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流星》

第三章 冷暖江湖

作者:于东楼

—— l ——

越过山头,就是凤镇,只要到了凤镇,两人就有了藏身的地方。

因为田大姐在凤镇是个有权势的人,她也刚好是玉流星最知己的朋友。

山路崎岖,举步艰难,但玉流星却愈走愈起劲,脸上也充满了兴奋的神色,仿佛—个离家己久的游子,突然走上了归乡的路途。

胡欢从她的表情里,很快就已体会出这种味道。

过去他也曾经有过类似的感觉,但在他的感觉里却没有兴奋,只有惆怅。

所以他很羡慕玉流星,也暗自替她高兴,因为能有个田大姐这样知己的朋友,也等于有个亲人,总比他这种像无根浮萍般的人幸运得多。

时近正午,两人终于踏上山腰的一块平地上,胡欢已经疲惫不堪,玉流星也已香汗淋淋,她—边擦汗,一边松开领口,露出了自嫩的粉颈,看上去别有一番风情。

胡次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玉流星立刻横眼道:“我看你的精神还蛮不错嘛!”

胡欢干笑两声.道:“爬到山顶大概还没问题。”

玉流星冷笑道:“只爬到山顶有什么用?下山的路比上山更难走,而且下山之后。少说还有四、五十里,你是不是想叫我背你?”

胡欢忙道:“那到不必。”接着叹了口气,道:“我原以为过了山就到,没想到还有那么远的路。”

玉流星冷冷道,“所以我奉劝阁下最好是闭上你的眼睛,好好养一养精神吧!”

胡欢没等她说完,就已躺了下去,玉流星的话刚刚说完,他却忽然以手撑地,双脚齐出,竟将玉流星轻盈的身子蹬得飞了出去,

玉流星又惊又气,她作梦也没想到胡欢会选这种地方向她下手,脚一着地,短刀己在手中,刚想冲回去与他一拼,忽然发觉一张巨网自天而落,刚好将胡欢罩在网里。

四周树摆枝摇,四条灰衣人影分队四棵树上现身.齐向胡欢扑下。

玉流星不假细想,便已掠起,身在空中,两柄飞刀已疾射而出,同时连人带刀也已扑进—名灰衣人怀中。

惨叫连声,刹那间己躺下三人,最后那人一看情况不对,转身便逃,玉流星手腕一抖,又是一柄飞刀射出,那人奔出二丈多远。终于扑面栽倒。

胡欢坐在网里,不禁拍手大叫道:“好身手,又快又狠,不愧是杀人闻名丧胆的玉流星!”

玉流星笑了笑,突然短刀在胡欢脖子上一架,道:“你怕不怕?”

胡欢呆了呆,道:“你这是于什么?”

玉流星什么话都没说,只将手掌伸到胡欢面前,手指几乎碰在他的鼻子上。

胡欢也什么话都没说,从怀里取出在农舍中抢过来的那棉袄,乖乖交中玉流星手上。

王流星翻看了—下,狠狠往地上一摔,道:“姓胡的,你应该看得出来,我可不是在跟你开玩笑。”

胡欢笑笑道:“玉流星,你也应该看得出来,我浪子湖欢不是个傻瓜,对你这种女人,我会不防你一手?经过整整一个上午,我还会把那件东西摆在身上?”

玉流星眼睛—瞪,道:“说!把它藏在哪里?是不是山神庙?”

胡欢道,“你一直都在我旁边,我有时间藏吗?”

玉流星想了想,猛一点头道:“恩!你一定是转给了秦十三!”

胡欢淡然道:“也许是秦官宝。”

玉流星死盯着胡欢。蹙眉咬chún,久久不语。

胡欢道:“好在这两个人你都认得。你杀了我,可以去找他们谈谈、如果在秦官宝手上,说不定他会连人带那件东西通通送给你.可是万一在秦十三手里,那可就麻烦了。”

玉流星冷哼—声,道:“有什么麻烦?我就不相信他有三头六臂!”

胡欢淡淡—笑,道:“他的确没有三头六臂,他只不过是个出了名的胖猴子而已,而且是个标准的铁公鸡,你就算连人都贴上去,他如果肯分给你一成,已经算你走运了。”

玉流星又想了想,突然冷笑道:“姓胡的,你少唬我,那件东西不可能在秦家叔侄手里,也不可能藏在山神庙,铁定还在你身上。”

胡欢笑笑道:“你既然这样有把握,为何不干脆给我一刀?”

