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流星》

第十章 神刀候府

作者:于东楼

1

胡欢终于进了侯府。

这消息很快便在城里传开来,茶楼酒饱几乎都正谈论着这件事。

有的说胡欢是落入金玉堂的陷阱、硬被架进侯府;也有的说双力已谈妥了条件;更有人说胡欢是被日月会给出卖了。

总之无论什么理由.在武林人物眼中都犹如羊入虎口。个个大失所望。尤其是日月会的潘秋贵,就像被金玉堂狠狠踢了一脚.有苦没处诉,他并不在乎外间怎么说,只担心无法向总舵交待。

其个只有—个人最关心,那便是浪子胡欢最好的朋友——追魂秦十三。

深夜。夜阑人静。

秦十三酒意盎然,步伐蹒跚的从水蜜桃的赌场走出来,嘴里哼着京里正在流行的京韵大鼓,神态逍遥极了。

走到转角处,索性敞开喉咙唱了起来,边唱边比划,居然把大街当成了舞台,—段“杨志卖刀”,竟也唱得有板有眼,工架十足。

唱到紧张的地方,“呛”的一声,宝刀出鞘,正待一刀劈出,陡然连退数步,唱作俱停,酒意也登时清醒了一半。

淡淡的月色下,只见金玉堂正站在街心,背负双手含笑地望着他。

假如方才那一刀真的劈出去,就刚好劈在金玉堂的脑袋上。

秦十三犹有余悸的举着刀楞了半晌,才口齿不清道:“哟!这不是金总管么?”

金壬堂悠然笑道,“黄金眼看就要到手,秦头儿何必卖刀?”

秦十三连忙收刀,东插西插,‘总算让他插回刀鞘,摇摇晃晃的把大拇指一挑,笑哈哈道:“金总管。你真高!”

金玉堂忙道:“秦头儿客气了,我这两口,与你可差远了。”

秦十三道:“我指的不是嗓子,是下午那件事。”

他打了个酒嗝,继续道:“幸亏是你亲自出马,换了别人,想把那头小狐狸骗问来还真不容易。”

金玉堂立刻道:“不是骗、是请。”

秦十三歪嘴笑道:“好吧,是请,现在人己被你请到,以后可不关我的事了。”

说完,又摇摇晃晃地往前走去,嘴里也又开始哼了起来。

金玉堂一把将他拖住,道:“且慢,你现在还不能撒手?”

秦十三回首道:“金总管还有什么吩咐?”

金玉堂忙道:“吩咐可不敢,我只想向你打听一件事。”

秦十三道:“什么事,你说!”

金王堂道:“听说当年江家曾经交给胡家一个玉佩当做信物,你可曾听他谈起过?”

秦十三道:“听谁谈起过?”

金王堂道:“当然是浪子胡欢。”

秦十三歪嘴笑道:“你在开什么玩笑,我们只是在逼他演戏,你怎么自己当真起来?”

金玉堂一怔,道:“连你都不相信他是南宫胡家的后人?”

秦十三嗤嗤的反问道:“你相信么?”

金玉堂苦笑道:“好在你我相不相信都无关紧要,只要使江大小组相信就成。”

秦十三把头—点,道:“对。”

金玉堂道:“所以那块玉佩,就变成了关键问题。”

秦十三摇头晃脑道:“金总管,你多虑了,依我看,江大小姐根本就不会在乎他有没有信物。”

金玉堂道:“何以见得?”

秦十三道:“如果她真的在乎,自会先派人调查清楚。何必亲自赶来?”

金玉堂道:“那是因为她要亲自查证一下,因为那块玉上刻了几个宇,除了她之外,没有人知道。”

秦十三道:“什么宇?”

金玉堂道:“我若知道,又何必来找你?”

秦十三搔首抓腮道:“我好像也不知道。”

金玉堂笑笑道:“所以事情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秦十三抱着脑袋想了半晌,忽然道:“也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困难。”

金玉堂道:“哦?你又有什么高见?”

秦十三道:“胡家灭门已是二十几年前的事,那时江大小姐要找的人年纪尚小,只怕连自己的名字都认不得,谁又规定他非记得那几个字不可?”

金五堂道:“你的话是很有道理,我只担心我们手上没有东西,到时浪子胡欢万一没有胆子点头,那就糟了。”

秦十三道:“你放心,他也绝对不会摇头。”

金玉堂又是一怔,道:“何以见得?”

