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流星》

第十一章 秘密

作者:于东楼

马五跳下马车,走进官道旁的茶棚。

天很冷,官道上的行人不多,茶棚的生意也显得冷冷清清,六张桌子,只有两个客人。

那两个客人坐在一角,面朝窗外,好像不愿让人看见他们的脸,马五进来,他们当然也没有回头。

马五有意无意地坐在他们前面的座位上,拍着桌子,大声喝道:“老张,热茶!”

茶棚老板姓张,年纪已在六十开外,手脚倒还利落,过了不久,一壶热茶已端上来,笑眯眯道:“马大爷,你那批兄弟过去不久,方才也是在这儿打的尖。”

马五应道:“哦!"目光又朝身后那两个人扫了一下。

张老板边帮他倒茶,边道:“包子刚刚出笼,要不要给您来一盘?”

马五眉头一皱,道:“算了吧,你那种包子能吃吗?”

张老板赔笑道:今天的口味可不同,人人吃了都说好。马大爷不妨尝尝看,不好吃,不要钱。”

马五笑了笑,头也不回,蛇鞭已然挥出,鞭梢有如灵蛇一般轻轻一卷,竟从隔壁的桌上卷回一个包子,一口吞了下去,

张老板瞧得不由吓了一跳,唯恐双方发生冲突。

马五却若无其事般,一面嚼着,一面连连点头道:“哦,果然比过去好多了。"说着,蛇鞭又已挥了出去。

张老板急忙道:“马大爷千万别这样!我这就替您送一盘过来……”

话没说完,鞭梢已然卷回。

马五忽然发觉重量不对,陡地侧身一闪,只觉得肩头滚烫,一杯热茶整个泼在肩上。

“当!"的一声,茶杯落在桌上,一直滚到张老板手里。

张老板楞楞地捧着空杯,不知如何是好。

马五突忽地跳起来,指着后面那张桌子,大吼大叫道:“楚天风,你太不够意思了!怎么一见面就拿热茶招呼我?”

后面那两人同时转身。左首一名文士打扮的人笑吟吟答道:“我是怕你口太干,万一噎死,我没法向浪子胡欢交代。”

马五哈哈大笑走过去,不再理会楚天风,却向右首那名身型魁伟、面蓄髯的老者躬身施礼道:“曹大哥,多年不见,一向可好?”

原来那老者竟是日月会中与关大侠齐名的曹大元。

曹大元也抱拳回礼道:“好,好,这几年马老弟混得好像还不错。”

马五叹道:“本来倒还可以,但近来可差多了。”

曹大元道:“哦?最近有什么不如意的事?”

马五指指肩上的茶渍,道:“你看!”

说完,三人相顾大笑。

张老板这才知道是自己人开玩笑,立刻将包子、热茶端了上来。

就在三人谈笑间,已有三匹马停在棚外。

曹大元眉头微微一皱,道:“又来了。”

马五道,"什么人?”

曹大元道:“还不是神卫营那些人!今天已经是第三批了。”

楚天风道:“奇怪的是每个人都往南赶,唯独这两批人朝北走,不如为什么?”

马五道:“是不是北边出了什么事?”

楚天风道:“一路上并没有听人说起过,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多少该有点风声才对。”

曹大元沉吟着道:“我看八成是申公泰下了召集令。”

马五突然一惊,道:“该不会是为了拦截汪大小姐吧?”

曹大元道:“这可难说得很。”

马五道:“曹大哥,我看我们干脆把他们留下算了,无论他们往南走还是往北走,总不会是好事。”

楚天风忽然一笑道:“不过其中有个人跟马兄可是同宗,最好在动手之前,先弄清楚你们有没有亲戚关系。”

马五冷笑道:“原来他就是马名远!”

楚天风道,"不错。”

马五抓鞭喝道:“就算他是我孙子,我也要宰了他!”

曹大元连忙阻止道:“且慢,此地不宜动手,要宰他也得找个合适的地方。”

说话间,马名远已带着两名侍卫昂然走入,一张长长的马脸冷得好像一块冰。只朝马五等人斜了一眼,便在临门的座位上坐下来,背对着三个人,神态傲慢之极。

一名身材高瘦的侍卫尚未落座,便从怀里取出一个纸包,随手往桌上一甩,大声吩咐道:“伙计,这是我们自已的茶叶,水烧开了再泡!”

张老板忙道:“是是。”

那瘦侍卫又道:“有没有干净一点的点心?”

