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手飞环》

第10章 恩怨情仇

作者:于东楼

越过层层屋脊,穿过漆黑的巷道,疾奔中的叶天忽然停住脚步,怔怔地望着巷外。

巷外是一片广场,广场四周设满了各行各业的摊位,这时夜色已深,摊位早就歇业,只有广场尽头的一座庙宇中仍然亮着灯火,庙中僧侣诵经之声隐隐可闻。

叶天对这个环境太熟悉了,因为这就是他在襄阳生活多年的大庙口,他做梦也没想到追了大半夜,竟然连到自己的地盘来。

紧跟在后面的小玉,悄悄凑上来,在他耳边轻轻道:“这不是你做生意的地方吗?”

叶天什么话都没说,只点点头,脸色显得十分难堪。

小玉道:“你有没有追错方向?”

叶天摇头,还叹了口气。

小玉也轻叹一声,道:“看样子,我们好像被人家耍了。”

叶天道:“那倒未必,直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把咱们甩掉。”

小玉探首朝外看了看,道:“人呢?”

叶天道:“在我的摊位后面。”

小玉“噗嗤”一笑道:“这家伙倒也厉害,居然先把你的底细都摸清了!”

叶天冷笑道;“可惜他不够聪明,他不应该跑到这里来的。”

小玉道:“为什么?”

叶天道:“这里的一砖一瓦,我都清楚得很,动起手来,吃亏的铁定是他。”

小玉瞄了那座大庙一眼,沉吟着道:“也许他对此地的环境比你更熟悉,你在这里才不过待了四年多,他说不定比你待得更久。”

叶天道:“你怀疑他是庙里的和尚?”

小玉道:“或是在这里做生意的人。”

叶天摇头道:“都不可能,这些人跟我太熟了,只要看了他们的背影,就能马上认出他是谁。”

小玉道:“那他为什么要把你带到这里来?”

叶天道:“大概是想给我一个警告吧。”

小玉造:“那他未免太目中无人了,咱们先给他一点颜色瞧,如何?”

叶天想了想,道:“好,你在前面堵他,我从后面把他赶出来。”

说完,身形一矮,已经蹿进了一间摊位中。

过了一会儿,叶天的摊位里果然有了动静,接连几声暴喝,但见一团黑影飞快地冲了出来。

小玉早有准备,就在那团黑影尚未站稳时,她已连人带划扑了上去,快得犹如闪电一般。

可是那个人比她更快,身形一翻,已经越过她的头顶,人在空中,便已一掌挥出,掌风强劲,声势惊人。

叶天大吃一惊,顺手抓起一块悬挂在身旁的木板,“呼”的一声,猛向那人打了过去。

木板足有三尺多长、一尺来宽,当作暗器使用虽嫌笨重,但从魔手叶天手中打出,仍然其快如飞,威猛绝伦,瞬间已击向那人面前。

那人只得将掌风一转,顿时将那块木板击了个粉碎,同时身子也借力翻出两文开外,稳稳地站在地上。

夜风中,但见那人灰须飘飘,黑袍的下摆也在不停地翻动,而一张苍白的脸上却一丝表情都没有,只有双目炯炯地逼视者刚刚爬起来的小玉。

小玉也在凝视着他,口中却向叶天问道:“你确定这就是那个真的黑袍怪人吗?”

叶天道:“铁定是他,那个假的功力与他差得很远。而且……黑抱里边的穿着也完全不同。”

只听那黑饱怪人冷笑一声,中气十足,道:“魔手叶天,你实在不够聪明,你本可在家里等着赚金子的,何苦自找麻烦?”

叶天什么话都没说,只笑了笑。

小玉却在一旁冷冷道:“你也不见得聪明,如果你聪明,当就该斩草除根,也不会有人追着你报仇!”

黑抱怪人微微征了一下,喝道:“你是什么人?”

小玉往前走了两步,挺胸道:“你看我像什么人?”

黑袍怪人沉默片刻,道:“我不认识像你的人,也从来没有仇家,你大概是找错对象了。”

叶天接口道:“你既然不是她要找的人,何不把你的真面目给她瞧瞧,也让她以后不再麻烦你!”

黑袍怪人冷笑道:“魔手叶天,你还是多顾自己的事吧!这是我给你最后的警告,下次再有类似的事值发生,我随时都可以来取你性命!”

