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流星》

第九章 信物

作者:于东楼

1

胡欢越过屋脊,悄悄翻落院中,双足刚刚着地,整个人便已楞住。

紧闭的窗户下,果然有个人正舒坦地坐在一张矮凳上,那人却非他久候不至的秦十三,竟是意想不到的“神手”叶晓岚。

胡欢不禁惊喜道:“咦,你怎么来了?”

叶晓岚眯眼笑道:“小胡兄有难,小弟能不赶来护驾么?”

胡次哈哈一笑,道:“你既然来了,为何不招呼一声,鬼鬼祟祟的躲在外边干什么?”

叶晓岚笑啥喀道:“小弟不敢贸然打扰,只好坐在外边替两位把把风。”

胡欢一阵急咳,转首道:“秦十三呢?有没有跟你在一起?”

叶晓岚脸色一阴.道:“小弟对六扇门的人一向不感兴趣,怎么可能跟他走在一起?”

胡欢微微一怔,道:“你一个人如何找得到这个地方?”

叶晓岚道:“这有何难?我循着牛车的轨迹,很容易便找到这里。”

胡欢怔怔地望着他,道:“你可曾去找过潘秋贵?”

叶晓岚摇头。

胡次暗惊道:“那就怪了,我坐牛车离城的事,只有潘秋贵和他的手下晓得,这消息如何会泄漏出去?”

叶晓岚笑笑道,“在崇阳绝对没有秘密,任何事都休想瞒过侯府的耳目。”

胡欢叹了口气,道:“如此说来,只怕侯府的人也早已出动了。”

叶晓岚道:“不错.金玉堂已派出大批人马,正在四处寻那辆牛午的下落。”

胡欢虽—向临危不乱,这时也不免面露惊慌地朝停放牛车的后院扫厂一眼。

叶晓岚忙道:“小胡兄不必担心,那辆牛车早已藏好。否则在你出去找葯的时候.玉流星早就落在他们手中。”

胡次松了口气道:“你把它藏在哪里?有没有留下痕迹?”

叶晓岚含笑站起。走到院角一间比牛车也大不了多少的柴房前。将狭小的房门打开。神态洒脱地往里指了指。

胡欢满腹狐疑地赶过去.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探首往里一瞧,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

原来那辆牛车直立在柴房里,那头拉车的黄牛也正挤在一旁吃草,牛角不时磨擦着车轮,车轮还在不停的转动。

叶晓岚笑嘻嘻道:“小弟本想把它搬远一点,只因那五个小鬼鬼小力微,实在搬它不动,所以只好临时在这里藏一藏。”

胡欢仰首哈哈—笑,手臂在叶晓岚肩膀山一勾,道:“走,先跟我进去喝杯热茶,等秦十三赶来,我们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叶晓岚却动也不动,道:“秦十三恐怕是不会来了。”

胡欢愕然道:“为什么?”

叶晓岚吃吃笑着道:“小弟已将附近的环境清理的干干净净,就算他按照那些暗记找来,也绝找不到这里,最多也只能在三里之外,绕着那座小山岗打圈圈而已。”

胡欢听得不禁又楞住厂。

秦官宝独坐马上,挺胸昂首.神气极了。

沈贞牵着马,扛着枪,说起话来既谦卑,又和气,边走边道:“小兄弟,我能不能向你打听一件事?”

秦官宝看也没看她一眼,道:“说!”

沈贞道:“你经常跟胡师伯在一起,你有没有发现他身上有块玉佩?”

秦官宝道:“玉佩?”

沈贞道:“恩,绿色的,大概只有核桃般大小,上面好像还刻着几个字。”

秦官宝道:“什么宇?”

沈贞道:“我也不太清楚,我问过师父几次,她都不肯说,我想上面刻的一定是吉祥如意,福禄寿福之类的吉祥话。”

秦官宝道:“那块玉……值不值钱?”

沈贞道:“好像很名贵的。”

秦官宝道:“绝对没有,就算以前有过。现在也早就被他卖掉了。”

沈贞情急道:“你胡说,那是我师父跟他之间的信物,他怎么舍得卖掉?”

秦官宝突然缩起脖子,吃吃笑了一阵,道:“像他那种人,穷起来连裤子都卖,只要能变银子,没有舍不得的东西,哪里还顾得是谁的信物?”

沈贞停马怒喝道:“秦官宝,你太过分了,你怎么可以把胡师伯说成这种人?”