玉流星道:“我在考虑后果问题。”

胡欢道:“你能够想到后果问题,足以证明你这入还不算太笨,但好像也不算聪明,因为聪明人做事至少也会替自己留一条退路。”

玉流星道:“你是说我这样做是自截退路?”

胡欢道:“不错。你不妨仔细想想,万—你失手给我一刀,而那件东西又不在我身上,你岂不是白忙了一场?”

玉流星沉默不语。

胡欢立刻接道:“所以我劝你赶紧把刀收起来,这件事就只当没发生过一样,至于我答应你的话,绝对算数,只要金子到手,一分都不会少你的,就算你死掉,我也把它塞进你的棺材里。”

玉流星斜着眼睛想了半晌,才道:“好,我就相信你一次,不过你得记住,如果你敢跟我耍什么花样,你这辈子就别再愿有好日子过。”

说完,手起刀落,网上多了个洞。

多了个足可以使胡欢窜出来的洞。

山顶上有个小小的凉亭,由于年久失修,亭顶上的茅草早已剥落,亭柱也已腐蚀不堪,只有一张石桌和几只石凳依然保持完整。

胡欢舒坦地躺在石桌上,虽然时有冷风吹过,但阳光当头而下,仍然有些温暖的感觉。

他只希望玉流星迟一点上来,让他能多休息一会。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坐起来,环日四顾,山顶上冷冷清清,除了他之外,一个人都没有。

玉流星呢?

以玉流星的脚程,落在他后面已是怪事,不可能过了这么久还没上来,莫非出了毛病?

他手掌轻轻在石桌上—撑,人已跃出凉亭,走到来路上一瞧,不禁笑了起来。

原来玉流星正直挺挺的睡在距离不远的斜坡上,睡得好像比他刚刚在石桌上还更舒服。

胡欢生怕吓着她,轻声喊道:“玉流星,还没有休息够吗?”

玉流星没有应声,连动也没动一下。

胡欢笑笑道:“怎么?是不是走不动了?要不要扶你一把?”

玉流星依然不动,鼻子里却已哼了一声。

胡欢故意叹了口气,道:“女人嘛!就该乖乖在家煮饭抱孩子,何必在江湖上走动,岂非自讨苦吃!”

玉流星忽然叫起来,道:“放屁,都怪你方才蹬了我一脚,否则伤势也不会发作得这么快。”

胡欢怔了一下,道:“你受伤了?”

玉流星道:“受伤了又怎么样?你高兴是不是?”

胡欢道:“我为什么要高兴?”

玉流星道:“你现在可以独吞了,再也不必担心随时会有人给你一刀了。”

胡欢又是一怔,道:“你为什么会随时给我一刀?假如你想杀我,刚才不就是个大好机会,你为什么没有动手?”

玉流星狠狠道:“那是因为我还没见到那件东西,只要东西到手,你还怕我舍不得宰你吗?”

胡欢道:“我跟你无冤无仇,你真的下得了手?”

玉流星道:“我为什么下不了手?你以为你真的那么可爱?你要搞清楚,我是玉流星,可不是小翠花!”

胡欢诧异道:“你连小翠花的事都知道?”

玉流星狞笑道:“我当然知道,老实告诉你,我就是杜老大重金聘来杀你的第十二个杀手。”

胡欢不禁吓了一跳,幸少有那件东西保命,否则只怕脑袋早就不见丁。他楞了半晌,才道:“所谓重金,究竟是多少?”

玉流星道:“三千两。”

胡欢苦笑道:“想不到我浪子胡欢的头居然值二千两银子,早知如此,我干脆自己提去卖给他算了。”

玉流星突然叹了口气,道:“三千两银子虽然不是小数目,但跟那批金子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只可惜我已经无法消受了。”

她一面说着,一面以手捶地,—副痛惜不已的模样。

胡欢瞧她的举动神态,一点都没有受伤的样子,可是那种悲痛的语气,却又不像装出来的,心里不免有些奇怪,忍不住大步走了上去。

玉流星急忙滚出很远,忽忽拔刀,疾声道:“你想干什么?”

胡欢道:“我只想看看你的伤势。”

玉流星短刀乱挥道:“你走开,我不要你看!”

其实在她滚动时,胡欢就已发现她大腿后面的裤管上已有血迹渗出,她原来睡过的那块枯草地上,也有一片血.痕。

胡欢拔取—撮枯草,轻轻嗅了一下,骇然道:“毒!你中了毒!”

