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流星》

第六章 无缨枪

作者:于东楼

1

凌晨。

天寒地冻,北风刺骨.北国的荒原,充满了肃杀之气。

江大小姐端坐在寒风里。

端庄、美貌的脸上,没有—丝表情,只默默地凝视着远方,

在江湖上极负盛名的李艳红,就站在她身旁。

姑苏李家,本是书香门第,李艳红自幼便具才名,后来也不知为什么,竟然带着她过人的才智,投到江大小姐门下,几年来,不仅将枪法练得出神入化,也替师门承担了不少繁杂事务,俨若江大小姐的左右臂。

所以只要江大小姐到哪里,李艳红—定随侍在侧,只要李艳红出现,江大小姐也必在附近。

李艳红身后不远的一棵小树上系着两匹马,显然是师徒两人的坐骑,

江大小姐一向注重骑术,每个弟子的马上功夫都不错,也许是由于要与枪法配合,也许她早已想到总有一天会抛弃养尊处优的日子,骑着马去闯荡江湖。

晓风削面而过,东方出现紫霞。

远处隐隐现出了一个朦胧的骑影。

李艳红道:“来了。”

江大小姐只用鼻子应了一声。

李艳红道:“这家伙好嚣张,居然敢一个人跑来。”

江大小姐道:“如以刀法而论,五虎断门刀冯刚的确有他嚣张的理由,只可惜……”

李艳红立刻接道:“只可惜他这次的对手是无缨枪江大小姐。”

江大小姐淡淡一笑,神态间充满了自信。

骑影愈来愈近,转眼已驰进清晰可见的距离。

马上的五虎断门刀冯刚好像也已发现江、李两人,骑速立刻慢了下来。

江、李不言不动,静待冯骑走近。

尚在五丈开外,冯刚就已勒僵下马,随手将悬挂在鞍旁的兵刃取下。

江、李依旧不言不动,只远远地望着他。

冯刚一步步走上来,他身材修长,脚步沉稳。极具大将之风。

但江大小姐却根本没将他放在眼里,直到此刻,连枪还装在李艳红背上的皮匣巾。

冯刚停步笑道:“幸好你还没有走远,否则对我倒真是个麻烦。”

江、李嘴角同时泛起一抹冷笑。

冯刚道:“听我良言相劝,还是赶紧回去吧!江湖上风浪大得很,哪儿有在京城舒服呢?”

江大小姐冷冷道:“冯刚,你—向工于心计,却接连做了两件糊涂事。”

冯刚道:“哦?什么事?”

江大小姐道:“第一,你不该离开京城,第二,你不该一个人来。”

冯刚道:“我为什么不能离开京城?我为什么不能—个人来?”

江大小姐道:“你屈居神卫营次位多年,如今机会来了,你却轻离走险,岂不等于自毁前程?”

冯刚笑笑。

江大小姐又道:“你匹马单刀赶来,更是糊涂透顶,等于截断了自己的回头路。”

冯刚道:“你能断定我回不去?”

江大小姐道:“能,因为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冯刚昂首一阵狂笑。

江、李只冷冷地瞪着他。

冯刚脸色一冷,道:“汇大小姐,你太狂了,你也太小看我冯某了,你当我是土豆?你当我没见识过你们江家那套破枪法?”

江大小姐轻蔑地笑笑,道:“你一定没有见过。”

冯刚道:“你的枪呢?”

江大小姐朝旁边一指,刹那间李艳红已将枪接好。

冯慾拔刀,横目视李。

李艳红笑眯眯道:“不要害怕,我们师徒两人只带了—杆枪.我师父说对付你这种土老头,一杆枪已经足够下。”

冯刚又是一阵狂笑.笑声一停,刀已出鞘,刀鞘往旁边一甩,喝道:“请。”

江大小姐不慌不忙地站起来,左手接枪.右手松开颈间的披风带子,直待李艳红将披风及坐骑收走,才缓缓道:“你先请,不必客气。”

冯刚难以置信道:“你叫我先出手?”

江大小姐淡淡道:“不错,如果被我枪到先机,只怕你再也没有进攻的机会。”

冯刚冷笑道,“江大小姐,拿出真功夫来吧!冯某身子重,靠吹大气是吹不倒的。”

江大小姐道:“你不信?”

