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流星》

第十二章 决战前奏

作者:于东楼

聚英客栈的生意比往常还兴隆,楼下大堂也显得更拥挤。

浪子胡欢离开侯府,比进去的时候更加轰动。

城里的武林人物,不论目的何在,都难免要赶来看看究竟。

胡欢仍旧住在那间最靠角落的客房里。

阴暗的走廊一片宁静,没有闲杂人等,除了偶尔从大堂传来的几声喧哗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声音,静得就像没有人住在这里一样。

秦十三昂首阔步地穿过走廊,直走到胡欢门前,伸手便将没有下闩的房门推开。

胡欢正在面窗而立,有人走进房里,他竟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秦十三"砰"的一声合上房门,紧紧张张道:“小胡,你是怎么搞的?你离开侯府,为什么事先不跟我打个商量?”

胡欢转身道,"这有什么好商量的?住在哪里还不是一样?”

秦十三道:“住在哪里都比这里好,你难道没发觉这里有多危险吗?”

胡欢笑笑道:“我却认为这里比侯府安全得多。”

秦十三顿时怪叫起来,道,"你有没有搞错?你的脑筋是不是出了毛病?进出侯府,少说也得通过三五道关卡,而方才我到这里,竟然一路通行无阻,连鬼都没碰上一个。来的幸亏是我秦十三,若是换了别人,你浪子胡欢还欢得起来吗?”

胡欢赶紧把窗子带上,道:“你的声音能不能低一点?”

秦十三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道:“我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老实告诉你,我就是存心要喊给他们听听的!”

胡欢摇头叹息道:“你方才能够顺利进来,那是因为他们知道你是我的朋友。若是换了别人,就算有十条命、也早就报销了。”

秦十三嗤之以鼻道:“你也真敢吹牛!你当我不知潘秋贵有几两重吗?你当我不知他那批手下都是些什么材料吗?”

胡欢道:“那么你也总该知道这两天日月会来了多少高手吧?”

秦十三冷哼连连道:“人是来了不少,高手嘛……哼哼,我可是一个都没有见到。”

话刚说完,陡闻"嗤"的一声,房门不启自开,显然是被一股阴柔的掌风震开的。

秦十三闪出房,横扫了空荡荡的走廊一眼,最后把目光落在对面的房门上,冷笑着道:“这又何足为奇?只不过是招普普通通的隔山打牛罢了。”

胡欢道:“招式是很普通,但相隔丈余出掌,力度又能控制得如此平稳,我相信具有这等火候的人,江湖上已不多见,你能说他不是一名高手吗?”

秦十三冷笑不语。

就在此时,忽觉一丝劲风拂面而过,只听"叮"的一响,一根极小的细针竟将一只飞行的苍蝇钉在墙壁上。

而且附近的墙壁上已钉了不少同样的细针,每根针上都有一只苍蝇,每只苍蝇的翅膀还都在"嗡嗡"地颤动不已。

秦十三呆了呆,道:“这算什么?”

胡欢苦笑道:“这就是告诉你,现在的聚英客栈已被防守得固若金汤,莫说是人,便是苍蝇也休想飞进来。”

秦十三呆立良久,忽然闪身进房,将胡欢拖到门后,轻声细语道,"小胡,这么一来,你就更危险了。”

胡欢斜瞟着他,道:“为什么?”

秦十三声音压得更低,道,"潘秋贵调兵遣将的目的是什么?总不会只是为了保护你吧?”

胡欢道:“当然不是,但东西不在我手上,他们动我也没用。”

秦十三道:“如果他们先将你制住,你不乖乖把东西交出来,成吗?”

胡欢泰然道:“你放心,时候还没到,他们绝不可能现在就动手。”

秦十三道:“何以见得?”

胡欢道:“倘若他们现在将我制住,立刻就会变成众矢之的,而且有侯府虎视在旁,我想他们也不敢。”

秦十三冷笑道:“你倒好像蛮有把握!”

胡欢淡然一笑,道:“我对自己的事一向都极有把握,但你目前的处境却很让我担心。”

秦十三泰然道:“我有什么值得担心的?”

胡欢笑得神秘兮兮道:“你有没有想到,万一你被水蜜桃阉掉,你或许还可以到宫里去混混,可是十三嫂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

秦十三狠狠地啐了一口,脸红脖子粗道:“你胡扯什么!”