张老板道:“有,有。”

瘦侍卫道,"端上来,快!”

张老板忙道:“是,是。”

马五听得一肚子气,恨声骂道:“他妈的!毛病倒还不少。”

曹大元道:“不管他,喝茶,喝茶。”

马五无奈,只得端起茶杯。

另一名较胖的侍卫一句话都没说,目光却一直紧盯着马五,好像对他那副横眉竖眼的神情十分注意。

马五显得更加有气,他原想借曹大元和楚天风之力将马名远除掉,既然曹大元不愿在此地动手,他和楚天风当然也就不便采取行动。

正在惘然若失之际,陡闻一阵急骤的马蹄声由远而近,瞬间已停在棚外。

楚天风道:“又是一个从南往北赶的人,看样子北边可能真的出事了。”

马五忽然讶声叫道:“咦!这不是汪大小姐的徒弟沈贞吗?”

楚天风忍不住回顾一眼,道:“你认识她?”

马五道:“人我是认不大清楚,不过我对她这匹马的印象却很深刻。”

这时,沈贞已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将一只水壶往柜台上一放,道:“老板,替我灌壶冷开水。”

张老板赔笑道:“只有热的,可不可以?”

沈贞道:“成,快!我还要赶路。”

片刻间开水便已灌好,沈贞丢了个铜钱,抓起水壶,转身就要出门。

马名远却忽然道:“慢点!”

那瘦侍卫身形一晃,已拦在门前。

沈贞横目喝道:“你想干什么?”

马名远笑道:“老朋友了,怎么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去?”

沈贞冷冷道,"我从来不跟狗交朋友,也不跟狗打招呼。”

马五等人听得不禁暗暗喝采。

马名远却气得耳根都已涨红,桌子一拍,厉声喝道:“给我拿下!”

那胖侍卫忽地纵身横去,身在空中,双掌已连环挥动,看来身手竟也不弱。

沈贞腰身一拧,已跃入柜台,只见白光一闪,一锅滚烫的开水整个被她当头泼来。

那胖侍卫急忙就地一滚,滚到柜台脚下,不待水花落地,钢刀已抓在手里,正想翻进柜台,猛觉背后一阵剧痛,低头一看,竟发现一支雪亮的枪尖已自胸前穿出,不禁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原来沈贞已早他一步一枪刺出,非但出手快捷,劲道也威猛无比,一枪竟将厚厚的木板和胖侍卫的胸膛同时刺穿。

惨叫声中,棚里所有的人全被镇住。沈贞乘机穿窗而出,直扑自己的坐骑。

马名远当然不容她轻易走脱,抓剑纵身,也已扑出窗外。

同时那名瘦侍卫也已提刀赶至,刚好将沈贞夹在中间。

马五立刻起身道:“你们坐,我去帮她应付一下。”

人尚未出门,蛇鞭已到门外,直向马名远颈部缠缠去。

马名远避过鞭梢,正待抢攻,楚天风也已赶到,将缠在腰间的软剑临风一抖,笔直地刺了过来。

马五的蛇鞭也连连挥动,每一鞭都不离马名远的要害。

正在马名远被攻得手忙脚乱之时,身旁又响起一声惨叫。

那名瘦侍卫也已中枪倒地,鲜血箭一般的自腹部射出,射得竟比人还高。

马名远大惊失色,急攻几剑,飞身跃上马鞍,以剑当鞭,鞭马落荒而去。

就在这时,曹大元忽然跃过众人头顶,落在一匹马上,回首喝道:“姑娘,枪!”

沈贞还在迟疑,楚天风已夺枪抛了出去。

曹大元抄枪纵马,疾驰而出,动作比年轻人还要利落。

马五道:“一个人行吗?”

楚天风笑笑道:“一枪一骑,万夫莫敌。”

马五、沈贞对望一眼,不免将信将疑。

三人重又进入茶棚,重新落座。

张老板绕过胖侍卫的尸体,重又送上了一壶茶。

马五打量着沈贞,忍不住赞叹道:“难怪这两年姑娘名声大噪,只方才那一枪,便足以轰动武林了。”

沈贞傲然一笑,道:“瞧你方才出手,倒有点像我一个朋友,不知你认不认识他?”

马五道:“哦?你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

沈贞道:“蛇鞭马五。”

马五使劲抓了抓胡碴,道:“你还有个朋友叫楚天风对不对?”

沈贞讶然道:“咦?你怎么知道?”

