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刀行》

第九章 故旧不相识

作者:于东楼

石宝山率众漏夜渡江,直奔正北。直到凌晨时分,才在一辆牛车上发现了无心道长.牛车上载满了稻草,无心道长以草为被,睡得正甜,系在手腕上的一只酒坛已空,浑身酒气弥漫,显然是已经喝醉了。石宝山急忙将牛车拦下来,大呼小叫的喊了半晌.总算把无心道长勉强唤醒。

无心道长睡眼惺忪的瞧了石宝山一阵,才霍然撑起身子,道:“哟!这不是石总管么?”

石宝山强笑道:“道长的兴致倒不浅,一早就喝起酒来!”

无心道长忙道:“你不要以为我喝醉了,这一点酒还醉不倒我……我只是想睡一下。昨天一夜没睡,我就知道那小子要开溜,他想把我甩掉,哼哼!门都没有。”

他说起话来果然毫无醉态,而且眼睛也整个睁开,东张西望道:“你们有没有把那小子追回来?”石宝山苦笑摇头。

无心道长道:“要不要我告诉你他们准备去什么地方?”

石宝山道:“正想请教!”

无心道长摇晃着空酒坛道,“有没有人带着酒?”四周没有一个人吭气,连马都没有一匹出声,仿佛根本都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

无心道长大失所望道:“没有酒我还哪有力气说话,你们请吧,我还想再睡一觉。”说着.身子朝后一仰,又把眼睛闭了起来。

石宝山哈哈一笑。道:“道长要喝酒还不好办,沈府地窑的好酒有的是.只要能把二公子追回来,我包你十年都喝不完。”

无心道长神情一振,道:“十年?”

石宝山点头道:“而且还得日夜加紧的喝。”

无心道长立刻抬手朝上指了指,道:“你们快点赶,大概还追得上。”

石宝山道:“北边?”

无心道长道:“北京.他几个月前就跟沈玉仙约好,难道她们都没告诉你……”

石宝山没等他说完,纵马便走,其他人也急急挥鞭跟了下去。官道上登时扬起了一片烟尘,牛车又开始在烟尘中缓缓前行。无心道长也回复了原来的睡态,这次不但身上盖满了稻草,连头都蒙起来,等于整个人都已埋在稻草中。蹄声渐渐远去,扬起的烟尘也已逐渐消失,赶车的庄稼汉依然不慌不忙的轻抖着缰绳慢慢的往前走。无心道长却在这时悄然溜下了牛车,鬼魅般的窜进了路旁的一片树林。但那片树林的方向却不是北边,而在官道的正东。

无心道长穿过铺满落叶的小路,急奔一程,终于走上了平坦的东行大道。

大道上人来车往,行色都很匆忙,每个人都在埋头赶路,甚至还有人边走边吃东西,好像连吃早饭的时间都不愿耽搁。无心道长左手拎着空酒坛,右手抚着肚子。一面走着一面咽口水,那副又饥又渴的馋相,已完全表现在脸上。就在这时,突然有一辆篷车在他身边停了下来。车帘尚未打开,里边已溢散出一股浓烈的酒香。无心道长不由自主的收住了脚.紧紧张张的盯着紧合的帘缝,只希望坐在车里的是个熟人。帘缝一阵波动,一张肥肥的脸孔首先露了出来,笑嘻嘻的望着他,道:“没想到在这里遇上道长,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无心道长猛吃一惊,道:“胡大仙?”

原来坐在车里的竟是金陵沈府的财神胡仙。

胡仙这才将车帘整个挑起,道:“道长见了我,怎么好像吓了一跳?”

无心道长急忙打着哈哈道:“那倒不至于,我的胆子还没有那么小,一两头狐理还吓不倒我。”

胡仙哈哈一笑。道:“至少你老人家也会感到有点意外,对不对?”

无心道长道:“那倒是真的……你一太早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胡仙道:“给你老人家送早餐啊!”

无心道长道:“你不要开玩笑了。如果真是为了给我送早餐,随便派个人来就好了,何须你财神爷亲自出马?”

胡仙道:“那是因为石总管怕万一把道长吓跑,别人追不上你老人家。”

无心道长本来倒很想开溜,稍一盘算,不得不打消了念头,道:“石宝山又怎么知道我会走这条路?”

胡仙道:“石总管算无遗策。这等小事,如何瞒得过他!”