冯刚道:“但愿你能使我相信。”

江大小姐喝了声:“好。”无缨枪已闪电般刺出,转瞬间已接连刺出一十三枪,快如电光石火,招招不离冯刚要害。

冯刚左闪右避.好不容易抓到空隙,揉身欺进江大小姐,—刀砍了出去。

谁知江大小姐分明刺出的枪尖,竟忽然从胁下窜出,灵蛇吐信般直奔冯刚的咽喉。

冯刚大吃一惊,连连倒退几步,才算勉强逃过意外的一击。

江大小姐收枪挺立,淡淡道:“如何?”

冯刚再也个敢托大,钢刀舞动,连环劈出,招招威力无比。

江大小姐枪法轻灵,攻守之间,更是韵律十足,远远望去,宛如翩翩起舞,优美绝伦。

转眼已缠战三十几个回合,正在难解难分之际,冯刚突然退出战圈。

江大小姐挺立不动,右手高举,无缨枪犹如一只巨伞般在手中不停地旋转。

只见冯刚凝神运气,刀法陡然一变,刀风虎虎,如电般又扑了上来。

江大小姐面露疑色。连避十几招之后,才开始出枪反击。

双方有攻有守,又是十几回合过去,突然两人同时朝后跃开。

江大小姐满面疑容地呆望着冯刚。

冯刚也怒目回视着江小姐,钢刀却忽然自手中滑落,鲜血顺指滴下。

江大小姐道:“你走吧!回去等着那个机会吧!”

冯刚冷笑道:“江大小姐,你也莫要得意,以你目前的功力,碰到历害角色,能够支持个二三十拍就算不错了。”

江大小姐惊道:“哦?”

冯刚道:“但愿你还能够回来,我们找个机会再较量—场。”

李艳红一旁道:“那你就赶快去找大夫吧!万一废了—条膀子,就更不是我师父的对手了。”

冯刚冷冷一笑,抬手上马,扬长而去。

李艳红替师父披上披风,道:“这家伙倒也想得开,好像根本就没将胜负放在心上。”

江大小姐叹了口气,道:“你错了,方才他是故意败给我,最后那二十几招,他使的根本就不是五虎断门刀。”

李艳红诧异道:“那是什么刀法?”

江大小姐道:“当然是申公泰的压箱绝招。”

李艳红恍然道:“哦,原来他是存心不想让申公泰回来!”

江大小姐点点头,道:“可是如果申公泰的武功.连我也只能抵挡二三十招,又有谁能留得住他呢?”

李艳红悄悄望着师父的脸,试探着道:“但不知胡师伯的武功如何?”

江大小姐道:“他的武功如何,并不重要。”

她眺望着天边,喃喃道:“重要的是他还活着.在我们赶到之前。他还能够活着。”

2

胡欢睁开眼睛,翻身坐了起来。

他首先看到,是一锅热气腾腾的早饭,后来才发现玉流星坐在矮桌旁。

玉流星病容尽去,打扮清新,正用银簪在饭菜中试毒。

胡欢打量着她,道:“你用什么洗的脸?”

玉流星道:“稀饭。”

胡欢微怔道:“难怪你满脸都是騒疙瘩,难看死了。”

说完,自己也觉得不像话,哈哈大笑着朝后殿走去。

当他再走出来的时候。玉流星早巳将饭盛好。

他端起饭碗,拿起筷子,道:“没问题吧?”

玉流星道:“大概不会有问题,神刀侯想杀我们,大可明来,何必暗施手脚?”

胡欢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筷子在稀饭中搅了搅,就想入口。

王流星突然叫道:“等—等!”

“噹”地一声,银簪已插进胡欢的碗中。

银簪变色,胡欢的脸孔也变了颜色。

门外已有几条黑影在闪动。

胡欢恨恨道:“他妈的!原来在筷子上!”

说话间,抓起两只筷子,抖手打了出去。

门外立刻响起—声惨叫。

玉流星抄起短刀,刚想扑出厢门,只见一个黑衣人疾冲而入,从她身边闪过,直取里面的胡欢。

胡欢却坐在桌前动也不动,

那黑衣人反倒楞住。—柄刀举在半空,也不知应不应该砍下去。

胡欢左手端碗,右手持筷,指指点点道:“你是要东西?还是要人?”

黑衣人道:“没有东西,就要人。”

胡欢道:“要东西就好办,来,先坐下来陪我吃碗稀饭。”

话没说完,满碗稀饭已然泼出,两只筷子也同时甩了出去。

惨叫声中,那黑衣人弯下身弓。

没等黑衣人躺下,胡欢已飞身将王流星扑倒,刚好压在下面。

咚咚几声轻响,几只暗器越顶而过,接连钉在庙堂的柱子上。

玉流星既没有看那暗器一眼,也没有感谢的意恩,一把扭住胡欢的领口,道:“你说,我的騒疙瘩长在哪里?”

