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流星》

第二章 名捕

作者:于东楼

—— 1 ——

林外阳光普照,群峰耸立,视野非常辽阔,唯一缺少的是一条通往对崖的道路。

玉流星干方百计的奔出树林,正想一展脚程,却意外的走上一条绝路。她站在崖边,心急如焚,一涧之隔,犹如阴阳两界,想要回头,林剑秋和两名侍卫已然赶来。

三人成三角形状将她包围在中间。

林剑秋得意的望着她,道:“玉流星,几个月不见,你长得更漂亮了。”

玉流星恨恨道:“姑奶奶漂不漂亮,干你屁事?”

林剑秋狞笑道:“死到临头,嘴还这么硬,大概这就叫做视此如归吧!”

玉流星焦急回顾,觅寻活路。

林剑秋却道:“玉流星,别打冤枉主意,这道山涧,你跳不过去的。”

玉流星道:“你想怎么样?”

林剑秋摸着寸草不生的下出想了想,道;“没见面之前,我本想杀掉你算了,现在我又有点舍不得了,像你这种万中选一的美人儿,我若糊里糊涂的将你杀掉,岂非暴殓天物。”

玉流星道:“废话少说,你究竟要怎么样呢?”

林剑秋道:“我看这样吧!你曾经废了我一条腿,你就还给我一条吧!”

两名侍卫闻言忍俊不禁,玉流星俏脸胀得通红。

林剑秋继续道:“是左腿,是右腿,随你选,你愿意送给我哪一条,我就要哪一条。”

突然,对崖传来一阵婉转的黄莺啼声。

寒山之中哪儿来的黄莺?林剑秋及两名侍卫警戒之心油然而生。

玉流星神情稍定,拂首弄姿道:“我这两条腿生得又白又嫩,为什么要自白送给你?”

林剑秋道:“难道你忘了?你欠我一条啊!”

玉流星冷哼一声,道:“我欠你的既不是左腿,也不是右腿,如果你一定要我还给你,改天还你一条狗腿好了。”

两侍卫目光不约而同地望在林剑秋脸上,只要他下巴一歪,马上准备动手杀人。

可是林剑秋就像没有听到了流星的话一样。眼睛不停的在对面断崖上搜索。

婉转动听的黄莺啼声不断传来,玉流星也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舞手蹈足。摇曳生姿。

林剑秋冷笑道:“玉流星,省点精神吧!你的同党虽然到了,可惜远水救不了近火,纵然他长出翅膀,也救不了你的。”

玉流星比手作势道:“如果我长出翅膀,从这儿飞出去呢?”

林剑秋突然脸色大变,急忙下巴一歪,二人同向玉流星冲去。

只可惜这时玉流星早已飞出断崖,站在对崖的秦官宝也同时将手中的绳索抛出。

林剑秋立刻掏出暗器,连环打了出去。

只听玉流星一声惊呼,身子在空中微微一顿,但最后还是勉强将秦官宝抛过来的绳头抓住,绳索凌空一抖,玉流星又已藉力腾起,直向对崖扑去。

玉流星登上断崖,早已筋疲力尽,身子一阵摇晃,突然又失足翻落下去。

秦官宝大吃一惊,急收绳索,终于将玉流星拉住。

断崖下一片死寂,吊在绳索上的玉流星连一点声息都没有。

秦官宝急忙喊;直:“玉流里,你怎么样?”

玉流星竟在下面大喊道:“你他妈的穷喊什么,还不赶快往上拉!”

秦官宝这才松了口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半死的玉流星拉上崖。

玉流星满身污泥,灰头士脸,右胯上也已沁出血迹,显然已被林剑秋暗器所伤,她伏在崖边歇息了很久,突然跳起来破口大骂道:“你看,都是你这个王八蛋,害得人家这副横样!”

秦官宝楞了楞,哭笑不得道:“姑奶奶,你有没有搞错?我是拼命才把你救出来的啊!”

玉流星道:“救我出来又怎么样?”

秦官宝道:“你就算不感谢我,也不应该怪我啊!”

五流星道:“不怪你怪谁?你看这个样子,你叫我怎么见人?”

秦官宝不禁生气道:“好吧!就算我救错了你,总可以吧?”

说完,绳索往怀里一揣,回头就走。

玉流星却冷哼一声,道:“本来我还想在胡欢面前替你求求情,叫他见到你十三叔的时候不要说你坏话,既然你这么不通情理,那就算了。”

秦官宝听得立刻折回来,满脸赔笑道:“我是跟你开玩笑的,我怎么会真走,这样吧!我们找户人家,我替你买套衣服,就算我向你赔不是,你说够不够?”