玉流星叫道:“中了毒又怎么样?”

胡欢道:“你什么时候跟唐门的人交过手?”

玉流星道:“为什么一定是唐门的人,难道别人就不会用毒?”

胡欢想了想,忽然道:“难道是林剑秋?”

玉流星恨恨道:“对!就是那个千刀杀的死王八蛋!他把我害惨了,眼看就要到手的一百万两金子,就这样泡了汤。”

说完,竟已痛哭失声。

胡欢怔怔地望着她,只感到这个女人既可恨,又可怜。这些年来,他曾经见过各式各样的女人,但像她这种又贪心、又狠毒的,却还是第一次碰到。

过了很久,玉流星的哭声才渐渐静止下来。

胡欢这才叹了口气,道:“其实你也不必太懊恼,就算你有了那件东西,金子也没有那么容易就到手的,说不定最后连命都赔掉。”

玉流星猛一抬头,道:“那是你笨,在我来说,—点都不困难。”

胡欢摇着头,苦笑道:“你以为五天之后崇阳真的会安全吗?你以为跟神刀侯的生意就那么好谈吗?”

玉流星道:“我为什么要到崇阳?我为什么去找神刀侯?难道我就不会在田大姐家里躲个—年半载,等风平浪静之后,再慢慢去搬吗?”

胡欢失笑道:“你想的也太简单了,你以为江湖上都是死人?别说你躲在田大姐家里,就算你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他们也会找到的。”

玉流星道:“你错了,只要我把坑挖得深一点,把你的容貌先毁掉再埋起来,他们就永远找不到了,因为他们的目标是你,而不是我。”

胡欢吓得倒抽了一口气,惊愕之余,也不禁奇怪,这女人为什么把这些话告诉他?她的目的是什么?

玉流星已冷笑着道:“你—定觉得奇怪,我为什么把这些话告诉你?”

胡欢不得不服气道:“我正想向你请教。”

玉流星恨声道:“我只想告诉你,我比任何人都聪明,只是运气太坏罢了。”

胡欢呆了呆,道:“你浪费了这么多时间和精伸,只是要告诉我你是个聪明人?”

玉流星道:“不错。”

胡欢叹了口气,道:“玉流星,如果你这次真的死掉,你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吗?”

玉流星道:“当然是中毒死的。”

胡欢道:“错了,是笨死的!”

玉流星居然没生气,只惨笑道:“你一定认为我该求你救救我,起码也应该拜托你把我背下山去。”

胡欢道:“对!到了山下,多少总有个活命的机会。”

玉流星摇首道:“就算你肯,你也未必办得到,这条小路远比你想象中难定得多。”

胡欢道:“我可以赶到凤镇叫出大姐来救你,只要多带些人来,总会有办法将你弄下山。”

玉流星叹道:“来不及了,我现在毒性已经散开,最多也只能活两二个时辰,除了林剑秋的独门解葯之外,神仙都救不了我,何必给连当归和党参都分不清的田大姐徒增麻烦。”

胡欢也不由叹了口气,道:“你既然这么说,我就是想帮你也没用了。”

玉流星摇着头,挥手道:“你走吧!你只要对田大姐说是玉流星的朋友,她一定会好好接待你的。”

胡欢呆立了一阵.终于掉头而去。

玉流星合上眼睛,眼角已溢出了泪珠。

日影偏正,山风渐起。

昏睡中的玉流星突然被冻醒过来。

她勉强睁开眼睛,只觉得眼前人影晃动,仔细一看,立刻吓呆了。

原来她身旁正站着四个人,每个人都穿着灰衣,就好像方才在山腰上杀死的四个人复活了一样。

她楞了—阵,刚想挣脱四人的包围,却发现早有四柄剑在她胸口。

站在她右首的是个刀疤大汉,他的剑比一般剑宽,却也比较短,所以距离她也最近,他笑起来刀疤掀动,显得格外恐怖。

玉流星立刻想起了这个人,这人是江湖上出名的快剑,人称“闪电剑”姜十郎,也是“大风堂”里有名的高手。她对这人印象深刻,因为他股上那条刀疤,正是她两年前的杰作。

姜十郎不但剑快,说起话来也快,他狞笑着道:“玉流星,还记得我吧?”

玉流星冷笑道:“你脸上那条疤越来越像闪电了,我看你干脆叫闪电疤算了。”

姜十郎笑得更恐怖,道:“我那四个手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冷暖江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