”

沈玉门道:“为什么?”

沈玉仙沉下脸道:“你还敢问我为什么?这两年你把骆家搞得一塌糊涂,难道还不够么?”

沈玉门搔着脑袋。莫名其妙道:“奇怪,我跟骆家会有什么过节?”

沈玉仙即刻道:“没有过节,你只不过偷偷勾引了人家即将出嫁的大闺女罢了。”

沈玉门恍然道:“我想起来了,你指的一定是你的朋友骆大小姐那码事?”

沈玉仙唉声叹气道:“亏你还记得她是我的朋友。你有没有想到你这么做,我在中间有多为难?”

沈玉门痛痛快快道:“你不用为难了,我答应你以后不再惹她就是了。”

沈玉仙怔了怔。道:“真的吗?”

沈玉门道:“当然是真的。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会骗你?”

沈玉仙似乎还有点不相信,目光很快的便转到水仙脸上。

水仙笑吟吟道:“小姐放心,这次我保证少爷绝对不会骗你。”

沈玉仙道:“何以见得?”

水仙往前凑了凑,细声道:“因为少爷已经有了心里喜欢的人。”

沈玉仙道:“他喜欢的人可多了,那有什么稀奇?”

水仙忙道:“这回这个不一样,少爷好像对她动了真情。”

沈玉仙神色一变,道:“绝不会是跟唐三姑娘又死灰复燃了吧?”

水仙摇头摆手道:“不是,那种女人谁还敢去惹她。”

沈玉仙紧紧张张道:“是不是‘紫风旗’的那个姓秦的丫头?”

水仙道:“也不是,”

沈玉仙松了口气,道:“还好不是她,否则我们沈家就整个落在人家手里了。”

水仙匆匆朝门外瞟了一眼,道:“可不是嘛!”

沈玉仙又急忙抓住沈玉门的手,迫不及待道:“这次你又看上了个什么样的女人?赶快说给我听听!”

沈玉门咳了咳,道:“你不是已经听说了么?”

沈玉仙一楞,道:“就是救你的那个姓解的女人?”

沈玉门道:“不错。”

沈玉仙猛地将他的手一甩,道:“你为什么找来找去又找个跑江湖的女人,难道你就不能找个稍微好一点的吗?”

沈玉门脸色一沉,满不开心道:“解红梅有什么不好?”

沈玉仙道:“我并不是说她的人不好,我只是觉得门户不太相当。”

沈玉门道:“门当户对的是有,可惜人家已经名花有主,而且你也不会赞同。”

沈玉仙苦笑道:“你倒也真会踩人痛脚,一下子又转到她身上去了……”

说着,忽然叹了口气。道:“好吧!你喜欢什么女人我也不再管你,只希望你早一点到京里来找我,只要不再替我惹麻烦就行了。”

沈玉门道:“你想不叫我替你惹麻烦,倒是有个很好的办法。”

沈玉仙道:“什么好办法?”

沈玉门道:“你最好是劝她早点出嫁。”

沈玉仙道:“怎么?你还是忘不了她?”

沈玉门道:“我可以忘记她,就伯她忘不了我。万一她再赖在家里不肯嫁,你可不能再怪我。”

沈玉仙笑笑道:“你放心,骆大小姐不是那种想不开的人。只要你不再招惹她,她很快就会把你忘掉。”

沈玉门突然伸出一只手掌,道:“你要不要跟我打个赌?”

沈玉仙急忙站起来,道:“不必打赌,我回去马上就逼她嫁。”

沈玉门道:“一年的时间够不够?”

沈玉仙道:“不要那么久。只要有三个月的时间,我就有办法叫她把你忘得一干二净。”

说完,草草向水仙叮咛了几句,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沈玉仙前脚一定,水仙马上笑了起来,道:“少爷。我发现你应付女人真有一套,比……比……”说到这里,语声忽然顿住,笑容也整个僵在脸上。

沈玉门斜瞄着她,道:“你是不是想说我比你们少爷还要高明?”

