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流星》

第八章

作者:于东楼

1

“你在看什么?”

秦官宝道:“我正在欣赏一件宝物。”

沈贞一把将那根树枝拔起,只看了一眼,便往地上一丢,道:“这算什么宝物?我看你的脑筋八成有点毛病。”

秦官宝接着头,苦笑着道:“如果我们其中有一个人脑筋有毛病,那个人一定是你,而不是我。”

不等他说完,沈贞已扑过去,将他的手臂一扔,轻轻松松就把他制服住,而且用的竟是秦家擅长的擒拿术。

秦官宝半张脸贴在地上,眼睛—翻—翻地膘着沈贞,连挣都不狰一下。

沈贞恶叱道:“方才你说什么?再说一遍给我听听!”

秦官宝眼睛翻动了一会儿,忽然道:“我说正有十二匹马朝这边赶来,你相不相信?”

沈贞急忙松手,惊惶四顾道:“在哪里?”

秦官宝慢慢爬起来,一面活动着肩膀,一面竟然吃吃笑道:“离这儿还远得很,你穷紧张什么?”

沈贞也伏首听了听,冷笑道:“你倒蛮会唬人,我还说有十三匹呢,你相不相信?”

秦官宝立刻点头道:“我相信。”

回首指着沈贞的马,笑得开心道:“加上你这匹笨马。不多不少,的确是十三匹。”

沈贞作势慾扑,道:“你敢说这匹马笨!”

秦官宝躲出很远,道:“我为什么不敢?你瞧它那副笨相,跑得满身大汗,溪水就在旁边,连自己找水喝都不会,你难道还以为它聪明么?”

沈贞冷哼一声,突然走到黑马旁边,也不知在它耳边说些什么,那匹黑马竟连连点首,低嘶一声,飞也似的向溪水奔去。

只看得秦官宝张口结舌,整个楞住了。

沈贞得意洋洋道:“你再说一遍看,我这匹马究竟笨不笨?”

秦官宝抓着头,窘笑着道:“我对马匹一向不太内行。不过我敢跟你打赌,你这匹马,铁定比那十二匹要聪明得多。”

说着,朝沈贞背后一指。

沈贞转身翘首,极目望去,果见远处烟尘弥漫,滚滚而来,不禁大惊失色,连忙把枪接了起来。

秦官宝却神色泰然道:“你不必害怕,那些人不是冲着我们来的。”

沈贞半信半疑道:“你又怎么知道不是冲着我们来的。”

秦官宝装成一副大人模样,摇头晃脑道:“谁都知道金玉堂是聪明人,他明知不是你的对手,你想他会赶来自讨没趣么?”

沈贞冷笑道:“你太低估侯府的实力了,神刀侯座下高手如云,如果真想留住我,随便派一两个出来就够了,何需金玉堂亲自出马?”

秦官宝突然往前凑了凑,神秘兮兮道:“沈姑娘,你白担心了,告诉你一个小秘密,那些能够留住你的高手,昨大夜里已全部被金玉党派出去了。”

沈贞愕然道:“派出去干什么?”

秦官宝道:“当然是去杀人。”

沈贞道:“杀谁?”

秦官宝道:“名字太多,我可记不清楚,不过好像都是神卫营的人。”

沈贞暗惊道:“你不会搞错吧?”

秦官宝道:“我亲眼看到金玉堂把人一批批的派出去,难道还错得了么?”

沈贞沉吟片刻、忽道:“就算真有其事。那也是侯府最高机密.如何会让你看到?”

秦官宝又往前凑了凑,道:“再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我昨夜刚好偷偷在侯府借住了一宿,所以这件事才会被我碰上。”

沈贞道:“不会是你十三叔叫你模进侯府去刺探军情的吧?”

秦官宝连连摇头道:“事情跟你所说的正好相反.老实告诉你,我是被我十三叔追得无处可躲,才躲进候府的—辆采购马车.被他们糊里糊涂地拉进去的。”

沈贞斜睨着他,道:“你十三叔为什么要追你?是不是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秦官宝叹了口气,道:“只怪我—时耳软,上了胡叔叔的当,糊里糊涂地帮他去赌钱,又糊里糊涂地被我十三叔撞上,真是倒霉透了。”

沈贞俏脸忽然一沉,道:“我看你不但糊涂透顶,而且满嘴胡说八道,试想胡师伯是何等人,怎么可能让你—个小孩子帮他去赌钱?又怎么可能让你一个后生小辈吃亏上当?”

秦官宝倒也识相,虽被她骂得窝窝囊囊,却也没有开口分辩。

沈贞停了停,又道:“有关侯府的事,你可曾跟人说过?”

