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手飞环》

第11章 针锋相对

作者:于东楼

黯色的门窗,黯色的四壁,连摆设在房中的桌凳橱柜也一律都是黯色,就像曾经被火烧过一般,将房中所有的东西全都烧成了焦炭般的颜色,看上去毫无光泽。

房中唯一显眼的,便是床上一条原本可能是白色的被单,但现在早已变成了土黄色。

小玉正睡在那条土黄色的被单中。

阳光从后窗的缝隙中斜射在床前,也照亮了小玉清丽脱俗的脸。她的眼睛还没有睁开,鼻尖却已开始耸动。

她突然嗅到了一股似酸非酸、似辣非辣的气味。

打从夜晚开始,她似乎对各种气味都很敏感,除了满床的汗酸味之外。

小玉毫不迟疑地跳下床,用被单将赤躶的身子紧紧包住,然后轻轻地打开房门,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

门外是一间堆满材料和各种打造铁器用具的工作室,穿过工作室便是厨房。

厨房的炉灶尚有余温,像是刚刚熄火不久,灶上一只铁筒里还在冒着热气。筒里煮的竟是染料,那股怪怪的气味,正是从筒里发散出来的。

叶天是锁匠,怎么会突然染起东西来了?

小玉小心地将染筒里的东西拎起来,双手撑开一看,竟是昨夜叶天还穿在身上的那件白布小褂,这时已被染成藏青色,只有胸前依然留着两道月牙形的白色,仔细一瞧,赫然是两只形状完整的残月环印,不仅齿痕齐全,而且上面的花纹也极为明显。

这是怎么印上去的?为什么只有那两只残月环印的部位不沾染料?

小褂上的水成串地朝下淌,连小玉脚下的被单都已染上了一片颜色,但她却浑然不觉,只呆望着那两道白色的印痕出神。

过了很久,她才突然想起昨夜在叶天身上嗅到的蜡烛味道,身子不禁微微一额,脱口尖叫道:“蜡染?原来他用的是蜡染!”

叶天也不知何时已站在她背后,笑着接道:“你这个女人好像还不太笨?”

小玉霍然回道:“可是蜡染需要高温,你是用什么方法把蜡烛熔化掉的?”

叶天道:“熔化蜡烛并不需要太高的热度,我若连那么一点热度都没有,我还能算个男人吗?”

说着,将小玉手上的小褂往旁边一缸清水里一丢,紧紧地把她拥入怀中,同时手掌也开始在她身上摸索起来。

小玉匆匆朝四下扫了一眼,红着脸道:“你又来了,大白天也不怕被人看到!”

叶天却一本正经过:“小玉,你误会了,我现在正在试验给你看啊!”

小玉脸孔忽然变得更加红润,气息端端道:“原来……你练过‘赤焰掌’!”

叶天轻哼一声,道:“那种旁门左道的功夫,我还不屑于去练它。”

小玉昂首吃惊地望着他,道:“难道你练的是‘玉佛掌’?”

叶天笑笑道:“你知道的好像还真不少。”

小玉道:“可是‘玉佛掌’是少林功夫,你不是少林弟子,他们怎么可能把这种功夫传给你?”

叶天道:“这是个秘密,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

小玉跺着脚道:“小叶,你太过分了!事到如今,你还不肯相信我?”

叶天忙道:“我并不是不相信你,而是这件事有关别人的安危,你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好处。”

小玉扭着身子道:“我不管!我只认为你我之间不该再有任何秘密,否则我算什么?你说!”

叶天想了想,道:“好吧,好在我们的立场差不多,你知道了也无所谓。我这套掌法是跟少林寺的一位高僧交换来的。”

小玉道:“拿什么交换的?”

叶天道:“他不教,我不开。”

小玉道:“开什么?”

叶天道:“关大侠身上的手铐和脚镣。”

小玉恍然道:“原来那次的行动,少林寺也有份,那就难怪连钱玉伯都抵挡不住了。”

叶天道:“这是有关少林安危的大事,你可千万不能说出去。”

小玉叹了口气,道:“我跟谁去说?我是聂云龙的女儿,说了也没有人会相信我,因为我爹早就被他们安上反叛的帽子了。”

叶天朝旁边的水缸瞟了一眼,道:“就是为了那两只残月环?”