就在这时,忽然从一间摊位中冒出一个中年人来,呵欠连连道:“咦!你不好好抱着小寡妇睡觉,这么早跑来干什么?”

叶天睑孔一烧,还没来得及答话,又有个蓬头妇人自另一个摊位里跑出来。

那妇人望望地上被劈碎的那块木板,又看看自己的摊位前面,哇哇叫道:“小叶,你怎么把我的招牌给砸了?我胡姐平日待你不薄,你怎么可以如此对我?你太不够朋友了!”

原来方才叶天随手打出去的那块木板,竟是隔壁的一面招牌。

叶天急忙赔笑道:“对不起,对不起,明天一早,我就叫对面老吴给你刻块新的,而且保证比原来那块刻得又大又好,你看怎么样?”

那位自称胡姐的妇人叹了口气,道:“好吧,谁叫我们是邻居?你砸我招牌,我也认了。”

叶天刚刚松了口气,又有一个彪形大汉自另一个摊位中蹿了出来。

那大汉手里抓着一柄关刀,直着嗓子喊道:“小叶,你别怕,我来帮你!”

叶天急得双手乱摇,道:“张大哥,没你的事,你赶快进去睡觉吧!”

那大汉身子朝后一仰,抡了个刀花,道:“谁说没我的事?

只要有人敢来庙口撒野,就是不给我‘膏葯张’面子,我非给他一点教训不可。”

这时庙里的诵经之声已不复闻,许多和尚也都拥出庙门,有的居然还给膏葯张直叫好。

膏葯张更加威风,朝黑袍怪人一指,道:“小叶,你说,欺侮作的是不是那个人?”

黑袍怪人哈哈笑道:“魔手叶天,你的地缘关系好像还真不错,你今后最好是乖乖地在这里做你的生意,万一我再发现你跟我耍花招,所有你的街坊,一个也休想活命,包括庙里大大小小的和尚在内。”

叶天听得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一时还真被他吓住了。

黑袍怪人说完,转身狂笑而去。小玉拔腿就追,连招呼都没打一声。

叶天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猛地把脚一跺,也只好跟了下去。

膏葯张扛着大刀,在后面边追边喊道:“小叶,等等我!这件事你管不了,交给我……准没错……”

叶天停在一条岔路上,东张西望,正在难以取舍之际,突仅有辆马车从左边那条路上徐徐驶来。

车上的人远远便已嚷道:“你是不是丢了东西?”

说话间,车已到了近前,车身尚未停稳,车上的曹老板一双眼睛已在地上搜索起来。

叶天道:“你在找什么?”

曹老板道:“金子,你不是丢了金子吗?”

叶天道:“谁告诉你我丢了金子?”

曹老板这才抬起头,道:“你没丢金子,半夜三更站在这儿找什么?”

叶天道:“找人,我把人追丢了。”

曹老板笑道:“魔手叶天把人追丢了,那可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叶天道:“废话少说!我问你,刚刚有没有人从你来的这条路上跑过去?”

曹老板道:“有是有,但绝对不是你追的人。”

叶天二话不说,直向右边那条岔路飞奔而去。

曹老板忙道;“等一等,我还跟你有话说。”

叶天道:“我现在没空,有话明天再说……”话没说完,人已到了几丈开外。

曹老板抖缰催马,直着嗓子喊道:“这件事很重要,你不听你会后悔的!”

可惜这时叶天早已走远,就算曹老板喊破嗓子,他也听不到了。

月光淡淡地照着一片流落的树林,林后一座红砖绿瓦的庄院依稀可见。

院墙很高,气势十分宏伟,连砌墙所用的红砖也比一般砖头大了许多,由此可见这座庄院主人的身分,必定不比寻常。

但是从来没有人知道这里的主人是谁,因为一般人根本天法接近它,就算是无意间经过附近,也会被那些把守的人赶走马观花那些负责把守的八个个如狼似虎,比衙门里的官差还要神气,甚至连官差都要对他们礼让几分。

所以小玉追到这里,自然而然地收住脚步,心里也不免犹豫起来。

林中很静,没有一丝风,也不见一个人影,目光所及,只有一些高大的树干和远处那座充满神秘的庄院。

小玉开始一步一步地往后退,同时频频回首,希望叶天能够即时赶到。

就在她刚刚退出不远,猛觉迎面破风声起,急忙甩头闪身,一条乌黑的东西已擦颈而过,只听“噗”的一声,那条东西整个嵌进身后不远的土壁中。

小玉借着闪动之际,不退反进,矮身蹿入林内,将身子紧紧贴在一棵树干后面。

林里依旧沉寂如故,粗大的枝叶连动也不动一下。

万籁俱寂中,忽然有个声音发自一棵树后,道:“看来你的胆子也有限得很!”