秦十三挤眉弄眼道:“你没见他为了个玉流星便已神魂颠倒,连命都不要了?那江大小组长得花容月貌,美艳无双,比玉流星可高明多了,只要一见面,保证那小子连骨头都酥掉,他还舍得朝外推么?”

说罢,得意得哈哈大笑。

金玉堂却忽然把眉头皱了起来。

秦十三慢慢止住笑声,诧异道:“怎么,难道还有问题?”

金玉堂道:“问题可大了,但不知是你的,还是我的?”

秦十三一听,神情不由一变,竖起耳朵听了听,道:“哇,人数好像还不少!”

金玉堂道:“恩,少说也有四五十。”

只听远处有人冷冷道:“错了,是七八十。”

说话间,但见星火闪动,七八十盏灯笼同时亮起,飞也似的拥向两人,顿时将黑暗的街心照得通亮。

灯火照射下,七八十人色深灰劲装,脚下穿的却都是金色的长靴,看上去虽然不伦不类,却他人触目心惊。

金玉堂神色一懔,道:“原来是锦衣楼的朋友驾到,失敬,失敬。”

秦十三嘿嘿冷笑道:“这些人胆子倒也不小,居然敢到崇阳来撒野!”

金玉堂道:“这就叫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他们既然敢来,想必已有万全的准备。”

立刻有个锦袍老者排众而出,阴森森道:“金总管说得不错,没有一点准备,我们是绝对不敢贸闯贵宝地的。”

那老者神情威猛,目光精闪,说起话来中气十足,一看即知绝非等闲之辈。

金玉堂打量他一阵,骇然道:“阁下莫非是锦衣第七楼的司徒楼主?”

锦袍老者缓缓道:“老夫正是司徒刚。”

金玉堂听得心中暗惊不已。

秦十二却像没事人儿一般,醉眼惺松的瞄着司徒刚,道:“听说阁下号称铁掌无敌,不知你那双铁手,是否真的无敌?”

此言一出.当场的气氛登时紧张起来。

司徒刚横视池片刻.却忽然笑笑道:“那是江湖朋友的抬爱,秦头儿大可不必当真。”

金玉堂不禁捏了把冷汗.生怕他再胡言乱语、节外生枝,急忙道:“楼主深夜率众而来,不知有何指教?”

司徒刚道:“不敢.我们只是来向金总管商最一下。”

秦十三一旁道:“原来他们是来找你的.你小心应付吧!”

金玉堂果然小小心心道:“楼主有何吩咐.尽管直说,只要金某力所能及,一定遵办。”

司徒刚淡淡道:“其实也没什么,我们只想请金总管把浪子胡欢还给我们。”

秦十三又已在—旁怪叫道:“还给你们?听起来倒好像浪子胡欢是你们的人—样!”

司徒刚厉声道:“不错,那姓胡的正是五龙会从我们手中劫走的,这件事金总管想必知道得很清楚。”

秦十三道:“你好什么玩笑?浪子胡欢分明是今天下午才从大风堂手里抢救回来,跟五龙会有什么关系?”

金玉堂立刻道:“不论他是从谁手里救回来的,现在已是我侯府的贵宾,莫说我金某不能把他交给你们.便是我家侯爷也不能这么做。”

秦十三道:“就算他们肯交人。我秦十三也绝不答府。”

司徒刚狞笑道;“好,好.既然如此.只好请金总管随我们回去一趟,也好让我跟上面有个交待。”

金玉堂不免义暗吃一惊,表面上却不慌不忙道:“楼主的意思,莫非想把金某绑架回去?”

司徒刚道:“正是。”

秦十三登时暴跳如雷道:“大胆,你们竟敢公然在我面前掳人,你们眼中还有王法么?”

司徒刚冷笑道:“老夫一向只知奉帮命行事,从不知王法为何物。”

秦十三哇哇大叫道:“反了,反了,你们这批人简直反了!”

陡然回身大喊道:“来人哪!把那批反贼通通给我抓起来!”

只听四周诺声雷动,震耳慾聋,少说也有两三百人,非但把锦衣楼诸人惊得个个面无人色,连秦十三本人都吓得差点当场栽倒。

他平日耀武扬威已成习惯,这些话也不过是借着几分酒意随口喊喊,谁知作梦也没想到竟喊出这许多人来。

而在惊惶莫名之际,金玉堂已哈哈大笑道:“司徒楼主未免太藐视我侯府了,侯府在武林中虽非名帮大派,却也不是无名门第,如果在崇阳地面都无力自保,我们还能在江湖上立足么?”