水仙慌忙摇首道,“不不。你就是我们少爷,我怎么会拿你自己做比方?我的意思是说……你比你的好朋友孙大少可高明多了。”

沈玉门笑了笑,突然道:“石宝山怎么还没露面?”

水仙道:“大概正在前面张罗小姐上路的事吧!”

沈玉门道:“你待会儿去问问他,看有没有那个家伙的消息。”

水仙道:“哪个家伙?”

沈玉门道:“当然是孙尚香。”

水仙轻笑一声,道:“有,听说他前天便已到了无锡。”

沈玉门诧异道:“咦!他跑回无锡去干什么?他的老婆不是在扬州吗?”

水仙道:“是啊!我看一定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非赶去跟龙王商量不可。否则他不可能在这种时候跑回去找挨骂。”

沈玉门一面点着头,一面吞吞吐吐道:“还有没有听到其他的消息?”

水仙低声道:“没有了。就算有,他们也不会传过来的……我指的当然是有关那位解姑娘的消息。”

沈玉门听得满不带劲的不把身子往枕头上仰,道:“你出去吧!我还想再睡一觉。”

水仙急忙将他拖住,轻语央求道:“好少爷,时候不早了,该起床啦!而且你的伤势已好得差不多了,也该开始摸刀了。”

沈玉门一怔,道:“摸什么刀?”

水仙立刻跑到墙边,将悬挂在墙上的一柄刀“呛”的拨了出来,就地比划了几下,笑嘻嘻道:“你看这招怎么样?”

沈玉门勉强道:“恩,看起来还不错。”

水仙道:“这就是你去年才创出的那招‘相逢疑似梦’。你还记得吧?”

沈玉门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道:“你简直是在说梦话。我怎么可能会记得?”

水仙道:“你不记得,我记得,你所会的每招每式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你只要按部就班的练习个一两年,就不难回复原有的功力。”

沈玉门皱眉道:“一两年!要这么久?”

水仙道:“也许可以快一点,只要你肯下功夫。”

说着,硬把他拖下床,将刀塞在他的手里。

沈玉门刀一入手,即刻叫道:“这把刀太重了,我两只手恐怕都抡不动。”

水仙转身出房,很快的又捧了一把刀走进来,道:“这把怎么样?这是我用的刀,你试试看。”

沈玉门抓在手上,掂了掂,道:“还是太重了,而且也太长,这种东西可不是我玩的。”

水仙无可奈何的从枕头下面掏出了那柄“六月飞霜”,叹道:“看来你是打定主意。非用这把刀不可了……

沈玉门耸肩摊手道:“没法子,只有这种分量、这么长短的东西,在我使来才称手。”

水仙望着那口刀,愁眉苦脸道:“可是我们沈家的刀法,一用这种东西就砸了。”

沈玉门道:“你不是有一点才能么?何不替我另创一套?”

水仙苦笑道:“少爷真会开玩笑,你当新创一套刀法是那么容易的事么?莫说是我,就是无心道长那种高人也未必办得到。”

沈玉门道:“真有那么困难?”

水仙道:“比你想象的可困难多了。”

沈玉门道:“那么原来沈家这套刀法又是哪个创出来的?”

水仙道:“那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据说直传到上一代,彩将原有的招数弃短取长,演变成现在这套威震武林的‘虎门十三式’。”

沈玉门道:“这么说,刀法也可以变了?”

水仙道:“当然可以变。这套刀法曾被过世的大少爷改变了不少,而这两年你也不断的在加以修正,显然又比过去更有威力了。”

沈玉门道:“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能再变一变,把这套‘虎门十三式’变成适用短刀的刀法呢?”

水仙道:“这就不是我可以做得到的了。”

沈玉门忙道:“无心道长怎么样?”

水仙想了想,道:“恐怕也不行,因为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虎门深如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短刀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