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刀行》

第八章 相逢在梦中

作者:于东楼

从那天起,无心道长再也不提下棋的事,除了酒醉之外,几乎每天都沉浸在沈府那套高深莫测的“虎门十三式”中。沈玉门也心无旁婺的专心练功,不仅内功大有进境,刀法和轻功的功力也与日俱增,好像已完全摆脱了往日的生活,俨然成了武林人物。水仙显然比任何人都辛苦,白天陪沈玉门练刀,夜晚还要偷偷指点他“紫府迷踪步法”而且还要千方百计的掩饰他的行止,惟恐不小心会露出破绽,

好在颜宝风绝少到西跨院。石宝山虽然每天都要过来一趟,但每次都是坐坐就走,甚至连目光都尽量不与沈玉门接触,好像心里隐藏着什么秘密,生怕沈玉门向他追问一般。至于秋海棠和紫丁香,由于终日和沈玉门相处,当然早已发觉他的举止有异,尤其是武功的突然走样,更使两人费解,但她们不敢怀疑,因为她们只有这一个少爷。除了加倍的小心陪他练功之外,根本就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时光茬冉,转眼大半年过去了。沈玉门的武功已小有成就,沈府的日子过得有如止水般的平静。而这时江湖上却并不平静,尤其是江南一带,时有武林人物遭人暗算,凶嫌显然是青农楼的人马。孙尚香也一直没有来金陵,不知是为了回避无心道长,还是有其他缘故。解红梅更是音讯毫无,就像突然从这个世上消失了一般。

每当练功之暇。沈玉门偶尔也会想起孙尚香这个人,他很想再见见这位不太受他喜爱的“好朋友”。他想见他最大的目的,当然还是想从他嘴里得到一点有关解红梅的消息。

这天黄昏,沈玉门刚刚练功完毕,正在准备沐浴,石宝山忽然意外的跑了来。平日他例行问安或是有什么消息禀报,都是一早便赶过来,绝少选在这种时刻,而今天却一反常态。是不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

沈玉门急忙披起衣裳,匆匆走出来,凝视着石宝山,道:“这么晚了你跑来干什么?”

石宝山恭身道:“属下有个大好消息,想早一点向二公子禀报。”

沈玉门神情一振,道:“是不是孙尚香那家伙到了金陵?”

石宝山抱头道:“孙太少最近不可能离开扬州。”

沈玉门道:”为什么?”

石宝山道:“听说孙少奶奶有了身孕,现在差不多已经到了临盆的时候了。”

沈玉门回首望了水仙等三人一眼,道:“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从来没听你们提起过?”

水仙等三人同时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目光不约而同的盯在石宝山脸上。

石宝山咳了咳,道:“这可不能怪她们三个,属下也是最近才听到的。”

沈玉门道:“你说的最近,大概是多久?”

石宝山迟迟疑疑道:“总有大半个月吧!”

沈玉门脸色一沉,道:“你既已知道大半个月,为什么不来告诉我?你难道不知道孙尚香是我的好朋友么?”

石宝山忙道:“属下尚以为这是孙尚香的家务事,对二公子并不重要。所以才没有禀报……”

沈玉门不耐道:“好吧!那你就把你认为重要的消息赶快说出来,我倒要听听究竟重要到什么程度。”

石宝山突然笑容一展,神秘兮兮道:“这个消息对二公予绝对重要。而且你听了一定会很开心。”

沈玉门神情大振。道:“不要卖关子了,有话快说!”

石宝山道:“据说秦姑娘已经离开太原,大概三五天之内就可以到金陵了。”

沈玉门一怔,道:“哪个秦姑娘?”

石宝山道:“当然是‘紫凤旗’的秦姑娘,也就是夫人的那位小师妹。”

沈玉门大吃一惊,道:“这算什么好消息?她来不来跟我有什么关系?”

石宝山愕然道:“咦!二公子跟那位秦够娘不是一向都很合得来么?”

沈玉门不禁又回头望了望水仙。

水仙苦笑道:“少爷跟秦姑娘的感情是很不错,这件事府里的人几乎都知道。”

一旁的秋海棠和紫丁香也不约而同的直点头,显然都很同意水仙的说法。

沈玉门满脸无奈道:“好,就算我跟秦始娘很合得来,听了这个消息也开心得不得了,总行了吧?”

