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流星》

第四章 狐朋狗党

作者:于东楼

—— 1 ——

聚英客栈就在西大街的街尾上。

西大街是崇阳最繁华的几条街道之一,街道两旁商店林立,各行各业应有尽有,聚英客栈的地头虽较偏僻,但依然宾客常满,生意兴隆,

这天傍晚,又是楼下大堂上座的时刻,平日潘老板很少在客栈露面,但这几天却从早到晚笑嘻嘻地盯在柜台里,对每个进出的客人都很留意。

现在,他又坐在柜台里,脸上的笑容却不见了,因为林剑秋正带着两名侍卫走了进来。

堂口上的伙计贾六急忙迎上去,哈着腰道:“三位官爷请坐。”

林剑秋抬手阻止他说下去,道:“替我准备三间上房。”

贾六赔笑道:“对不起,房间早就客满了。”

林剑秋就像没听到他的话一般,伸出三个手指,一字字道:“我要三间上房。”

贾六为难道:“这……”

他一面说着,一面回望着柜台里的潘老板。

潘老板大步走上来,道:“三位官爷请随我上楼。”

说着,已先走上楼梯。

林剑秋走在最后,刚刚走上几步,忽然停止回首道:“伙计。”

贾六忙道:“官爷还有什么吩咐?”

林剑秋道:“有没有一个叫玉流星的女人住在你们这里?”

贾六想了想,道:“没有。”

林剑秋取出一锭银子,在手上抛弄着,道:“那个女人大概二十二、三岁,人长得很漂亮,头上经常插着一朵红花,如果来了,马上告诉我。”

贾六连忙应道:“是,是。”

林剑秋将银锭高高一抛,转身登楼。

贾六伸手去接那锭银子,却没想到已被另外一个人接在手里,他急忙转身一看,那人竟是侯府总管金玉堂。

这时金玉堂也正模仿着林剑秋的姿式,将银子一上一下地抛弄着,只是原本小小的一锭银块,现在竟已变成了一个十两重的大元宝。

贾六眼睛发亮道:“原来是金总管。”

金玉堂将元宝递到贾六手上,道:“这是你的银子。”

贾六道:“您的意思是……叫我不要说?”

金玉堂笑呵呵道:“潘老板的手下果然个个精明,一点就透。”

贾六捧着元宝,嘴巴刚得比元宝还大,不断地点着头。

金玉堂含笑转身而去。

楼上的潘老板看到这种情形,不禁暗自冷笑。

就在这时,一辆篷车已缓缓停在门前。

玉流星是筋疲力尽地躺在床上,脸色几乎比刚刚换上的白色床罩还要苍白。

胡欢靠在椅子上,手上端着一杯还在冒着热气的热茶,眼睛却紧盯着房门。

门外有人在敲门。

胡欢道:“什么人?”

门外那人轻轻答道:“潘秋贵!”

胡欢急忙放下茶杯,将房门打开。

潘老板闪身而人,随手将门栓上,凝视着胡欢良久,忽然叹了口气,道:“胡老弟,想不到你竟是这么一个有血性的人,潘某仅代表敝会全体弟兄先谢谢你。”

胡欢笑笑道:“潘老板最好先不要客套,因为这件事我们还得谈谈。”

潘秋贵道;“胡老弟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出来,如果潘某做不了主,也好向总舵请示。”

胡欢低头寻恩一阵,突然问道:“贵会有一位叫楚天风的人。不知潘老板认不认得?”

潘秋贵皱眉思虑了一会儿,道:“恩!好像有这么一个人。”

胡欢道:“如果要谈,叫他来;其它人最好免开尊口,并不是我不赏你潘老板面子,因为这件事关系重大,不是熟人不好说话。”

潘秋贵立刻道:“好,我这就传话过去,三、五天之内,楚天风—定赶到。”

胡欢苦笑道:“但愿三、五天之后,我还活着。”

潘秋贵道:“老弟只管放心,在这几天之内,两位的安全包在我身上。”

胡欢道:“请多劳神。”

潘秋贵道:“不过这几天还得请两位委屈一下,在这房里挤一挤。”

玉流星马上爬起来,道:“为什么?难道你们就没有别的房间了?”

潘秋贵道:“房间是有,却跟这间不一样。”

说着,走到床前,伸手在床柱上一转,墙壁上忽然出现了一道暗门。

玉流星匆匆跑过去,往暗门里探视一眼,道:“这道暗门是通什么地方的?”