司徒刚目光闪动,陡将手臂—抬,七八十人同时亮出兵刃,齐向金玉堂拥了过来。

就在这时,只听“飕飕”连声,三只红羽箭分从二个方向射到,先后落在司徒刚脚前,入地盈尺,劲道威猛无比。

锦衣楼众人同时被镇住,连秦十三都不由自主地朝后缩了两步。

金王堂却负手悠然道:“金某实在不愿锦衣楼折翼崇阳,更不想跟司徒楼主过不去,只希望阁下也能忍一忍,切莫因一时之冲动,而伤了被此之间的和气。”

司徒刚呆立良久,霍然冷冷一笑,道:“好,今天我们就到此为止,我劝你今后最好永远窝在祟阳,千万不要在江湖上走动,只要你给我抓到机会,我是绝对不会轻易饶过你的。”

金玉堂淡淡一笑道:“多谢司徒楼上提醒,金某自会格外小心。”

司徒刚又是一阵冷笑,猛将手臂一挥,喝了声:“退!”率先奔进一条暗巷,众人随后鱼贯而入,转瞬间走得—个不剩。

2

明亮的街心登时暗了厂来,剑拔弩张的情势也随之消失于无形。

金玉堂长长透了一口气,轻松笑道:“幸亏秦头儿早有防备,否则今天这个筋斗可栽大了。”

秦十三一怔,道:“你说什么?”

金玉堂环顾四周,道:“这些人不是你带来的么?”

秦十三道:“你是喝醉了,还是在风凉我?我手下一共有多少人,难道你还不清楚?”

金玉堂也不禁一怔,道:“埸?不是你的人,何以会听你号令行李?”

秦十三道:“我看你—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还以为是你事先安排好的呢!”

金玉堂摇头道:“不是我。”

秦十三道:“不是你是谁?在祟阳,除了侯府之外,还有谁能调动这许多人?”

金玉堂道:“有。”

秦十三道:“谁?”

金玉堂道:“潘秋贵。”

话刚说完.果见潘秋贵大摇大摆地走上来,笑哈哈道:“在下一时兴起,替二位充充场面,滥芋充数,尚请二位莫要见笑。”

金玉堂微微拱手道:“承情,承情。”

秦十三眯着眼睛瞧了他半晌,道:“你出动这许多人。莫非也想把金总管架走?”

潘秋贵干咳两声,道:“不敢,不敢,这种当街掳人的勾当。在下是万万不敢干的。”

秦十三又道:“难道你也想叫他把浪子胡欢还给你?”

潘秋贵笑笑道:“不敢。不敢.胡老弟是你秦头儿的好朋友,要讨人也该由你秦头儿出面,这种喧宾夺主的事,在下也是万万不敢干的。”

秦十三眼睛翻了半晌、道:“你这个也不敢干,那个也不敢干,试问你三更半夜,率众而出.究竟想干什么?”

潘秋责笑哈哈地伸出两个手指,道:“在下只想干两件事。”

秦十三道:“哪两件?”

潘秋鬼道:“第一件已经干过了。”

秦十三道:“什么事。”

潘秋贵道:“偿还金总管的人情债,他替我赶走大风堂得人马.找帮他挡住锦衣楼的偷袭,如今刚好两不相欠。”

秦十三道:“哦哦,第二件呢?”

潘秋贵满脸埔笑道:“想问金总管请教一件小事,一件无关痛痒的小事。”

秦十三吃吃笑视着金玉堂,道:“金总管.你的麻烦又来了。这次你可要特别小心应付,万一出了毛病,我可救不了你。”

金玉堂淡淡道:“潘老板有话请说,请教二字可不敢当。”

潘秋贵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在下只不过想问问胡老弟是怎么走进候府的.是他自愿的?还是被你们押进去的?”

金玉堂脸色—寒.道:“按说潘老板和浪子胡欢毫无深交。不知何以对他如此关切?”

潘秋鬼依然笑容满面道:“在下和胡老弟虽无过命交情.但无论如何他总是我聚英客栈的客人.而且他怀里那批东西又是日月会的。你想我对他的处境,能不特别关切么?”

金玉堂冷冷一笑,道:“说来说去,潘老板的目的还是那批东西!”

潘秋贵道:“也可以这么说。”

金玉堂道:“据我所知,那批东西本是无主之物,在谁手上,就是谁的,也正因为如此,才会引起今天这种混乱局面,如果潘老板硬说它是日月会的,金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 神刀候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