秦宫宝道:“有。”

沈贞紧张道:“跟谁?”

秦官宝道,“你。”

沈贞道:“除了找之外呢?”

秦官宝摇头。

沈贞松了口气,道:“记住,这件事关系重大,千万不可告诉任何人,包括秦十三在内。”

秦官宝叫道:“你在开什么玩笑?秦十三是我叔叔,如此重大的事,我能不告诉他么?恩?”

沈贞寒着脸道:“你最好是听我吩咐,否则我自有办法封住你的嘴。”

秦官宝—呆,道:“你不会杀我灭口吧?”

沈贞冷冷道:“那倒不会,我只想在你颈子上开个小洞,叫你绝对不会把这件事泄漏出去。”

2

蹄声雷动中,十二匹健马风驰电掣般冲了过去,人剽悍,马神骏,行动快捷而划一,看上去极其壮观。

秦官宝一见马匹的数目不差,早巳得意地挺起胸膛,开心的台不拢嘴巴。

沈贞笑视着他,目光中也不禁流露出赞佩之意,缓缓道:“你的听觉果然不凡,不多不少,刚好是一十二匹。”

秦官宝傲然道:“我的脑筋好像也并不差,那批人马显然也不是冲着我们来的。”

沈贞点首道:“保定秦家能够享誉江湖两百余年,果非幸致,确有人所难及的长处。”

秦官宝吃了半天鳖,终于扬眉吐气,过瘾得几乎跳起来,早将方才所受的窝囊气忘得一干二净,笑嘻嘻道:“沈姑娘,要不要我再告诉你个小秘密?”

沈贞失笑道:“你的秘密还真不少,说吧:“

秦官宝又往前凑了凑,道:“你想知道那批人是去干什么的吗?”

不等沈贞追问,便接着道:“告诉你吧,他们是追赶胡叔叔的。”

沈贞变色道:“胡师伯不是住在城里么?怎么又跑出来了?”

秦官宝耸耸肩,咧咧嘴,道:“他要开溜,谁又能拦得住他?”

沈贞也不多问,回旨一声呼哨,坐骑很快地便已奔回身旁。

她一面抓缰,一面朝秦官宝招手,道:“赶快上马!”

秦官宝道:“上马干什么?”

沈贞道:“去找胡师伯呀!”

秦官宝道:“如果你想跟那批人去找胡叔叔,我劝你还是趁早作罢。”

沈贞道:“为什么?”

秦官宝道:“胡叔叔是开溜派的祖师爷,只要他先脚一定。莫说那批人马,就算侯府上下倾巢而出,也休想找得到他,除非……”

说到这里,突然冲着沈贞露齿一笑。

沈贞忙道:“除非怎样?”

秦官宝挺胸昂首道:“除非保定秦家的人出马,或许还有几分希望。”

沈贞松了口气,道:“我险些忘了你们秦家最擅长的便是追踪之术,你既是秦家子弟,这种事想必难不倒你。”

秦官宝眼珠转了转,道:“本来要找到胡叔叔倒也不难,只可惜事情被你摘砸了。”

沈贞莫名其妙道:“咦?这件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

秦官宝道:“谁说跟你没关系?方才那件宝物,就是胡叔叔特意留下的线索,谁叫你把它毁掉?”

沈贞一怔:“你说的可是那根树枝?”

秦官宝道:“正是。”

沈贞急忙蹲下身去,在地上摸索良久,才被她找到,然后又小心翼冀地插回原来的地方。

秦官宝瞧她那副满地乱爬的模样,只乐得眼睛眯成—条细缝,嘴巴咧得像只元宝一般。

沈贞抬头望着他,道:“你赶紧过来看看,原来是不是这样?”

秦官宝只看了一眼,便已笑得东倒西歪道:“照你现在的插法,胡叔叔就藏在你后边的大树上,你快点爬上去找找,看他有没有躲在上面!”

沈贞蓦地跳起来,怒视着秦官宝,娇喝道:“你人不大、胆子可倒不小,居然敢戏弄起我来了。”

秦官宝笑脸不改道,“沈姑娘言重了.你是江大小姐的高足,大名鼎鼎,武功高强,我只不过是保定秦家的一个小辈,如何敢来戏弄你?”

沈贞厉声道:“你虽是秦家的小辈,眼力也必定高人—等,那种暗记只要被你瞄上一眼,便该看出胡师伯的去处,而你却在斤厅计较那根树枝的事,你倒说说看,你究竟是何居心?是不是有意跟我为难?”