小玉不动声色,只悄悄将一件外衫褪下来,露出一身紧身打扮,看上去身段更均匀,体态更动人。

那个声音又从另一棵树干后发出,道:“你不是一直在追赶我吗?我就在你面前,你怎么反而不敢动了?”

小玉依然不声不晌,轻轻地用短剑刺穿了那件外衫,随后又将腰间的那柄匕首取出来。

过了不久,那黑袍怪人果然又从不同的一棵树干后冷笑着过:“你既然不敢出来,我也懒得再跟你纠缠,我可要失陪了……”

没等他说完,小玉抖手将短剑抛出,短剑带着那件外衫,直向那棵树干射去,同时寒光一闪,匕首出鞘,身子也紧跟着扑了上去。

那黑袍怪人果然上当,飞快地从树后闪出,迎面就是一掌。

外衫飘动,短剑钉在粗大的树干上,小玉轻灵的身子已然扑到。

那黑袍怪人直到寒光闪闪的匕首已刺到胸前,方知出了差错,急忙仰身缩腹,身形倒翻而出,虽然他动作奇快无比,但那袭黑施仍被划破了一大块,身体也结结实实地撞在一棵大树上。

小玉趁机收剑,一声娇喝,人剑再度攻到,动作一气呵成,让人一点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黑施怪人武功十分了得,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工夫,不但避过剑锋,而且匆匆挥出一掌,将小歪斜斜地带了出去,掌力虽然不重,速度却仍快得惊人。

小玉接连冲出几步,猛提了口气,又像一阵风似的扑过来,剑锋直刺黑袍怪人胸部,使的全是不要命的招式。

黑抱怪人冷笑一声,庞大的身体一翻而起,身体翻过她的头顶之际,头下脚上便已一掌劈出,掌风强劲已极,招式与在庙口那一掌如出一辙,只是比那一掌使得更凶狠、更凌厉。

只听小玉闷哼一声,身子翻翻滚滚地冲出林外,一直撞到林外的那片土墙上。

黑袍怪人也跟着冲了出来,目光狞视着缓缓爬起的小玉,厉声喝道:“说!聂云龙是你什么人?”

小玉不答,只狠狠地瞪着他。

黑袍怪人冷笑着,道:“你能够追到襄阳,倒也真不容易!”

小玉长长吐了口气,方道:“比你想象的容易得多,因为我根本不必追,我只要等就够了。”

黑袍怪人一怔,道:“等?”

小玉道:“不错。我已经在此地等了你五年,我料定你迟早一定会来的。”

黑袍怪人沉默了片刻,道:“原来聂云龙已经把这件事全部告诉了你们!”

小玉道:“那当然,我是他的女儿,这么有价值的消息,他怎么会不告诉我!”

黑袍怪人冷冷道:“只可惜他死得太仓促,没有办法交代你们母女一件很重要的事。”

小玉吭也不吭一声,静待他说下去。

黑袍怪人接着道:“他应该交代你们,千万不要替他报仇。”

小玉依然一声不响,眼睛都不眨一下。

黑袍怪人摇着头道:“看来你的功夫也许比你母亲略胜一筹,但差得还是太远,如果真正动起手来,也不过是白白送命而且。我不想再赶尽杀绝,希望你也不要再自寻死路。”

小玉这才开口道:“你费了这么多口舌,你的目的是什么?

是不是想探探我有没有把那件事泄露出去?”

黑袍怪人立刻道:“我想你是个聪明人,总不至于那么糊涂吧?”

小玉道:“那可难说。”

黑袍怪人道:“其实你说出去也不要紧,你知道的总归有限得很。”

小玉造:“那也未必。”

黑袍怪人沉吟了一阵,忽然道:“我有个建议,不知你要不要听?”

小玉道:“你想劝我暂时把恩仇撇开,先跟你合作,把那批宝藏找出来再说,是不是?”

黑袍怪人道:“你果然比你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恩怨情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手飞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