秦官宝吃过她的苦头,不敢跟她分辩,只好苦着脸道:“那么你说说看,在你的心目中,胡叔叔应该是怎么样—个人?”

沈贞咬着嘴chún,翻着眼睛想了想,道:“我想他一定是个既英俊,又潇洒,武功好、智慧高、讲义气、重气节,而且又富有同情心的人。”

秦官宝目瞪口呆,道:“你说的是胡叔叔?”

沈贞道:“是呀!”

秦官宝楞了半晌,突然翻身下马,道:“沈姑娘,你赶紧回去吧j你这位师伯,还是不见为妙,否则你一定会大失所望。”

沈贞道:“为什么?”

秦官宝道:“因为他跟你想象中,几乎完全是两种人。”

沈贞道:“真的吗?”

秦官宝道:“当然是真的。”

沈贞连连摇摇头道:“我真有点怀疑,你究竟认不认识我胡师伯?”

秦官宝急道:“这是什么话?我跟他熟得很,熟得像亲叔侄一样。”

沈贞道:“这么说,你对胡师伯的过去,想必也十分了解了?”

秦官宝挺胸道:“岂止了解,简直了解得—清二楚。”

沈贞道:“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胡师伯过去一共有过多少女人?”

秦官宝一怔,道:“你问这事干什么?”

沈贞道:“考考你。”

秦官宝抓耳摸腮道:“他的女人多得连自己都算不清,我怎么会知道?”

沈贞道:“总之很多,是不是?”

秦官宝道:“不少。”

沈贞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女人喜欢他?是因为他有财有势?还是因为他长得特别好看?”

秦官宝道:“财势,他是绝对没有,长相嘛,如果他把胡子刮干净,再稍微修饰一下,好像还不错。”

沈贞道:“你看,我说他长得英俊潇洒,没说错吧?”

秦官宝被她堵得哑口无言,只有傻笑。

沈贞立刻道:“你对你十三叔。又了解多少?”

秦官宝又是—怔,道:“他是我亲叔叔,我当然了解得比谁都清楚,他一生只有两个女人,第一个是我十二婶。第二个就是水蜜桃。”

沈贞笑道:“我问的不是他有多少女人。”

秦官宝道:“你想问什么?”

沈贞道:“我想问你他的武功怎么样?”

秦官宝道:“高得很,在保定秦家是顶尖人物,在江湖上也是个响当当的角色。”

沈贞道:“依你看,凭你十三叔那把刀,能在风雨双龙剑联手合攻之下支撑多少招?十招?还是十五招?”

秦官宝蛮不服气道:“不止,我看至少也可以支撑二十招。”

沈贞道:“而胡师伯却轻轻松松地跟他们走了三十招,你能说他的武功不好么?”

秦官宝急忙辩道:“我没说过胡叔叔的武功不好,我对他的武功,一向钦佩得很。”

沈贞笑笑道:“当然.他武功再高,想保住这份藏宝图、只怕也不容易。”

秦官宝立刻接道:“但别人想从他手里夺过来。也不简单,他满肚子都是鬼点子,你没看见连金玉堂都被他耍得团团转。”

沈贞立刻道:“你所谓的那些鬼点子,也就是我所说的智慧。”

秦官宝道:“哦!”

沈贞继续道:“只可惜他的对手不止一个金玉堂,也不止一个侯府,还有实力与侯府相当的大风堂和锦衣楼虎视在后,如果没有好朋友帮忙,靠他一个人行么?”

秦官宝道:“这个你放心,胡叔叔别的没有。朋友可多的不得了,每个人都跟他有过命的交情,就跟我十三叔一样。”

沈贞淡淡一笑,道:“你想想看,如果他个是个讲义气的人,他会有这么多好朋友么?”

秦官宝道:“是啊!连我十三叔都说胡叔叔是个轻财重义的人。”

沈贞道:“至于气节,我相信任何人都不能对他置疑,因为他是南宫胡家的后代。”

秦官宝点头不迭道:“那当然。”

沈贞道:“如果你对他的问情心尚有疑问,你不妨进城去找找你十三叔。”

秦官宝一惊道:“找我十三叔下什么?”

沈贞道:“去看看他的脑袋还有没有长在颈子上。”

秦官宝莫名其妙道:“这跟我十三叔的脑袋有什么关系?”

沈贞道:“当然有关系,当年如非胡师伯同情你十三叔。他的脑袋还能留到现在么?”

