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流星》

第一章 猎狐

作者:于东楼

—— 1 ——

崇阳,是个很小的县城,但在江湖上却赫赫有名,因为神刀侯府就在这个小城里。

神刀侯在武林中绝对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他的事业遍及大江南北,门下人材济济,据说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他的耳目,所以他的消息比任何人都要灵通。

关大侠遇害的消息,在当夜二更左右,就已传进了侯府。

侯府总管金玉堂立刻赶到仪事厅待命。

厅中灯火遍明,炉火也已燃起,案上一坛陈年女儿红刚刚启封不久,酒气弥漫,满室芳香。

酒坛旁边摆着两只精致的酒杯,杯中均已注满了酒,金玉堂却碰也没碰一下,只垂手肃立案旁,静静等待着神刀侯的驾临。

足足等了半个更次,神刀候才在四名年轻的弟子扶持下慢慢走进来,身子尚未坐定,酒杯已捞在手里,脖子一仰,杯中酒一饮而尽。

同来的年轻弟子立刻又替他将酒斟满。

神刀侯满面凄容,长叹一声道:“想不到关正卿英雄一生,最后竟然落个如此下场!”

他—面说着,一面摇头,好像对关正卿的遇害感到十分悲痛。

金玉堂也不由叹了口气,道:“真是让人意想不到的事。”

那四名年轻弟子个个垂下头,仿佛都在向已死的关大侠致哀。

过了很久,金玉堂才挥挥手,那四名弟子立刻躬身退下去,小心地把厅门带上。

神刀侯脸上凄容立刻一扫而光,目光炯炯地望着金玉堂,低声问道:“那件东西在谁手上?有没有弄清楚?”

金玉堂答道:“回侯爷的话,已经确定是落在一个姓胡的手里。”

神刀侯道:“胡什么?哪个门派的?”

金王堂道:“江湖上都叫他浪子胡欢,据说只是关洛道上的一个小人物。”

神刀侯冷笑道:“现在,他已经是大人物了。”

金玉堂笑笑道:“侯爷说得对极厂,现在正有二十几个帮派的人在守护着他,唯恐他出了差错。”

神刀侯眉头微微一皱,道:“我们的人呢?”

金玉堂道:“铁戟杨奎的手下早就把他盯牢了,只等侯爷的命令一到,他们与上动于捉人。”

神刀侯摇首道:“杨奎猛勇有余,机智不足,难当大任,再派几个弟兄去打个接应!”

金王堂道:“不劳侯爷费心,大半个时辰之前,萧家弟兄就已赶去,明天午时前后,就可以跟杨奎会合了。”

神刀侯满意的点点头,道;“好,很好。但愿那个姓胡的能够撑到明天午时。”

金玉堂自信满意的道:“只要明天午时他还活着,那件东西就是我们侯府的囊个之物了。”

说着,两人同时举杯,两张股上同时展露出得意的微笑。

—— 2 ——

翌日,午时将尽。

曹家酒店依然挤满了客人。

楼下的八张桌子坐的尽是佩刀带剑的武林人物,每个人都在闷声喝酒,每双眼睛却都在窥伺着楼上的一举一动,整个店堂里充满了紧张气氛。

楼上宴客用的大厅,一早就整个被人包了去,那位客人也不知是干什么,神通却极广大,镇上的坤伶名妓几乎全都被他请到,一直个停的添酒加菜,嘻笑之声不绝于耳,场面显得非常热闹。

曹老板是老江湖,一看情况,就知道今天非出毛病不对,紧张得他冷汗直淌。

跑堂的伙计们也早已累得满头大汗,只有年纪最小的小金陵体力最好,楼上楼下的跑了两三个时辰,精神仍然好得很。

现在他又端起托盘,准备上楼送酒,谁知刚—转身,整个人就楞住了。

店里每个人全都楞住,每双眼睛都从楼上转回来,直直地瞪着店门口。

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店里多了一个女人,一个十分出色的女人。

那女人手上紧抱着一个花布包袱,头上还插了一朵小红花,看上去好像一个刚刚过门的新娘子,虽然一副村姑打扮,却显得格外清丽脱俗,比楼上那些浓妆艳抹的女客更加动人。

小金陵连自己在干什么都忘了,竟端着摆满酒壶的托盘跑上去,笑嘻嘻道:“始娘是打尖?还是找人?”

那女人俏生生道:“喝酒。”

答得干干脆脆,声音也好听得不得了。

小金陵—失神,托盘差点翻在地上。

曹老板急忙赶过来,满脸陪笑道:“实在对不起,小店已经客满了,请姑娘多走几步路,到别家去看看吧!”