玉流星又哼了一声,道:“这还差不多。”

秦官宝道:“那么我们就赶紧走吧!从这儿到李老头茶棚的半路上,正好有几户人家,让你先换好衣服再去吃东西也不迟。”

玉流星眼睛翻了翻,道:“为什么一定要到李老头的茶棚去吃东西?”

秦官宝道:“浪千胡欢不是约好跟你在那儿见面吗?”

玉流星叹道:“像你这钟毫无江胡经验的人,居然也能活到今天,真不简单。”

秦官宝怔了怔,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玉流星道:“胡欢的话能相信吗?”

秦官宝道:“为什么不能相信?我听十三叔说过,那家伙毛病虽然几牛车,说话倒是一向很有信用。”

玉流星笑笑道:“再有信用的人,如果让他怀里揣着一百万两黄金,也会变得一肚子鬼话,你信不信?”

秦官宝想了想,道:“信。”

玉流星道:“信的话,就跟我走。”

秦官宝道:“到哪儿去?”

玉流星道:“前面就有几户人家,我们到那儿打听—下,说不定能探出他的下落。”

—— 2 ——

山脚下有几间农舍,有个农妇正在屋前喂鸡。

玉流星伸手,秦官宝立刻将—锭银子交在她手上。

直待两人走到跟前,农妇才抬起头。

玉流星道:“这位大嫂,我想向你买点东西。”

农妇瞄了那锭银子一眼,道:“你想买什么?”

玉流星道:“一套衣服,两只鸡。”

农妇这才吃惊的望着玉流星,道:“哎唷,这是在哪儿摔的,怎么全身都是泥巴?”

玉流星道:“就在前面的山路上,一不小心,从上面滑下来。”

农妇道:“这附近的路可难定得很,姑娘可得当心哪!”

说着,目光匆匆朝后山坡的小路瞟了一眼。

农妇打量着玉流星的身材,道:“幸亏我出嫁时的衣服还留着,姑娘穿起来一定很漂亮。”

玉流星随农妇入房。

秦官宝又像一条猎犬般地仔细查看那条通往后山坡的小路。

过了很久,玉流星容光焕发的又跟随那农妇走出来。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色。

玉流星道:“前面不远有个山神庙,你有没有去过?”

秦官宝道:“去过,这附近我熟得很。”

玉流星道:“你到那边先把这两只鸡做好,半个时辰之内,我们准到。”

说完,飞快地朝后山坡奔去。

胡欢舒舒服服的躺在斜坡上,嘴里啃着干馒头,二郎腿不停地在晃动。

王流星悄悄地走到他头前,垂首默默的望着他。

胡欢也翻着眼睛尴尬地望着玉流星。

玉流星道:“你不是说在李老头的茶棚等我吗?怎么跑到这里来?”

胡欢咽下嘴里的馒头.含含糊糊道:“迷路了。”

玉流星道:“迷路的人通常都很惊慌,我看你逍遥得很嘛!”

胡欢急忙坐起来,干笑道:“经常迷路,习惯了。”

玉流星得意地笑笑,道:“三成不冤吧?”

胡欢忙道:“不冤,不冤。”

玉流星道:“半天没吃东西,却跑到荒山野地里来啃馒头,我看你真是大爷不当当孙子。”

胡欢叹了口气,道:“没法子,恶鬼缠身,有馒头啃已经不错了。”

玉流星冷笑道:“如果真是恶鬼,就不会赶来请你去吃花子鸡了。”

胡欢怔了怔,道:“花子鸡?”

玉流星点头道:“恩,天下一品的花子鸡。”

胡欢道:“总不会比丐帮的简长老还高明吧?”

玉流星鼻子里哼了一声,道:“简花子那两手算什么,差远了!”

胡欢咕的咽了口唾沫。

玉流星道:“想不想吃?”