秦官宝依然笑笑道:“不敢,不敢,不瞒你说,我这人眼力虽然不差,胆子却小得可伶,即使当时瞧出点名堂,被你大呼小叫的一吓,也早就忘光了。”

沈贞冷冷道:“秦官宝,我警告你,我的耐性有限得很,我劝你赶快把胡帅伯的去处说出来,否则可莫怪我对你不客气。”

秦官宝脸上的笑容不见了,眼睛也瞪起来,大声道:“你这算什么?是威胁,还是命令?你以为秦家的人好欺负么?像你这种吹胡子瞪眼,严刑逼供的手段,我比你在行得多了,老实告诉你,我对你这种求人的态度极不欣赏。就算我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

沈贞冷笑一声,道:“真的吗?”

秦官宝道:“什么真的假的,男了汉大丈夫,说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话没说完,但见寒光一闪,冷冰冰的枪尖已经顶存他的颈子上。

秦官宝没想到她说干就干,登时脸色大变,整个人都吓傻了。

沈贞语调更加阴冷道:“看样子,非在你颈子上开个洞,你才知道我的厉害。”

秦官宝嘎声道:“你在我颈子上开个洞道,我以后还怎么吃饭?”

沈贞道:“你可以从洞口灌下去.远比在嘴里嚼完了再咽下去省事得多。”

秦官宝忙道:“不好,不好。”

沈贞道:“有什么不好?”

秦官宝眼珠一阵乱转。道:“万一胡叔叔叫我陪他喝酒,他一杯一杯的干,我却得捧着漏斗往下灌.那种怪相,我想他看了一定很不开心。”

沈贞迟疑了一下,突然把枪尖转到他的耳朵上,道:“也好,我就割你—只耳朵充数吧!”

秦官宝忙道:“等一等,等一等。”

沈贞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秦官宝道:“我这双耳朵对我的用处虽不大。对胡叔叔的用处可不小,我可以帮他找人、探路、查敌情、寻失物,必要时还可以帮他赌一赌,万一少了一只,他看了一定会大发雷霆,那时候你叫我怎么跟他解说?”

沈贞冷笑道:“你的花样倒不少,你以为拿胡师伯当挡箭牌,我就没有办法对付你么?那你就错了,因为有件事,只怕你还不晓得?”

秦官宝道:“哦?哪件事?”

沈贞道:“就是我的花样,也绝不比你的少。”

说着,枪身调转,“波”地一声,枪杆已灵蛇吐信船点在秦官宝的笑腰穴上。

秦官宝陡地倒退两步,跌坐在地上,捧着肚子开始“吱吱咯咯”的笑了起来,只笑得前仰后合,上气不接下气,最后连鼻涕眼泪都笑出来,好像痛苦的不得了。

直待秦官宝已笑不成声,沈贞才解开他的穴道,冷玲道:“怎么样?味道还不错吧?”

她蛮以为秦官宝必定会向她服软求饶,谁知秦宫宝肚子一抹,竟然大呼道:“过瘾,过瘾,简直过痛极了,来,再来—下!”

—面叫着,一面指着自己的穴道部位,好像生怕沈贞点错了地方。

沈贞倒被他的举动吓住了,呆呆地站在那里,半晌作声不得。

秦官宝见她那副神态,反倒吃吃地笑起来,道:“沈姑娘,要不要我再告诉你一个小秘密?”

沈贞吃惊道:“你……你还有秘密?”

秦官宝道:“恩,我的秘密多的不得了,只看你要不要听!”

沈贞道:“好,你说。”

秦官宝道:“你在江大小姐门下是数—数二的人物,而我在秦家,却是最不起眼的人,自小几乎是低着头长大的,从来没有尽情欢笑过,今天这一笑,简直笑得我身心舒畅,百骨惧酥,仿佛把堆积胸中多年的怨气全都吐了出来,只觉得全身轻快无比,要多舒服有多舒服。”

沈贞侧视着他,一副死都不肯相信的样子。

秦官宝笑嘻嘻道:“我知道你对我这次的反应很不满意,没关系,你再点我一下,我发誓一定装得痛苦不堪,让你心里也舒服一番。”

沈贞听得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却再也狠不起来,最后终于慢慢地蹲下去,和颜悦色道:“小兄弟,我能不能跟你打个商量?”

秦官宝想了想,道:“什么事,你先说说看?”

沈贞轻声软语道:“你能不能告讲我,怎么样你才肯带我去见胡师伯?”

秦官宝歪着头,斜着眼,想了半晌,才道:“如果你对我客气一点,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