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流星》

第十三章 血图

作者:于东楼

  深夜,孤灯。

  胡欢独坐灯下,心中忽然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之感。

  他自幼浪荡江湖,走遍千山万水,尝尽人间辛酸,但却从不觉得孤独,因为他有朋友。

  而现在,黄金尚未到手,似乎所有的人对他都变了样儿,每个人都忘了他是浪子胡欢,

而都把他当成了胡百万。

  他不禁有些怀疑,难道那批黄金的魔力真的如此之大?难道那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身

外之物,真的比友情还要重要?

  窗外寒风频吹,窗纸"波波"作响,胡欢的心猛地一阵刺痛。

  每当想起玉流星,他的心就在刺痛。

  两人相交时日虽短,却曾同生死共患难,这段交情就真的如此脆弱吗?

  他实在不相信玉流星是这种人,但转眼已近二更,如非她已远走高飞,叶晓岚和秦官宝

那边怎么会没有一点动静?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敲门。

  胡欢精神一振,道:“什么人?”

  只听门外一阵含含糊糊的声音道:“胡大侠,我是贾六,我给您送饭来了。”

  说话间,房门已被顶开,贾六提着饭盒,端着菜盘,咬着筷子,筷子两端挂着两只酒

壶,一点一点地横着走了进来。

  胡欢接过菜盘,强笑道:“这么多东西,为什么不多找个人帮忙?”

  贾六将酒菜摆了一桌,小声道:“潘老板特别交代,今晚只准我一个人进出,其他人等

不得在这条走廊上走动。”

  胡欢道:“何必如此小题大作?潘老板也未免太紧张了。”

  贾六忙道:“今天晚上的确有点紧张,直到现在大堂里的客人还没散,赶都赶不走。潘

老板正在外边发愁,不知如何应付才好。”

  胡欢苦笑着取出一锭银子,连同那两壶酒一起塞在贾六手里,道:“今天我不想喝酒,

你拿去喝吧。”

  贾六千恩万谢地走了出去。

  胡欢也的确有点饿了,端起碗来扒了几口,忽然又放下,面对着满桌的小菜,他又不禁

想起了锦衣玉食的汪大小姐。

  这些年来,他曾去过北京不下十次,可是他却从未到过汪府,甚至连这种念头都未曾动

过。

  当然他也没有机会和汪大小姐见面,他只能从诸多传说中来揣测她的容貌。

  他为什么不肯去见她?是自惭形秽,还是不想增加她的困扰?只怕连他自已都搞不清楚。

  而这次,正是他一展抱负的大好时机,他却糊里糊涂把唯一能够抬高他身价的东西丢掉

了,而且是被一个女人拐跑的。如果这件事传到汪大小姐耳里,她会怎么想?

  思忖间,房门又响了几声。

  胡欢不耐道:“哪一个?”

  房门一开,贾六又跑了进来。手上捧着个酒坛子,笑嘻嘻道:“潘老板就知道您喝不惯

那种酒,所以特别把他珍藏多年的一坛陈绍叫我送过来,请您尝尝看。”

  胡欢皱眉道:“我今天不想喝酒。”

  贾六望着那坛酒咽了口唾沫,道:“胡大侠,我劝您还是把这坛留下吧,这种好酒可是

千金难求啊!”

  胡欢只好又赏了他一锭银子。

  贾六欢天喜地地走了,还轻手轻脚地替他把房门带上。

  胡欢重又拿起碗筷,谁知尚未沾chún,便长长地叹了口气。

  他突然发现自已很在乎汪大小姐对他的看法。他可以承受任何人的责难,如果汪大小姐

为了此事而看不起他,他宁愿死。

  想到死,他立刻拍开泥封,举起了酒坛。

  酒灌愁肠愁更愁,他忽然觉得更悲伤、更绝望。

  于是他又举起了酒坛。

  就在这时,好像又有人在敲门。

  胡欢放下酒坛,没好气地叫道:“谁?”