胡欢道:“当然想。”

玉流星道:“想吃就跟我走。”

两人匆匆走下山坡。

农妇仍在喂鸡。

胡欢看看那农妇,又看看玉流星,道:“你这身衣服,八成是那位大嫂出嫁的时候穿的。”

玉流星道:“你这个人有时候还真的有点小聪明。”

胡欢含笑不语,低首前行。

玉流星道:“方向走错了,是这边。”

胡欢却像没听到她的话一般,愈走愈快。

玉流星微微楞了一下,突然飞身扑向农舍,胡欢也闪电般冲入房门。

那几件沾满污泥的旧衣服正堆在墙角上。

两人同时抓到那件红花棉袄,同时用力—挣,棉袄登时撕成两半。

胡欢从棉絮中取出—样东西,飞快的往怀里一揣,若无其事道:“花子鸡在哪儿?走啊!”

玉流星什么话也没说,只将半截棉袄狠狠的朝地上一摔,扭身冲了出去,

—— 3 ——

山神庙的庙门刚好挤在两棵老树中间,庙堂的后半段也整个隐藏在山壁中,从外面看上去面积很小,里面却极宽敞。

三入席地而坐,当中摆着两只香喷喷的花子鸡。

胡欢撕下个鸡腿拿给玉流星,道:“你先尝尝看,味道好像还不错。”

玉流星头一甩,给他个不理不睬。

胡欢也不介意,老实不客气地咬了一口,边嚼边道:“恩,果然不坏,想不到秦官宝还有这一手!”

秦官宝腆着脸道:“这两只鸡,就算我向胡叔叔赔罪的吧!”

胡欢道:“不敢当,不敢当。”

秦官宝道:“大人不记小人过,方才在树林里的那些话,只当我放屁,您可千万不能记在心上。”

胡欢道:“你放心,我跟你十三叔是好朋友,那点小事,我怎会放在心上?”

秦官宝松了口气,道:“谢谢,谢谢。”

胡炊沉吟着道:“不过有两件事情,我倒很想郑重的拜托你一下。”

秦官宝忙道:“拜托可不敢当,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

胡欢道:“第一,我这个人虽然没什么出息,却还不想攀龙附凤,江家的事,以后不对乱说,万一她师徒找起麻烦来,我可实在惹她们不起。”

秦官宝道:“是,是。”

胡欢又道:“第二,我贪酒好色,见到漂亮女人就没命……”

说到这里,忽然斜瞟了玉流星一眼。

玉流星立刻横目回视。

胡欢笑笑,小声接道:“这是我最大的秘密,你是怎么知道的?”

秦官宝尴尬道:“那是我为了想说动王流星,临时胡诌的。”

胡欢道:“这种事平时说说倒也无妨,只是现在情况有些不同,今后最好不要再提。”

秦官宝又道:“是,是。”

玉流星却大声道:“为什么不能提?我偏要替你宣扬一下。”

胡欢色眯眯笑道:“如果人家问你玉流星是怎么知道的,你怎么说?”

玉流星瞪目相向,一时无言以对。

胡欢道:“你玉流星虽然浪迹江湖,却一向洁身自爱,所以道上对你的口脾还不坏,假使我真是那种人,你整天跟我泡在一起,岂不坏了你大好的名声?”

秦官宝道:“对,对。”

胡欢道:“我这样做,也全是为你设想,如果你喜欢,你只管宣扬去吧!”

玉流星冷哼一声,道:“你少跟我卖交情,姑娘不承你这份情。”

秦官宝迷惑道:“奇怪,今天玉流星的火气怎么特别大?”

胡欢笑笑道:“这女人气量狭得很,一点玩笑都开不起。”

玉流星却气得几乎哭出来,道:“人家被你耍得团团转.连命都差点丢掉.你居然说是开玩笑?”

胡欢叹了口气,道:“其实我动了半天脑筋,也只是想保护那件东西,因为那件东西很怕水,渡江的时候,摆在你身上总比摆在我身上安全得多。”

玉流星道:“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掉在水里?说不定我比那件东西更怕水。”

胡欢道:“但那段距离却绝对难不倒你,否则你还有什么资格叫玉流星?”

玉流星道:“你当时又怎能断定我会在江边等你?万一错过了,你的安排岂不完全落空?”

胡欢道:“如果你连我要走的路线都估不准,你还有什么资格拿我三成?”

玉流星哼了一声,又道:“那么过江之后呢?你怎么知道我一定追得上你?万一走失了.岂不要落个人财……”

说到这里,突然收口。

秦官宝却在一旁接道:“人财两空。”

玉流星狠狠地瞪他一眼.秦官宝急忙低下头去。

胡欢笑了笑,道:“我这人最大的长处,就是还有点自知之明,江湖上让我甩不脱的人并不太多,你玉流星绝对是其个一个。”

玉流星这才撕了个鸡翅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名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