胡欢"嗤嗤"笑道:“你也不必气恼,我只不过是提醒你罢了。”

秦十三板着脸孔道:“我可没有心情跟你鬼扯淡!我来找你,是有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你。你听,我就说;你不听,我回头就走。”

胡欢忙道:“好,好,你说,你说。”

秦十三竖起耳朵,听听门外的动静,方道:“县里刚刚接到申公泰召集手下归队的密令,这种紧急措施,在神卫营来说是极少有的事。”

胡欢淡淡地道:“八成是侯府派出去的那些人已被他发现。”

秦十三不以为然道:“申公泰不仅武功奇高,为人更是狂傲无比,除非神刀侯亲自出马,如果仅是侯府一些属下,莫说他还有几名高手随行在侧,就算只有一人一刀,也绝不至于发令求援。”

胡欢略显不安地咳了咳,道:“那么依你看,他要对付的是什么人?”

秦十三沉吟着道:“我怀疑他极可能要向汪大小姐师徒下手。”

胡欢强笑两声,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汪大小姐不过是个后生晚辈,以申公泰的身分,岂会做出那种以大欺小、贻笑武林的事?”

秦十三正色道:“你错了。汪大小姐年纪虽轻,却是一派宗师,而且为了胡家的事,两人互相敌视已非一朝一夕。如非汪家兄弟在朝为官,而汪大小姐门下又有不少权贵子弟,申公泰早就对她下手了。你想,如今有了这个机会,他会轻易错过吗?”

胡欢顿足道:“你当初难道就没料到这两人在途中可能碰面吗?”

秦十三叹道:“那时我只竭尽所能将两人引出京来,哪里还顾得上其他的事?”

胡欢垂头丧气地跌坐在椅子上,沉默了许久,方道:“你现在总可以老实告诉我,你究竟为什么不计一切后果把他们引了来?是为了升官,还是为了发财?”

秦十三道:“都不是,我这样做,完全是为了你。”

胡欢叫道:“为了我?””

秦十三道:“不错,你要想报仇雪恨,难道还有比利用侯府和汪大小姐两股力量还好的方法吗?”

胡欢瞪着他,道:“我报什么仇、雪什么恨?”

秦十三立刻道:“当然是报你们胡家二十年前那段灭门之仇。”

胡欢道:“你怎么知道我是胡家的后人?”

秦十三道:“哎?你不是姓胡吗?”

胡欢气得狠狠地在茶几上拍了一掌,道:“天下姓胡的多了,难道每个人都是南宫胡大侠的后人?”

秦十三心平气和道,"别人不是,你是。这可不是我叫你硬充,而是大家都认定你就是那个人。连神刀侯、汪大小姐以及申公泰等人都已深信不疑,你想否认都不行。”

胡欢恨恨道:“都是你做的好事!你有没有想到后果问题?如果我不是那个人,汪大小姐一到,岂不是马上就被揭穿?”

秦十三悠然道:“那有什么关系?到时候申公泰已死,你已变成人人敬仰的大英雄,再也不会有人找你麻烦,也不可能有人再动你怀里那批东西的脑筋。至于汪大小姐,她更没理由怪你,因为你从来没有承认过你是那个人。”

胡欢气急败坏道:“可是你有没有替汪大小姐想一想,她以后怎么办?”

秦十三轻轻松松道:“她照样带着她的徒弟回她的北京,你也照样扛着你的黄金跑你的江湖,这件事就像根本未曾发生过一样。”

胡欢急得跳起来,道:“你说得可简单,申公泰一死,她还能回去吗?”

秦十三笑眯眯道:“她为什么回不去?人是你和玉流星杀的,跟她一点点关系都扯不上。”

胡欢楞了楞神,道:“万一申公泰死不了呢?”

秦十三神色一冷,道:“他非死不可!我匆匆赶来,就是请你赶紧想个办法,无论如何不能让他把汪大小姐这股力量毁掉,否则一切计划全部泡汤。”

胡欢冷笑道:“很抱歉,祸是你惹出来的,你自己去想办法吧,我可无能为力。”

秦十三急道:“小胡,紧要关头你可不能跟我呕气!你不是一直都很敬重汪大小姐吗?你忍心看她毁在那老贼手上吗?”

胡欢沉思片刻,猛一跺脚道:“好吧!你说,你叫我怎么做?是不是想叫我赶去跟她做一对同命鸳鸯?”

秦十三连忙赔笑道:“那倒不必。你只要想办法说动侯老爷子,请他老人家跑一趟就够了。”

胡欢顿时叫起来,道:“你病了?神刀侯会置一家老小于不顾,跑去支援不相干的人?若是你,你肯吗?”