  没有人应声,也不见人进来。

  胡欢拉开房门,门外竟连个人影都没有。

  敲门的声音仍在响个不停。

  胡欢急忙把房门栓上,两眼直直地瞪着那扇暗门,心开始猛跳。

  那声音稍许停了一会儿,又轻轻响了起来。

  胡欢扑向床柱,迫不及待地将暗门启开,只见一个脸色苍白、头发蓬乱的女人垂首走了

进来,正是他所企盼的玉流星。

  玉流星不声不响地站在暗门旁边,愉偷地瞟着胡欢,仿佛做错了事正在等待着他的责骂

一般。

  胡欢心里虽然大喜若狂,表面却装得怒气冲冲道:“你拐了我三百两银子,你还敢恍再

去几个人打打接应。”

  胡欢忙道:“昨天曹大元和楚天风已折回去,并已通令日用会弟兄全力保护汪大小姐师

徒,我想对我们多少有点帮助。”

  金玉堂摇摇头道:“没有用。外面所需的不是他们,而是一个对各门各派都有影响力的

人。”

  胡欢道:“金兄是否打算自己赶去?”

  金玉堂道:“不是我,是你。”

  胡欢失声道:“你有没有搞错!我有什么影响力?”

  金玉堂道:“你是目前武林中最有身价的人,只要你善加利用,保证各门各派都会对你

唯命是从。”

  胡欢道:“你的意思是想叫我以黄金为饵,策动其他门派跟我们合作?”

  金玉堂道;"不错。只要你能设法把后面神卫营的人马阻住,尽快把申公泰引过江来,

我们就有机会。”

  胡欢道:“机会有多大?”

  金玉堂道:“你能把他引多近,就有多大。”

  胡欢猛地把头一点,道:“好,我去!”

  金玉堂道:“现在杨欣和孙不群正在等候,准备与各位同行。我已备了三匹马,三位随

时都可以上路。”

  叶晓岚突然道:“一匹就够了。”

  秦官宝立刻喊道:“两匹!”

  叶晓岚道:“咦,你疯了!你二千八百两银子不要了?”

  秦官宝笑嘻嘻地摇头,不停地摇头。

  胡欢诧异道:“你们哪儿来的二千八百两银子?”

  叶晓岚道:“我身上有七百两,翻一个身就是一千四,再翻一个身就是二千八,再翻一

个身就是五千六,刚好每人二千八百两,我的帐没算错吧?”

  胡欢寒着脸道:“你为什么不再多翻一个身?每个人五千六百两岂不是比二千八百两更

加过瘾?”

  叶晓岚忙摇头不迭道:“不成,不成!有道是知足者常乐。人不能太贪心,否则非出毛

病不可。”

  胡欢冷笑道:“你的脑筋好像还不太糊涂嘛?”

  叶晓岚道,"小弟的脑筋一向都很清醒,尤其算起银子来,一两都不会错。”

  金玉堂一旁笑道:“那么叶公子想必也知道这一战千载难逢,正是我辈扬名立功的大好

时机,你轻易放过岂不可惜?”

  叶晓岚淡淡道:“我对生死荣辱看得都很淡,唯一的乐趣就是坐在赌桌上。只要一坐上

去,任何事都可抛诸脑后。”

  金玉堂道:“朋友呢?是否也都抛诸脑后?”

  叶晓岚道:“朋友当然例外,尤其像小胡兄这种朋友,我看得可比赌桌重要多了。”

  金玉堂道:“既然如此,你又为何不肯跟他一起去呢?”

  叶晓岚道:“谁说不肯?只要他一歪嘴,水里火里,我马上跟他走!”

  胡欢神色立刻缓和下来,二话不说,嘴巴一歪,转身便走,把关在暗门外的玉流星早已

忘得一干二净。

  五匹健马漏夜赶路,一口气奔了四五十里。胡欢陡然勒缰驻马,呆坐在雕鞍上。

  直到此刻,他才想起了玉流星。

  其他四骑也纷纷勒马,远远回望着他。

  距离他最近的"滴水不漏"杨欣匆匆转回来,道:“胡老弟莫非有所发现?”

  胡欢急忙摇首道:“没有,我是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忘了跟潘秋贵交代一声。”

  杨欣道;"那好办,到了前面的镇上,你写张字条,我差人替你送回去。”

  胡欢沉吟了一阵,道:“算了,由她去吧!”

  说话间,其他三人也勒马转向。叶晓岚一再追问事由,胡欢只是苦笑不语。

  就在这时,胡欢座下的白马忽然发出一声长嘶。

  杨、孙两人不约而同地踩镫翘首,企望远方。

  曙色苍茫中,但见一条身影疾奔而至,瞬间已停在胡欢马前。

  胡欢叹道:“快腿陈平的腿,果然快得惊人!”