那女人脸上立刻流露出一片失望的神色,万般无奈的呆望着满堂宾客,那副表情,任何男人看了都无法忍心不管。

果然有位客人已忍不住道:“随便让她在那一桌挤挤算了,太冷的天,何必叫人家跑来跑去!”

曹老板正在为难,最靠外首有个年轻人已站起,笑眯眯道:“如果姑娘不嫌弃,就在我们这桌挤一挤吧!”

那女人悄悄在年轻人脸上瞄了一眼,即刻垂下头,轻轻道了声:“谢谢。”

那年轻人高兴得眼睛只剩下一条缝,同桌的人也个个兴高采烈,有的收桌子,有的擦凳子,欢天喜地的请那女人坐下。

旁边的人也都围上来,个个馋涎慾滴,一副色中饿鬼模样。

曹老板却神色凝重的走回柜台,他自己也搞不清今天为什么总是疑神疑鬼,连这么可爱的女人,他都觉得有点不大对劲儿。

那年轻人色眯眯地盯着那女人,轻声细语道:“想吃什么,只管叫,今天我请客。”

那女人又道了声:“谢谢。”那个花布包袱却紧紧地挡在胸前,好像生怕那些人对她有非礼的举动。

这时小金陵已赶回,从人缝里笑嘻嘻问道:“姑娘想吃点什么?”

那女人好像想了半晌,才道:“先替我来壶冷酒!”

那年轻人愕然道:“冷酒,这么冷的天,为什么喝冷酒?”

旁边已有人接道:“说不定是姑娘肚子里太热,想拿冷酒消消火!”

说完,立刻引起一阵爆笑。

小金陵拼命往里挤了挤,又道:“姑娘还想要什么?”

那女人道;“顺便再替我带块磨刀石来。”

小金陵目瞪口呆道:“磨……磨刀石?”

那女人点头道:“对,就是磨刀的石头。”

小金陵又楞住了。

旁边的人全都楞住了,每个人都斜着眼睛瞧着她,谁也搞不懂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葯。

小金陵楞头楞脑地走进去,过了一会,果然提着壶冷酒,捧着块磨刀石走出来,一声不响地摆在那女人面前。

那女人将冷酒洒在磨刀石上,这才解开那个花布包袱,从一件红花棉袄底下取出了一柄全长不满两尺的红鞘短刀。

短刀出鞘,寒光四射,旁边的人个个脸色大变。

那女人—副穷若无人模样,竟在众人面前磨起刀来。

整个店堂登时静了下来,楼上的嘻笑声也已停住,只有霍霍的磨刀声。

过了很久,磨刀声才戈然而止,那女人突然伸手从那年轻人头上抓起一绺头发,轻轻放在刀刃上,头发迎刃而断。

那年轻人早已吓得面无人色,只呆呆地瞪着那女人。

那女人拿刀在他面前晃了晃,道:“你看这把刀够不够快?”

那年轻人这时才如梦乍醒、连人带凳子同时翻倒,指着那女人失声大喊道,“玉……玉流星……”

喊声一出,满堂騒动,每个都亮出兵刃。

玉流星也已出手,桌上的筷子已飞快地被她充当甩手箭甩了出去,碗盘也都已变成暗器,那柄短刀更是锐不可当.但见刀光闪闪,碗盘纷飞,刹那间已连伤数人。

店堂里早已乱成一片,有的穿窗而出,有的夺门而逃,有些负伤的更是连滚带爬的冲出店外,转眼工夫所有的人全都跑光,连曹老板的伙计们也都已踪影不见。

玉流星环目四顾,还刀入鞘,将短刀往背上一系,这才昂然抬首,目光如刀一般往楼上望去。

胡欢正斜坐在楼上的栏杆上,俯视着威风凛凛的玉流星。

这两年他听到很多有关玉流星的传说,但却从来也没想到她竟是这样一个女人。

他忍不住大声道:“伙计,替我送杯酒给那位姑娘,我要好好地敬她一杯!”