小玉道:“不是两只,是三只。三个人同时发现的三只残月环和那批宝藏的秘密。”

叶天微微一怔,道:“你说三个人?”

小玉道:“不错。”

叶天道:“那么除了你爹和粉面阎罗曹刚之外,还有一个人是谁?”

小玉道:“就是当年押解钦犯、身受重伤尚不至死的钱玉伯。”

叶天道:“照你这么说!钱玉伯也极可能是被曹刚害死的?”

小玉道:“那还用说!可叹钱玉伯一直把曹刚当成亲信,却没想到最后竟会死在他手上。”

叶天感叹道:“由此可见那批人太没人性了;为了争权夺利,再亲近的人也照样会下毒手,彼此根本毫无道义可言!”

小玉冷笑一声,道:“不过这次姓曹的就做得太过分了。钱玉伯踉我爹爹可不一样,人家在京里多少有点关系,听说上面已经有人对他的死因发生怀疑,现在好像正在派人调查中。”

叶天道:“果真如此,曹刚就应该待在京里才对,怎么还放心跑到外面来寻宝?”

小王道:“那是因为只有使用大批的金钱,才能把事情平息下来,所以这次他非得到这批宝藏不可,否则不但神卫营统领的宝座不保,只怕连老命都很难保住。”

叶天道:“好,这次我们就多动点脑筋,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得手。”

小玉道:“但以目前的实力来看,我们恐怕还斗不过他。”

叶天道:“斗不过他我们可以慢慢想办法,就算施时间,我们也可以把他活活拖死。”

小玉道:“你未免把曹刚看得太简单了,只要他把那六只残月环凑齐,你想拖一天他也不会饶过你。”

叶天又是一怔,道:“你说残月环一共只有六只了?”

小玉道:“是啊,难道你连残月环一共有几只都不知道?”

叶天强笑道:“我当然知道,我不过是确定一下罢了。”

小玉道:“而且据我所知,另外那三只残月环的下落已全在曹刚的掌握中,我想很快就会落在他的手里。”

叶天道:“你放心,就算他把那六只残月环凑齐,宝藏的地点也不是一时半刻可以找到的。日子还长远得很,咱们非把他拖死不可。”

他缓缓道来,语气十分坚定,似乎极有把握。

但小玉却连嘴巴都听歪了,斜着眼睛瞄了他半晌,才道:

“小叶,你到襄阳,究竟是干什么来的?”

叶天眉头一皱,道;“又是老调重弹,这几年你至少已问了我几十次,你烦不烦?”

小玉道:“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问你,希望你能老实告诉我。”

叶天道:“表面是来做生意,其实是在避祸。至于避什么祸,要不要我从头到尾向你报告一遍?”

小玉道:“那倒不必。”

叶天道:“你怎么忽然又扯到这个问题上面来?我想你一定有什么特殊原因。”

小玉道:“我只是有点奇怪,凭你这双巧手,何处去不得?

为什么偏偏要躲在襄阳?”

叶天叹了口气,道:“那是因为我发现有很多处境跟我差不多的人都躲在这里,所以我才留下来。万一被抓去杀头,起码也多几个伙伴,总比孤零零的一个人要好得多……”

说到这里,环抱着小玉的手臂忽然一紧,道:“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你,如果当初没有碰到你,也许我早就离开了。”

小玉稍许挣扎了一下,道:“你少灌我迷场,我不是小寡妇,我可不吃这一套。”

叶天苦眉苦脸道:“其实我说的都是老实话,信不信全在你了。”

小玉抬头正视着他,道:“那么你留在襄阳,并不是为了那批宝藏?”

叶天道:“当然不是。不瞒你说,这件事是在杨百岁那批人找到我之后,我才知道的,过去我连听都没听人说过。”

小玉点点头道:“那就难怪你连最重要的关键都不知道了。”

叶天微微一怔,道:“什么最重要的关键?”

小玉道:“就是那批宝藏的地点。”

叶天猛地咽了口口水,道:“你知道?”

小玉道:“我当然不知道。”

叶天神色一变,道:“你是不是想告诉我,粉面阎罗曹刚早就知道那批宝藏的地点了?”