秦十三道:“我若是侯老爷子,我一定肯。”

胡欢叹了口气:“只可惜有一件事你还没有想到。”

秦十三道:“什么事?”

胡欢道:“就算神刀侯肯去,金玉堂也绝对不会答应。”

秦十三道:“为什么?”

胡欢道:“如果金玉堂也跟你我一样,是个不计后果、孤注一掷的人,他还有什么资格号称”神机妙算”?”

秦十三也不禁叹了口气,道:“好吧,那么我们就退而求其次。你不是说这两天日月会来了不少高手吗?你不妨跟潘秋贵谈谈看,叫他抽一部分人去支援一下。你看这个办法怎么样?”

胡欢道:“办法是不错,可惜我和潘老板的交情有限,不便启齿,我看还是你跟他们说吧!”

秦十三苦笑道:“我更不成。我们一直都是处在敌对状态,他不暗中把我杀掉,已算对得起我;想开口向他借人,简直是痴人说梦。”

这时门外忽然有人接道:“秦头儿言重了。这两年多次暗中维护之德,潘某感念久矣。莫说借人,便是想借潘某的项上人头,潘某也会毫不考虑地摘给你。”

房里两人听得相顾楞了半晌,忽然同时笑口大开,急忙开门迎客,毕恭毕敬地把潘秋贵请进来。

潘秋贵笑容满面道:“方才那件事已不劳两位吩咐,敝会曹大哥和楚老弟途中发觉情况不对,立刻便折了回去,并已通令沿线弟兄,全力保护汪大小姐师徒。只是敝会弟兄能力有限,难以担当大任,只希望马五兄能早一点赶到。有他在场,那可就安全多了。”

秦十三听得一楞道:“奇怪,为什么每个人都把蛇鞭马五捧上了天?他除了赶赶马车、耍耍鞭子之外,究竟还有什么本事?”

胡欢道:“他还会骗人。”

秦十三道:“骗人?”

胡欢道:“不错,不过他跟你可有点不一样。”

秦十三小心翼翼道:“哦?怎么不一样?”

胡欢一本正经道:“他只骗外人,从来不骗自己朋友。”

六辆破旧的篷车,风驰电掣般奔驰在寒风里,路面颠簸,轮声隆隆,车后扬起一片烟尘。

烟尘中十几匹快马紧迫不舍,马上的人一色衙役打扮。为首一名中年捕头,以刀当鞭,一面催马,一面大声喝道:“停车,停车!”

马五咬紧牙关,连连挥鞭,对后面的呼喝就像根本没有听到一般。

他赶的六辆篷车的第一辆,也是其中最破的一辆,破得随时都有散掉的可能,连他自己都有点担心。

转眼间车队已奔上了一条大道,车行速度更快,后面追骑的距离也更近。

呼喝声中,陡见马五的车身一偏,一只车轮竟然脱轴而出,直向前方滚去。

马五经验老到,急忙勒缰。饶是他反应得快,依然不免车仰马翻,车上衣物银两顿时撤了一地,他的人也栽出车外。

后面那五名驭者也都是个中老手,匆忙中一个急转,硬将五辆篷车安然停在路旁。

紧随在车后的十几名追骑,刹那间已将人车团团围住。

为首那名中年捕头,纵身下马,"锵"的一声,捕刀出鞘,用刀背轻敲着马五的肩膀,冷冷道:“马五,凭良心说,你赶车的功夫还真不赖,只怪你这辆破车实在太不争气了。”

马五忙道:“王头儿说得对极,在下拼命赚钱,也就是想换辆新车。”

王头儿似笑非笑地紧盯着他,道:“哦?你倒说说看,你替他们卖命,他们给你多少?”

马五伸出双掌,翻动了一下。

王头儿脸色一寒,道:“什么?才二十两?”

马五点头不迭,道;"正是。”

王头儿冷笑,慢慢将捕刀抬起,刀锋也陡地转了过来。

马五慌忙叫道:“王头儿且慢动手!在下还有下情容禀。”

王头儿道:“说!”

马五却一句话也没说,只从怀里取出四只黄澄澄的元宝,双手托到王头儿面前。

王头儿立刻眉开眼笑道:“原来是二十两金子,这还差不多。”

他一面说着,一面匆匆四顾。

身旁那些衙役马上将目光避开,有的甚至调头转马,故意企首眺着远方。

王头儿乘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决战前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