马五道:“简单得很,如果不是朋友,怎么会坐在一起喝茶?”

沈贞面露惊容,呆呆地望着他。

楚天风忙道:“不瞒姑娘说,在下就是楚天风,他就是蛇鞭马五。”

沈贞急忙站起,神色尴尬道:“方才侄女不识二位师伯,言语中多有冒犯,还请二位师伯包涵。”

楚天风道:“不要客气,赶快坐下。”

马五也忙道:“自己人,这点小事大家都不必放在心上。坐,坐下来好说话。”

沈贞依言坐下,神态却仍不自在,好像坐在钉板上一样。

马五道:“姑娘是否想赶回去会见令师?”

沈贞道:“是呀!”

马五道:“姑娘是否已和令师约好碰面的地点?”

沈贞道:“那倒没有。”

马五道:“据说令师已离家四天,如果事先未曾约好,姑娘又怎能找到令师下榻的地方?”

沈贞道:“家师每次出门,都是住在我师姐妹家中,算一算行程,便不难猜出她住在哪一家。”

马五漫应道:“哦,哦,原来如此。”

楚天风道:“马兄匆匆北上,莫非想接应汪大小姐?”

马五道:“不错。”

沈贞喜道:“那太好了,我带师伯去,如果连夜赶路,明日一早便可见到家师。”

马五道:“你的马快,你先走,我还得多找几个兄弟。但愿在我赶到之前,你们师徒的行踪尚未被申公泰发现。”

沈贞冷冷一笑,道:“师伯放心。就算被他发现,他也奈何家师不得。”

马五道:“真的吗?”

沈贞道:“神卫营那些人一向都喜欢单独行动,绝少成群结队。申公泰身边最多也不过只有三五人随行,所以纵然遇到家师,估量实力,他也绝对不敢贸然出手,否则吃亏的只怕是他自己。”

马五道:“如果他在途中把人手召集起来呢?”

沈贞道:“家师与申公泰并无深仇大恨,我想他还不至于如此大费周章吧?”

马五叹道:“你莫忘了,你胡师伯却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你想他会轻易让你们师徒跟你胡师伯会合吗?”

沈贞俏脸不禁变了颜色。

楚天风立刻道:“不过你也不必太担心,你马师伯自有办法将你们带到祟阳,只要在他赶去之前,你们师徒当心一点就好了。”

沈贞满腹狐疑地看了看马五,又看了看他手上的蛇鞭,实在不敢相信他有这么大的本事。

马五却什么话也没说,只跟楚天风相顾一笑,慢慢端起茶杯,一口一口地喝着茶,那副自信满满的的模样,由不得沈贞不信。

就在这时,曹大元已然赶回。

一个人,两匹马,一具死尸。

他一进门便拿出一锭银子往柜台上一丢,凝视着面无人色的张老板道:“记住,这三个人全是我杀的,我的名字叫曹大元。

张老板惊喜道:“曹大元是大英雄,我知道,我知道!”

曹大元淡淡一笑,回身把枪还给沈贞,道了声:“好枪!”

沈贞早已站起,道:“前辈原来是曹大侠,失敬,失敬。”

曹大元道:“不敢,回去替我问候令师。”

沈贞忙道:“谢谢。”

曹大元道:“顺便告诉令师,叫她千万小心,申公泰好像真的要对你们师徒采取行动了。”

沈贞不安地望着马五,道:“马师伯,我们能不能先走一步?”

马五连道:“好,好。"两眼只笑视着楚天风,身子连动都没动。

楚天风诧异道:“你是否跟我还有什么话说?”

马五道:“有件差事,不知你肯不肯做?”

楚天风迟疑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马五答非所问道:“小胡身边有个女人叫玉流星,不知你有没有听人说起过?”

楚天风道:“喔,此女略具姿色,在江湖上小有名气。”

马五道:“你到了崇阳,如果她还在,你最好能把她赶走。”

楚天风道,"为什么?”

马五道:“万一被汪大小姐碰上,恐怕不大好。”

楚天风瞄了沈贞一眼,沉吟着道:“如果她不肯走呢?”

马五牙齿一咬,道:“不肯走就杀!”

楚天风忙道:“你叫我杀女人,我可不干。”

曹大元忽然接道:“你不干我干。”

他冷笑着,继续道:“为了武林大势,为了汪大小姐的颜面,杀个把女贼有什么关系?这种事也要推三阻四,太不像话了!”

马五、楚天风听得不禁一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秘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