小金陵立刻从厨房里跑出来,手上端着托盘,托盘上是—杯酒,满满的一杯酒。

玉流星嘴角忽然掠起一抹冷笑,酒杯刚一人手,人已腾身而起,凌空美妙地翻了个身,正好坐在距离胡欢不远的栏杆上,坐姿跟胡欢完全一样,只是胡欢的腿在里边,她的腿却在外面。她双脚不停的在栏杆外晃动,手上的酒却一滴都没有洒出来。

胡欢不禁赞叹道:“江湖上都说玉流星的轻功暗器妙绝武林,今日一见,方知传闻不假。”

玉流星回首朝那几个花枝招展的女人膘了—眼,淡淡的道:“你浪子胡欢好像也名不虚传。”

那几个女人好像对玉流星十分畏惧,一个个低着头走下楼去,不但没有招呼一声,连看都没敢回头看一眼。

直等到那几个女人走出店门,玉流星才含笑举杯,一饮而尽,随手将酒杯“呼”地一声甩了出去。

酒杯在空中划了个弧形,飘飘摆摆地落在方才给她送酒的托盘上。

托盘正摆在楼下的柜台上,站在一旁的小金陵吓得差点栽倒,连见多识广的曹老板都已吃惊得合不拢嘴巴,他也曾听说过暗器中有一种“回旋镖”的手法,却从没有亲眼见到过,想不到今天倒让他开了眼界。

整天在江湖上打滚的胡欢,当然不会被她唬住,他只觉有点不明白,年纪轻轻的玉流星,她这身功夫是怎么练出来的。

赞佩之余,他也含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也随手将酒杯扔出,他只想把杯子扔到距离最近的一张桌子上,只可惜那只杯子实在太不争气,竟然滚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玉流星傲然—笑,道:“现在,我们可以谈谈生意了。”

胡欢莫名其妙道:“什么生意?”

玉流星道:“当然是你怀里的那批东西。”

胡欢眉头立刻皱起来。

玉流星道:“二一添作五,如何?”

胡欢道:“什么二一添作五?”

玉流星道:“你一半,我一半。”

胡欢摇着头,走到临窗的座位上倒酒。

玉流星跨栏杆,从背后打量胡欢良久,突然道:“我看你这个人还不错,好吧!我就吃点亏,四六拆账,怎么样?”

胡欢依然摇头。

玉流星俏脸一沉,冷冷道:“姓胡的,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也不想想,那批东西,凭你一个人吞得下去吗?”

胡欢也沉下脸,道:“你认为两个人就能吞得下去?”

玉流星道:“总比一个人安稳得多。”

胡欢连连摇头道:“玉流星,你太没有自知之明了,方才那些人不过是江湖上的小角色,说不定只是人家的眼线,倘若来的是正主,嘿嘿……”

玉流星眼睛一瞪,道:“来的是正主又怎么样?”

胡欢冷笑道:“只怕你玉流星早就夹着尾巴跑了,跑得比那些人还快。”

玉流星听了不但没生气,反而笑盈盈的走上来,嗲声嗲气道:“你仔细瞧瞧,看我是不是真的有尾巴?”

胡欢坐在凳子上,舒舒服服的伸直双腿,招手道:“来,让我仔细地看看!”

玉流星急忙止步,冷冷道:“姓胡的,你也未免太藐视我玉流星了,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没有几成把握,我就不会来躺这场浑水!”

胡欢笑笑道:“把握?几成?一成?还是两成?”

玉流星道:“废话少说,肯不肯,一句话!”

胡欢道:“我要是不肯呢?”

玉流星道:“最好你不要逼人太甚。”

胡欢叹了口气,道:“瞧你年纪轻轻的,人长得又漂亮,何苦跟自己过不去,为了一些身外之物而送命,划得来吗?”

玉流星沉默,死盯着胡欢良久,猛一跺脚道:“好吧!他妈的就算我上辈子欠你的,三七,你拿七成,我只拿三成,总可以吧?”

胡欢不禁又叹了口气,道:“我倒很想答应你,只可惜就算我答应了,恐伯也有人不答应。”

玉流星道:“谁敢不答应?”

远处忽然有个人道:“我。”

另外又有人接道:“我们。”

声音还在楼下,玉流星已变色。

胡欢耸肩摊手,做无可奈何状。

玉流星楞了好一会儿,突然往前凑凑,轻声道:“这两个点子后台太硬,我惹不起,看样子我得先定一步了。”

胡欢也轻声道:“方才我没说错吧?”

说着,还伸头朝她身后看了眼。

玉流星脸孔一红,指指窗口道:“能不能借个路?”

胡欢做肃容状,道:“请。”

王流星道:“三七,可别忘了!”

说话问,人已穿窗而出,不但用嘴衔走了一个馒头,同对双脚也将桌上仅余的大半壶酒夹走。

店堂里又沉寂下来。

曹老板和小金陵早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猎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