说着,目光又回到石宝山脸上,道:“你还有没有其他的事要告诉我?”

石宝山道:“没有了。”

沈玉门道:“那就辛苦你了,你请回吧……我要洗澡了。”

石宝山恭身退了出去,临出时还在他脸上瞄了一眼,目光中充满了奇异的神色。

沈玉门动也不动的站立在原处,直到石宝山远去,才颓然跌坐在椅子上,道,“他妈的,该来的不来,不该来的刻偏偏要赶来凑热闹。”

水仙应道:“可不是嘛!”

沈玉门突然一拍扶手,道:“这石宝山一定有鬼,我就不相信这大半年里连一点消息都没有。”

紫丁香一旁怔怔问道:“什么消息?”

秋海棠横了她一眼,道:“这还要问,当然是那位解姑娘的消息。”

水仙忽然轻叹一声,道,“少爷和解姑娘的关系,石总管多少总该知道一点,我想他还不敢把消息拦下来,除非后面有人授意……”

沈玉门道:“莫非又是颜宝凤的主意?”

水仙迟疑了一下,才徐徐点了点头。

沈玉门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她对我的身分已产生怀疑?”

紫丁香立刻叫道:“少爷的身分有什么值得怀疑?她这么做,也无非是为了她那个小师妹罢了。”

秋海棠冷冷接道:“不错。只有秦姑娘嫁过来,她在沈府的地泣才能更加稳固……”

水仙截口道:“住口!这种事,也是我们组妹能够谈论的么?”

秋海棠满不服气道:“可是我们总得提醒少爷一声。如果还由事情这么演变下去,将来如何得了?”

紫丁香也接口道:“是呀!至少也得请少爷拿个主意才行。”

水仙道:“你们想让少爷拿什么主意?是跟她分家?还是拍拍屁股一走了之?”

秋海棠和紫丁—香登时闭上了嘴巴,目光却都悄悄的向沈玉门瞟去。

沈玉门默然不语,过了很久。才淡淡道:“有两件事,我觉得非常奇怪,我倒很想问问你们。”

三人几乎同时道:“什么事?”

沈玉门道:‘第一、石宝山是个聪明人,按说他应该站在我这边才对,可是我最近发现他好像事事都听颜宝凤的,简直就没把我放在眼里……你们知道是什么缘故么?”

水仙嘴巴虽然张了张,又闭起来。一副慾言又止的样子。

秋海棠却已忍不住叫道:“对呀!我也正觉得奇怪。石总管过去不是这个样子的,芝麻大的事情都要跑过来请少爷指示,哪像现在,一天也来不了一趟,讲起话来也吞吞吐吐的,好像个外人似的。”

秋海棠冷笑一声。道:“我看八成是那个……是夫人允许了他什么好处。”

水仙瞪眼喝道:“你们不要胡说,石总管怎么会是那种人?”

说完,立即换了副脸色,笑吟吟的望着沈玉门。道:“第二件呢?”

沈玉门摸了摸鼻子,道:“解姑娘曾经答应一有机会就会来看我的,可是转眼已过了七八个月,她不但没有露面,甚至连一点消息都没有……我在怀疑,她是不是已经被那女人给偷偷收拾掉了?”

水仙一怔,道:“哪个女人?”

沈玉门道:‘当然是颜宝风。”

水仙急忙摆手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一旁的秋海裳和紫丁香也在同时摇头,都不相信颜宝凤会干出这种事情来。

沈玉门皱起眉头,道:“那就怪了。她既然答应过我,怎么会不来呢?”

水仙道:“那是因为她根本没有机会。”

沈王门抬眼凝视着她,道:“你是说这里守护森严,她根本就进不来?”

水仙点头道:“恐怕还没摸进沈家岗,就被挡回去了。如果连解姑娘都能进来,青衣楼的杀手早就到了,咱们还哪里能过得如此安逸。”

沈玉门听得整个楞住了,同时脸上也出现了一股失望之色。

紫丁香忽然凑上来,道:“咱们何不出去找找?只要她在金陵,咱们就有办法把她找出来。”

秋海棠也忙道:“或是少爷告诉我们她在什么地方,我们悄悄把她带进来也行。”

沈玉门摇头道:“我要知道她在什么地方,早就去找她了,何必等到今天。”

水仙忽然叹了口气,道:“我看少爷还是忍忍吧!我想迟早总会有机会的。”

沈玉门道:“不可能。按照这里的防卫情况来看,再等多久她也进不来的。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找石宝山摊牌。”

水仙呆了呆,道:“怎么摊牌?”