秦官宝道:“你不要搞错,他们两个是好朋友,我十三叔也曾救过胡叔叔的命。”

沈贞道:“他们的交情是从那个时候才开始,当时胡师伯救你十三叔,只是居于同情心罢了。”

秦官宝想了想,道:“恩,也有道理。”

沈贞道:“所以我说胡师伯是个既英佼、又潇洒、武功好、智慧高、讲义气、重气节,而且又富有同情心的人,你相信了吧?”

秦官宝道:“我当然相信。”

沈贞道:“可是方才你为何说胡师伯跟我的想象中完全是两种人?”

秦官宝道:“准说的?”

沈贞道:“当然是你说的。”

秦官宝眼睛一翻,道:“开什么玩笑,我几时说过这种混帐无知的话?一定是你听错了。”

沈贞怔了怔,突然失笑道:“瞧不出你小小年纪,耍赖的功夫倒是天下—流。”

秦官宝转首他顾,避不应声。

沈贞笑笑道:“好吧,我们也不必再为此事争论,还是赶紧办正事要紧。”

秦官宝道:“什么正事?”

沈贞道:“当然是找胡师伯,他一路上留下暗记,想必急待支援,我这杆枪和你那双耳朵,说不定还可以派上—点用场。”

秦官宝忽然又往前凑了凑,道:“沈姑娘,我又有个小秘密要告诉你。”

沈贞苦笑道:“你请说,我正在洗耳恭听。”

她一面说着,一面还直挖耳朵。

秦官宝轻声细语道:“我在秦家任何功夫都是敬陪末座的人马,但听觉和嗅觉都灵敏过人,比我十三叔还要高明得多,只是这件事,我一直没让我几位爷爷发觉。”

沈贞诧异;置:“你为什么不肯让他们发觉?”

秦官宝道:“我怕万一他们认为我是一个可造之材,几位爷爷轮流给我来个填鸭式的教导,然后再弄个差事把我一拴,我怎么办?”

沈贞道:“你不喜欢当差?”

秦官宝道:“当差有什么出息?”

沈贞道:“那么你将来想做什么?”

秦官宝道:“我要做大侠。”

沈贞道:“恩,有志气。”

秦官宝道:“你猜我为什么把这个秘密告诉你?”

沈贞道:“正想请教。”

秦官宝道:“如果你不知道我的嗅觉异于常人,你一定以为我在吹牛。”

突然把声音压得更低,道:“因为我已经嗅到了生人气味,人数好像还不少。”

沈贞大吃一惊,道:“你再仔细嗅嗅,看看究竟有多少人?”

秦官宝手指在耳鼓上一弹,道:“要想知道正确的人数,就得靠这个了。”

于是立刻伏身下去,嘴里开始数着:“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

沈贞不等他数完.使将他抓上马背,身子尚未坐稳。马已冲了出去。

2

也不知奔驰了多久,陡闻身后的秦官宝叫道:“停—下,停一下。”

沈贞急忙勒马、气息喘喘道:“是否又有什么发现?”

秦官宝道:“这个地方,我们好像刚刚走过。”

沈贞环首四望,道:“不会吧?”

秦官宝斩钉截铁道:“方才经过的马蹄痕迹仍在.绝对错不了。”

沈贞道:“你不要瞎疑心,也许是别的马匹留下来的。”

秦官宝道:“沈姑娘,要不要我再告诉你一个小秘密?”

沈贞道:“你是不是想说你的眼力也高人一等?”

秦官宝道:“不错、每一匹马的痕迹,我都能分辨得很清楚。”

沈贞蹙眉道:“可是方才我们分明没有转弯,怎么可能又回到原来的地方?”

秦官宝身子往前挤了挤,道:“这种情形.只有一种解释。”

沈贞道:“你说。”

秦官宝颤声道:“我们一定是碰到鬼打墙丁。”

沈贞乍听之下,不禁毛骨悚然,惶惶道:“你……你胡说,光天化日之下,怎么可能闹鬼?”

就在这时,坐骑陡然发出—声惊嘶,前蹄也已腾起。

沈贞急忙将马制住.强自镇定道:“小兄弟,赶快下去听听,看附近究竟有什么东西!”

秦官宝拼命摇头.赖着不肯下马。

沈贞冷笑壮胆道:“你胆子这么小,将来还想做什么大侠?”

秦官宝道:“谁说我胆子小?我……我只是认为听也白听。”

沈贞道:“为什么?”

秦宫宝道:“你难道不晓得.鬼是没有脚的。”

沈贞突然下马.顺手将秦官宝也扯下来。道:“说不定是个有脚鬼.你别怕。安心的听,我在旁边保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信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