无心道长道:“可是他本身不是已带着人往北边追去了么?”

胡仙道:“那不过是为了防范意外,不得不追追看。其实在这种时候,二公子怎么可能朝北走?”

无心道长忙道:“那么依石总管估计,你们那个宝贝公子应该到哪儿去呢?”

胡仙道:“当然是扬州……”

说到这里,淡淡的笑了笑,又道:“二公子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一品居的杜师傅向他频送秋波。他怎么可能不去看看。更何况扬州还有个孙大少!”

子夜过后,喧杂的瘦西湖畔逐渐静了下来,最后的一点灯火也隔在一品居缓缓合起的大门中。凡是在湖畔讨生活的人,几乎都知道附近每天最后打佯的,一定是一品居。只要杜老刀手上的那盏灯一熄,这一天就算过去了。沈玉门当然知道的比谁都清楚。杜老刀一生令人推崇的事迹很多,但其中最使沈玉门敬佩的,还是他的恒心,他每天打烊之后,必定亲自查点门户,从不假手他人,十数年来从未中断过,即使卧病在床,也要让徒弟们架着他走一圈,这几乎成了他每天最重要的工作.所以沈玉门在等。

灯光开始移动,沈玉门的视线也开始模糊.虽然站在夜风中,但是仍然吹不散他内心的伤感.风很轻、夜很静,湖水轻拍着靠在岸边的画航,不断的发出相互撞击的声响。也不知过了多久,站在他身旁的紫丁香忽然道:“少爷,灯已熄了,我们要不要过去?”

沈玉门忙道,“等一等!”

拍手用衣袖擦了擦眼睛,道:“水仙,你的视力好,你仔细看看停在岸边一共有几艘画舱?”

水仙数了又数,道:“一共十一艘,不过当中好像还夹着一只快船。”

沈玉门皱眉道:“那就怪了.这个地方只能停那十一艘画肪,其他的船只,应该靠在那边那个码头才对。”说着,还朝远处指了指,好像对附近的环境十分明了。

水仙不以为意道:“也许这条船只是临时停一停,说不定等一会就开走了。”

沈玉门断然道:“临时停也不行。这是汤老爷子定出来的规矩,谁也不能破坏。”

紫丁香道:“汤老爷子是谁?”

水仙道,“铁桨汤俊。”

沈玉门道:“不错.这个人在扬州的势力大得很.黑白两道,绝对没有人敢惹他。”

秋海棠突然开口道:“也许那条船是孙大少的。”

沈玉门摇首道:“孙尚香再跋扈,也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就算他老子‘五湖龙王’亲临扬州,也得对汤老爷子礼让几分。”

秋海棠道:“这么说,恐怕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沈玉门道:“哪种可能?你说。”

秋海棠道:“那条船铁定是汤家自己的。”

沈玉门道:“错了.汤老爷子是个很有原则的人,从来不破坏自己定下来的规矩。记得有一年他有个门人曾经为了一时方便,临时把船停靠在这个码头上,事后连腿都被汤老爷子给打断,直到现在走起路来还一拐一拐的呢!”

秋海棠惊讶的望着他,道:“少爷怎么会对扬州的事知道得这般清楚?”

紫丁香即刻道:“这还用说,当然是孙大少告诉他的。”

沈玉门笑了笑,没有吭声。

水仙忙道:“少爷莫非认为那条船有问题?”

沈玉门道:“有没有问题我是不知道,我只知道它靠的不是地方,何况又刚好是一品居的正对面。”

水仙沉吟着道:“总不会是青衣楼的腿已伸进了扬州吧?”

沈玉门道:“老实说,我还真有点担心。不但那条船令入起疑,而且孙尚香也一反常态,居然这么久没有露面,你不觉得奇怪么?”

水仙道:“恩,的确有点奇怪。说不定那条船真是青衣楼派来监视一品居的。”

沈玉门道:“我也认为有此可能。也只有青衣楼才能吃得住汤老爷子。”

秋海棠道:“要不要我先去摸摸那条船底细?”

紫丁香跺脚道,“还要摸什么底,索性把船上的人抓来问个明白,不就结了。”

水仙忙喝道:“不要胡来!你要打架,以后机会多得很,目前绝对不能轻举妄动,以免打革惊蛇。”

紫丁香道:“那要怎么办呢?”