潘秋贵道:“直通西郊一座破庙的佛像底下。”

胡欢道:“哦!那座破庙我住过。”

潘秋贵道:“那就再好不过了,万一有情况,两位不妨到那儿去避一避。”

胡欢道:“这几天附近乱得很,那地方会个会被人先一步占了去?”

潘秋贵道:“老弟放心,前两天我就已派人把守住,而且这两天侯府的人也经常在那附近走动,一般江湖人物,想在那里站一会儿只怕都不太容易。”

胡欢道:“莫非侯府的人也知道这条暗道。”

潘秋贵叹道:“在祟阳,无论任何事都很难瞒过侯府的耳目。”

胡欢道:“难道你不怕他们从庙里混进来?”

潘秋贵道:“这一点他们倒不敢,第一,入口的机关时常更换,他们搞不清楚,第二,他们打的是侠义的招牌,总不能明目张胆的跟日月会的人过不去,所以他们对我多少还有几分顾忌,不敢随便乱来。”

胡欢道:“看样子,我的一举一动,也一定在他们的监视之下。”

潘秋贵道:“那是当然,方才金玉堂已经来过,说不走现在还在这附近。”

说完,忽然对玉流星笑笑道:“有件事,我想应该告诉姑娘一声。”

玉流星道:“什么事?潘老板请说。”

潘秋贵道:“林剑秋已经来了,一进门就急着打听姑娘的下落,我们当然不会告诉他,不过姑娘最好多留点神,他就住在你们的头顶上。”

玉流星惊慌地望着胡欢,胡欢却正在留意着门外的动静,

潘秋贵也朝门外望了一眼,道:“两位请休息,我得出去瞧瞧。”

胡欢道:“潘老板请便。”

潘秋贵随手又在床柱上转了一下,直待暗门合起,才闪身出房。

过了不久,门外又有个声音轻喊道:“胡叔叔,胡叔叔。”

两人一听,就知道是秦官宝到了。

胡欢一把将他抓进来,往墙上一顶,恨声道:“我叫你找的人呢?”

秦官宝嘎声道:“我都找到了,马五叔不是已经把你们救出来了吗?”

胡欢道:“我问的是神手叶晓岚!”

秦官宝道:“他就在后街的赌场里,我怎么叫他都叫不动。”

胡欢手一松,恨恨道:“好小子,在这种时候,他居然还有兴致赌钱,走,带我去抓他。”

玉流星急急道:“我呢?”

胡欢想也没想,只在床柱上轻轻一转,暗门又已缓缓地打开来。

—— 2 ——

在江湖上,每个人都知道这神手叶晓岚生了一双巧手,但在赌场里,他却是个出了名的送财童子。

长相清秀,举止斯文的叶晓岚,怎么看都不像个赌徒.而现在他却偏偏挤在赌台上,手上棒着几锭碎银子,头门的冷汗已比银子还多。

胡欢站在他背后很久,他竟一直未曾发觉,只聚精会神地紧盯着庄家摇动的宝盒,专心猜测着那双少说也比他拙笨一百倍的手会摇出什么点子。

宝盒终于放定,每个人都在抢着下注,每张脸上都充满了自信,好像只要—下注,银子就会滚进来。

叶晓岚牙齿一咬,就想把最后那几锭银子押下去。

就在这时,胡欢向秦官宝递了个眼色,两人竟硬将叶晓岚从人堆里倒架出来。

叶晓岚登时火冒三丈,刚想大发雷霆,忽然发觉架他的人竟是胡欢,不禁吓了一跳,急忙强笑道:“咦!小胡兄,你怎么来丁?”

胡欢斜眼瞪着他,道:“你想押几点?”

叶晓岚神秘兮兮地伸出三个指头,道:“十拿九稳,保证没错。”

胡欢道:“错了。”

叶晓岚毫不服气道:“你怎么知道错了?”

胡欢道:“因为我不像你那么愿。”

说着,朝秦官宝一歪嘴,道:“官宝,把点告诉他。”

秦官宝笑嘻嘻道:“四、四、四、满堂红,双,吃小赔大。”

胡欢道:“你相不相信?”

叶晓岚嗤之以鼻道:“说得比唱的还好听,这种点,怎么可能探得出来!”

话没说完,只听庄家已大喊道:“四、四、四,满堂红,双,吃小赔大啊!”

赌桌四周立刻响起一片騒动。

叶晓岚不仅人被吓呆,连银子都掉在地上。

胡欢冷笑道:“现在,你该相信了吧?”

叶晓岚咕地咽了口口水,道:“你怎么会知道?”