胡欢嘻嘻笑道:“要不要我替你挤出来?”

玉流星道:“你挤,你挤。”

胡欢当然没有东西好挤,却突然将玉流星的嘴捂住。

只听厢外有人道:“咦?这些人见到我们怎么跑掉了?”

另外一个人道:“八成是没干好事。做贼心虚。”

正在打情骂俏的两个人,立刻相顾失色。

胡欢道:“第一个人好像是林剑秋。”

玉流星点头道:“恩。”

胡欢道:“第二个人呢?”

玉流星道:“一定是掌剑双绝高飞。”

这时林、高两人已到了门前。

只听林剑秋道:“这不是蜀中唐门的人么?”

高飞笑着道:“看样子越来越热闹了。”

胡欢就地一滚,已将宝剑抓在手里,同时拿起一个饭碗.朝后殿扔去。

后殿—声轻响,前面马上人影一晃,显然其中—人已飞向庙后。

两人打了个眼色.同时扑出门外。

3

阶下一尸体己面呈黑色。

尸体旁边的林剑秋,脸色也不太好看。

胡欢故作轻松道:“咦?这老家伙怎么还没死?”

玉流星冷冷道:“快了。”

林剑秋笑了了笑,道:“玉流星,你不是一向都很正经么?怎么跑到这儿来偷会小白脸?”

胡欢忍不住摸摸自己的脸。

玉流星道:“姑奶奶高兴,你管得着吗?”

林剑秋冷笑道:“如果少了一条大腿,不知人家还敢不敢抱你?”

玉流星道:“有本事,就来拿吧!”

说着,一招玉女投怀,人刀同时投向林剑秋。

胡欢拔出宝剑,正想上前相助,掌剑双绝高飞的剑已从后面刺到。

胡欢头也没问,反手拨出一剑,十分巧妙地将高飞的剑拨开。

高飞跃下石阶,道:“这浪子胡欢的剑法,好像还不错嘛!”

话当然是对林剑秋说的,可是胡欢却已抢着道:“刀法也高明得很。”

话没说完,剑已劈出,果然是以剑当刀,连削带砍.将高飞逼退好几步。

林剑秋也连施杀手,把玉流星逼出很远,忽然扑向胡欢,双剑夹击,硬想先将胡欢置于死地。

玉流星急忙扑过来,奋不顾身地冲入战圈。

混战中高飞突然劈出一掌,只听“嘭”的一声,结结实实击在玉流星身伤上。

玉流星借刀翻出,落地时仍然把桩不稳,踉跄倒退几步,一胶摔在地上。

胡欢在两剑合攻之下,倍感吃力,险象丛生。

玉流尾赶紧从怀里取出两锭碎银,前后打了出去,第一块尚未财到,第二块已撞上第一块,两块碎银突然转向。分击林、高两人要害。

林、高急忙闪避,相顾大吃一惊,两人绝没想到玉流星暗器手法竟如此之高。

胡欢压力—减,立刻拍腿喝道:“好手法!”

玉流星傲然一笑,又是两锭银子抖手疾射而出。

只见高飞往前一滚,银块擦衣而过,而林剑秋却是一声网哼,那锭银子刚好打中了他的肩骨。

胡欢趁乱一阵急攻.只逼得高飞手忙脚乱,险些栽在他手上。

林剑秋伤痛之余,再也不顾同伴死活.提剑直奔玉流星、看他那副来势汹汹的样子,已不像只要她的腿,而是非要她的命不可。

玉流星又将手伸进怀里,可惜怀里再也没有可打的东西,情急之下,连那柄短刀也扔了出去。

林剑秋身形—晃,短刀已落空,人也缓缓走到玉流星面前,脸上露出了恐怖的狞笑。

就在这时,忽然出现一条人影,无声无息地接住尚未落地的短刀,闪电般刺进林剑秋的后心,行动之快速,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林剑秋连声音都没喊出,就已直挺挺地栽在玉流星脚下,

玉流星这才发觉那人竟是神刀侯。

神刀侯笑眯眯地望着她,道:“玉流星,你这次可闯下了大祸,杀官造反,罪名可不轻啊!”

玉流星楞了半晌,才道:“侯爷真会开玩笑,人是你老人家杀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神刀侯笑笑道:“别把城里的捕快们当傻瓜,量量伤口。再想想你过去跟林剑秋的恩怨,你说不是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无缨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