沈玉门道:“叫他撒消防卫网……至少也得让他留下一条通路。”

水仙一惊,道:“那怎么可能!就算石总管肯干,夫人也绝对不会答应的。”

沈玉门道:“如果她不答应……那我就只有使用最后一招了。”

水仙怔征的瞄着他,道:“少爷所说的最后一招,不知指的是什么?”

沈玉门大拇指朝后一跳,道:“走。”

水仙匆匆往后扫了一眼,道:“走到哪里去?”

沈玉门答道:“这还用问?当然是从哪里来的,回哪里去。”

水仙变色道:“那可不行。你走了,沈府怎么办?那不什么都完了?”

沈玉门笑笑道:“这你倒不用担心。有颜宝凤撑着,一时半刻还完不了,那个女人可能干得很哪。”

水仙急道:可是她再能干,也是外姓人,怎么可以把沈家的命运交在她手上?”

紫丁香猛一点头,道:“对,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秋海裳也急忙道:“何况那女人私心重得很。长此下去,早晚我们沈家会统统落在她手上。”

沈玉门这才脸色一寒,冷冷道:“这种话你们跟我说又有什么用,为什么不找个机会跟石宝山谈谈?”

水仙沉叹一声,道:“好吧!这件事交给我了……我会找个适当的机会跟他谈谈,我也认为有跟他谈谈的必要。”

紫丁香跺脚道:“还要找什么适当的机会!依我看,现在就把他找来。”

秋海棠连连点头道:“对,现在就跟他摊开来说。谈得好,咱们就留下来;谈得不好。咱们就干脆使用少爷最后那一招,让他们急急也好。”

水仙又是一声沉叹。道:“就怕最后那招不灵,咱们就惨了……”

就在此时,无心道长忽然一头闯进来,大叫道:“你放心,惨不了,最后那招我已经想出来了,保证比前面那十二招更灵。”

四人全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

沈玉门霍然站起道:“道长的意思是说,那第十三式已经解决了?”

无心道长紧紧张张地点着头,道:“解决了,而且其中变化玄妙无比。走,现在我就把它教给你。”

水仙急忙道:“少爷已经累了。我看还是等明天再练吧!”

无心道长道:“不能等,我现在正有灵感。万一明天灵感跑掉,想捉都捉不回来。”说着,拉着沈玉门就往外走。紫丁香和秋海棠本想跟出去,但见水仙没动,也急忙的收住了脚。

水仙默默不语的在原地呆立良久,才突然朝门旁的紫丁香微一摆首,道:“你去把石总管请来,就说……少爷有重要的事要和他商议。”

紫丁香道,“可是少爷不是去练刀了么?”

水仙瞪着她,一句话也没说。紫丁香好像突然想通了,吭出没吭一声,转身便出了房门。

水仙目光飞快的又落在秋海棠的脸上,道:“你也别闲着,赶快去收拾东西。”

秋海棠一怔,道:“收拾什么东西?”

水仙道:“收拾什么都行,不过你手脚可要轻一点,千万不能让石总管发觉。”

秋海棠愣头愣脑道:“为什么不能让石总管发觉?”

水仙道:“因为我们少爷准备离家的事情,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秋海裳大惊失色道:“你是说……我们少爷真的又要走?”

水仙道:“你紧张什么?当然是假的,他现在武功尚未恢复,怎么可能再出去冒风险。”

秋海棠松了口气,道:“既然不出去,又何必要忙着收拾东西?”

水仙道:“那只不过是做做样子,给石总管看看罢了。o

秋海棠听得又是一楞,满脸狐疑道:“咦!你既然想做给他看看,又何必叫我手脚轻一点,千万不能让他发觉?”

水仙忽然叹了口气,不断的摇着头道:“你最近怎么愈来愈笨了,你好像已经完全忘了那姓石的是个什么样的人。”

秋海棠莫名其妙的望着她,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相逢在梦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短刀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