胡欢道:“有一种听音辨点的功夫,你有没有听说过?”

叶晓岚指着秦官宝,道:“他会?”

胡欢道:“岂止他会,凡是保定秦家的人都会。”

时晓岚失声道:“那么秦十三也会?”

胡欢道:“高明得很。”

叶晓岚顿足捶胸道:“啊呀!我上了他的当。”

胡欢道:“你少胡说,秦十三那种人,你就是砍下他的头,他也绝对不会跟你赌钱。”

叶晓岚道:“不是钱,是刀,是—柄价值上万两银子的宝刀。”

胡欢想起秦十三腰间那柄刀,不禁哑然失笑道:“原来那柄刀是从你手上骗去的。”

叶晓岚叹了口气,道:“交友不慎,莫此为甚。”

胡欢道:“算了吧:我认为他比你够朋友多了,至少合朋友性命交关的时候,他总不会袖手旁观。”

叶晓风急忙道:“小胡兄,这次你可不能怪我,我跑到这里来,只不过想凑点去开封的盘费而已。”

胡欢道:“你到开封去干什么?”

叶晓岚道:“我原想到锦衣楼的老巢去救你,谁知你又落在五龙会的手上。”

胡欢道:“五龙会总舵就在附近,根本就不需盘费,你为什么没有去?”

叶晓岚道:“我正想赶去,秦官宝却告诉我,你已被马五哥救出来了。”

胡欢道:“好吧!就算你说的都是实话,但你明知我佐在聚英客栈,又在急着找你,你为什么不去见我呢?”

叶晓岚叹了口气,道:“我已经没脸见你了。”

胡欢讶然道:“为什么?”

时晓岚垂着头道:“我把你的剑和玉流星的刀都给输掉了。”

胡欢一怔,道:“我的剑和玉流星的刀?”

叶晓岚道:“恩。”

胡欢道:“你去找过田大姐?”

叶晓岚道:“找过。”

胡欢道:“有没有修理她一顿?”

叶晓岚道:“我本来想给她点教训的,可是见她哭得比死了娘还伤心,我又不忍下手了。”

胡欢道:“于是你只拿了刀剑就走,五千两银子一分都没动?”

时晓岚道:“我是想动,只可惜那些银子已被她手厂分掉了,听说那女人最近混得不太好,她手下已经几个月没拿到钱了。”

胡欢恍然道:“哦?难怪她把玉流星都卖了,原来是日子混不下去了。”

叶晓岚道:“她出卖天流星我不管,出卖你却不能轻饶,所以我临走放了一把火,多少也可以替你解点心头之恨。”

胡欢叹道:“我倒无所谓,我认为她出卖玉流星实在太不应该。”

叶晓岚诧异道:“为什么玉流星比你重要?”

胡欢道:“因为玉流星是她的朋友,我不是。”

叶晓岚一点头,道:“有道理,那把火就算我替玉流星放的吧!”

胡欢突然将他手臂一抓,道:“现在我也不再怪你,刀剑也不要了,赶紧跟我走,我还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你去办。”

叶晓岚忙道:“等一等。”

胡欢道:“你还等什么?是不是非把这几锭银子输光才肯走?”

叶晓岚道:“银子输掉我一点都不心疼,刀剑却非拿回来不可,否则以后我还有什么脸见你?”

胡欢想了想,道:“你押厂多少钱?”

叶晓岚道:“一百八十两。”

胡欢一惊道:“这么多?”

叶晓岚道:“玉流星那把刀虽然不值几文,但那口剑却有点身价,少说也值个五六百两银子。”

胡欢怔怔道:“你不会骗我吧?”

叶晓岚道:“我骗你,难道庄家也骗你?没有个五六百两的价值,他肯押给我一百八—卜两吗?”

胡欢瞧着地上那几锭碎银子,沉吟着道:“要想赢回来,就得下点本钱,凭这点银子怎么够?”

叶晓岚眼膘着秦官宝,嘴巴却在胡欢耳旁低声道:“够了,只要有他在旁边就够了。”

秦官宝一听,回头就想开溜。

胡欢好像早有防备,一时将他拉住,道:“你想到哪里去?”

秦官宝惊慌失措道:“胡叔叔,请你高抬贵手,饶了我吧,我们秦家的家规定得清清楚楚,赌钱是要逐出家门的!”

胡欢道:“谁说要叫你赌钱?”

秦官宝道:“不叫我赌钱,叫我干什么?”

胡欢道:“我只叫你听,听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狐朋狗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