  陈平呆望他半晌,方道:“原来是浪子胡欢。”

  杨欣忙对胡欢笑道:“这匹白马原本是金总管的坐骑,所以陈平才几乎弄错。”

  胡欢听得眉头不禁一皱,过分礼遇,反而使他极不自在。

  杨欣立刻接道:“金总管感念老弟对侯大少救助之德,无以为报,才以爱驹相赠,希望

老弟万勿推却才好。”

  胡欢一楞,道:“你们有没有搞错?我几时救过你们侯大少?”

  杨欣道:“当然不是你本人,而是你的朋友。如非他及时援手,侯大少和他身边那几个

人,恐怕一个也休想活着回来。”

  胡欢如坠五里烟中,道:“我的朋友哪一个有这么大的本事?是谁?”

  杨欣道:“大风堂少总舵主庄云龙。”

  胡欢失笑道:“杨兄真会开玩笑,庄云龙跟我只见过一面,怎么能算是我的朋友?”

  杨欣道:“但他却曾当场言明,他不顾身家性命出手抢救,全是看在你浪子胡欢的面子

上。当时在场的不止侯大少一人,我想他们不可能全部听错。”

  胡欢这次倒真的楞住了。

  叶晓岚忽然道:“也许庄云龙是看在小胡兄那批黄金份上,先卖给他一个交情。”

  秦官宝也立刻道:“也许庄云龙看出胡叔叔将来一定是一代大侠,先攀好交情,等他接

任了总舵主的宝座,好坐得稳一点。”

  杨欣道:“这位小兄弟倒是很有眼光,跟我们金总管的看法不谋而合。”

  快腿陈平也笑嘻嘻道:“对,我也曾经听金总管说过,三五年之后,浪子胡欢必定是武

林的领袖人物。”

  胡欢听得一阵耳红心跳,急忙避开众人目光,俯视着陈平,道:“你们侯大少的伤势如

何?”

  陈平道:“听说已经稳住了。”

  孙不群突然道;"好,只要。回龙生肌散,传到之前他还活着,就有救。”

  “毒手郎中"口气虽狂,却绝对没有人置疑,因为准都知道他的医道高明,而且他的"回

龙生肌散"也是武林外伤圣葯之一。

  陈平看看天色,道:“各位如果没有别的吩咐,在下可要赶回去交差了。”

  胡欢忙道:“且慢,且慢!你行色匆匆,想必隐藏着重大消息,可否泄漏一点出来听

听?”

  陈平道:“我这次出来是为了传送伤葯,并非打探消息,不过你若一定想听,我倒可以

临时凑一个给你。”

  胡欢道:“你快凑,我在听。”

  陈平道:“你的死对头就住在前面镇上的招商客店,你最好小心一点。”

  胡欢一呆,道:“你胡扯什么!我哪里来的死对头?”

  陈平道:“唐笠不是你的死对头吗?”

  胡欢道:“唐四先生的手臂是你们侯爷砍掉的,他要恨,也应该恨你们侯府,与我浪子

胡欢何干?”

  陈平嘻嘻笑道;"我只负责给你消息,要抬贡,你不妨跟我们杨管事较量较量。"说完,

身形一晃,人已远去。

  胡欢只得望着杨欣,道:“杨兄,依你看,唐四先生真的会把这笔帐记在我头上吗?”

  杨欣笑道:“这个问题,恐伯只有唐四本人才能答覆你。”

  胡欢眼光忽然落在孙不群的脸上,迟疑着道:“孙兄跟蜀中唐门可有什么恩怨?”

  孙不群回答得干干脆脆,道:“没有,绝对没有。”

  杨欣截口道:“但他和”七步断魂”唐老幺却是名副其实的死对头。”

  孙不群冷冷道:“唐籍叛门已久,根本就算不得唐门中人,而且这些年来,惨道他杀害

的唐门子弟已不下数十人。如果我能取他性命,我想唐门必定不会怪我,说不定反而会感激

我。”

  杨欣笑眯眯道:“你说的一点都不错,问题是你有没有信心把他干掉?”

  孙不群冷笑,却避不作答。

  胡欢急道:“孙兄这次门,带了多少”回龙生肌散”?”

  孙不群道:“不多,也不少,但你若想借送葯之名而接近唐笠,我劝你还是赶快打消这

个念头。”

  胡欢道?"为什么?”

  孙不群道:“他夜闯侯府,一定是贪图那批黄金,你这一去,岂非自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血图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