水仙侧首凝视了沈玉门片刻,道:“最好是先到一品居去探探究竟。少爷常在这里进出,对附近的环境一定比较熟,但不知一品居除了那扇大门之外,还有没有可以偷偷摸进去的地方?”

沈玉门想也没想,道:“有,你跟我来?”

刚刚转身要走,忽然回头瞟着秋海棠和紫丁香,道:“你们两个要不要进去?”

秋海棠道:“要。”

紫丁香忙道:“当然要,我们不进去,万一里边发生情况怎么办?”

沈玉门道:“你们想进去也行.不过最好先要有个心理准备,免得到时候被吓坏了。”说完,回头就走。

紫丁香急赶两步,拉住水仙的袖子,道:“水仙姐,少爷方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水仙没有回答,只缓缓的摇了摇头。

紫丁香又转身抓住秋海棠的手臂,道:“海棠姐,那句话你有没有听懂?”

秋海棠道:“我当然懂。我跟了少爷十几年,怎么会听不懂他的话!”

紫丁香急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他那句话指的究竟是什么?”

秋海棠道:“我想他一定是担心里面有埋伏,怕吓着我们,所以才事先关照我们一声。”

紫丁香道:“那就不对了,如果里面有埋伏,外面怎么还会派人监视?少爷是老江湖,不可能连这点事都想不到?”

秋海棠道:“对啊!外面有人监视。里面就不应该再有埋伏……”

说着,搔着发根苦想了一阵,忽然道:“哦,我明白了,他指的不是人,可能是狗。”

紫丁香吓了一跳,道:“狗?”

秋海棠点头不迭道:“不错,一定是狗。少爷知道你怕狗,所以才特别提醒你。”

紫丁香呆了呆,道:“可是少爷又怎么知道一品居里会养着狗?”

秋海棠指着她,道:“你好笨哪!为了消耗剩莱剩饭,哪个饭馆不养几条狗!少爷是何等聪明的人,他还会连这点事都想不到么?”

一品居的后门隐藏在一条弯弯曲曲的巷道中。巷中很暗,而且岔路奇多,但沈玉门却如识途老马一般,摸黑东抹西拐,脚下连停都没停顿过一下。水仙等三入紧随在盾,神情都显得有些紧张,个个手扶刀柄,一副准备随时出手的样子.接连转了几个弯,沈玉门忽然停下脚步.水仙刚想窜到前面,却被他挡住。黑暗中,但见四点星光。飞驰而来,只听紫丁香大叫一声,回头就跑。原来那四点星光,竟是两条巨大獒犬的眼睛.那两条獒犬通体漆黑,状极凶猛,但在沈玉门面前,却十分驯服,不吠不叫,只在他脸上又嗅又舔,就像见到了饲养它们的主人。水仙和秋海棠登时松了口气.紫丁香却远远的躲在一条狭巷口,露出半张脸孔呆望着那副情景出神,她实在搞不清那两只可怕的东西,为何会对少爷如此友善。

沈玉门一面摸着两条獒犬的颈子,一面道:“好啦!不要疯了,你们记住,这三个人都是我的朋友,以后可不许难为她们。”

那两条獒犬似懂非懂的在水仙和秋海裳身上嗅了嗅,居然还勉强的摇了摇尾巴。

沈玉门又问远处的紫丁香招手道:“还有你,赶快过来让它们认认你的味道,否则下次它们咬你,你可不能怪我。紫丁香这才怕兮兮的走回来,虽然当中还央着一个沈玉门,但她那双腿仍在不断地直打哆嗦。

沈玉门瞧得又好气、又好笑,不禁连连摇头道:“你这人也真怪!你连青衣楼的那批煞星都不怕,怎么会被两条狗吓成这副摸样?”

紫丁香神色惶惶道:“没法子,怕惯了,我从小就怕狗。少爷又不是不知道。”

沈玉门道:“既然如此,你又何必跟出来。我看你干脆回金陵去算了。”说完,站起身来便往前走.紫丁香似乎根本就没听到他在说什么,只慌里慌张的跟在他身后,一步都不敢离开.而那两条獒犬却好像对她特别感兴趣,一直摇着愿巴在她四下打转,吓得她几次都差点摔倒。幸亏都被秋海棠扶住。

转眼已走到巷底,沈玉门在最后一扇窄门前收住脚,抬手在门框上摸索一阵,然后轻轻一推,窄门竟然应手而开。看来他对附近的环境,远比秋海棠想的还要熟悉得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故旧不相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短刀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