小玉粉首轻摇,不慌不忙道:“你先不要紧张,在那六只残月环全部落在他手上之前,他也跟我们一样,不过我想第一个知道的一定是他,而且日子恐怕也不会太远了。”

叶天愣了一下,才突然叫道:“原来那批宝藏的地点是隐藏在残月环里!”

小玉立刻道:“不是隐藏,是清清楚楚地画在上面。现在你明白了吧巴?”

叶天好像反而糊涂了,皱着眉头道:“你的意思是说那环上的花纹,就是藏宝的地图?”

小玉道:“不错。”

叶天摇头道:“错了,简直错得离谱。老实告诉你,我早就下功夫研究过了,别说只有六只残月环,就算六十只,也凑不起一幅地图来。”

小玉满脸狐疑道:“不会吧?我爹明明是这么交代我的,应该不会错才对呀!”

叶天松开小玉,将清水中的小褂捞起来拧干,然后摊在她面前,道:“你仔细看看,像不像是地图?”

小玉只看了一眼,便开始摇头叹气,因为每只残月环上面,只有两三条极其简单的纹路,既不能彼此相连,也没有任何标示,再多也不可能会构成一幅地图,难怪如今看得大失所望。

叶天倒表现得很沉着,道:“当然,六只凑在一起,也许会另有发现,不过以我经验判断,只凭上面的花纹想要找到那批宝藏的正确地点,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小玉沉吟片刻,道:“或许曹刚知道的比我爹爹多些,你还是当心一点的好。”

叶天笑笑道:“他知道的再多也没有用,我有办法叫他永远也找不到第六只。”

小玉吃惊地望着他,道:“你真想把你手里的那一只毁掉?”

叶天道:“谁告诉你我手里有一只?”

小玉道:“昨天你自己说的。”

叶天道;“那只是我随口唬唬曹刚的,其实我手里这只根本是假货。”

小玉道:“真的呢?”

叶天道:“我想应该在司徒姑娘手里。”

小玉脸孔一板,道:“东西还在人家手里,你便说得如此有把握。看起来,你跟那个司徒姑娘的交情还蛮不错嘛?”

叶天“噗嗤”一笑,道:“我发现你吃醋的功夫实在高人一等,什么醋你都敢吃。”

小玉道:“我不该吃吗?”

叶天道:“当然不该。我连司徒姑娘是谁都不知道,你吃哪们子飞醋?”

小玉道:“你想不想知道她是谁?”

叶天道:“你认得她?”

小玉道:“当然认得。”

叶天神情大振道:“请你赶快告诉我,那个女人究竟守在是什么来历?”

小玉轻哼了一声,道:“我现在还不想告诉你,等我哪天高兴的时候再说!”

说完,秀发一甩,转身就想回房。

谁知刚刚走出几步,突然又缩回来,满面惊愕地指着那间堆满器具的工作间,尖叫道:“你那里面一定有机关!里面的东西好像都在动!”

叶天“嘘”的一声,道:“小声点,外面一定是来了客人。”

小玉立刻压低嗓门,悄声道:“这么早,谁会跑来找你?”

叶天道:“一定是生客,你先进去避避。”

他一面说着,一面已拖着小玉走了进去。这时堆置在室内的杂物器具,果然正在自动地朝后挪动,同时卧房的墙壁也在缓缓地往外移。

两人走入卧房不久,那两间房已变成了一间,原来隔在中间的那面墙壁已移到了外面,刚好将所有的杂物全部挡在墙后,连陈设在室内的橱柜桌凳等也都已隐入壁中。

阴暗的卧房登时变得明亮起来,而且显得空空荡荡,唯一剩下来的就是一张床。

小玉环首四顾道:“房里什么都没了,你叫我躲在哪里?”

叶天回手一指,道:“你没看到吗?那张床还在等着你。”

小玉跌着脚道:“小叶,你是怎么搞的!在这种时候,你还有心情跟我开玩笑?”

叶天绷着脸,一本正经道:“你看我像在跟你开玩笑吗!”

小玉看看他的脸,又看看那张床,嚷道:“可是你怎么可以叫我光着屁股躲在床上见客!像话吗?”

叶天失笑道:“谁叫你光着屁股在床上见客?你不会躲到床后面去?”

小玉指着床后的墙壁,又急又气道:“你自己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针锋相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手飞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